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如何理性對待短道速滑的犯規判罰?
2018年02月15日09:31
金東聖當時氣得將國旗扔到了冰面上
金東聖當時氣得將國旗扔到了冰面上

  平昌冬奧會短道速滑賽場,半小時內中國隊4名隊員被判犯規。女子500米決賽,第2位滑過終點的南韓隊員被判 犯規,本位於第4位的加拿大選手獲利贏得銅牌,加拿大隊員因此在網絡上受到包括死亡威脅在內的攻擊。這些判罰在中韓兩國都造成輿論熱議、群情激憤。如何理性地看待這些判罰?2002年鹽湖城冬奧會上曾發生的一幕,時至今日仍很有裨益。

  金東聖真的犯規了嗎?

  在 美國鹽湖城2002冬奧會短道速滑男子1500米決賽中,最後一圈、最後一個彎道,南韓運動員金東聖(Kim Dong-seung)領先,美國運動員阿波羅(Apolo Anton Ohno)在內側緊隨其後。金東聖在前面入彎道,試圖超越的阿波羅在後面“誇張地”起身舉手示意遭到阻擋,但兩人之間並沒有發生明顯接觸,不出意外地,金 東聖第一個滑過終點,阿波羅緊隨其後。

  就在金東聖已揮舞國旗繞場慶祝之時,令幾乎所有人驚詫的是,現場公佈的比賽成績,阿波羅獲得金牌,金東聖被判犯規!

  金東聖憤而將國旗扔到冰面上…………

  具體而言,金東聖被判CrossTrack,中文稱為橫切,按當時的規則來說,如運動員不合理地穿過賽道或以任何方式影響其他運動員,即為橫切犯規(現行規則將此類情況統稱為Impedeing,阻擋犯規)。

  對集體出發,場地小、速度快,緊張激烈的短道速滑項目來說,確實要有這樣的規則來保護運動員安全,保證比賽秩序,這本無可厚非,但尺度全由臨場裁判掌握,難免常存異議。

  金東聖犯規的一瞬,畫面是這樣的:

金東聖被判犯規的瞬間
金東聖被判犯規的瞬間

  逆時針滑行,進彎道怎可能不身體左傾?同場競技意大利運動員卡塔・法比奧(Carta Fabio),雖因此判罰從第4晉為銅牌,但在接受採訪時對此極不認同:這是一個荒謬(absurd)的決定!

  據報,因此獲得亞軍的李佳軍持中立立場:我尊重裁判的決定,我沒什麼更多要說的。

  在這屆冬奧會幸運攬獲1000米金牌的澳州運動員斯蒂文・布萊德利(Steven Bradbury)則較為客觀地對同為澳州籍的裁判長表達了支持:無論金東聖的滑行是否足以被判為橫切,對此我不確定,但他明顯有一些橫切動作(he obviously moved across a bit)。這是裁判的事。很多人會說對,也有很多人會說錯。之前的比賽,我見過沒判的,但也見過判了的。

  現場反複播放的視頻,驗證了布萊德利的說法:

  2002年冬奧會短道速滑男子1500米決賽,首先衝過終點的金東聖被判犯規。

  但 無論怎樣,南韓隊肯定不會接受到這一結果,馬上提交了抗議(Protest)。國際滑聯拒不受理,因為短道規則明確規定,因滑跑規則而作的任何處罰,概不 受理抗議(Protests against any decisions concerning infringements of the racing rules will not be accepted)。

  南韓隊接著上訴至國際奧委會和體育仲 裁法庭(Court of Arbitration for Sport,CAS)。國際奧委會也拒不受理:這是國際滑聯決定的事,目前國際奧委會沒有接到任何提議,也不會就此採取什麼行動。 在南韓隊向體育仲裁法庭提出通過錄像回放來重新判定是否犯規時,體育仲裁法庭的回應站在了裁判這一邊:短道規則沒有推翻裁判長判罰決定的條款。

  事 實上,在緊急召開聽證會之後,體育仲裁法庭也就此做出了正式裁決。裁決內容中,首先聲明體育仲裁法庭不審理裁判的臨場決定(“Field of Play” decisions),其次聲明,如審理,在此之前也必須有直接的證據。體育仲裁法庭接受證據門檻必須要高,否則,類似抗議將層出不窮,任何不滿的個人都 可能要求對臨場判罰進行重新審理。

世界體育仲裁法庭裁決書
世界體育仲裁法庭裁決書

  毫 無疑問,裁判的判罰和國際組織的回應在南韓國內引發了無數怒火。來自南韓的抗議郵件一度使國際奧委會網站郵件服務器發生癱瘓,還有數千封包含死亡威脅內容 的郵件發給了阿波羅。直到數月之後2002年韓日世界盃,當南韓足球隊在小組賽遭逢美國時,進球南韓隊員仍刻意地以速滑動作表示不滿和嘲諷!

  從 積極的角度來看,國際滑聯因此修改了短道速滑競賽規則,錄像回放成為裁判判罰的依據。只不過即便按照這一新的規則,各隊雖有要求裁判看錄像回放的權力,但 裁判只看專門技術人員和設備提供的錄像。電視轉播拍的,各隊自己拍的,那都不作數。最關鍵的是,裁判長一旦做出決定,那就是最終決定,對關乎於此的任何抗 議,國際滑聯依然是概不受理。

  圍繞這一判罰發生的其他趣事還有很多,據報:

  1、 除愛好者要集資給金東聖發金牌外,他的家鄉京畿道政府決定自製一枚金牌贈送給金東聖,在今後的4年內每月向他提供100萬韓元的支援金。南韓冰上競技聯合 會會長也表示,將以冰上競技聯合會的名義給予他冠軍獎金,同時提議南韓國民體育振興公團,給予金東聖冠軍年金和表彰獎勵;

  2、因安全原因,阿波羅連續三個年度沒有參加在南韓舉行的世界盃比賽。2005年10月阿波羅終於前往南韓參加世界盃比賽時,南韓在仁川機場出動了約100名警察以防止可能出現的暴力活動。

  然而,一切都很平靜,甚至南韓觀眾在阿波羅贏得比賽時,一樣為他喝彩!

  3、 2002年冬奧會判金東聖犯規的澳州主裁詹姆斯・休伊什(James Hewish),在2010年溫哥華冬奧會女子3000米接力決賽中判南韓隊犯規,再次激起南韓短道愛好者更強烈的怒火!除發給他無數帶有死亡威脅的郵件 外,還有呼籲抵製澳州商品的,還有放言要炸澳州駐韓使館的。。。。。。

  4、在2011年出版的自傳《零遺憾,努力比昨天更強大》(Zero Regrets,Be Greater Than Yesterday)中,阿波羅寫到:一次比賽後,金東聖來到我的面前,對我說:你是第一,你最優秀!

  真有此事?金東聖一點都沒給阿波羅留面子,在2012年南韓的一個電視節目中,斷然否認曾向阿波羅說過那樣的話!

  ……

  比 賽中阿波羅的起身舉手,即便在西方,也有認為這就是一“荷李活似的表演”,自傳中的自說自話也就沒什麼好奇怪的了。當然,不可否認的是,無論是他還是金東 聖,都是一代優秀的短道速滑運動員,正如一次判罰雖失奧運金牌但金東聖依舊優秀一樣,雖有自我炒作之嫌,阿波羅也已在美國乃至世界短道速滑史上留下了一系 列突出成績。

  類似引起巨大爭議的判罰和故事在短道速滑比賽中仍不時出現,也許,這就是短道速滑項目因此頗為精彩、頗受關注之處吧。就連冰上項目老大哥速度滑冰,都開始在奧運會上增設集體出發項目,原因無他,吸引觀眾,提高收視率!

  注意力經濟時代,體育不可能抱殘守缺。所以,對國際滑聯來說,金東聖是否犯規當然重要,畢竟比賽要安全、要公正,但從發展角度來說,短道速滑因此賺足了眼球,這顯然也很重要!

  對參加平昌冬奧會的中國短道速滑選手而言,除努力發揮自身實力外,在比賽中做到嚴謹細緻、杜絕犯規顯然是第一位的。不然,再委屈也沒處說理去! GOOD LUCK!

  (內容來自天天快報《 冰雪運動那些事》)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