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官回眸中美建交40週年(2):回憶尼克遜訪華的新聞逸事
2019年01月02日13:45

原標題:外交官回眸中美建交40週年(2):回憶尼克遜訪華的新聞逸事

參考消息網1月2日報導(文/江承宗)1972年2月,美國總統尼克遜訪華被譽為“破冰之旅”,當時我在外交部新聞司記者工作處任副處長,參與接待隨團採訪的美國記者的工作。在此過程我親身經曆了許多個“第一”,好多片段終身難忘。

1972年2月24日,美國總統尼克遜和夫人等遊覽長城。(資料圖片)

美方派龐大記者團採訪

籌備美國總統訪華工作過程中,美國白宮通訊聯絡辦公室向我方提出1000名記者來華採訪,我方表示旅館無法容納這麼多人,美方說,那麼800人呢?我方說也不行,最後確定為500名新聞工作者。這是我方經過調查研究後才同意的。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接待外國記者訪華人數“第一”。

為了給美國記者提供便利,我方把民族文化宮西部大廳用作“新聞中心”。“新聞中心”大廳兩旁由電話電報局裝置電話、電報設備,大廳中間擺著桌椅,記者隨時可以到那裡寫稿和發稿。大廳前端的舞台上擺著小桌椅,記者可以買咖啡、其他飲料和點心。“新聞中心”24小時開放。在當時的條件下,我方提供這樣的工作方便和人性化服務也是“第一次”。

在訪問開始前兩天,第一次“記者招待會”在“新聞中心”舉行,外交新聞司長在會上對美國和其他國家的記者表示歡迎,並表示願意向記者提供方便和協助。

關於尼克遜總統到達北京機場時的採訪安排:中外記者共分三線,一線近身採訪,約10名記者,主要為文字記者和少數攝影記者;二線是停機坪邊上電視台記者、其他攝影記者和文字記者,共數百人;三線是位於候機廳外陽台上的美國電視實況轉播記者,三線記者當時由我負責照料。這一場活動的安排規模之大,分工細緻,也是空前的“第一次”。

美國記者向美國國內電視實況轉播在我國也是“第一次”。12年後我被派往中國駐美國大使館工作,同美國朋友談起尼克遜總統訪華的情況,他們都對機場迎接、人民大會堂的國宴場面等印象深刻。更令我驚訝的是,很多人都知道“Mao Tai”,因為美國電視台對周恩來總理在國宴上祝酒用的茅台酒作了專門介紹。

此外,這也是外國記者第一次在我國設立地面衛星站。當時我國尚沒有這種技術設備。我方同意美方把他們淘汰的一座小型地面站運來我國安裝使用,除了供他們代表團的官方使用外,尤其要供新聞記者發稿,特別是電視實況轉播使用。為此專門在北京機場附近蓋了一幢房子,把美方運來的地面衛星站安裝在裡面。在運行測試時,因為我懂英語,他們叫我同大洋彼岸的美國技術人員通話。令我深感意外的是,電話裡對方說話的聲音非常清晰,比當時北京當地的通話效果好很多。我可能是最早同大洋彼岸的美國人通電話的中國人之一吧。

美記者沒搶到會見“頭條”

周恩來總理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國宴招待尼克遜總統,我陪同部分美國記者出席。軍樂隊除了雙方祝酒時演奏中美兩國國歌外,特意演奏了美國民歌《美麗的亞美利加》。尼克遜聽了特別高興,宴會結束時,舉著酒杯從大廳前排主桌一直走到後排軍樂隊,為他們祝酒表示謝意。

尼克遜總統上午到達北京,毛澤東主席下午就在中南海會見他。毛主席會見尼克遜總統的消息理論上應由美國記者先發報導,但卻被常駐北京的其他外國記者搶先了。因為外國記者熟悉北京的情況,尼克遜總統一到北京,他們就派人在中南海門口蹲點,一見總統車隊開進中南海,就知道是毛主席會見,周總理同外國領導人會見、會談都是在人民大會堂進行的。這可能是美國記者隨團採訪國家元首活動“第一次”沒有爭到“第一”。

為了彌補美方記者團這個遺憾,中美雙方簽署《上海公報》時,中方特意讓總統顧問基辛格下午在上海先舉行記者招待會。一些美國記者一拿到分發的公報稿,立即紛紛跑出會議廳,奔去發電報。我方則在當晚新聞聯播節目中公佈關於《上海公報》的消息。

訪問期間,尼克遜總統遊覽了長城,他興致很高,在長城上對記者發表講話,大意是讚揚中國人民在許多年前就修築了雄偉的長城,希望世界各地人都來長城看看,加強同中國人民的交流溝通,增進相互瞭解。美聯社女記者海倫·托馬斯向我提出,她想在長城找一部電話,給“新聞中心”發一篇有關總統在長城講話的新聞稿。

我當即多方打聽,發現當時長城居然一部電話也沒有。我只得告訴托馬斯,到下一站十三陵再去找電話。到了十三陵,我和托馬斯到陵園管理處找電話,幾經周折,在一間小辦公室里找到一部電話。當下無人,我和托馬斯正準備用電話時,被一個年輕的解放軍戰士攔住。我作了自我介紹,說明情況,請他讓托馬斯用一下電話。不料,那個戰士直搖頭,說:“對不起,這部電話只讓安全保衛人員使用,別人一概不能用。”托馬斯很著急,我想辦法找到了主管安全保衛的首長楊將軍,向他說明情況後,他立即答應我們的請求。我們三人再次找到那名年輕戰士,楊將軍自我介紹後,向戰士說,讓這位美國記者用一下電話。那個戰士瞪眼看了看楊將軍,還是搖頭說:“我不認識你,我不能違反上級的命令。”沒有辦法,再經周折,終於找到了士兵的直屬上級,由他下了命令,托馬斯才用那部電話發了她的新聞稿。士兵拒絕服從將軍下的命令,這恐怕也是“第一次”吧。

把“醉蝦”記成“醉活魚”

在杭州期間,有一項活動是周總理和尼克遜總統在西湖地區種植美方贈送的樅樹。在杭州時,兩位領導人分別住在不同的地方,浙江省外事辦公室由於事先安排不夠周密,那一天兩位領導人的車隊找不到彙合種樹的確切地點,當時又沒有手機,轉了幾圈才找到彙合地點完成種樹儀式。事後美國記者在報導中戲稱,周總理和尼克遜總統玩了一場“捉迷藏遊戲”。

在杭州為尼克遜總統舉行的宴會上有一道當地特色名菜——醉蝦。誰料事隔34年後,2006年我訪問美國中西部時,參加堪薩斯美方舉辦的盛大宴會,美國著名主持人丹·拉瑟發表演講,內容挺友好,但他回憶起當年採訪尼克遜訪華的情景時,提到杭州有一道“醉活魚”讓他們難以動箸品嚐,引起在場賓客一陣騷動。在他演講之後,我向主持人示意講話,自我介紹是當年隨行美國記者的陪同人員,杭州宴會我也在場,當時的菜品不是“醉活魚”,而是“醉活蝦”,這是一道江南名菜,深受大家喜愛。我欣賞拉瑟先生的演說,做一點小更正,使他的演講更精確一些,在場賓客頷首表示理解讚賞之意。

尼克遜訪華很成功,被譽為“破冰之旅”,雙方發表了《上海公報》,美國記者做了大量正面報導,我們對美國記者的接待工作也很順利。美國新聞界為了感謝中方新聞界同行與他們的配合和協作,以美國報紙主編協會的名義,特邀新華社時任社長朱穆之於1973年率領中國新聞代表團訪問美國,我與新聞司一位領導一同前往,這是我第一次參加中國新聞代表團訪問美國。(作者曾任外交部新聞司、美大司官員,中國駐巴巴多斯大使)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