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女作家丘秀芷代夫回鄉祭祖 了卻先生80年鄉愁
2017年03月31日13:43

圖為符岸壇(左)與青年時期的符兆祥(右)。受訪者 供圖

  中新網海口3月31日電 (記者 關向東 洪堅鵬)“小說家F,有著男人少見的鵝蛋臉,額頭光潔,眉毛粗濃,眼神清亮,英氣之中偶或閃過幾許也是男人少見的秀氣。機伶率性而隨和善良,說起朋友間的不幸,三兩句未完即眼眶泛紅,哽咽至少三十秒。提到快樂之事,則又笑聲朗亮,偶如驚天動地,哈哈哈也是至少三十秒。總之,看起來開朗樂觀,家庭、事業平順圓滿的男人。”

圖為2016年12月20日,符兆祥夫婦及長子符立中在台北家中。 關向東 攝

  台灣作家季季如是評價她的第一個海南朋友F。F本名符兆祥,是台灣著名作家。

  祖籍海南文昌的符兆祥,生於1937年,喪父時還不滿2歲,生母被家人趕走,由親戚撫養長大。14歲時,被從香港帶到了台灣。符兆祥自述從小是個野孩子,沒人管,很孤單。

  少年時,由於他的大姨媽要照顧8名子女,所以鮮少顧及符兆祥。符兆祥便拚命寫稿,賺些零花錢,上高一時,他便獲得《香港時報》辦的“亞洲文藝小說獎”第一名,此後便經常在報刊上公開發表作品,成為了一名小說家。

丘秀芷與堂嫂呂玉蘭(中)、堂弟符祥炎合影。受訪者 供圖

  儘管符兆祥是個文學上的“強者”,但內心卻深藏對家庭的敏感與脆弱。他知道自己與宋美齡是同鄉,但是寫作的文章從來不寫自己兒時的故事,更沒有主動跟妻、子女們談起家人的事情,也從未向他們表達要回海南的願望。

  他的妻子丘秀芷同為一名作家。丘多方探尋,查閱史料,終於弄清符兆祥的身世,原為抗戰將士符岸壇之後。由此找到符岸壇的照片,符兆祥這才第一次見到生父的模樣。

  “公公年輕時樣子和我先生年輕時簡直一模一樣。”丘秀芷說。

  在近些年中,符兆祥偶有機會到大陸參加活動,但都未回到海南這片“故土”。

  2014年,季季獲邀來到海南參加首屆兩岸筆會,回台後要寫一篇關於海南的文章,這時想起了曾說起過“蔣夫人(宋美齡)說要照顧我們海南同鄉”這句話的符兆祥。於是散文《我的第一個海南朋友》應運而生。

  季季說,符兆祥的表現乃是近鄉情怯。

  2016年12月,兩岸筆會再度在海南三亞舉辦。收到邀約的符兆祥因身體不便,委託丘秀芷代為參加。這一回,符兆祥在一張小紙條上寫下了兩個名字交予丘秀芷:符祥雄、符家瑛,希望能找到他們。二人分別是他的堂兄和同父異母姐姐。

  通過海南的媒體,丘秀芷懷揣紙條尋親的事被傳播了出去。丘秀芷坦言,對這次尋親本不抱希望。

  令人驚喜的是,就在2016年12月12日報紙將此事刊發的當天,便馬上有來自文昌的消息,符祥雄的子女看到了!

  那天一早,身在文昌頭苑鎮的符傳濤和往常一樣出門喝早茶。“走在街上,就有人跟我說有人在報紙上找你爸爸符祥雄!”符傳濤說。於是他趕忙回家告訴90多歲的老母親呂玉蘭,企盼多年的親人終於有了音信!吃過午飯,符傳濤幾兄弟便從文昌驅車奔赴三亞,與丘秀芷相認。

  今年3月27日,丘秀芷代符兆祥回到故鄉海南文昌,與親人們相會,並探訪了公公符岸壇的故居,祭拜先祖。見到符兆祥92歲的堂嫂呂玉蘭、堂弟符祥炎,以及家族幾代十幾口人,丘秀芷倍感激動,老淚縱橫。

  丘秀芷說,先生不到2歲喪父,一生漂泊,“但是先生不再孤單,因為在文昌還有很多親人。”

  令人惋惜的是,年近八旬的符兆祥因身體狀況欠佳,恐怕近期仍難圓親身回鄉之願。

  丘秀芷代夫回鄉祭祖後,在侄孫符霖陪同下遊覽海口。在海口灣感受瓊州海峽輕風,遊騎樓老街,品嚐“老爸茶”,丘秀芷對自己被服務員認作海南人特別欣慰。帶著滿心喜悅之情,丘秀芷啟程返台。他們夫婦二人的長子符立中和家人商量好,準備年內來瓊,看看自己的家鄉。(完)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