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輔隊員」公開信 指資源不均釀悲劇
2018年01月26日03:00
渣打死者於賽事中途因心肌梗塞暈倒,兩名醫療輔助隊隊員首先到場。

【星島日報報道】今年渣打馬拉松十公里賽五十歲跑手因心肌梗塞暈倒,留醫三日後不治,首兩名到場的醫療輔助隊隊員被指未有即時替死者進行心肺復甦法,延誤搶救。本報獲悉,當日首到現場兩名醫療輔助隊隊員其中一名為二級隊員,附近急救單車隊員有配備AED機,卻因雙方都沒有對講機設備,無法即時聯絡。昨日有一群自稱醫療輔助隊隊員發表公開信,批評管理層領導無方、資源分配不公,包庇失職隊員等,冀部門盡快進行檢討,避免悲劇再生。

自稱「一群被長期壓抑剝削且不被重視的醫療輔助隊隊員」昨日發表公開信,對於渣打馬拉松男跑手不幸離世感到十分遺憾和惋惜,但指「悲劇明明可以避免」。信中直言:「從新聞片段可見,本隊隊員花在檢查傷者表傷的時間達最少數分鐘之久,此舉已不符合部門平日的訓練要求,而傷者躺臥後明顯已缺氧一段時間才開始施予心肺復甦,更明顯違反部門的聲明。……作為一支專業的緊急救援隊伍,此等表現難以符合市民大眾對我們的期望。」

公開信批評,醫療輔助隊極少更新部門裝備,且大部分隊員鮮有當值大型活動的經驗,出勤率低,難以吸收經驗及應付緊急救護服務。信中續指,類似延誤治療的事件並非首次發生,但管理層繼續無視問題的存在,呼籲部門「停止再以謊言包庇失職隊員,全面檢討部門定位、運作機制、訓練內容與資源分配」,防止悲劇再現。

消息人士向本報透露,涉事隊員為一男一女,身上並沒有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AED),當時附近急救單車隊員則配備AED及氧氣設備,但因資源不足,到場隊員及急救單車隊員身上均沒有數碼對講機,導致無法即時聯絡,否則就能比救護車更早到場急救。消息指只有指揮官、救護車、救護電單車及沿途急救站主管才持有數碼對講機。

消息又批評兩人到場後,只有拍打死者觀察有否反應,但從沒有檢查死者脈搏及呼吸,直斥他們「有具備拯救的技能,但沒有檢查的意識」,最終錯過拯救的黃金時機。但事後部門內部聲明仍向隊員作出呼籲:「希望大家支持及鼓勵兩位隊員。」令不少隊員感到十分不滿。

醫療輔助隊隊員每年最少出席六十小時訓練,才可保持隊員資格,當中包括心肺復甦法;且每兩年進行覆核考試,當中亦包括心肺復甦法。據了解,涉事兩名隊員其中一名為二級隊員,需受指揮官推薦並於考試取得優異成績,應能獨自或二人進行心肺復甦法的技能。

立法會議員郭家麒認為,由於現時醫療輔助隊主要以義工為主,是半官方組織以「彌補政府醫療不足,但不能當作正式替代醫療人員,」因此政府難以監管其質素。郭續指,賽會應承擔最大責任,「如果賽會認為沒有足夠醫護人員,他們不能夠這樣便算,應與政府商議安排醫生、護士在場。」本報曾向醫療輔助隊查詢,惟表示未能在截稿前回覆;保安局則指,有關查詢只會交由醫療輔助隊回答,不會作出回應。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