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虹的四年:醫生要我臥床靜養 但這不是我選項
2018年02月15日09:17
索契奪金
索契奪金

  帶著“衛冕冠軍”的頭銜來到平昌,29歲的張虹沒能延續4年前在索契的輝煌。

  香港時間2月14日,在平昌冬奧會速度滑冰女子1000米決賽中,中國選手張虹在第11組出發,以1分15秒67僅排名第11位,無緣衛冕。

  無法在平昌重現四年前的場景,站在領獎台上注視著國旗升起,或許是張虹的遺憾,但對於幾年來持續受到膝傷困擾的“老將”而言,她已經盡力做到了最好。

  “一個運動員能有幾個四年,我已經感到非常榮幸。”在自己的主項速度滑冰1000米的比賽衝金失利後,張虹的平昌冬奧還沒有完全結束。

  她已經把目光投向未來,或許四年後的北京,張虹還有可能站上賽道。

張虹在訓練中。
張虹在訓練中。

  帶傷出戰的“中國虹”

  四年前的索契,當張虹站上速度滑冰女子1000米的領獎台時,很多人還不太認識這個26歲的女生。那一年,在張虹為中國的速度滑冰在冬奧會上實現“零的突破”後,很多人將她稱為“中國虹”。

  四年過去,“中國虹”不再是曾經的“黑馬”,29歲的她成了隊中的“一姐”,在國際賽場上,她也是很多人追趕的目標或者說是對手眼中的“競爭者”。

  就在平昌的這場決賽前,張虹出現在江陵速滑館時,不少國外運動員都會和她打招呼,而性格外向的張虹也始終面帶微笑,和相熟的對手寒暄。

  一位前方的中國記者看到了有趣的一幕。在採訪區里,幾位南韓誌願者爭相和張虹合影。“張虹真的很可愛,很開朗,我們也喜歡她。”其中一位曾在中國留學的南韓誌願者在合影后笑著說道。

愛笑的張虹。
愛笑的張虹。

  但在張虹開朗的性格和溫暖的笑容背後,是她這幾年比賽中的狀態起伏,教練團隊變動以及積勞成疾的舊傷……

  “在過去兩年時間里膝傷對我影響很大,我的膝蓋不斷有積液出現,可以說傷病是我最大的敵人。”

  每當聊起膝傷,張虹總是收起笑容。從上個賽季開始,張虹就一直受到右膝內側半月板損傷和膝蓋軟骨勞損的困擾,而她的左膝同樣有舊傷。

  “醫生曾經建議我臥床靜養,讓我的膝蓋不要承擔太大的重量,這樣有三個月的時間就可以康複。但這並不是我的選項,至少現在不是。”

頒獎典禮,張虹秀自拍。
頒獎典禮,張虹秀自拍。

  2017年,張虹的狀態起伏不定,到了臨近平昌冬奧會前三個月的速度滑冰世界盃上,張虹的成績都只能保持在十名左右。張虹自己說,除了傷病,臨時換教練也是一個重要的變數。

  曾經陪伴張虹在索契奪冠的馮慶波教練因故離隊,張虹也“被動”跟隨加拿大教練彼特訓練。

  按照張虹此前接受採訪時說的,馮教練的訓練週期本來就是“在奧運會前一年調整狀態,然後從低穀衝出來”,就如當年她在索契冬奧會之前,參加各項世界大賽的排名也同樣不理想。

  然而,臨時的教練變更無疑也對張虹的訓練計劃和狀態調整產生了影響,加上傷病纏身,張虹能夠站上奧運的決賽賽場,已經是一直努力的結果。

張虹經典“反手炫腹”。
張虹經典“反手炫腹”。

  “時間才是我最大的對手”

  不過,張虹自己並沒有把失利歸咎到客觀因素之上。

  “想要在速滑的比賽上贏得勝利,你在訓練的時候就要非常拚命。所以這兩年,我的訓練量應該比之前都要大不少。”在2017年的劄幌亞洲冬季運動會期間,張虹和短道速滑名將楊揚聊起了她對速度滑冰的理解。

  在速度滑冰的賽道上,張虹能力出眾。在2008年從短道速滑項目轉到速度滑冰項目之後,張虹就展現了她的潛力,而到了2010年進軍國際賽場之後,她就很快從B組滑進了A組。

  這麼多年來,張虹戰勝了很多國內的“前輩”,甚至戰勝了各個名將,如荷蘭的伍斯特、美國的博維以及南韓的李相花……

健身房內的張虹。
健身房內的張虹。

  “速度滑冰就是一個和時間賽跑的項目,時間才是我最大的對手。”這幾年來,張虹不只一次這樣說過,“我們的比賽還是更多的與時間在較量,也許你贏了對手,但是其他組也會有比你快的選手,所以一定要毫不猶豫地一直衝向終點。”

  在平昌冬奧會的備戰週期里,張虹一直在和時間賽跑,卻在不知不覺間把時間都留在了賽道上。

  由於速度滑冰是一項冬季項目,所以基本上春節期間,張虹都要在各地參加比賽或是參加亞冬會或是奧運會賽事。

  “這幾年因為訓練和比賽,春節都是在隊里過的,沒有回家,挺想家的。”一年前,張虹就曾經感慨已經幾年沒有回家過春節,不停地訓練和比賽,也是為了備戰平昌奧運會。

索契冬奧,揮舞國旗。
索契冬奧,揮舞國旗。

  “希望能滑到滑不動為止”

  速度滑冰其實算是中國最早衝進世界體育前列的項目之一。早在1992年,葉喬波就為中國冰上軍團收穫了冬奧會上的首枚銀牌。

  不過,在張虹獲得索契冬奧會的金牌之前,中國的速滑軍團一直沒有實現突破。而當張虹受困膝傷無法保持強勁狀態之後,中國速滑軍團似乎就難覓另一位領軍人物。

  不過,這並不代表著張虹可能會在平昌冬奧會之後淡出世界速度滑冰舞台。

  用張虹自己的話說,速度滑冰在年齡上的範圍比較寬,而她自己在這幾年的偶像就是45歲的德國選手佩茲騰,她在去年的世錦賽上拿到了5000米的銀牌。

  “如果一位45歲的運動員還在拚搏的話,我有什麼理由鬆懈下來?”在備戰平昌冬奧會的最後階段,張虹經常這樣激勵自己。畢竟,下一個四年之後,冬奧會來到了北京。

張虹還要滑到北京冬奧。
張虹還要滑到北京冬奧。

  “我希望我能滑到我滑不動為止。”張虹在去年的亞冬會結束後曾經這樣表示,“如果我真的狀態不好,不能以運動員的身份出現在北京冬奧會上,我也會以其他形式參與。”

  事實上,由於傷病困擾,張虹在高強度的訓練和恢復之餘,也在規劃著自己和冰雪運動的未來。

  2015年,張虹和姚明、申雪以及趙宏博等知名運動員一起成為了北京申辦冬奧會的形象大使,在此期間,她也不斷學習英語。

  而據新華社報導,在平昌冬奧會期間,張虹還將參加國際奧委會運動員委員會委員的競選。

  “這次IOC的競選對我來說真的也是很重要的。我也希望能有一個速度滑冰運動員、能有一個接替楊揚姐的人站在那個位置上,為我們國家、為我們這個項目來做更多的貢獻。”

  當然,速度滑冰依然會是她現階段的重心,就像她曾經說的:

  “當運動員還是蠻有激情的。可能有一天,當我退役了,或者當我不能站在冰場的時候,我會很懷念現在的生活。”(澎湃新聞)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