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螺絲釘 何以毀了蘋果的“美國製造夢”
2019年01月29日14:07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1月29日上午消息,即便過去特朗普總統時常警告蘋果,讓其“就在美國境內製造它們那該死的電腦或其他產品”,但是蘋果依然不太可能將其製造生產線逐漸遷回美國。

  一個小小的螺絲圖便能道盡其中緣由。

  2012年,蘋果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Tim Cook)曾在電視節目黃金時間段宣佈,公司將在美國生產一款Mac電腦。這將是數年來第一款由美國工人製造的蘋果產品,而這個高端產品Mac Pro也將被打上一個不同尋常的標籤:“美國製造”。

  據當時參加項目的三位知情人士透露,當蘋果開始在德克薩斯州奧斯汀生產這款售價3000美元的電腦時,它卻發現螺絲釘不夠用。

  在中國,蘋果一直依賴的都是能在短時間內生產出大量定製螺絲釘的工廠。得克薩斯州曆來以“大在德州”(everything is bigger)而聞名,可結果卻發現螺絲釘的供應商並非如此。

  新款電腦的測試面臨一大阻礙。蘋果製造業務的承包商是一家只有20名員工的機械車間,每天最多隻能生產1000顆螺絲釘。

  知情人士透露,螺絲釘的短缺是導致蘋果Mac Pro推遲上市數月的其中一個原因。而Mac Pro準備進行量產時,蘋果已經從中國訂購了螺絲釘。

  德州出現的問題表明,如果蘋果試圖將其大量製造業務遷出中國,那麼它將面臨不少阻礙。蘋果自己也意識到,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在製造規模、技能、基礎設施以及成本優勢上與中國相匹敵。美國自然也不例外。

2004年,蘋果現任CEO庫克領導了公司生產向海外轉型
2004年,蘋果現任CEO庫克領導了公司生產向海外轉型

  中國也是蘋果最為重要的市場之一。過去一個月來,蘋果對中國市場的依賴所帶來的風險愈加明顯。1月2日,蘋果在十六年來首次宣佈下調營收預期,主要原因便是因為中國市場iPhone銷量增長放緩。週二,蘋果將公佈最新季度的財報細節以及其對明年的預期。

  如果中美市場之間的不穩定因素依然存在,那麼蘋果將面臨更大財務困境。

  一位匿名蘋果高管表示,蘋果已經在加大力度,試圖實現供應鏈多樣化,但是目前地點是集中在印度和越南。蘋果的高管們愈加擔心,公司對中國製造業務的依賴會帶來很大風險。

  “這裏的製造技能高超到令人難以置信。”庫克於2017年末在中國舉辦的一次會議上這樣說道。他稱蘋果產品的製造需要尖端機器以及大量懂得如何操作的工人。

  “在美國,如果你要召集模具工程師開會,我不確定人數是否能坐滿一間屋子。但在中國,模具工程師的人數多到可以坐滿多個足球場。”他說道。

  蘋果發言人克里斯汀·休格特(Kristin Huguet)表示,蘋果是“美國經濟發展的一大引擎”。去年,公司在9000家美國供應商身上投入了600億美元,為45萬個崗位提供了就業幫助支持。蘋果在德州的製造商Flextronics並未回應置評請求。

  2004年,庫克牽頭將蘋果的製造業務轉向國外,此舉不但削減了成本,還為有史以來最暢銷的科技產品提供了所需的生產規模。

  蘋果將諸多製造業務外包給了中國的多家工廠。部分工廠占地綿延數英里,僱傭了數十萬工人負責組裝、測試并包裝蘋果的產品。組裝採用的零件來自全球各地——從挪威、菲律賓、波卡特洛生產之後發往中國。

iPhone的最終組裝是勞動最密集的一部分
iPhone的最終組裝是勞動最密集的一部分

  總裝則是iPhone生產過程中勞動力最為密集的一個環節,其地點往往決定了產品的原產地關稅。

  對於iPhone是中國製造的說辭,庫克經常大發光火。蘋果指出,康寧公司(Corning)在肯塔基州的一家工廠生產了許多iPhone屏幕,而德州艾倫的一家公司則為iPhone的面部識別系統提供所需的激光技術。

  庫克還駁斥了蘋果留在中國製造產品是因為中國勞動力廉價的說法。但事實情況也確實如此。全球最大iPhone工廠位於中國鄭州,鄭州的最低薪資大約是每小時2.1美元,這還包括了津貼待遇。蘋果表示組裝產品工人的起薪約為每小時3.15美元。而在美國,類似崗位的薪資待遇要高得多。

  儘管Mac Pro是蘋果推出的性能最強大的一款電腦,但是在美國製造的Mac Pro也是蘋果有史以來定價最高的產品之一。

  中國供應商會將零部件運往德州。但在一些情況下,德州團隊會因設計變動而需要採用新的零件,負責重新設計電腦的工程師不得不給德州中部的各個機械車間打電話。

  他們便是通過這種方式找到了德州洛克哈特機器零件製造商Caldwell Manufacturing的老闆史蒂芬·梅洛(Stephen Melo)。蘋果聘請Flextronics的員工來製造其電腦,可結果Flextronics卻聘請Caldwell來生產2.8萬顆螺絲釘——儘管他們更希望Caldwell能生產出更多的螺絲釘。

  當梅洛在2002年買下Caldwell時,這家製造商是可以完成蘋果所需的大批量零件生產需求的。但隨後,由於製造業務前往中國,此類需求已然耗盡。他稱自己已經用需要精準專業人員操作的機器替換了之前能大量生產螺絲釘的老式衝壓機。

  梅洛覺得,蘋果這個離岸製造業務的領軍人物居然回過頭來找他簽訂一大筆訂單,這是極具諷刺意味的一件事情。“你很難在美國投資製造業務,因為海外購買這些零件的價格非常便宜。”他說道。

2015年,深圳富士康工廠員工
2015年,深圳富士康工廠員工

  儘管他無法生產出蘋果想要的那種螺絲釘,但他還是用新的機器進行了嚐試。經過22次交付之後,他的公司才完成了2.8萬顆螺絲釘的生產。梅洛經常自己驅車一小時去給蘋果送貨。

  一位前蘋果經理表示,相比蘋果在中國開展的一些項目,他發現Flextronics團隊的規模要小得多。這位經理表示自己並不清楚為什麼該項目會人手不夠,但他猜測可能是因為美國工人的薪資要求要高很多。

  這位經理還表示,在中國內,類似的崗位會安排一屋子的人一同協作,以確保生產所需的物料全部到位。在德州,通常只有一位工人負責這些事情,為此他往往忙得手足無措。自然而然,所需物料無法按時到位,這就導致產品生產時間不斷延遲。

  德州製造還存在另一個問題:美國工人並不會日以繼日地工作。中國工廠通常會在一天24小時內安排工人輪班。如果需要完成生產指標,工人有時候甚至會在睡夢中被叫起來工作。這在德州是不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中國的勞動力不單單只是廉價這一個優勢。在中國,你可以召集10萬人徹夜不眠為你工作。”克利夫蘭凱斯西儲大學的經濟學教授、前美國商務部首席經濟學家蘇珊·赫爾珀(Susan Helper)說,“這是產品推出策略中的重要一環。”

  赫爾珀表示如果蘋果願意投入大量時間和資金,選擇依靠機器人或專業工程師而非大量低薪生產線工人的話,那麼蘋果是可以在美國內生產出更多產品的。她表示政府以及行業也需要提高崗位培訓並且推動供應商基礎設施的發展。

  但她補充表示,這種情況發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蘋果依然會在奧斯汀郊區的工廠組裝Mac Pro,部分原因在於它已經在複雜定製化機器上投入了大量資金。但是Mac Pro的銷量情況並不理想,從2013年推出之後,蘋果一直沒有更新過該產品。

  12月,蘋果宣佈它將在奧斯汀新增至多1.5萬名員工,這裏距離Mac Pro的工廠只有幾英里遠。但是預計,沒有一個新增的崗位會與製造業務相關。(堆堆)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