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HTC手機興衰21載:眼看他起高樓 目送他悄然離場
2018年07月12日09:00

  此前負責HTC中國區VR業務的汪叢青站在台前,舉起手中的U12+正式向中國內地發佈了2018年最新旗艦,此時已經曆經3年的VR業務終於和手機業務走到了一起。

左手拿著U12+右手拿著最新的HTC VR設備的HTC中國區汪叢青
左手拿著U12+右手拿著最新的HTC VR設備的HTC中國區汪叢青

  一個月後,HTC便又一次經曆了裁員,這次的觸角伸向了HTC的老家台灣,縮減1500人之後HTC在全球僅僅剩下不足5000人。

  誰也沒曾想21年前,“出生”台灣的HTC,曾經人人為它榜樣,現在的它陷入了困境。

  21年前,台灣還是個以代工為核心產業的時代。而卓火土、王雪紅、周永明也看想趕上“代工潮”共同創辦了HTC子公司也是我們常說的HTC。名字由來很簡單,是用這卓火土的英文首字母而創造。對於王雪紅來說,HTC又是另一種“寄託”,這是她剛剛向英特爾賠付高達2200億元開始尋找新的拓展機會。

左為周永明,右為王雪紅
左為周永明,右為王雪紅

  比起那些為來自全球的筆記本品牌製造加工的台灣工廠,HTC則看中了PDA市場。在那個移動通訊還不發達的年代,各大工廠對生產PDA不屑一顧。然而,這也奠定了HTC在未來移動市場的基礎。

  HTC的主要精力都集中在搭載Windows CE系統和Palm系統的PDA上,由於當時移動通訊業不發達,加之操作系統結構複雜,PDA市場始終沒有登上主流舞台。

iPAQ Pocket PC
iPAQ Pocket PC

  2000年,公司與康柏合作推出的康柏iPAQ Pocket PC(當時名為康柏後被惠普收購)獲得成功,HTC迅速變成全球最大的PDA代工企業。

HTC O2也叫Wallaby
HTC O2也叫Wallaby

  除了iPAQ Pocket PC之外,HTC也推出過自己的第一款PDA產品――Wallaby。同樣使用的是Windows Pocket PC操作系統,它在多個國家以不同的名字銷售,在中國也是首款Windows PDA――多普達686。

  此時的HTC已經與微軟展開深度合作,成為Windows手機的頂級生產商。HTC生產的Windows Mobile平台手機份額高達80%。

  另外,HTC在運營商也有一技之長,與英國電信營商O2和法國電信運營商Orange展開合作推出定製手機,也正式基於這樣的契機,越來越多的運營商開始找HTC合作,數量一度超過50家。

  由此,拉開了HTC的宏圖序幕。。。。。。

  Windows Mobile的前行者

  隨著代工廠的優勢越來越小,HTC想到了推自主品牌。剛才也說了,HTC與微軟有著密切的合作,所以第一款翻身仗就是――HTC Diamond。

HTC Diamond
HTC Diamond

  正如產品名稱一樣,HTC Diamond在外觀多切割面就像鑽石一樣,搭載的Windows Mobile系統也是當時智能手機的典範。HTC Diamond上市之後反響熱烈,也讓HTC從代工廠向自主品牌轉型之後打了一針強心劑。

  王雪紅嗅到未來的商機,押注Android

  作為台灣經營之神王永慶的女兒,王雪紅的經濟頭腦開始嗅到移動市場的前景,這次她押注了Android。沒有Android,王雪紅不會成為台灣首富,也不會有2012年她的風光。

HTC G1
HTC G1

  首款iPhone推出後的第二年,HTC攜手電信運營商T-Mobile推出世界上第一款Android手機,HTC G1也叫Dream。這款產品不僅僅是HTC押注的法寶,也是Android系統的開山之作。大屏、全鍵盤以及側滑蓋的設計,讓不少用戶在iPhone與Android手機之前選擇徘徊。

HTC G3
HTC G3

  HTC真正的輝煌時刻是從發佈的第三代G3 Hero開始的。這個小翹下巴的手機支援多點觸控,並且在機身內置的360度的軌跡球輔助。

這是經過好幾代發展的HTC Sense,你一定對這個界面特別熟悉
這是經過好幾代發展的HTC Sense,你一定對這個界面特別熟悉

  系統方面,也基於Android系統定製了一款HTC Sense桌面。這是全球第一款“桌面”,能翻頁的時鍾、會動的天氣組件讓“美”進到了手機里,小米的“MIUI”也比HTC晚了整整一年才發佈。

  G3的誕生讓當時塞班系統和Windows Mobile系統的手機打臉,簡單易上手的操作系統、多指觸控的屏幕讓用戶第一次知道,除了iPhone,手機也可以是這樣。

HTC G7
HTC G7

  HTC的Android手機輝煌時代正式拉開,推出的產品猶如春筍一般。G4 Tatoo、 G7 desire、幾乎每款都是爆品,甚至Google的第一款親兒子Nexus One都以HTC G5為原型。

  從2008到2012年,HTC包括Windows Mobile手機在內共發佈了超過50款產品,同期Apple也只發佈了5部iPhone。

HTC的定製產品
HTC的定製產品

  HTC在全球打機海戰術,確實帶來了聲量和銷量的提升,一邊推出獨立產品一邊又和運營商、社交軟件進行深度合作。比如說當時中國區的HTC曾和新浪微博合作,手機可一鍵可發微博。

  2010-2011年這兩年是HTC最輝煌的時代,此前市場調研機構Canalys顯示,當時的HTC已經成為美國市場的頭把交椅,在美國銷售了570萬部智能手機,

  全球市場,HTC銷售額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了115%,達到了1270萬台,2011年第三季度排名第四,僅次於Samsung,Apple和Nokia。

  同年,王雪紅與丈夫陳文琦榮登“台灣首富”,實現了對父親王永慶的超越,一時間,“生女當如王雪紅”的說法遍傳島內。

  此時的HTC正經曆了它的至高點,沐浴著衝破雲層的陽光,享受著勝利的喜悅。殊不知,一場風暴正悄悄趕來。

  擁抱美國運營商的HTC將美國市場作為最重要的戰地,市場占有率高達25%,不過與之前王雪紅手收購的威盛境況相近,HTC在美國也收到了Apple的專利阻擊,在業務上嚴重受損。

中興和運營商合作的手機
中興和運營商合作的手機

  而美國運營商的態度也在轉變,HTC不再香餑餑。比如這款中興生產的智能手機,相同的系統和差不多的配置價格僅控製在千元左右。這也意味著大屏、千萬像素拍照不再是HTC等高端產品的專屬。

  後來華為、酷派等一大批主打性價比的產品湧入美國市場,投入運營商的懷抱。此時與運營商合作多年的HTC,正失去它的優勢。

做MIUI起家的小米,開始涉足硬件
做MIUI起家的小米,開始涉足硬件

  地球的另一端,MIUI起家的小米也開始打硬件的主意,推出第一款價格不超過2000元,同時有非常具有性價比的手機,與此同時華為、聯想以及中興也在吞噬手機市場。

  這時自己的旗艦手機的競爭力也已經出現低迷的趨勢。2012年Apple推出了全新設計的iPhone 5,Samsung也發翻身作Galaxy S3,風頭蓋過了Apple。此時HTC One X最終沒有打敗前兩者。

  憑藉HTC當上台灣地區首富的王雪紅沒有想到,巔峰一年之後便出現了利潤下滑並且出現虧損。殊不知更大的困難還擺在她的面前。

  儘管出現虧損,可推出產品的數量上,HTC依然占了優勢,機海戰術的打法使HTC機器越來越多,模糊不清的產品定位和人群,高價低配的策略讓HTC流失了用戶。同期Samsung已經開始針對不同用戶群體推出S/Note兩個產品線,清晰的產品定位滿足了不同的消費者。HTC與Samsung的差距越來越大。

主打中國運營商的龍系列
主打中國運營商的龍系列

  此後HTC宣佈放棄機海戰術,走精品路線。2012年MWC期間高調宣佈,針對大陸推出“龍“系列手機。時任HTC中國區總裁任偉光表示 “龍” 系列是為中國運營商定製產品,價格方面更有優勢。然而雷聲大雨點小,又陷入“歧視”國內用戶的指責之中,“龍”的銷量始終沒有火起來。

  激進的技術是前進也是危險

  利潤出現負增長的HTC急需一部可以翻身救市的產品,而他們選擇在了這款有著先進技術的New One身上。正如這款名字產品的名字的一樣, 想給HTC一個嶄新的開始。

HTC M7
HTC M7

  NewOne(M7)有兩個值得說的亮點,它是全球首款全金屬智能手機,另外就是採用的這枚400萬UltraPixel鏡頭。現在我們都知道UltraPixel鏡頭是通過單個像素的尺寸擴大從而進光量更多畫質變優。

HTC one(M7)當時的宣傳頁
HTC one(M7)當時的宣傳頁

  從技術角度講,這個400萬鏡頭沒有什麼問題,可對於用戶來說數字就成為了關鍵。在千萬像素年代,HTC突然一下回到“幾年前”。

  另一方面,HTC對NewOne的營銷也遠不如Samsung。與各大廣告牌、機場甚至包下整個航站樓來營銷的Samsung Galaxy S4,NewOne邀請了王力宏代言,除此之外沒有過多宣傳,以至於邀請了影星小羅伯特・唐尼(Robert Downey Jr。)也於事無補。

“鐵甲奇俠”為HTC代言
“鐵甲奇俠”為HTC代言

  當然結果也可想而知,S4的銷量遠遠超於NewOne,手機市場第一梯隊已經離HTC越來越遠。

  營銷的確是HTC一項軟肋,時至今日在HTC U12+身上的營銷宣傳也是少之又少,這也許是HTC的始終沒有繞開的結。

  對中國內地市場的一機“雙面”

  從NewOne到10,這期間HTC始終沒有重回主流市場。相反越來越多的用戶開始抱怨HTC的“多下巴”,而HTC做的最失敗的一次就是對中國內地市場的一機“雙面”。

HTC 10進入內地初期,因名字和售價相同配置縮減受用戶爭論
HTC 10進入內地初期,因名字和售價相同配置縮減受用戶爭論

  推出HTC 10時,國際市場採用的是Snapdragon820處理器也是當時的旗艦處理器,而進入內地同樣是這款產品同樣的價格,硬件卻用上了Snapdragon652處理器,在性能上相差甚遠。

  對於中國內地用戶的區別對待,也讓他們對HTC失去了熱愛。

  王雪紅兩次賣樓,開始投資VR產業

  王雪紅分別在2015年賣了位於桃園總部大樓,2017年3月以6.3億元出售上海製造工廠,賣樓的原因除了挽救自身之外,還將這些錢用在了剛剛投資的VR領域上。

2015年HTC開闢新業務,涉及VR行業
2015年HTC開闢新業務,涉及VR行業

  2015年HTC宣佈進軍VR業務。VR也是當年火熱的項目之一,業界預測VR未來將成為用戶的主要工具,HTC正式看中了這樣的機會。

  開端比較坎坷,HTC做的VR和其他廉價的分體式VR不同,四周測儀器與電腦相連的Vive帶來更好的沉浸體驗。可是技術原因Vive只能依賴於電腦,並且對空間要求很高。

  初代Vive不溫不火沒有能拿出手的成績,以至於王雪紅賣樓繼續投資。

  HTC將手機業務分割給Google

  王雪紅曾經表示“HTC不會賣”,可如今手機業務的接力棒已經交給了Google。

Google和HTC簽署轉讓協議
Google和HTC簽署轉讓協議

  2016年,Google新兒子Pixel橫空出世,這款產品也有HTC代工,拍照一度成為這款產品最大亮點。也許Google想更徹底的研發,也或許HTC真的缺錢,去年9月HTC以11億美元的售價將旗下曾參與GooglePixel手機業務的團隊打包出售給了Google,旗下約2000名HTC員工加入Google。

  未來HTC有要從哪條路出發?

  堅挺的走過21載,HTC變賣了家當做了新業務可始終放不下手機這個攤子。HTC一直沒有放棄創新,比如在U11首次使用的Edge Sense(邊框觸控)技術或者U12+使用的透明背蓋設計,也還是業界手機廠商追逐的目標。

  不缺創新的HTC,怎麼樣才能將創新和銷售掛鉤?當品牌沒落之後,怎樣才能重振旗鼓?

Nokia 6X
Nokia 6X

  HTC也不妨參考Nokia和黑莓的例子。這些曾經和HTC有這相近境況的品牌,如今脫胎換骨聯合其他品牌合作推出旗下產品。這其中Nokia就是很好的例子,把品牌授權買過來的hmd與富士康合作,通過“複刻情懷”將Nokia品牌重新帶回智能手機市場,並創下了一年6000萬部的銷量,爾後再乘勝追擊目前主流手機市場,這在“微軟時代”是遙不可及的。

  不過黑莓則是“外包”的反面教材,同樣都是“情懷”之作,黑莓的引以為傲的“全鍵盤”是當年的商務、效率的標誌。然而用在大屏觸摸時代,即時再有效率的全鍵盤,也沒有再屏幕按幾下來得快。回歸之後的黑莓,銷量依然沒有起色。

  王雪紅掌控下的HTC,早就到了該變革的時候了。

  新浪科技特約記者 俊豪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