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筆論語——劇場與影視結緣
2017年06月05日03:00
《華麗上班族》,全片最特別之處,是在大型辦公室布景內拍攝。美術指導張叔平刻意把它設計得像舞台布景般,充滿虛擬感。

【星島日報報道】(作者簡介)曾肇弘,中文系畢業,遊走於城市的大街小巷,沐浴於文學與電影之間,在科技年代努力尋找前人的足迹。電郵:ericwstsang@yahoo.com.hk。

近年香港新進導演輩出,除了一群學院畢業的年輕人,值得留意還有舞台出身的彭秀慧與司徒慧焯。他們過去也偶爾參與電影編劇或客串演出,今次初執導演筒,皆不約而同將話劇搬上大銀幕。

彭秀慧的《29+1》就是來自她創作的舞台劇,二〇〇五年首演後曾多次重演,大獲好評。原劇她一人分飾林若君與黃天樂兩個角色,現在影片改由周秀娜與鄭欣宜飾演,活用了不少電影技巧,而非將劇場版生硬套上。在芸芸充滿陽剛的港片中,《29+1》刻畫女性踏入三十歲的迷惘、矛盾,尤其難能可貴。另外,還要一讚周秀娜的演技,漸趨成熟多變,證明她即使褪下性感女神形象,也有潛質當上實力派演員。

至於司徒慧焯的《脫皮爸爸》,稍後才正式公映,成績未知。故事改編自日本佃典彥的劇作,或許之前司徒慧焯已為香港話劇團導演過舞台版,如今拍成電影,也順理成章由他執導吧。

說起來,本地電影人近年也喜愛將受歡迎的舞台劇拍成電影。去年袁劍偉的《暗色天堂》,便改編自莊梅岩的舞台劇本《法吻》,當中涉及罕有的宗教題材,可惜不為人注意。還有林奕華導演、張艾嘉編劇及主演的舞台劇《華麗上班族之生活與生存》,也被杜琪峯拍成歌舞片《華麗上班族》。電影版除了張艾嘉以外,還加入周潤發、陳奕迅、湯唯等鑽石陣容。全片最特別是在大型的辦公室布景內拍攝,美術指導張叔平刻意把它設計得像舞台布景般,充滿虛擬感。

回顧香港電影及電視的發展,早期其實跟話劇有着既重要又密切的互動關係。吳回、李晨風、盧敦、李月清等多位粵語片中堅,上世紀二十年代就曾於廣東戲劇研究所屬下的廣東戲劇學校就讀,師承戲劇大師歐陽予倩。畢業後,他們先組織劇團,後來才投身影壇,盧敦更一直以影劇雙棲發展,並在晚年創辦了香港影視劇團。

上一代影人深受五四文學熏陶,戰後粵語片就先後將曹禺的名作《日出》、《雷雨》、《原野》、《北京人》等拍成電影(《北京人》的電影版,易名為《金玉滿堂》)。左派的長城、鳳凰公司也拍過國語片《日出》和《雷雨》,藉此揭露舊社會的黑暗,提倡反封建的「進步」思想。

上世紀六十年代末粵語片一度式微,直至一九七三年楚原導演的《七十二家房客》才起死回生。此片其實源自上海滑稽戲,一九六三年在廣州曾拍成電影,後來香港有劇團公演此劇,大受歡迎,於是富生意頭腦的邵氏便拉攏無線合作,把它再度拍成電影,馬上刷新當年的票房紀錄。而楚原版的布景及調度,亦刻意保留了舞台特色。另一方面,早期無線與麗的電視不少台前幕後,好像鍾景輝、梁天、陳有后、殷巧兒、黃蕙芬等,都是話劇出身的。那時的電視劇也經常直接搬演舞台名作,如《玻璃動物園》、《小城風光》、《油漆未乾》、《清宮殘夢》等。其中《清宮殘夢》乃取材自姚克寫的話劇《清宮怨》,一九四八年已被朱石麟拍成電影《清宮秘史》,由周璇、唐若菁、舒適等主演,是永華公司的大製作。可是到了文革,《清宮秘史》卻被點名批判為「賣國主義」,朱石麟不久也與世長辭。

縱橫影圈多年的黃百鳴,也是話劇發燒友,未入行前已跟朋友合作做話劇。他創辦了新藝城之後,有的電影劇本也是從話劇中取材,例如他將法國劇作家莫里哀的名作《太太學堂》,改寫為喜劇《專撬牆腳》,講述大男人石天培訓鄉下妹劉瑞琪為理想太太,卻誤打誤撞叫堂弟曾志偉撬自己牆腳。另外,黃百鳴主演的《開心鬼》,故事也是來自中學話劇比賽的得獎劇本,編劇的馬偉豪當時仍是學生,後來也成為電影導演。

上世紀九十年代,杜國威編劇的懷舊音樂劇《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大收旺場,舞台劇開始廣受注目。多個杜國威的劇作,包括《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南海十三郎》、《伴我同行》、《虎度門》等,都先後被照辦煮碗拍成電影,有的甚至改編為電視劇。多位有份參加舞台劇演出的演員,如謝君豪、蘇玉華、劉雅麗、羅冠蘭,亦因此進軍影視圈,謝君豪更憑《南海十三郎》奪得金馬影帝。除了他們以外,今天很多活躍影視圈的演員,如張達明、黃子華、朱茵、蔡瀚億等,都是出身劇場。近年創辦劇團的黃秋生,更是香港演藝學院的首屆畢業生呢。

一九九七年後港片衰落,反而話劇界卻百花齊放,愈見熱鬧,詹瑞文、梁祖堯等便是從話劇走紅,於是開始電影演出。相反不少影視演員、歌手也熱衷跨界演話劇,印象最深是陳寶珠,當年久休復出的頭炮,便是在舞台劇《劍雪浮生》飾演其師傅任劍輝,引起哄動。

其實外國電影演員演舞台劇,又或者將著名劇作拍成電影,都是很普遍的現象。電影、話劇各有不同特色,兩者應多點交流及合作,這才是觀眾之福。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