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說好利物浦克制曼城的嗎?
2019年01月04日14:19

在曼城贏波之前,利物浦克曼城這件事沒人會質疑
在曼城贏波之前,利物浦克曼城這件事沒人會質疑

  在曼城大戰利物浦之前,我們普遍有一個概念:利物浦克曼城。然而最終曼城2-1戰勝了利物浦,人們突然恍惚:利物浦克不了曼城了?

  事實上,利物浦一直也不克曼城,任何球隊都有失敗的時候,只不過曼城去年恰好輸給了利物浦,而利物浦本身實力就不俗。強強對話本來就不好說誰贏誰輸,利物浦贏了就是克曼城?曼城贏了就一定是偶然嗎?

  事實上,曼城此前兩次輸利物浦都很委屈,後衛的失誤,對方的神仙球,外加球證的誤判。但最終的結果是利物浦贏波,人們認為不敗曼城終於有了剋星,這種信息不斷被傳播,家家報導,最終佔據主流。

  足球不是宏觀的分析,我們看到的並不是事件的全部。曼城在聯賽兩連敗的情況下,費南甸奴的回歸也讓曼城折斷的翅膀痊癒。利物浦方面也創造了不少機會,沙拿的射門擊中立柱彈出,辛尼的入球擊中立柱彈進,造成最終2-1的一方是曼城。這也是無法預測的事情。

  懂球的球迷自然會去分析、去琢磨;但是,畢竟集錦型、標題型球迷才是大多數,他們比賽細節的信息獲取渠道全部來源於媒體。

  這就體現了一個信息傳播過程當中很典型的一個問題——回聲室效應。

回聲室效應
回聲室效應

  人們在獲取信息的時候,在一個相對封閉的環境中,一些意見相近的聲音不斷重覆,令處於相對封閉環境中的大多數人認為這些扭曲的故事就是事實的全部。比如「C.朗拿度沒天賦,美斯不努力」這樣的錯誤印象,便是人們對C.朗拿度努力的大幅報導和對美斯天資的大幅報導,產生的回聲讓人們忽視了背後的另一面。C.朗拿度是很努力,但他同樣有天賦;美斯固然聰明,但他同樣努力。

  如果你只是在一個地方看到這樣的信息,你可能會質疑,但如果家家都這麼說,你會不由自主的相信了,這就是回聲室效應帶來的效果。

  在如今各平台媒體爆發的年代,我們很難做到縱覽全局,逃出回聲室。

  一些信息在傳遞的過程中不斷地出現在你眼前,久而久之你就會認為這是事實。而人們在過濾信息的時候,預設去認可那些已經存在你腦海中的認識,對那些看似符合邏輯的觀點更容易認可。

  比如幾年前有一個被炒得沸沸揚揚梗:AC米蘭賣大巴。實際上是AC米蘭為了減少開支,將球會大巴租賃出去,自己每場比賽租大巴去球場,這樣每年可以節省幾十萬歐元。像國米、祖記都是這樣的模式。但AC米蘭一做就不一樣了,那兩年正是米蘭財政緊張的時候,在某足球媒體加自媒體的帶動下,「租出大巴」變成了「賣出大巴」。但最後的闢謠聲音幾乎被淹沒了,人人都覺得米蘭窮,賣大巴似乎合情合理。

韓喬生闢謠網傳《韓喬生口誤集錦》
韓喬生闢謠網傳《韓喬生口誤集錦》

  比較著名的還有:派路是富二代,家族資產150億。實際派路父親的企業資產在1000萬-2000萬歐元之間,派路巔峰的年薪也有500萬歐元以上;荷蘭三棍客,說洛賓、亨特拉爾、雲佩斯在更衣室用木棒毆打對方,實際是網民的調侃卻被當成正經新聞報導。

  回聲室效應讓球迷們雖然爭來爭去的,但也沒有造成什麼太多的不良後果。可放在其他地方,那就不一樣了。在足球圈中,信息還是相對透明的,尚存在回聲效應。在其他領域,不要說我們被閉塞的有多深了。

  娛樂圈中有一個流傳頗久的梗:楊冪腳臭。被網民追根溯源找到源頭是早在2010年,李毅吧里的一個帖子表示大美女楊冪是汗腳。後來有一次,楊冪在微博發道:累了一天了,腳有點臭。後來不斷被宣傳,轉發,玩梗升級。最終大面積傳播時就變成了簡單四個字:楊冪腳臭。其實我們仔細想一想,我們普通人有時候出汗了,偶爾鞋里有汗味很正常,就算是腳臭還會泡泡腳、墊墊鞋墊;一個女藝人腳汗往鞋里噴點香水一點也不難吧?前夫劉愷威不止一次心累的表示:腳臭確實是謠言。

  1. 楊冪脫鞋了快捂鼻子
    楊冪脫鞋了快捂鼻子

  這個事件滿足了回聲效應傳播的幾個典型條件:特定圈子、二次傳播、傾向認可。

  然而,回聲效應並不僅僅是一種現象,它更被一些人利用。

  上個月網上鬧得沸沸揚揚的女孩乘公交被性侵懷孕真相,在警方調查後被曝出是女孩自己見網民男朋友,結果多次性行為懷孕後不敢告訴父母,才編造了「坐公交被尾隨後被性侵」的謠言。一個年僅12歲的小孩,利用了「弱勢女性者」的群體身份來保護自己。「坐公交被尾隨後被性侵」的關鍵詞被不斷傳播、在各大平台流傳,形成了回聲。人們一般對於弱小群體有天然的保護意識,使得一般在這種事件中,被誣陷的男性反而處於弱勢群體,很難翻身。

  此前的重慶公交車墜江案中,在真相黑匣子曝光之前,被誤傷的路過女司機遭到了網民的口誅筆伐。女司機的痛點直戳每位司機和行人的心,大量自媒體不斷的添油加醋讓大家把對馬路上不文明行為的怒火發泄到了這名女性司機身上。然而最終事件反轉得非常快,不然不知這位女性司機要承受多大壓力。

  回聲效應的存在使得我們需要對新聞報導的真實性、公正性有著更多的考量。然而在這個信息爆炸、流量至上,自媒體縱生的時代,我們很難監管。不要說自媒體,甚至一些大型媒體都會帶節奏。

這些話在我們的耳邊餘音繞樑
這些話在我們的耳邊餘音繞樑

  當年「樂天老闆嘲笑中國人事件」鬧得沸沸揚揚,然而事實是我們被耍的團團轉:南韓的《環球新聞眼》採訪樂天集團會長辛東彬,辛東彬面露笑容說:「不用擔心,中國人非常市儈,無骨氣無血性,我們降價他們就買。我對樂天在中國市場的前景非常樂觀。根據以往的經驗,他們最多抵製一段時間,像刮陣風。」之後經《新京報》等多家媒體證實,是謠言,《環球新聞眼》就不存在。

  DG創始人辱華的爭議事件中,一些媒體在網上偏差報導韓媒、日媒對事件的態度,將一些國外少部分網民的看法混淆成國外主流媒體意見來煽動群眾的愛國情緒。事實上南韓和日本的主流媒體的確報導了這個事件,但僅僅是事件描述並沒有發表任何觀點。

  這類信息能夠傳播,還抓住了人們的一個弱點。人們總是希望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東西,比如痛恨小三,就更容易相信小三被打的新聞;幻想長高,就會容易相信增高產品。而我們獲取到了那樣的信息,就會非常想要抓住,往往忽略了他的真實性。

  今年8月,一篇《輿情員津貼獎金發放表》的文章在pc、手機諸多媒體平台中流傳。文章中聲稱披露了美國給在華從事反華人員的報酬清單,相關轉發文章到現在仍在各個平台角落流傳沒有被刪除。11月,新華社報導上海警方抓獲了文章的最初發佈者,其內容系謠言。遺憾的是,謠言永遠比闢謠更容易產生回聲,這一次正是利用了人們的對「美帝」的惡劣認識傾向。

  2017年,當拿隆馬600萬歐元續約AC米蘭惹怒了球迷。在他代表意大利青年隊的比賽中被看台的波蘭球迷撒了假幣。幾天后,AC米蘭引進了一名波蘭小將巴吉爾,坊間傳言他就是朝當拿隆馬仍假幣的人受到當時球迷的大舉歡迎。但其實,那隻是一名Twitter用戶的評論調侃,被國內眾多媒體當成真事報導。

  但是人們並不太在意它的真實性,因為人們願意相信這是真的。

避開錯誤的回聲找到真相
避開錯誤的回聲找到真相

  今年7月,人民網發佈消息,國家出台了「劍網2018」的專項行動;10月,人民網發表文章:「自媒體帳號亂象」之一:讓「臭髒黑」的套路再也沒市場。

  可之後接二連三的事件證明,我們的路途任重而道遠。

  想要杜絕回聲效應的負面效果,我們需要利用自己的世界觀理性看待問題,收起自己的傾向,檢查消息的來源,分析消息的真實性。但最重要的,是我們不要進行不負責任的傳播,營造一個良好的信息環境。

  (查威爾)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