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教爸媽玩手機 我差點心梗
2019年01月13日08:35
這是什麼?怎麼辦?圖/全景
這是什麼?怎麼辦?圖/全景

  來源:新週刊

  作者:箋語

  臨到年前,被孝道支配的我們總會絞盡腦汁,計劃著給勞碌半生的父母送點心意。此處應該有一個忠告:送什麼也千萬別送手機。

  前不久,博主@顧扯淡就分享了一段教父親使用數碼產品而引發的“血淚史”:不肯按提示步驟乖乖點擊界面;好奇提問卻又沒耐心聽你解釋;不接受子女的好心安利偏要去使用某些友好指數極低的APP;末了,把你整懵圈後還不忘附贈一句“嗬嗬,原來你也不會”。

  更心梗的是,在這個易燃易爆的教學過程中,縱使內心的煤氣罐已經快炸了,你也只能保持苦笑選擇原諒。

  畢竟你想和父母講道理,可他們卻只想跟你講倫理。再多的道理,都只會被“我是你爹”這一句掀翻在地。

  輔導孩子寫作業容易讓人中風,輔導爸媽使用智能手機又何嚐不是同一個世界同一種糟心呢?

有研究稱,會用智能手機的父母更長壽。
有研究稱,會用智能手機的父母更長壽。

  智能手機,讓你感受父母硬核式的杠

  2012年8月,全國老齡辦發佈“新24孝”行動標準,“教會父母能上網”“常為父母拍照玩”等內容均有上榜。如果新24孝指南再晚個一年問世,“教會父母玩手機”一定能強勢佔據榜單C位。

  身為社會人,移動端的諸多便捷讓我們離不開手機。可這份便捷由我們傳遞給父母時,就成了引發家庭矛盾的沙雕事件。

  新款手機送到家,你若問父母一句:“感動不感動?”他們大概率會用供神一樣的謹慎來回應你“不敢動,真的不敢動”。

  連開箱開機都不敢輕易嚐試,更別提在使用時的自主探索了。教是一定要你來教的,但不服你、杠你也是肯定的。

  在智能手機的教學過程中,可以很明顯地感受到金星火星的屬性差異。一般而言,媽媽是依賴型,一部裸機懟你臉上,開口就是伸手黨求包辦的語氣。她只管提需求,你負責下載安裝註冊一條龍服務就好。

  對於佛系媽媽們來說,什麼軟件好用以及如何使用這種授課內容都屬於超綱,她們只需要記住各類買買買以及追劇APP的用戶名和密碼就行了。而這種無互動一廂情願式的教學通常只會有一個結果,全中文的操作界面,小學生都能看懂的提示,也能讓持家一流的超人老媽秒變傻白甜,對著你連環奪命call——這是什麼?怎麼辦?你來幫幫我!

  更有甚者,連密碼這種唯一的知識點都記不住,不管是在搬磚約會還是葛優癱,你都避免不了來自母上大人的問候:“兒砸,我的淘X密碼是多少啊?”

捧起手繪智能手機教程,雙手給爸媽奉上。
捧起手繪智能手機教程,雙手給爸媽奉上。

  相比之下,教爸爸使用手機的劇情就豐富很多了。除了十萬個為什麼,還伴隨著爭吵、冷戰等一系列火花四射的故事。博主@顧扯淡的分享就過於真實:拒絕下載其他播放器,偏偏要使用極度不便的iTunes來聽歌;不要高德地圖離線包,強行要求裝百度地圖只因為用過的同事都說好。

  按照要求一步步點按是不可能的,永遠不可能。身為一家之主話事人,在使用手機時,一定要充分發揮自己的主觀能動性,哪裡不用點我就偏要點哪裡,讓我下一步我就不下一步。

  插不上手也插不上話,可就是這種什麼也做不了的圍觀,都會讓你深刻理解什麼叫做累覺不愛。

  不服不聽,邊教邊忘,都不如父母那句“拿出曾經我教你十分之一的耐心對我就可以了”的道德綁架來得有殺傷力。你教我,我不服;教不好,我還要杠你。教爸爸使用智能手機時,總能讓人感覺自己是充話費送的。

  手機教學,就這樣變成了父親和手機之間的戰鬥,你如果多嘴,甚至還會變成父親和你和手機間的亂鬥。不管如何鬥智鬥勇,父母總能用一句話讓你抓狂。“原來你也不會啊。”又或者是“明明這麼簡單的事情,為什麼要講得那麼複雜。”

  感謝智能手機,讓我們在父母面前看起來像個智障。

  為什麼爹媽比甲方還難伺候

  教父母使用手機之難,難於陪孩子寫作業。可比甲方還磨人的父母是如何煉成的,個中緣由也並不簡單。

  在傳統的中國式家庭里,父為子綱的思想從未下線。千萬不能直接開懟、讓父母有場面控製不住了的感覺。態度再好,道理再對,也會被認為是在挑戰父母的權威。

  自詡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米還多,有如此“經驗之談”打底,來自父母的控製欲會直接逼出你的求生欲。理性聽從晚輩的誠心指導是不可能的,在父母面前,子女的可信度還不如一個賣保健品的騙子。

  “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等傳統信念,或許給了父母盲目自信的勇氣。但現實的殘酷在於,父母輩對新鮮事物的學習力和判斷力,在時間等不可抗力的作用下,也已經隨著年齡慢慢老去了。

曾經多麼厲害的父母,都會變老。圖/全景
曾經多麼厲害的父母,都會變老。圖/全景

  英國科幻作家道格拉斯·亞當斯提出過“科技三定律”:任何在我出生時已經有的科技,都稀鬆平常的,是世界自然秩序的一部分;任何在我15-35歲之間誕生的科技,都將會是改變世界的革命性產物;任何在我35歲以後誕生的科技,都是違反自然秩序的異端。

  不管是稀鬆平常的自然存在還是革命性產物,在父母輩眼中,都已是反自然反人類的艱難異端。時間帶來的巨變讓人驚喜也讓人心酸:原來我們眼中的世界,和父母所看到的,早已不同。

  而讓父母邁入科技時代難上加難的,是潮流總在網羅更年輕更活躍的群體,智能產品的設置,本身也沒太多考慮中老年用戶的需求。博主G僧東曾說過一個看似段子實則真實到觸發淚點的故事:現在的電視機對老年人太不友好了,機器一個遙控,機頂盒一個遙控,遙控上有返回鍵、確認鍵、退出鍵,電視開了還不能直接看,要在界面上選擇頻道才能看。我外婆開個電視,就像讓我去開航空母艦。

  追求扁平化的手機交互界面,也讓對時尚不甚感冒的父母,常常迷失在APP簡單寫意的圖標矩陣里,再常規的操作也會變成讓人抓狂的捉迷藏。

  對於上年紀的人來說,玩智能手機就像捉迷藏。

  如何讓父母和智能世界愉快相處

  為了讓父母及時嚐鮮、熟練使用智能手機,腦洞大開的網友共享的教程沒有一萬也有一千。文字不盡之處,視頻動態教學來湊;三次元傳授不夠有趣,還有漫畫手繪坐等補位。

  不過曾經熱傳的手繪版微信使用指南,也只能拯救一部分本身熱衷研究新事物的長輩們,現行比較靠譜省心的做法,就是讓別人來教。

  不服自家子女,但是別人的話還是要聽的。面對此等“殺熟”慣性,讓別人家的孩子來拯救自己家的二老不失為妙計。

  可在手機教學的家庭課堂里交換父母,總歸有累街坊。好在,在一些社區里,常規的敬老活動已經有教老人用手機的培訓班,有的甚至把教老人家用智能手機應用做成了一門免費課程。讓專業的人來教,迷信權威的父母,這回總該服氣了吧。

  比如,把父母送進智能手機教學培訓班。

  可話說回來,求人不如求己,喚醒父母使用手機的動力和需求,才是讓他們和新新世界接軌的最佳辦法。殊不知一部《延禧攻略》,讓多少不會使用手機的媽媽們無師自通,成為移動追劇老司機。

  相信總有一款功能或應用,能讓杠精老爸們放下成見與不服,主動探索科技改變生活的美好之處。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