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佬變了!他的狂已被曼聯壓垮 走不出一心魔
2018年05月21日11:18
摩連奴的狂已經變了味
摩連奴的狂已經變了味

  曼聯在足總盃決賽上敗給車路士,為今季的征程畫上了一個充滿遺憾的句號。「四大皆空」的曼聯也讓教練摩連奴的一個神奇定律化作泡影:「摩二年」的摩帥首次沒有收穫任何一個冠軍。摩連奴的「魔力」似乎已漸行漸遠,而更可悲的是,曾經的那個驕傲的「狂人」摩連奴,看起來也改變了許多。

摩帥的曼聯被痛批無聊
摩帥的曼聯被痛批無聊

  對於「摩二年」曼聯戰績是否及格,或許在不同的人眼中會有不同的答案。然而,拋開戰績的爭議,許多人在曼聯的戰術上的質疑卻似乎達成了共識:《郵報》稱摩帥把曼聯變成了足球恐龍,打法無聊,進攻混亂;《squawka》連用2個大大的無聊(boring)來形容曼聯;英超名宿小列納也認為這支曼聯是史上最無聊的曼聯之一;《郵報》還直接把穆摩帥斥為「足球之敵」;甚至連曼聯名宿也「倒戈」了,舒寧咸就表示:「 如果你看看現在的曼聯,你就會發現這和以前的曼聯是不同的。有些二三十年的曼聯死忠球迷會覺得,這已經不是曼聯了,我能夠理解他們。」……在過去,類似的針對摩帥的批評也曾出現過,但很少像今季一樣集中爆發,可見摩帥對曼聯的改造沒有讓人感到滿意。

摩帥被《郵報》批為足球之敵
摩帥被《郵報》批為足球之敵

  執教曼聯之前,在摩連奴的執教生涯中,防守固然是他戰術的最重要一環,但他卻很少因「不會調教進攻」而飽受批評。無論是首次執教車路士時打造的杜奧巴-洛賓-杜夫-林柏特攻擊組合(433陣型),執教國米時期帶領史尼達、米列圖、伊度奧。彭迪夫們實現崛起,還是執教皇馬時期賞心悅目的流暢反擊、旋風快打,都是多年後人們仍會津津樂道的進攻經典,就算是不算完全成功的二度執教車路士時期,摩帥也在引進哥斯達、法比加斯、馬迪後完成了對進攻線的建設。但如今摩帥的曼聯卻成為陷入進攻混亂的窘境:「賭博式」引進的山齊士遲遲沒能融入體系,被寄予厚望的拉舒福特也沒有預期的進步,潛力新星馬迪爾在後備席上蹉跎時光,身價「上億」的普巴則在防守中場、左中場、右中場的不停切換中變成「時靈時不靈」的神經刀。曼聯今季的進攻數據也證實了曼聯進攻的糟糕:今季曼聯在英超中只攻入68球,在排名前6的球隊中排名第5,僅僅略高於車路士。

摩帥似乎被急需成功的壓力壓垮了
摩帥似乎被急需成功的壓力壓垮了

  摩帥的這種轉變,與其說是戰術上的倒退,不如說是他心態上的畏懼。摩帥的畏懼之一,就是他從未面臨過在曼聯時的奪冠壓力,這種壓力讓他失去了應有的從容和自信。此前在帶領波圖騰飛、初次執掌車路士的時代,摩帥要做的是幫助球隊實現「從無到有」、「從0到1」的轉變,所在的球隊沒有那麼顯赫的底蘊和強大的基礎,摩帥的奪冠壓力自然沒有那麼大;而在執教皇馬、國米時期,摩帥的主要對手則是一支歷史級別的球隊——具備「統治一個時代」實力的「夢三」巴塞,摩帥作為挑戰「魔王」的勇士,就算沒能逆襲奪冠,也稱得上是情有可原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摩帥的壓力自然也不算巨大。

  但在摩帥加盟曼聯後,這種前所未有的奪冠壓力出現了。曼聯作為英超歷史上最成功的球隊、英格蘭頂級聯賽奪冠次數最多的球隊,具備著無與倫比的底蘊;在經過莫耶斯、雲高爾時代的動盪和低迷後,渴望成功的曼聯再難容忍看不到希望的失落;同摩帥一起入主英超豪門的干地、哥迪奧拿都取得了成功,也讓摩帥如坐針氈、坐臥不安。

  在這樣強大的壓力下,摩帥的舉動開始變得有些失衡。摩帥開始把球隊進攻乏力的問題歸結於球員表現不佳,在負於升班馬白禮頓的比賽後,摩帥說出了「我沒能成功說服他們在場上為曼聯拿更多的積分,拿分對我來說非常重要,但對他們來說或許並沒有那麼地重要。」這樣的「甩鍋」言論;摩帥也開始為輸波找起了各種各樣的藉口,在歐冠盃被西維爾淘汰後,摩帥稱:「別忘了曼聯還在過渡期。」;甚至在一些時刻,摩帥直接拋下了風度,用批評對手的方式為自己的失敗減壓,在足總盃決賽敗給車路士後,摩帥就直言:「我祝賀他們,因為他們贏了,可我不覺得他們配得上勝利。」、 「我真的很好奇,你們會怎麼說或者媒體會寫些什麼,因為如果我的球隊踢得像車路士那樣贏波,我能想像你們會說些什麼,等待我的是什麼。」、「我認為我們是更好的球隊,但這就是足球。結果很失望,我們是英超聯賽第二出色的球隊,現在我們也是足總盃第二出色的球隊,儘管我認為我們在足總盃中是最好的球隊。」

  過去,摩連奴一直是冠軍教頭,是個性教練,是狂人,是出名教頭。然而如今摩帥卻變了:冠軍質量下降,戰術也走向了極端保守,傲氣還在,卻在糟糕戰績的映襯下變成了嘴硬、抱怨、有失風度。我們當然不希望一位如此出色的出名教頭就此陷入沉淪,但摩連奴能走出自己的「心魔」,完成那個華麗的轉身嗎?或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答案。

  (長歌)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