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上海 | 姚建良:8萬張照片記錄陸家嘴28年巨變
2019年01月15日14:53

原標題:生活在上海 | 姚建良:8萬張照片記錄陸家嘴28年巨變

“我是一個‘另類攝影師’。”剛過62歲的姚建良笑著說。“我把相機更多地看作是一種記錄工具,而不是創作工具。”從1990年上海浦東宣佈開發開放至今,姚建良一年一張以東方明珠為原點的陸家嘴俯瞰圖,一年一張從和平飯店望去的浦東岸線圖,無一缺席。他以鏡頭為時間軸,記錄下了陸家嘴地區飛速發展的曆程,8萬多張高清照片,足足存儲了800GB的硬盤。浦東28年的巨變軌跡,在張張照片的串連中清晰可見。

圖說:姚建良。受訪者供圖

土生土長的浦東情結

姚建良是土生土長的浦東人,祖籍金橋。1990年以前,他在建工集團下屬上海三建公司工程檔案室做工程攝影,日常工作是拍攝工地上的廠區和樓房,服務工程建設。得知浦東開發開放的消息後,他十分激動:“這樣的重大機遇,落在了我們這一代人身上,真是可遇不可求。”姚建良覺得自己應該為此做點什麼。

在“寧要浦西一張床,不要浦東一間房”的年代,姚建良一直對浦西的生活十分羨慕。在聽到浦東也要建金融中心後,他對家鄉未來的繁榮發展心懷憧憬。但看著自己從小一直生活的地方:低矮的房屋、青色的頂棚、捉迷藏跑來跑去的弄堂……想到以後這裏就是高樓林立的金融圈了,他又心存眷戀。於是他萌生了一個想法:用鏡頭將這“翻天覆地”的變化完完整整地記錄下來!為此,他著手做兩件事:首先要把陸家嘴地區開發前的老樣子拍下來,包括每條街道、老宅……接著,再選擇拍照地點,跟隨開發進程每年定點拍攝。

1990年拍下陸家嘴地區的第一張“開機照”時,姚建良的心裡並不篤定。他想:國外一個金融城要上百年才建得好,自己能不能等得到陸家嘴金融中心的建成?好在接下來的每年他都驚喜地發現,鏡頭裡高樓層出不窮,變化是一年一個樣。

1992年,姚建良進入陸家嘴集團,以攝影為事業直接參與浦東的建設工作。1996年,公司項目陸家嘴中心綠地開工建設。不到一年時間,10萬平方米舊房全部換新貌,大片開闊蔥綠的草坪與高層樓宇交錯呼應。而中心綠地建成前的整個施工過程,每一張俯瞰圖都被姚建良收入了鏡頭。中心綠地啟用當天,姚建良更是一早就登上了東方明珠,舉著相機翹首以待,他要親眼見證並記錄綠地中央那座噴泉的首噴。

當時拍照用的還是黑白膠卷。因為拍攝量大,姚建良都是買散裝20米的膠卷,自己一段段切好裝進舊膠卷盒使用。1米長的膠卷大約能拍30張照片。這些照片成像效果如今看來差強人意,也成了姚建良心中小小的“技術梗”,“如果那時候就有數碼相機該多好,這些影像資料就會更加豐富、細緻了。”

圖說:東方明珠電視塔建設前後對位複拍 1993-2017。受訪者供圖

原汁原味的“攝影工程”

對浦東連續28年同景別角度的拍攝,姚建良稱之為“攝影工程”。他說,這種拍攝手法與藝術創作關聯小,不求興趣點,不為搏眼球,倒更像做一項工程,以記錄為目的,他希望自己有規劃、有設計並且堅持執行下去。

圍繞陸家嘴金融中心的“攝影工程”,他定了兩個拍攝地點。一個是東方明珠太空艙的下半球內,另一個是黃浦江對岸浦西的和平飯店。每年的7月到10月是姚建良認為最佳的拍攝時段。“要選沒有什麼雲的晴天,太陽從東方明珠背後照射過來,光線充足,不影響建築的立體感,沒有雲也不會造成局部陰影。”

姚建良總結經驗時說,每年一張同一畫面的照片,免不了受天氣情況、玻璃幕牆的潔淨程度、空氣質量等客觀條件限製,要經曆少則數次,多則十數次的反複攝製才能完成。2015年想好要拍陸家嘴“對位”俯瞰圖,可他從開春等到仲夏,從初秋等到立冬,不斷尋找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直至12月初才拍攝成功。

姚建良說,這還不算什麼,回想2012年的拍攝,更難。那年東方明珠的下半球封閉,只開放上半球。這意味著拍攝地點改變了,每年對位的照片可能會“對不上”。而這一點將對整個“攝影工程”產生決定性的影響。姚建良情急之下找到了東方明珠負責人,提出要去發射塔尋求角度。可當他如願登上發射塔頂,卻發現塔內電波強烈,非常危險,人明顯感到不舒服。他不得不回到太空艙上半球,想方設法去克服因玻璃幕牆球面弧度變化導致的鏡頭成像差異。沒想到的是,新的拍攝點不但沒有影響照片效果,反而因為視角更高,將原先拍攝不到的建築物,例如之後建起的上海中心,也包含在了鏡頭裡。

拍攝陸家嘴明珠環人行天橋照片,也很辛苦且驚險。2010年1月,姚建良用相機記錄下了C形天橋終於接上了缺口,變成O形的建設景象整個過程,其中很多照片都是他在寒冬夜裡去拍攝的。同年4月,明珠環貫通,為求取景效果,他冒險登高拍攝。10月1日,明珠環迎來了投入使用後首個大客流日。當天,姚建良趕去現場,見證了這個讓陸家嘴實現人車分離的重大時刻。而這張照片,是他得到工作人員許可後,爬到附近地鐵站的頂棚上拍攝的。

2015年,陸家嘴金融中心基本建成。姚建良的拍攝事業卻沒有完工。他說:“浦東美術館還在建造,所以我至少要拍到2020年,到時美術館建好了,又是浦東開發開放的30週年,我會準備80-100組定點對位的記錄照片,辦個展覽來給浦東獻禮。”

一點一滴的時間記憶

姚建良是學工程建設管理出身。退休前的拍攝工作,很多是跟隨公司的工程進度做記錄。於是他養成了相機不離手,隨時隨地拍攝的習慣,現在出門偶爾會忘帶手機,但一定不會忘記帶相機。

去外地也不例外。2017年4月份,姚建良去寧波開會。他連夜準備的不是行李,而是1996年在寧波拍攝的10張照片。會議結束後,他花了半天時間,找到了當時的拍攝地點,拿著當時的照片,一一進行了時隔21年定點對位的再次拍攝。

姚建良不僅用鏡頭記錄城市的發展變化過程,在家裡,他對兒子、孫女的成長也有一套完整的照片記錄。“把記錄每一樣事物過程的照片連在一起,就是曆史。”他說,記錄陸家嘴發展巨變的照片,是供後人瞭解陸家嘴發展進程的影像資料;記錄兒孫成長變化的照片,是對家庭有意義的記載。

現在,退休了的姚建良,似乎比以前更加忙碌了。他想做的事情很多,除了為浦東開發開放30週年獻禮準備照片,他還想把這麼多年來其他各種影像資料做數字化整理歸檔,並找時間去對位複拍,用不同時期的同一畫面定位來展現時代的變遷;他還準備學習使用無人機對陸家嘴地區進行航拍,“1993年我乘坐雙翼教練飛機航拍過浦東陸家嘴,當時畫面中還是大片大片的農田;如果可以利用現代技術手段,重新‘飛’一次當年的路線,浦東的滄桑巨變,將在照片中一覽無餘。”

林景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