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濫扔3分!從不搶板!最奇葩中鋒橫空出世
2019年01月03日15:48

大洛
大洛
第一奇葩中鋒大洛
第一奇葩中鋒大洛

  “換作新秀賽季的我,一定會因為出手三分而吃驚”,布魯克-盧比斯如是說。

  同樣地,換做以前的那套評價體系,盧比斯早就應該被人們遺忘:你很難想像一個2米13的大個子會常年交出外線球員水平的籃板球,本賽季,他每場28分鐘的上場時間只能收下區區4個籃板,而這已經不是他第一年有過這種表現;你也很難想像一個在戰績領跑全聯盟的球隊里坐穩正選的內線,效率值只有8.1,你或許會覺得他338萬的合同薪金真是“一分錢一分貨”。

  那麼,盧比斯這名球員的價值到底在哪?事情或許遠不像我們在表面上看的那麼簡單。

  狂奔的公鹿與“濫投”的大洛

  兩個半月過去了,把持著聯盟第一勝率的球隊,竟然是密爾沃基公鹿,恐怕沒有人能料到。上賽季那支常規賽勝率勉強過五成、“搶七”成功結果又過不了傷兵滿營的對手、進攻空間狹小的平庸球隊已經徹底走遠,出現在球迷眼前的公鹿隊,自常規賽開打之時就已經在狂奔,26勝10負,足夠多的樣本早已證明了他們的水平絕非超常。

  讓公鹿煥然一新的因素自然有很多。字母哥當然是無可爭議的基石門面、布登霍爾澤的執教讓球隊更有紀律性,防守端少了幾分毛躁、米德爾頓和布羅格登這兩杆火槍彈藥還是那麼充足······而盧比斯的到來,可能才是公鹿徹底升級的一環。

  這位入行前八個賽季一共出手31個三分球,還偏出其中28次的七尺中鋒,正在把自己變成最符合時代潮流的內線“獨角獸”。本賽季至今,他每36分鐘要扔出恐怖的9.2個三分,命中率是可觀的37.3%,不看名字的話,你是否會把這名球員和控衛相聯繫?

  對了,同樣以百步穿楊聞名的列拿特,職業生涯三分準度也是37%,然而他的頻率沒有一年趕得上這名公鹿中鋒。

  香港時間1月2號,在公鹿主場121比98大勝底特律活塞的比賽中,盧比斯全場13次出手12次來自外線,命中7球,砍下25分,算上此前和老東家網隊比賽時投進的7記三分,他成為歷史上首位連續兩場比賽貢獻7個三分球的中鋒球員,這個記錄即使是三分成癮的今天,恐怕也鮮有別的中鋒能做到。

  盧比斯超過七成的投籃都來自三分線外,超過六成的投籃由接球投完成。專注於擔綱定點炮台的他解決了困擾曾經公鹿已久的空間問題。

  有他常年遊走在外線,球隊的進攻解法變得豐富多樣,空間延伸,並為字母哥的突破提供大量的單挑機會,以及遭遇包夾時把球甩到三分線外架槍已久的射手們。此外,盧比斯掩護的瓷實也是業內有口皆碑的地方,他在細節方面精緻得就像一個工匠。

  數據顯示,盧比斯登場的時間內,公鹿的進攻效率達到歷史級別的120.3,當他不在球場上時,進攻效率則要猛跌7.4。真實正負值也承認了盧比斯在公鹿體系里舉足輕重的作用,他的OPRM達到了2.26,中鋒前15,加上防守端的正面加成,RPM能躋身同位置第七——沒錯,防守端的盧比斯,也能帶給球隊正面收益。

  一直以來,盧比斯的籃板球都是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一個七尺長人對籃板球缺乏“保護欲”,實在蹊蹺,不過多年的謎題也是時候破解了。和弟弟羅賓一樣,大洛也是“讓板神器”,他總能通過自己的卡位,為隊友收下籃板創造更輕鬆的環境。

  防守時,由於腳程緩慢,盧比斯並不擅長和對面靈活的中鋒玩捉迷藏,收縮籃下是他的常規選項,一旦有籃板球落下,他就想辦法箝制對手,確保籃板落入隊友手中;另一方面,協防護框時規範乾淨的動作,讓他能送給對手不少火鍋,又不至於陷入犯規的麻煩,他本賽季1.9次封籃,是否能讓你依稀看到一絲中鋒的影子?

  細想之後,再看看他一年338萬的合同,只能感慨一句“物超所值”。

  變革的時代與頓悟的“小鄧肯”

  2008年選秀大會,作為斯坦福大學的內線核心,布魯克-盧比斯在首輪第十順位,被新澤西網隊挑走,他剛剛在自己的大二學年中交出了19.3分,8.2籃板,2.1次封籃的頂級中鋒數據,和專職干髒活累活的弟弟一攻一受,相得益彰。選秀報告把大洛描述為技術純熟的內線殺器,基本功之紮實是絕大部分同齡球員難以達到的,甚至冠以“小鄧肯”的雅號。

  為阿聯的前隊友,盧比斯自然也給中國球迷留下深刻印象。新秀賽季,他漸入佳境,在常規賽後半段已經成為網隊的主要得分手,中近距離的勾手和籃下腳步相當驚豔,入選新秀第一陣容順理成章。這年打完,盧比斯也基本確立了自己成為網隊未來內線核心的地位。

  更高的戰術地位,讓他的進攻天賦得到兌現。自2009-2010賽季開始,盧比斯連續八個賽季場均得分在17分以上,其中六個賽季19+,四次攀上20分,得分產量穩定如一,倒真有些“石佛”的韻味。但儘管如此,盧比斯和同時代飛禽猛獸遍地的內線巨星相比,少了幾分星味,缺了些許霸氣,加上網隊從來都不是聯盟頂級的隊伍,導致盧比斯生涯至今只入選過一次全明星。

  或許,盧比斯一開始也想就這樣安安穩穩地當個內線技術流,拿著千萬大合同度過黃金期,只是聯盟悄然間的變化,偏偏給他帶來新的考驗。小球風暴的颳起,魔球理論的盛行,對許多專注於籃下作業的內線球員造成不小衝擊。越來越多的事實表明,不能在外線投籃的球員,給球隊帶來的戰略價值始終有限,尤其是盧比斯這輛重型機車,在速度和靈活性上本身就吃虧不小,若不能及時改變,只會被新潮埋沒。盧比斯頓悟了。從2016-2017賽季開始,他為了成為“風箏男”所做的改變有目共睹。在這一年里,他正式把三分放入武器庫中,每場要出手5.2次三分,雖然命中率是馬馬虎虎的34.6%,但他總歸嘗試了,並終於完成了“自救”。

  上賽季,來到湖人的盧比斯陪著紫金軍團的年輕人們經歷又一年的重建,一直對球隊有很深的感情。盧比斯2264萬美元的年薪對湖人的空間佔用不小,但賽季結束後,恢復自由身的盧比斯多次在媒體面前提及願主動降薪,為球隊的複興貢獻一份力量。可惜的是,魔術師對湖人的未來架構有不同的考量,盧比斯只好以底薪之姿簽約公鹿,未曾想竟成就一樁美好姻緣,讓其迎來了某種意義上的“第二春”。

  “我當時對於湖人沒有努力追求我而感到有點驚訝,”在接受採訪時,盧比斯並不掩飾自己的想法,但他隨即話鋒一轉:“我還是為最終的結果而感到高興,因為這可能是最好的情況了,甚至還比得上在那打球。”

  也許,競技體育迷人的地方,不是得償所願,而是陰差陽錯吧。

  (籃癌)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