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韓女冰聯隊輸比賽賺足人氣 名宿提議提名諾獎
2018年02月15日08:28
北韓啦啦隊

  昨晚的江陵關東大學冰場館,見證了朝韓聯隊在平昌冬奧會上的最後一場比賽。在1比4不敵日本隊後,朝韓女子冰球聯隊的戰績為0勝3負,她們將從2月18日起繼續出戰兩場比賽,決出5到8名,她們很可能再次迎戰日本隊。在外界看來,朝韓聯隊存在的意義已超出體育範疇。也有國際奧委會委員提議,朝韓女子冰球聯隊可以提名諾貝爾和平獎。

  合流 朝韓首次組隊戰奧運會

  昨日,江陵遭遇7級大風,但這絲毫沒有影響觀眾的熱情。15時許,觀眾陸續進場,進場時每人都會領到一面北韓半島統一旗。來自北韓的拉拉隊分成兩撥,早早坐上了看台。昨日上午,她們還去江陵冰上中心為北韓雙人滑選手廉太鈺/金柱希加油。

  能容納6000人的關東大學冰場館座無虛席,館內大屏幕上長時間顯示著白底藍色的北韓半島統一旗。歷史上,朝韓曾在乒乓球和足球上有過組隊參賽的經曆。但在奧運會上,這還是朝韓首次聯手,北韓半島統一旗也第一次真正象徵著一支隊伍。

  16時50分,朝韓聯隊和日本隊進行最後一場小組賽。這之前,兩隊均已遭遇兩連敗,無緣小組出線。臨時組隊的朝韓聯隊更是以兩個0比8的懸殊比分先後輸給了瑞士隊和瑞典隊。

  開場僅5分鍾,日本隊已連進兩球。第2節進行到第10分鍾時,南韓歸化球員蘭迪・格里芬為韓朝聯隊打進1球,這是朝韓聯隊的首個進球。“我們不想在離開奧運會時,還沒有一個進球。”格里芬稱,“這場比賽比前兩場都更能體現南韓和北韓的團結,我們每個人都在說‘我們真的想要贏下這場比賽’。”

  最終,實力上的差距讓朝韓聯隊仍以1比4不敵日本隊,小組賽無一勝績。

  朝韓聯隊隊員賽後向現場6000餘名觀眾鞠躬,關東大學冰場館內掌聲一片,現場觀眾不停地喊著We are one(我們是一家)的口號。

  交流 教練要求隊員同桌吃飯

  昨日這場比賽,在新京報記者拿到的雙方隊員名單中,日本隊有23名隊員,這是一支冰球隊的標準人數。朝韓聯隊這邊,則有35名隊員。

  南韓隊現世界排名第22位,北韓隊排名第25位。確定聯合組隊後,朝韓雙方進行了協商。北韓派出12名球員和1名官員加入南韓隊中,主教練由韓方主教練薩沙・梅利擔任,負責挑選每場比賽的上場球員。鑒於冰球項目的特殊性,每場比賽將有3名北韓隊員上場。

  1月25日,北韓冰球隊抵達南韓。隨後兩週多的合練中,朝韓兩隊都在一起訓練,一起吃飯。據薩沙・梅利透露,兩隊隊員起初就餐時並沒有坐在一起,但她要求隊員要坐在一起吃飯,“下次吃飯時她們就坐在了一起,像朋友那樣聊天,聊各自喜歡的球隊和球員,畢竟她們都是小女生,都喜歡冰球。”不過在江陵的運動員村中,南韓和北韓冰球隊員分別住在不同的公寓。

  為了盡快讓隊員形成默契,來自加拿大的南韓隊主教練薩沙・梅利特意為這支聯隊製作了一份3頁的字典,把冰球中關鍵的名詞分別翻譯成英語、北韓語和韓語,方便隊員和教練溝通。據瞭解,韓語和北韓語大約有近1/3的日常用語是不一樣的,這對隊員之間的溝通也造成一些影響。

  暖流 名宿提議聯隊提名諾獎

  在當下北韓半島複雜的局勢下,朝韓聯隊的出現是一個積極的信號。

  2月9日的開幕式上,朝韓兩國代表團共同舉北韓半島統一旗進場,體現了對和平的渴望。隨後,朝韓女子冰球聯隊中的兩名隊員共同將最後一棒火炬傳遞給金妍兒,後者點燃了主火炬塔。

  國際奧委會委員、4屆冬奧會金牌得主安傑拉・魯吉羅提議,朝韓女子冰球聯隊可提名諾貝爾和平獎。“韓朝聯隊具有象徵性意義,並彰顯奧運會比一個項目、一個國家更具意義,授予諾貝爾和平獎是向運動員送上讚美的方式。”不過魯吉羅也表示,這隻是她的個人意見,與國際奧委會無關。

  2月13日,國際奧委會發言人馬克・亞當斯在主新聞中心出席記者例會時稱,國際奧委會未曾討論過為朝韓女子冰球聯隊提名諾貝爾和平獎。

  2月10日晚首場對陣瑞士隊,朝韓聯隊輸了個0比8。但與比賽相比,這支聯隊存在的政治意義顯然更大。當晚的比賽中,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南韓總統文在寅、北韓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員長金永南、金正恩胞妹金與正一同觀賽,並在賽後接見了朝韓聯隊隊員。

  (新京報記者 孫海光 南韓江陵報導)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