想念你的是他們,嫌棄你的也是他們
2017年10月12日16:31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故事會

親人
親人

  1

  我高考結束那天,和同學們出去瘋鬧,最後時間太晚,直接在男生宿舍睡下了,當時我記得自己打電話跟我媽說了一下,我媽說:“好,注意安全。”

  那天晚上其實沒睡好,人興奮到了極致,躺在陌生又髒亂的床上翻來覆去,腦海里對未來做著各種規劃。

  第二天早晨一臉憔悴的回了家,我家門前有很長一條碎石路,走上去吱嘎吱嘎響,大概是聽到了動靜,等我走到家門口,我媽已經站在那裡。

  她頭髮亂著,眼睛散亂,分明是等了我一夜的模樣,但看到我的瞬間她就下意識的舒了一口氣:“你回來了。”

  那個時候我突然想,這才出去住了一夜她就擔心成這樣,要是我以後去了外地讀大學她要怎麼辦?

  2

  所以高考成績下來後,我也填了一所本地的大學,只是沒想到最終還是調劑去了外地的大學。

  只不過那個時候考上大學的喜悅,已經讓我完全忘記了高考第二天我媽的模樣,等大一開始了之後的某天,我發現自己錯過了我媽打來的三個電話,急忙打回去問她:“怎麼了?打了三個電話?出什麼事了嗎?”

  電話那頭的我媽尷尬地笑笑:“沒什麼,沒什麼,就是想跟你聊聊天……以前你在不覺得,現在你走了,這個家裡真安靜啊。”

  當時年輕氣盛,只覺得沒什麼事還3個電話太矯情了,害的我還擔心了一下,匆匆聊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年輕的時候就是這樣,一旦離開了家,就容易忘記家裡的好,總覺得外面的世界那麼大,哪裡都好過生活了十幾年的家。

  3

  大一暑假,室友們要出去打工,我也想跟去,但我媽說:“你人生還能休息幾個暑假?天那麼熱,等以後畢業了有的是讓你鍛鍊的時候,假期就回來休息吧。”

  我也是不願意吃苦,直接回了家。

  剛回家的時候,我媽開心的手舞足蹈,天天問長問短,吃飯穿衣樣樣都照顧的仔仔細細,好像我是個根本沒自理能力的嬰兒一樣。

  但過了一個多星期,就開始嫌棄我懶惰,做不做飯按照自己的心情來,電視劇也搶著跟我看,中午最熱的天趕我出去買雪糕給她吃等等。

  然後再過一個星期,就開始吵架,雞毛蒜皮的小事也開始慪氣,她的口頭禪開始變成:“你回來幹嘛啊?你趕緊走!趕緊上學去!”

  就這麼維持到暑假快結束,她又開始捨不得,行李被她塞得滿滿的,銀行卡也總會多出一筆錢,臨走之前又恢復到兒行千里母擔憂的狀態。

  4

  後來和同學們聊天的時候,才發現他們的母親大多也是如此。

  當時很驚訝,不是驚訝於這個模式普天之下皆是,而是驚訝於我媽原來如此平凡。

  以前總覺得,我媽和別人的媽媽是不一樣的,她雖然只是一個小學老師,但是她比別的父母要開明很多。

  小學的時候她不反對我看漫畫,因為“任何書里都能學到點東西”;初中的時候她給我看韓寒的書,因為“這個青年的思想很特別”;高中學業最緊張的時候,她也不牴觸我看各種課外書,因為“學累了就應該調節一下”。

  就像父母總期待孩子成龍成鳳,孩子也總覺得父母本身就該是人中龍鳳,我後來想,大概天底下的父母和子女都是這樣,彼此都有期待,而成長就是發現這種期待有時候只能是期待。

  5

  我後來漸漸發現,我和我媽每次見面不能超過一個星期。

  一個星期里總是最融洽,我跟她說學校里、工作里遇到的各種人、事,她跟我說她工作里、生活里發生的各種事,我們一起大罵賤人,然後看著她因為罵人而不好意思的捂著嘴笑。

  一旦團圓超過一個星期,我們就開始有分歧、有爭吵,一開始的幾年我很挫敗,明明是相處了十幾年的媽媽,怎麼如此越相處越難呢?

  後來我漸漸明白,這些分歧和爭吵是因為我成年了。

  年輕人在每個階段的狀態都是不同的,看待事物、與人相處方面都在不斷變化,而我們的父母則早早就定了型,所以每個節假日的見面,都相當於我們與父母彼此重新認識、重新相處,這磨合的路上自然少不了摩擦。

  6

  我們的現狀就是:父母在小鎮里不斷老去,子女在大城市里不斷曆練,彼此的三觀都在朝著兩個方向發展。

  也因此,中國的父母和成年子女之間,總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每年總有幾個節假日的開始,父母特別關愛我們;

  每年總有幾個節假日的中間,父母特別嫌棄我們;

  每年總有幾個節假日的最後,父母又特別心疼我們。

  其實這一切說到底,都是因為我們彼此不輕易表達那份愛吧。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