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普頓基金:北美貿易進展未明 投資者宜做好分散投資
2018年05月16日17:36

  隨著美國在多個地區挑起貿易摩擦,投資者自然而然會憂慮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NAFTA) 是否岌岌可危。富蘭克林鄧普頓(BEN)多元資產方案團隊的基金經理Stephen Lingard闡釋了為何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不太可能被廢除,至少不會被徹底廢除。

富蘭克林鄧普頓多元資產方案團隊高級副總裁、基金經理Stephen R. Lingard,MBA,CFA(圖片來源:富蘭克林鄧普頓投資)
富蘭克林鄧普頓多元資產方案團隊高級副總裁、基金經理Stephen R. Lingard,MBA,CFA(圖片來源:富蘭克林鄧普頓投資)

  以下為Stephen R. Lingard的觀點原文摘要:

  北美貿易進展未明 投資者宜做好分散投資

  2018年年初至今,我們已經看到環球貿易狀況不斷轉差。中國最近宣佈對100餘種美國產品徵收25%進口稅,以平衡因美國對進口鋼鐵和鋁產品加征關稅給中方利益造成的損失。此外特朗普政府亦揚言,擬援引1974年美國貿易法第301條,考慮對10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

  隨著美國在多個地區挑起貿易摩擦,我們認為美國可能會覺得越來越迫切需要在今夏之前就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達成協議。那正是墨西哥總統大選和美國中期競選活動如火如荼的時期。否則,美國可能試圖在多個地區打贏貿易戰,而根據曆史經驗,這類戰役通常不會有好結果。

  我們已經看到美國在最近一輪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談判中放棄了一項頗具爭議性的要求――即要求50%的汽車零部件在美國製造。這一要求對於加拿大和墨西哥汽車工業而言是“天方夜譚”。這一讓步或許預示著美國希望盡快就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達成協議,然後可以將注意力轉向真正的貿易對手

  對加拿大經濟和市場的影響

  另一方面,如果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告吹,取而代之的可能是1989年美國與加拿大雙邊自由貿易協定,該協定在許多領域與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具有相似的貿易規則。雖然我們還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但在我們看來,特朗普偏好雙邊談判,迄今仍迴避多邊貿易或其他政策。

  從理論上講,恢復前美國與加拿大貿易協定對加拿大的經濟影響微乎其微。然而,在情況更為明朗之前,投資者應保持觀望態度。

  還有一個很小的可能性是,如果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不複存在,貿易會恢復採納世界貿易組織(WTO)的規則。根據該協定,大多數產品的關稅可能調升至4%左右,但被選定的產品可能需要繳納25%或更高的關稅。

  有關底線無法預料,通常取決於現任美國政府的決定。特朗普的個人談判風格似乎傾向於製造混亂,並且時常導致改變,這可以視為其政治基礎的“勝利”。

  一旦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被取消,我們預料初期可能會對加拿大股票(EWC)估值和加元(USD/CAD)(FXC)產生負面影響。根據我們的分析,目前市場(SPY)的定價基於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不大可能被取消。我們認為投資者應當考慮增加其他國家在投資組合中的比重以分散風險。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將有何變化?

  事實上,我們認為,新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似乎更有可能成為美國貿易逆差的關鍵。特朗普經常將美國股市引以為其政府“成功”的關鍵指標。我們認為,這種政治立場將繼續支持美國變革點,而不是全球化的逆轉。

  (編者註:文中提及的具體基金產品、方案不代表富蘭克林鄧普頓的投資建議)

  (線索Clues / 李濤)

  編輯精選:

  周評:全球股市大幅上漲 中美將再次舉行貿易磋商

  鄧普頓基金:是時候讓價值投資一展身手了

  數據:尋找達里奧的“聖盃” 如何查詢資產相關性?

  理想與現實:令特朗普不安的“中國製造2025”怎麼投

  鄧普頓基金:今明兩年美國經濟增長依然極為樂觀

  “ETF精選”為分散投資提供宏觀視圖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