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成長型創業公司是極寶貴的經曆
2018年07月10日05:22

原標題:加入成長型創業公司是極寶貴的經曆

彭琳琳受訪者供圖

如果一家頂尖的大公司去斯坦福大學招聘,通常門前冷落;如果一家新興的創業公司創始人去宣講,往往全場爆滿。

這讓彭琳琳回憶起來心潮澎湃。她在斯坦福讀MBA時就知道自己要創業,而且一定要回國創業,但是沒有找到方向。

於是,2011年回國後,她先加入波士頓諮詢公司,看準互聯網方向,後來主動降薪到原來的四分之一進入一家母嬰電商公司,從採購助理一直做到副總裁,從中發現了早教市場的痛點,這也是她的興趣所在,所以毫不猶豫地創業了。

“創業一定是你真正想做的事情,相信自己能讓世界變得不一樣。”2017年2月,彭琳琳創辦“小步早教”,“幫助家長學習正確、豐富、輕鬆的方法與孩子快樂相處”。在一年多的時間里,吸引了百萬家長。

她主動降薪到四分之一,加入充滿挑戰的互聯網創業公司

彭琳琳從小就是那個“別人家的孩子”,曾經作為四川樹德中學的校會主席,當選全國學聯中學生委員,後來考入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

大二時,因為對新聞的好奇和熱愛,她申請轉到新聞系學習直至碩士畢業,“我一直在尋找自己到底要做什麼事情,不關乎賺多少錢,有多高的成就,而是要做一點讓這個世界不一樣的事兒”。

波士頓諮詢公司曾經給入職的新人做能力情緒測評,她的測評結果是當年亞太地區僅有的兩個“愛心派”之一――特別有“煽動力”,新奇的點子多,能帶領大家一起探索有意思的事情。

在幫助多家傳統公司做互聯網轉型的過程中,她產生了強烈的要加入一家互聯網公司的願望。所以在2015年,她去電商創業公司“蜜芽”應聘,主動降薪到原來的四分之一,請求加入那家充滿挑戰和無限可能的公司。

她當時已經是波士頓諮詢的project?leader(項目負責人),卻在“蜜芽”從採購助理等最基層的職位做起,一點點熟悉所有流程,直至成為副總裁,“那是極其難得的、寶貴的經曆”。

創業公司的節奏非常快,她把自己的房子租了出去,在距離公司步行5分鍾的地方租了一個房子,“我無論如何都要保證每天有兩個小時陪孩子,有時需要提前趕回家”。

彭琳琳坦言,當時壓力很大,“全公司的人都在,你拎包要走了”。但是她堅持了下來,“一切都看你的優先順序”。

“如果你下決心要做好自己的事業,又要照顧好孩子,就是要付出比別人更高的代價。”她壓縮了自己的睡眠時間,很多工作都是在晚上9點到12點之間完成的,“你要用結果證明,你的工作可以做得更出色”。

在母嬰領域摸爬滾打和不放棄對孩子的陪伴中,彭琳琳漸漸地感到了市場的痛點,“每個家長都有懶惰的一面,想把孩子‘扔出去’自己舒舒服服地享受假期;他們也都有積極的一面,想讓孩子成才,更好地應對未來世界。幾乎所有的教育者都強調後者,而大多數商業都在做前者――因為懶人的錢好賺”。

“在幫助積極的家長做更好的父母這件事上一定能找到機會。”彭琳琳決定在早教領域創業,她相信這件事有巨大的社會價值,如果真的能夠幫助大量的家長,也會帶來巨大的商業價值。

在她只有一個“想法”的時候,一位師兄受到“刺激”就決定投資

“不輸在起跑線上”的焦慮感讓年輕的父母總想抓住些什麼,彷彿不把孩子送到早教機構就不算重視教育,然而市場上的早教機構良莠不齊、收費昂貴。

早教中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彭琳琳發現,是遊戲,更確切地說是父母與孩子在遊戲中的親子互動,但是大多數中國父母並不知道怎麼和孩子玩,所以她的第一個點子就是教家長在家裡帶孩子做遊戲。

“早教並不需要多貴重的玩具和道具,一張床單就能讓孩子蕩起鞦韆。”彭琳琳說,現在是一個信息豐富的時代,但大部分是碎片化的信息,大多數家長焦慮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沒有一套自己的教育體系,所以特別容易跟風。在她看來,對孩子的培養需要有一整套解決方案,越有體系感,就越不會去盲目地追求一些短期效果。而早教機構普遍缺乏體系和真正的互聯網產品的支撐。

彭琳琳懷孕的時候,就發揮了當年的“學霸”優勢,看了各種各樣的教育書籍,然後分門別類整理出“遊戲日曆”,上面詳細記載了在不同階段可以和孩子玩的方法。她的老公從中學到了很多和孩子的相處之道。

有一次,斯坦福大學的一位師兄去彭琳琳家做客,看到她老公和女兒在一起非常快樂地玩耍,覺得“很受刺激”。他家在新加坡,公司在北京,由於陪伴孩子時間太少,不知道怎麼彌合與孩子的生疏感。

彭琳琳告訴他,自己的老公也在創業,平時也非常忙,但是只要懂得一些方法,就可以做到高質量地陪伴。

於是,那位師兄在彭琳琳只有一個“想法”的時候,就決定投資。

如今,在教育專家的指導下,在有多年早教教學、研究經驗的老師的帶領下,針對中國的家庭環境和條件,“小步早教”為0~6歲孩子的家長提供伴隨式的線上家庭教育一站式解決方案。

2018年3月,“小步早教”獲得由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領投,GGV紀源資本、真格基金、金沙江創投跟投的數百萬美元Pre-A輪融資。

“創業比考清華、斯坦福難多了,每天都在燒腦”

在彭琳琳看來,創業者最重要的素質有兩個,一是商業判斷力,這可以通過不斷學習獲得,比如現在有很多商業學科和項目,教消費心理學、設計元素等;二是想像力,要敢想,“能想像出來一個更美好的世界長成什麼樣子。”這種能力是需要從小培養的,“焦慮的父母培養不出孩子的想像力,放任自流的父母就像在撞大運。”

不管是在清華還是在斯坦福,彭琳琳都發現,大多數同學是被積極的養育方式帶大的,“父母選擇了主動去影響我們”。

她記得自己小時候,即使每週只能單休一天,即使有無數的家務要做,媽媽仍然堅持每週帶她去不同的地方增長見識。帶她去公園前,媽媽會在出發前查好描述大自然的詩句,好在進公園以後用更優美的語言引導她觀察。

“你打開多大的一扇窗,孩子就能看到多大的世界。”如今,彭琳琳把專業的早教知識傾注在在“小步”的平台上。在這裏家長留下了數百萬條陪伴記錄,他們經常發出的感歎是:“太有趣了!謝謝小步給了我新思路。”

每當翻看這些記錄,彭琳琳就覺得特別美好。她是一位好強的女性,無論學業生涯還是職場生涯,都“一路開掛,所向披靡”,創業這一年多的時間裡面對的困難幾乎是她人生前35年之和。

“小步”把早教從線下搬到線上,從教室搬到家庭,這意味著需要擔負起探索商業模式、產品形態、教育第一批消費者的責任,而這是商業創新中最難的,“這是我這輩子做的最難的題,比考清華、斯坦福難多了,每天都在燒腦。”彭琳琳笑道,“但是開闢出一片新的天地,確實又讓人激動不已!”

一開始,公司辦公室租在一個小區里,一些面試者跟著導航走了好久才找到,還以為是“騙子公司”。公司核心的人才是有經驗的線下早教老師,他們原本平日課少挺清閑,加入工作強度很大的互聯網公司是非常大的挑戰。

“斯坦福很多畢業生都會選擇更有想像空間的成長型小公司。但是在中國,小公司想要找到優秀的人才,還是很難。”彭琳琳說,“如果年輕人都以來創業公司為榮,中國社會的創新一定更有活力。”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王聰聰 實習生 孔媛媛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8年07月10日 12 版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