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遊記:隨處可見的普京畫像 戰鬥民族超大烤串
2018年07月10日15:06

世界盃遊記
世界盃遊記

  故事的起源要追溯到2016年的夏天:一個33萬人口的極地島國在外圍賽中力壓荷蘭歷史性地闖入了歐國盃決賽週;被視為小組「魚腩」的他們又奇蹟般地戰平了葡萄牙與匈牙利、戰勝了奧地利進入了淘汰賽;就在外界躊躇他們能否還能再進一步的時候,他們戰勝了英格蘭,每一步都是歷史性地闖入了歐國盃八強。最後的征途他們2-5敗給了 東道主法國隊,但那個夏天他們讓全歐洲乃至世界的球迷記住了響徹世界的「維京戰吼」,

  他們就是冰島隊。賽後冰島國家隊的社交媒體更新了最後一場比賽全隊與在場一萬五千名冰島球迷的合照並附上文字「We will come back stronger!(當我們歸來時會更加強大)」。那時的我就向自己許諾,我想成為那個群體的一份子,當他們變強回歸的時候。

  

  經歷了四小時的飛行,我在當地6月23日上午6點到達了莫斯科的謝列梅捷沃國際機場,開始首次世界盃之旅的我內心有著止不住的興奮。穿越航站樓我乘坐機場快軌前往市中心,一路上遇到了各個國家的球迷,其中不乏跟我一樣前來觀戰的中國人。

  半小時的車程,列車穿過平原、叢林、田野、城郊,感覺到自己離這個國家的中心越來越近,原本在長途飛行中積攢的睏意也逐漸褪去,只剩下激動與興奮。

  在白俄羅斯火車站下車後,我換乘地鐵前往預定好的住所,莫斯科的地鐵很別緻,據說被公認為世界上最漂亮的地鐵,每個站點都有其獨特的設計。

  一路上走在莫斯科的街頭,可以看到各式特色的東正教建築,與筆者學校所在的南歐大多偏灰暗且精雕細琢的建築不同,這裡的老建築更加色彩斑斕,街區的尺度也更加寬敞和令人舒適。

各式特色的俄式建築
各式特色的俄式建築

  以米蘭為例,米蘭的街區給人一種灰濛蒙的年代感,整齊劃一卻又侷促,教堂的立面精雕細琢,顯得更加浮華。而莫斯科的教堂大多沒有過飾的立面,單色卻鮮亮的牆皮與金色的屋頂相得益彰。

  旅途的第一站,我與已經提早到達莫斯科的小夥伴一起前往著名的紅場,當我們還在穿越街道的時候,就已經感受到了彷彿節日般的氛圍,這是屬於球迷的盛大節日。一路上身著各個國家隊裝扮的球迷以及身披俄羅斯國旗的俄羅斯民眾佔據了主流,歡聲笑語與無處不在的《喀秋莎》穿梭在大街小巷。

  穿越層層人群到達紅場,「world cup Russia 2018」的字樣隨處可見,緊依克里姆林宮牆的紅場周邊環繞著各式建於12-15世紀的建築,其中最著名的莫屬帶著五彩「洋蔥頭」的聖華斯利大教堂,它是紅場的標誌,是莫斯科的標誌,也是俄羅斯人民的驕傲。

  然而在這個盛大的節日裡,紅場已經化身成了球迷廣場,揮舞著國旗的人們爭相在這裡的合照留念,向我們訴說著自己國家的驕傲。

  離開黃昏的紅場,我們前往位於麻雀山的「FIFA FAN FEAST」,那是球迷們的聚會處,每個比賽日時這裡的大屏幕上都會直播比賽,我們到達時正在直播德國和瑞典隊的小組賽,尖叫、歡呼和歎息聲此起彼伏,當時同組積攢了6分的墨西哥球迷一路高呼「Mexico」。

  啤酒是球迷聚會必不可少的一個環節,每一個啤酒售賣處都排著長隊,而以丹麥球迷為代表的不少球迷也則是把比賽的狂歡當作了肆意喝啤酒的下酒菜。

  當場比賽聚集的球迷以德國球迷為主,少量瑞典球迷的聲音顯得特別單薄,但是有一個瑞典球迷大叔卻依然情緒高漲,全程鼓掌、歡呼,因此也帶動了不少周邊的中立球迷與他一同為瑞典加油助威。

  最後瑞典被卻奧斯一腳自由球絕殺,整球迷廣場沸騰了,我身後的一個德國小球迷激動地跟親友打起了電話、幾度哽咽,高舉德國國旗的人們又開始爭相合照高呼「Germany」,不過有趣的是,無論怎樣的慶祝呼聲最後都會被俄羅斯人民「Russia」的呼聲掩蓋和替換過去。

  夜晚的麻雀山在比賽的熱度褪去後依然人潮湧動,「羅斯亞」的歡呼聲依然不絕於耳,人們擁抱、親吻、侃侃而談,等待著下一個比賽日的到來。

  莫斯科之行的第二天,我們前往了一個名為「一隻螞蟻」的工藝品市場,其實這個市場俄語原名「Izrrmaylovo」,被中國遊客音譯成了「一隻螞蟻」,是一個購買當地紀念品好去處。

  市場上的商品以俄羅斯最具特色的套娃為主,還有各式好像童話胡桃夾子中的人偶,彷彿時空穿梭般把人帶回了一個夢幻的時期,球迷們也成了這個時期光顧市場的主力軍,成為了這裡夢幻光景的一部分。

  市場上還有售賣蘇聯時期的旗幟、軍帽和大衣等著裝,普京的畫像也隨處可見,歷史的記憶和如今的旗幟都作為這個國家的一部分融合在這裡。

  原本還在思考如此粗獷的戰鬥種族是如何將這裡建造得如此夢幻的我,終於在食物上受到了衝擊。我們在市場內找了一家店舖去吃烤肉,兩個人點了6串烤肉原本覺得不多,但當烤肉一上桌我們就傻眼了,每一串烤肉份量都足以滿足一個人一頓的飯量,還配上了半個類似於烤饢的食物,我們吃到最後只好舉手投降而選擇打包帶走。

  當天下午我們前往了預訂好門票的克林姆林宮,穿越過城牆邊標誌性的紅色塔樓,就進入了這座始建於公元12世紀的建築群。象徵著東正教主導的光彩奪目的金色「洋蔥頂」、花園間年邁的青鬆翠柏、殘缺但卻佇立依舊的青銅巨鍾,它們依然是當地人的福祉,散發著它的魅力,象徵著曾經的富饒。

  參觀途中突然淅淅瀝瀝下起了小雨,讓這座飽經滄桑的華麗宮殿越發炫目,青銅色屋頂上的俄羅斯國旗在陰雨後的微風中飄揚,一切都宛若雨後換新顏。

  莫斯科之行的最後一天我們重返紅場,在紅場的中央搭建了大型的球迷活動廣場,為各個年齡層的參與者提供了各式各樣的足球體驗區。朝氣蓬勃的青少年在臨時的綠茵場上奔跑,尋常的旅人們拖家帶口排隊歡笑著參與競技活動,小女生和男孩一樣勇往直前,哪怕是蹣跚學步的幼兒在球門前的一腳也會迎來觀眾們不絕於耳的掌聲。在古老建築的包圍下、在不同文化目光的注視中,每個人都可以在這裡揮灑汗水、享受歡笑、體驗足球給予的最質樸的快樂。

  當天傍晚,我們啟程前往此次的觀賽城市——有著「俄羅斯南部首都」之稱的頓河畔羅斯托夫,比賽的場館羅斯托夫競技場總共將舉辦4場小組賽和一場淘汰賽,而我們所觀戰的冰島與克羅地亞的小組賽是這座城市所舉辦的最後一場小組賽。

  經歷兩小時的飛行到達羅斯托夫,天還未全黑,晚霞映照著小城的郊野、如夢如幻,作為當地人的女房東和她的父親驅車前來接我們,老大爺懂得英語不多,但是非常熱情,一路上儘可能地想與我們交談,探討俄羅斯隊的比賽、探討我們前來支持的冰島。

  房東家離羅斯托夫當地的球迷聚會(FIFA FAN FEAST)只有5分鐘的步行距離,在那裡我們終於見到了「活的冰島球迷」(因為冰島球迷人數較少,在莫斯科的首場比賽結束後都隨隊前往了伏爾加格勒)。由於城市人口和場地的關係,羅斯托夫的FIFA FAN FEAST只有一個大屏幕,前來觀賽的基本只有當地人和明日即將比賽的冰島和克羅地亞兩隊球迷,有著亞洲面孔的我們在這裡成了稀罕物,幾次被人問道是不是南韓人,我們只能笑笑表示「我們是中國人」。

  比賽日的白天,我們前往了羅斯托夫的中心區域,這是一個非常老舊的街區,沒有太多的高樓,集市與車站混在在這裡,還有著正在修繕的「洋蔥頂」教堂。在市場和快餐店,我們遇到了不少冰島球迷,見到我們身著冰島波衫都主動與我們打招呼、向我們豎大拇指以及合照留念。

  在這裡,繼上一次的「烤串」後,我又一次被戰鬥種族的食物份量給震驚了,我與同行的小夥伴在快餐店點了兩杯「大可樂」,拿到杯子後我倆傻了眼。標價100盧布,折合人民幣10塊錢的大可樂,容量竟有一升之多,並且可以無線續杯,在店裡磨蹭了近一個小時之後,我們放棄了把「大可樂」帶走的想法,發誓近兩天再也不喝可樂。

  順著街道的傾斜,我們前往河穀方向來到了名副其實的「頓河畔」,河岸邊大大小小的酒吧和遊船上都掛滿了比賽日的兩國國旗,兩隊的球迷在各自的陣營里喝著啤酒、唱著鼓舞士氣的歌,然而卻顯得並不喧鬧、一派祥和。

  在河岸邊能夠遠遠眺望到羅斯托夫競技場,在這個夜晚它將成為這座城市最閃耀的舞台,見證兩支球隊小組賽最後的征途,對於冰島和克羅地亞兩隊的球員和兩個國家的人民來講,這不僅僅是一場比賽,四年一次的種子在這個地方落地發芽、滋養出更多希望,對於羅斯托夫民眾而言,世界盃帶來的也不僅僅是球迷和遊客,他們在世界盃期間向外界展現了一個不一樣的羅斯托夫,而在這個小城的巷道里穿梭的球迷與遊客們也變成了這個城市的一部分、塑造了一個更加不同的羅斯托夫。

  從橫跨頓河的大橋上眺望兩岸,可以看到熙熙攘攘的高樓與塔吊,這座有待發展的俄羅斯南部城市仍在生長,由衷地希望世界盃給這座城市帶來的影響能持續滋長下去,成為她歷史痕跡不可抹去的一部分。

  白天的遊覽結束後我們回到住所重新整裝出發前往比賽場館,一路上冰島球迷佔據了球迷大軍的主導,他們一路唱著歌、人越聚越多跨越頓河,「AFRAM ISLAND」的呼聲響徹兩岸。排隊進入場館時,一個冰島小哥跟我們打招呼問我們是不是南韓人,我們表示自己是中國人,他問我們是專程來支持冰島的嗎,在得到肯定的答覆後,冰島小哥前後跟我們說了三次謝謝,他說自己的國家人口很少、非常感謝我們來支持冰島、真的非常感謝。

  從賽場外到比賽時,冰島球迷幾乎把控了全場,維京戰吼幾次席捲無數個看台,哪怕最後的比賽結果不盡人意,在一切都塵埃落定後,他們依然堅守著給予自己球隊最堅定的支持,在球員謝場時,冰島的球迷看台又再次響起了維京戰吼,原本已經在陸陸續續離場的不少俄羅斯人在他們的影響下又再次加入其中。

  離場的路上回望羅斯托夫競技場,球場外還閃耀著「冰島 v 克羅地亞」的字樣,克羅地亞球迷在盡情地慶祝,冰島球迷們臉上雖然不免帶著失望但也有不少與對方球迷握拳以示友好與祝福。兩年前,他們在法國、在東道主面前昂首離開時我就曾對自己許諾,有朝一日要跟他們一起「戰鬥」,如今心願達成,他們依然是昂首離開,他們與我同樣的第一次世界盃之旅,有遺憾但也不遺憾,感動與希望會延續,堅定與信仰不停歇。

  比賽日的第二天,我們帶著些許的遺憾和不捨準備離開這座小城,路過前日來過的球迷公園時,大門上還掛著冰島與克羅地亞的國旗,不捨之情加劇。這中間還發生了一點小插曲,羅斯托夫有兩個機場,我所用的訂票軟件給顯示的機場是頓河畔羅斯托夫機場,我們兩個小夥伴根據Google給的公交路線一路踉踉蹌蹌到了羅斯托夫機場,還沒下公交的時候坐后座的老太太一直想跟我們說什麼,但是她說的完完全全是俄語我們實在理解不了,以為她是告訴我們快到了我們趕緊下了車。同車的一個小夥兒也跟我們一起下了車,然後才用英語告訴我們這個頓河畔羅斯托夫機場早在今年2月就關閉了,現在所有的飛機都從普拉托夫機場起飛,在羅斯托夫中午37度的高溫下,他還幫我們打電話找了出租車、陪我們一路小跑到停車點幫忙談好了車錢。樸實善良的人,這是這座城市給予我最後的印象。

  在莫斯科轉機離開時正值黃昏,飛機起飛後透過玻璃窗能看夕陽將不遠處的城市鍍上了一層薄薄的金色,如夢如幻的國度與旅程,我也許再也不會回到這裡,但我希望有朝一日我還能回到這裡,帶著對世界盃與對這個國家的最美好的記憶。(Virva)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