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了,故宮》:以故帶新,才能創造永恒
2019年01月09日00:29

原標題:《上新了,故宮》:以故帶新,才能創造永恒

參考消息網1月9日報導 北京故宮,這個自1420年建成、至2020年即將擁有600年曆史的皇家宮殿,承載了厚重的文化和曆史,帝王將相、皇后嬪妃隨朝代更迭而變遷,最終墮入曆史的漩渦。然而一部獨闢蹊徑、以文創互動形式呈現的電視節目《上新了,故宮》,讓故宮那些靜默的文物真正活過來,走進了千家萬戶的視野。

讓新生代演員帶大家遊故宮

《上新了,故宮》海報(豆瓣)

故宮中文物琳瑯耀目,見證古人匠心工藝。而今國力日盛,傳統文化卻擱置高台,很多年輕人求學西方,對中國曆史的脈絡和細節卻鮮少問津;再加上信息時代,多數人急功近利,造成浮躁的心理,很難沉下心把事情做深做細。《上新了,故宮》這檔節目通過以新帶舊、以舊創新的模式,亮相以來深受年輕觀眾的喜愛。

此前,紀錄電影《我在故宮修文物》展現了故宮新貌和文物的維修,這裏的時光因曆史的沉澱而凝重,工作人員悉心修復文物的狀態讓所有人感動,時間彷彿在這兒止步。以這種慢速來對抗快節奏生活狀態,是對觀眾心靈的另一種“修復”。

《上新了,故宮》則把綜藝節目移步實景,讓新一代年輕演員週一圍和鄧倫帶領不同的演員嘉賓一起探尋故宮掩藏在曆史深處的記憶,再由文創人員或高校學生參與其中,將故宮靈感帶入到創意產品的設計和開發中,相信比起說教的科教片,觀眾更願意看到這種充滿青春活力的新穎形式。

新與故,才能共創永恒

提到故宮,離不開一個人——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他在每集節目中都有亮相,給嘉賓們佈置任務,也正是他在節目中提出:新與故,才能共同創造出永恒。

6月11日,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在毓慶宮內介紹其修繕狀況。新華社記者王婧嬙攝

單院長是第一個走遍故宮9000個房間的人,5個月時間,他的布鞋穿破了20餘雙,撿了1000多個菸頭,為故宮屋頂除草、撿垃圾,使這方天地催生出新的生命力。單院長的努力,使很多故宮的元素和人不再深鎖於曆史樊籠和匣篋之中,而是走出紅牆與百姓見面,讓那些塵封的記憶化身文創產品,直擊百姓生活。這種讓文物接地氣、換新顏的做法,讓更多年輕人瞭解了國家文化的底蘊和內涵。

在各類宮廷劇中屢屢亮相的蔡少芬、寧靜、鄔君梅等演員現身節目當中,把自己對曆史人物的理解加入到尋訪文物的過程中去,以點帶面、以動喚靜,將厚重的文化通過娛樂化的方式傳授給更多青年人。

印刷物和電視機帶給人的思維方式完全不同,波茲曼在他的《娛樂至死》中引用加弗里爾·薩洛蒙的“看照片只需要能辨認,看文字卻需要能理解”這句話,指出媒介試圖通過圖像形式讓人們疏於思考的實質,那些脫離文字而投身於現下層出不窮互聯網節目中的年輕人,不就是“疏於思考”的新生一代嗎?

更多人把現在很多缺乏思考和文化代入感的娛樂節目稱為毫無營養的快餐型節目,看完就看完了,不能走長走遠。中國的綜藝節目如果僅是模仿國外節目,毫無文化立場或無法帶動觀眾腦力運轉,充其量只是“四不像”和“模仿秀”。從這點而言,《上新了,故宮》緊緊結合傳統文化與現代思維,使之撞擊出創意的火花,不僅帶動文創產業,而且讓年輕人關注文化根脈,深入曆史的細枝末節,這是很難能可貴的。

工匠精神,是創新的根本

每期節目中,都有不同的主題。而每個主題由演員的詢問和尋找來展現塵封曆史,故宮工作人員的現身介紹,使史實更添真實和細節。

比如,“上天入地”是指“暢音閣”戲台的三層式佈局的合理性,古人雖無現代化工業式的科技創新,但其機關玄妙之處,在於通過材質和建築的合理化搭配、設計,使傳統的表演形式得以新貌示人。無論台上的活動天梯、活動天花板,還是三樓的人工軸輪,台底下的噴水池、聚音井,都把幾百年前先人的智慧展露無遺。所謂的“上天入地”,其實是把戲曲文化中的精髓通過舞台裝置技術來加以呈現,這種獨創性凝結了先人在實踐活動中不斷摸索和開拓的想法,也是現在的年輕人應該繼承和發揚的。

雖然先人早已湮滅於曆史鴻流之中,但他們的智慧和品格卻通由建築、工藝、文物留存下來,通過紅色緙絲雲龍男蟒戲服上的細緻工藝,用五倍放大鏡看清的細密織造工藝,令自認為已立於科技尖端的我們赧顏咋舌;乾隆皇帝喜竹,竹香館位置處於宮中僻靜處,走廊設計狹窄、僅容一人通過。專家由此推測出乾隆皇帝對宮中開闊暢悠的倦怠,有意設計出這般逼仄通道,以使自己獲得捉迷藏般的童趣。可見自古以來,人對於物、境的需求就未曾斷絕。

倦勤齋里那些用金絲楠木製成的竹的形狀、3D手繪紫藤蘿天花板、小戲台,都體現了主人內心深處的意願和想法。而從那些門廊故意設計成鏡子的模樣,以及《乾隆帝是一是二圖軸》中看到的,卻是乾隆時常自我觀照的用心和習慣。那園林設計中,或許體現了乾隆六下江南、對江南獨具歡喜之情的心緒,也讓更多人見識到皇家園林的妙趣和玄機所在。這是百多年前的創意和寫照,那麼當今的創意和寫照又躲藏在何處呢?是否值得我們去一探究竟?

遊客在故宮太和殿門前廣場遊覽。新華社記者 李鑫 攝

這也是節目當中所提到的“工匠”藝術,它是整個中華民族賴以發展的文化之根本,也是我們每個人應該崇尚和踐行的品質。古人尚且可以製作出如此繁複、令人咋舌的工藝,為什麼現代人卻不可以?節目中那些文創產品的設計,貼合了年輕人的特點,也符合大眾審美情趣,最關鍵的是,這些產品投放市場,在經濟效益上立馬見效,這使那些從事文創工作的年輕朋友有更多機會接近成功。以民族性、文化性、原創性來打造我們自己的商品。

《上新了,故宮》雖然即將收官,但節目的播出顯然喚醒了更多年輕人對祖國文化的熱愛,也使民族文化遺留下來的瑰寶通過全新形式得以展現,吸引更多人的關注。相信這檔節目以新帶故、一舉兩得,會讓傳統曆久彌新,讓創新帶動發展,讓更多人愛上祖國的藝術。(文/範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