漲知識|這種史上最致命的芬太尼類毒品,曾被用作大象鎮靜劑
2018年12月03日17:03

原標題:漲知識|這種史上最致命的芬太尼類毒品,曾被用作大象鎮靜劑

對於美國漢密爾頓郡來說,2016年8月是黑暗的一月,176起過量吸食毒品事件在當地發生,絕大多數都與卡芬太尼有關。不過,卡芬太尼來去匆匆,很快在當地沉寂下去,因為它實在是太致命了,對癮君子和毒販來說都很危險。最終,漢密爾頓郡死於這波卡芬太尼襲擊的人數定格在70人。

卡芬太尼究竟是什麼?為何具有如此大的威力?卡芬太尼又是從何而來?

源自地下實驗室

卡芬太尼是一種芬太尼類物質,曾被用作大象的鎮靜劑,藥力是芬太尼的100倍,嗎啡的10000倍。2016年7月,加拿大曾截獲了一個被標誌為“打印機配件”的包裹,內裝有1公斤卡芬太尼。此前並沒有人試驗過這種大象鎮靜劑在人身上的致死劑量,但芬太尼的致死劑量是2毫克——那麼這1公斤卡芬太尼應該足以殺死整個加拿大的人口。

《科學》雜誌於2016年3月刊登的一篇文章指出,包括卡芬太尼在內的許多新型毒品都來源於同一個潘多拉魔盒——芬太尼(Fentanyl),大多“進口”自國外的地下實驗室。

全世界85%的天然和合成毒品在美國被消費,2016年年底,美國疾病控製和預防中心(CDC)在20多年來首次下調了美國人平均預期壽命,許多專家將此歸因於阿片類藥物的濫用。

2016年4月,美國流行音樂巨星“王子”(Prince)死於濫用阿片類藥物,引發了公眾對精神藥品的關注。也正因如此,圍繞芬太尼在政府監管方和地下黑作坊之間展開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也愈演愈烈。

美國流行音樂巨星“王子”(Prince)

芬太尼合成成本低廉,但藥效強勁,是手術後和癌症晚期用以鎮痛的嗎啡的100倍。“對販毒集團來說,如果能在實驗室里用易製毒化學品製出芬太尼,那何必還要等著地裡的罌粟長出來呢?”美國緝毒署(DEA)人士Tim Reagan說道。而且,只要有基礎的化學知識和實驗室器材,人們可以很容易地在芬太尼的分子結構上添加一些化學基團,譬如一個氧原子或者一個甲基,從而得到一種新的毒品。這等於說,芬太尼可以“七十二變”,隨時改頭換面,逍遙法外。

高壓監管下的“致命出口”

在美國,芬太尼被列為二類管製藥物(Schedule II drug),除非有醫生開方,否則銷售和使用都是非法的。在中國,芬太尼也被嚴格管控。2015年10月1日起實施的《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理辦法》中,中國一次性列管包括芬太尼在內的116種新型精神活性藥物。2017年2月,國家禁毒辦再將卡芬太尼等4種芬太尼類物質加入列管名單。

在高壓監管下,中國的一些地下實驗室開始在芬太尼的分子結構上做手腳。不法分子不斷造出列管名單以外的新型芬太尼類毒品,有些甚至比芬太尼本身更為強力。

這些地下實驗室和政府玩“躲貓貓”的本領十分高超。在網站上,他們捏造出假地址——不是廢棄的商場,就是廢棄的工廠。他們通過第三方代理進行銷售,難以追蹤。但只要在Google上搜索,鼠標點幾下你就能下單。這些芬太尼、卡芬太尼和其他變種通常被登記為“研究用化學品”,通過直郵的方式賣到美國。《科學》雜誌提到,在其中一個網站上,50克卡芬太尼售價361美元——這夠殺死上萬人了。

2017年2月1日,美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USCC)發佈的一份調查報告也指向了芬太尼。部分不法分子相互勾結,通過層層轉運的方式繞過政府監管,從墨西哥或者加拿大將這些毒品或製毒原料帶到美國。

而對於2016年的漢密爾頓郡警方來說,這些新型毒品主要帶來了兩方面的挑戰。其一,根據當地法律,如果客戶過量吸食致死,毒販可被以殺人罪起訴。但檢方必須要確認從毒販那裡搜出的化學品的成分才可提起公訴。第二,這些新型毒品的致死劑量還未可知。以漢密爾頓郡警方在製毒實驗室搜出的一包混合毒品為例:里麵包括了海洛因、咖啡因、一種抗組胺藥、卡芬太尼、呋喃芬太尼和另一種未知的芬太尼變體。

在那一輪“黑暗八月”的卡芬太尼襲擊中,漢密爾頓郡警方成立了一個分析實驗室。但第一步找到樣本就很難。獸醫們已經不再使用卡芬太尼,企業實驗室里也沒有庫存,最終,法醫在附近的一家動物園找到了一包過期的卡芬太尼。研究人員通過氣相色譜-質譜儀把未知分子“碾碎”成最小組成結構,就像拆掉一個已經組裝好的樂高玩具一樣,進行稱重,並與其他已知分子進行比較。最終,他們在血檢和尿檢的樣本中尋找到了最小可被探測劑量的卡芬太尼。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