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傷害單機遊戲,卻是生存類遊戲的福音
2018年10月11日19:28

對於當今的遊戲而言,直播和遊戲視頻的製作者們正擁有著前所未有的影響力――他們既能讓一款作品紅極一時,也能讓遊戲瞬間隕落。我們經常能在各種直播平台和視頻網站上見到3A大作和獨立遊戲的相關內容,這既會讓潛在的玩家群體們對遊戲質量有一個初步的認識,也從中收穫許多樂趣。

儘管會有許多遊戲開發商認為“直播傷害了單機遊戲”,但也有一個遊戲類型不僅能夠適應這個潮流,甚至借此實現了騰飛。沒錯,這就是近期以來持續火爆的生存類遊戲。

從《MineCraft(Minecraft)》和之後的《DayZ》開始,生存類遊戲在直播平台上已經積累起了一群穩定的受眾。像《腐蝕(Rust)》和《方舟:生存進化(ARK: Survival Evolved)》這樣的遊戲,即便已經發佈了很長時間,視頻和直播的看量也依舊非常可觀,而且這個類型從未放緩過前進的腳步。

《求生筏(Raft)》是一款今年早些時候推出的生存遊戲,它會把玩家丟到一個大洋中心的小木筏上。這款遊戲在發售的頭兩週里就賣出了超過40萬份,國外主要的遊戲頻道上全都出現了它的相關內容,並且吸引了無數的眼球。

從許多方面來看,生存類遊戲幾乎是為觀眾量身定製的。高度的不確定性意味著在你觀看或者玩了幾十個小時之後,依舊能夠體驗到新鮮的內容。由玩法衍生出的高昂風險,也讓遊戲隨時都能帶了絕佳的娛樂效果。

在很多生存類遊戲里,玩家經常都需要以自己的性命為賭注。當你加入一個PVP服務器之後,數天的辛苦勞作很可能在眨眼就被其他玩家或者自然環境給破壞掉了。

“你有可能會在成功之前連續六天不停地工作,只為蒐集炸藥和其他資源,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最後那個瞬間,”油管主播Rob Winter如是說道。“當你獲得最後的勝利時,那些觀看視頻和直播的觀眾們也能一起分享這份喜悅,因為他們也從頭到尾見證了你的故事。”

你在遊戲里的每一刻都會在生存與毀滅的邊界上不斷徘徊,主播們還能借此創造出許多極度熱血的場面,或者無與倫比的歡樂時刻。對於他們而言,生存類遊戲真正的魅力在於:使人在遊戲里擁有了一片自我展示的樂土。在這個遊戲直播持續火爆的時代,每位主播都希望從人群中脫穎而出,生存類遊戲恰好就提供了這樣一個機會。

因為它們往往能夠衍生一些好玩的MOD,和一個健康向上的玩家社區。這也使它們的價值已經超越了遊戲的範疇,成為了一眾主播和玩家們揮灑創意的平台。

“像《方舟》這樣的遊戲,就是一張配有許多顏料的畫布,你可以隨手畫出任何自己喜歡的內容。”另一位遊戲主播Alex Ponton說道。作為一名專注於RPG遊戲的主播,Ponton和他的小夥伴們經常會以《方舟》和《蠻王柯南(Conan Exiles)》等遊戲為舞台,講述一段屬於自己的故事。“我們只是借助了這些生存類遊戲,並把它們塑造成了自己想要的樣子。”

通過《方舟》《柯南》以及中世紀生存遊戲《君臨天下(Reign of Kings)》等作品,Ponton和其他RPG遊戲主播們,能在講故事的途中充分表達自己的個性。Ponton等人無疑是成功的,因為人們總是熱衷於追隨他不斷髮展的故事、角色和世界。作為舞台的《方舟:生存進化》讓他有機會成為一名敘事者,直播平台的存在則讓他的故事變得更加親切和引人入勝。

除了RPG遊戲主播以外,還有一群人也喜歡借助生存類遊戲來進行創作和自我表達。“成就獵人(Achievement Hunter)”是Rooster Teeth旗下一個非常成功的主播團體。他們從《MineCraft》里開啟了自己的職業生涯(那時的MC的確還是一款生存遊戲),並將自己隨心所欲的風格延續到了《七日殺(7 Days to Die)》和《森林(The Forest)》等玩法相對開放的遊戲中。

“當你需要長期直播一款遊戲的時候,想要找準直播的主題其實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因為這決定了我們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進行自我表達。”成就獵人的成員之一,James Ryan Haywood如是說道。

和Ponton類似,成就獵人之所以在創建之初就能取得成功,正是因為他們選擇深耕那些擁有充足自由度和創造力的作品。通過將語言技巧、團隊合作和遊戲本身的玩法相結合,他們每週都能吸引到幾十萬的的觀眾。他們各自的昵稱、個性和互動方式都是從《MineCraft》里逐漸發展起來的,而這款以生存玩法起家的遊戲也很快變成了一個無所不能的沙盒。這看上去並不是一個巧合。

“和《倖存者(Survivor)》(國外著名真人秀)的拍攝方法類似,我們也經常會創造出一些人與人之間的戲劇性互動,”Haywood說道。“這也遊戲直播能夠持續繁榮的原因之一。成員之間應該如何相互競爭?我們又該創造出一個什麼樣的氛圍呢?這些都是我需要不斷思考的問題。”

很多主播和視頻作者也許很難意識到,他們的一舉一動對很多(小型)遊戲公司而言,真的非常重要。如果沒有知名主播的推動,像《求生筏》這樣的遊戲也許永遠不會有出頭之日。(譯者註:主播的帶動作用在國內更是尤其明顯,無論是《絕地求生PLAYERUNKNOWN’S BATTLEGROUNDS)》和《英雄聯盟(League of Legends)》的持續火爆,還是《殺戮尖塔(Slay the spire)》《失落城堡(Lost Castle)》《太吾繪卷》等獨立遊戲的異軍突起,遊戲主播的影響都是不容忽視的。)

“對於我們這樣的小公司來說,主播甚至成為了我們唯一的出路,”《求生筏》的製作方,Redbeet Interactive的CEO André Bengtsson如是說道。“我們經常會關注主播和視頻作者,以及玩家們的評論。一邊瞭解他們的玩法,一邊思考遊戲到底還有那些值得改進的地方。”

這些原創內容的製作者們不僅能為小公司帶來更高的知名度,也是在為它們進行一次又一次現場測試。Redbeet Interactive的遊戲開發者們就在觀看直播的途中,修復了遊戲中的許多bug,並且根據主播和玩家的反饋加入了電影模式等全新的功能。

生存類遊戲的成功不僅玩家們看在眼裡,也受到了整個遊戲行業的高度重視。

《堡壘之夜(Fortnite)》和《絕地求生》已經成為了遊戲直播中的流量怪物。雖然大逃殺遊戲和生存類遊戲之間還存在著一些區別,但它們最初也只是《Armed Assault(Arma)》和《DayZ》里的mod。清除敵人、建造建築、從緊張的戰鬥中生存等要素,依然銘刻在《堡壘之夜》和《絕地求生》的DNA里。只是這些特質被縮小到了一個更加合理的範圍,從而使遊戲擁有了更高的觀賞性和可重玩性。

等到下個月,這片領域里還將迎來另外一頭龐然大物――《輻射76(Fallout 76)》。雖然《輻射》系列一直以來都很有生存遊戲的感覺,但是《輻射76》卻是一款真正的多人生存類遊戲。建築玩法、多人合作、PVP要素,再加上Bethesda宏大的後啟示錄開放世界,使得《輻射76》擁有了非常類似於《方舟:生存進化》和《腐蝕》等遊戲的體驗,並且很有可能成為主播們的寵兒。

上述的例子也許能夠說明,人類這個物種本身就很喜歡為了生存而戰,我們甚至能在其中獲得一些《黑鏡(Black Mirror)》式的啟發。不過最為重要的是,線上內容的創作者們正向我們展示著敘事的力量――這方面的內容以前往往得不到重視。每一次直播,每一個遊戲視頻,似乎都讓主播、觀眾和遊戲開發者們,共同坐在一團虛擬的篝火周圍。每當打開《方舟》等遊戲的直播,都能看到主播為觀眾們帶來的精彩故事,而正是有了遊戲開發者們的不懈努力,才使如今的一切成為了現實。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