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天價彩禮更可怕的,是中國式婚鬧
2019年02月05日00:47

  來源:國館

  臨近過年,感覺整個朋友圈都在結婚。

  不是自己的朋友結婚,就是朋友的朋友結婚,總之一片熱鬧幸福的景象。

  在我心目中,結婚本該是一件莊嚴隆重的人生大事,在眾人的配合下,給與新人終身難忘美滿儀式。

  但近年來,全國各地爆出的大尺度婚鬧,讓我感到震驚,原來有些婚禮,不僅讓人終身難忘,還有可能終身傷殘。。。

  婚鬧,還真沒有下不去狠手的。

  前不久,一則婚鬧新聞被刷上了熱搜。

  貴州新郎艾某,在迎新娘的路上,突然遭到親友“圍攻”。

  有人朝他扔臭雞蛋、灑啤酒、淋墨汁,還有人用膠帶將他綁在電線杆上,用竹條抽打。

  “我看著都疼,後來他被圍在高速公路邊一處死角里,無路可走。”

  艾某三姨說,但這些朋友仍沒有放過他。

  為了擺脫朋友的“婚鬧”,艾某想要穿過高速公路回家躲起來。

  可高速公路畢竟不是人行道,艾某一衝出公路,就被一輛後方駛來的轎車撞倒在地。

  幸好及時送往醫院,艾某最終沒有生命危險,但還是造成了顱骨骨折、顱內出血。

  他家人說:

  “參與婚鬧的大多是他的好朋友,但這件事對新郎一家始終是一種傷害。我們現在不追究誰的責任,只希望他能平安無事。”(來源 | 貴陽晚報)

  一場喜事,就這樣變成了悲事。

  現在的有些婚禮,已經和婚禮的初衷越來越遠了。

  變味的婚鬧,在無形中抹去了“喜事”的真正意義。

結婚
結婚

  婚鬧,是一場暴力狂歡

  結婚本該是喜慶的日子,卻總有不少人把這天變成一場暴力狂歡。

  平時人模人樣的親朋好友,像對待仇人一樣,把新郎往“死裡整”。

  2016年12月,遵義市一位新郎夏某就在結婚當天栽了“大跟頭”。

  在迎接新娘的途中,3位“好兄弟”找來封口膠帶,一把將夏某抱住,把他的手腳綁了起來。

  由於失去平衡,他臉部朝下重重地摔在馬路上,當場血流滿面。

  見到這一幕,3人才停止捉弄。

  “此時,我雖然感到臉部劇烈疼痛,但還是打算強撐著把婚禮參加完。”

  夏某回憶說。

  到家以後,他趕緊到衛生間清洗身體,但從衛生間出來,面部腫得像“豬頭”一樣。

  鮮血仍不時從口中冒出,其慘狀連親屬們都不忍目睹,根本就無法出席隨後舉行的婚宴。

  隨後被親友緊急送往醫院治療,整整住了一個月醫院。

  不幸的是,由於面部嚴重骨折,夏某落下終生殘疾,評定為十級傷殘。

  經遵義市播州區法院調解,新郎的3名“好兄弟”,共計向他賠償9萬餘元。

  無獨有偶,在遵義湄潭,也一位新郎因被“捉弄”,住進了重症病房。

  在去往婚禮現場途中,新郎曾某突然遭到11位好友鬧婚,在他身上塗滿油漆,把褲子撕成小條。

  事後清洗過程中,大家發現水根本洗不掉油漆,就去加油站買了一桶汽油給曾某。

  正當曾某把汽油倒在身上,一位兄弟竟在旁邊點起了煙。。。。。。

  火星飛濺,曾某一瞬間被烈火包圍。

  新娘在得知消息時,曾某已被重度燒傷,送往醫院重症監護室。

  據醫生透露,曾某全身燒傷面積達95%,原本英俊瀟灑的新郎變得面目全非。

  經過司法鑒定,曾某被評定為三級傷殘,後續治療需要很多錢。

結婚
結婚

  被燒傷後的曾某曾一度不敢臉朝外人。

  雖然法院判決涉事人員承擔責任,賠償曾某共計34.15萬元。

  但再多的錢,也無法換回一具健康的身體。

  多少暴力婚鬧事件擺在我們面前,原來婚禮還可以這麼肆無忌憚,給新人一家帶來“血的傷害”,讓一樁樁喜事,以憾事收尾!

  婚鬧,以傳統名義行道德綁架

  前不久,江蘇鹽城某國際酒店婚禮現場,新郎父親因喝醉酒,突然強吻新娘。

低俗
低俗

  連見慣了大場面的司儀都被嚇到了,只能用尷尬的幾聲“哎?”來打圓場。

  而這位公公,毫不在意滿座賓朋的起鬨,新郎兒子的驚訝,未來兒媳的掙紮,忍受著鋪天蓋地的冷嘲熱諷,公然將此惡行歸咎於“弘揚”傳統習俗上。

  就連新郎也出面打圓場,

  “只是親到了臉,這是地方傳統。”

  而更加令人寒心的,是面對這無底線的傷害,居然還有很多人表示:

  “就是開個玩笑嘛。”

  “婚禮不就是圖個熱鬧喜慶嘛,不要掃了大家的興”

  “這是我們的傳統習俗啊。”

  似乎在傳統、婚禮名義下,一切行為都應該成為理所應當。

  就算當事人再不情願,也得忍氣吞聲。

  去年年初,一段包貝爾婚禮的視頻在網絡上流傳。

  視頻中,包貝爾衝向伴娘柳岩,隨後王祖藍、韓庚、杜海濤等合力將柳岩抬起,想把她扔下水。

  在眾人的笑聲中,尖叫著連喊了兩聲“誰來救救我”。還好賈玲挺身而出,及時勸說,大家才肯作罷。

  視頻一出,不少網友為柳岩抱不平,認為伴郎團的行為極不尊重女性。

  “沒有女孩子會願意在婚禮上被戲弄出糗,關係再好也不行,給你當伴娘是因為友情,不是來給你們取樂的。”

  但也有不少網友認為,柳岩玩不起,掃了新郎的興。

  “婚禮最重要是開心,打打鬧鬧的很正常,這點小事都玩不起,怎麼出來混的。”

  事後,柳岩經紀人表示,

  我們相信伴郎都不是故意的,現在一件喜事變成這樣,我們覺得抱歉也尷尬。

  幾天后,柳岩也親自發微博回應此事。

  認為自己的不當行為對包貝爾夫婦帶來很大困擾,表示抱歉。

柳岩
柳岩

  一個受害者,竟然主動道歉了。

  明明不是她的錯,卻不得不屈服於道德綁架之下。

  在我看來,這並不是婚禮,而是一場只允許出現“笑聲”的綁架。

  在傳統和習俗的幌下,每一個人,都可以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

  人們沒有權利說不,只能任憑肇事者為所欲為。

  婚鬧,無視法律的犯罪現場

  《奇葩大會》里,臧鴻飛說過:婚禮就是一個大型、尷尬、荒謬、自相矛盾、自嗨的個人舉辦的廟會。

  其實他還忘記說一點:

  婚禮,還是一些人無視法律的犯罪現場。

  2013年9月,在山東泰安,16歲的高中生小麗應同學之邀,為其哥哥趙某的婚禮做伴娘。

  讓她意想不到的是,正當大家給新郎新娘鬧洞房時,十幾個男青年強行把她拉到隔壁房間,並鎖上房門。

  小麗拚命掙紮,對方卻沒有絲毫收斂。

  在十幾人的齊心協力下,小麗身上的衣服被扒個精光。事後,小麗因精神受到嚴重刺激,患上了抑鬱症,多次試圖自殺。

  小麗父母也及時向警方報了警,六名涉案人員均以強製猥褻婦女罪獲刑,被判處一到三年不等的刑期。(來源 | 中國新聞網)

  像這種堂而皇之,在婚禮上實行性侵的行為不在少數。

  去年年初,西安一位伴娘,也在婚禮過程遭到了侵犯。

  兩位男子把她控製在車內,對其強行猥褻。

結婚
結婚

  伴娘反抗、尖叫、抓咬,也沒能讓他們停止手上的動作。

  2016年,一段“海南摸花生”的視頻在網上瘋傳。

  眾目睽睽之下,一男子強行將手伸進伴娘衣服,在她胸部不斷亂摸。

  周圍賓客不但不阻止,還接連起鬨,惡俗至極!

  以上種種,讓人觸目驚心。

  這些婚鬧者的行為,已經遠遠超過了正常婚鬧的界限,達到惡劣的違法犯罪行為!

  他們不是為了活躍氣氛,而是打著這樣的旗號實行性侵、強姦。

  他們根本不是對新人祝福,而是在滿足自己肮髒齷齪的私慾。

  這些以婚鬧為藉口的親手,讓一場場本應美好溫馨的婚禮,變成了無視法律的犯罪現場!

  婚鬧,五千年性壓抑的產物

  李安曾拍過一部講述婚鬧的電影——《喜宴》。

  講的是定居在美國的高偉同,為了打發從台北而來逼婚的父母,無奈之下,決定和因為拿不到美國綠卡發愁的顧葳葳假結婚。

  婚禮很熱鬧,但高偉同和顧葳葳卻被來賓逼著玩起了各種情色遊戲。

  他們蒙上新娘的眼睛,輪番親吻著,讓她猜測誰才是新郎。

  婚禮結束後,賓客小羅大聲叫道:

  “鬧洞房是我們的國粹,我們是要在海外發揚光大的。”

  他們要求新郎新娘鑽進被窩,把衣服一件一件脫下丟出來,直到脫光才行。

  李安客串的來賓評價這一場鬧劇:

  “你正見識到五千年性壓抑的結果。”

婚鬧
婚鬧

  關繫心理學家胡慎之說:

  “性壓抑可以在性遊戲中找到發泄口,而鬧婚中的各種遊戲,都是具有性的傾向的。”

  在一些有鬧婚習俗的地區,看客們為了值回自己隨出去的份子錢,肆意發泄自己扭曲變態心理。

  在中國,鬧婚的行為據信可以追溯到漢朝,最初僅是以鬧洞房的形式出現。

  由於古代新婚男女缺少婚前交往,有的甚至是洞房前才見第一面。

  所以,人們以鬧洞房的方式迫使夫妻親近依賴對方,只是為了鼓勵新人更快進入角色。

  然而,隨著時代發展,人們對“鬧洞房”進行了不斷扭曲。

  曾看過一組圖片,新婚夫妻被要求躺在床上,衣服全被一旁圍觀的親友拿走。

  圍觀的人不斷起鬨,有人還試圖把棉被拉開,讓新娘、新郎走光。

  在我看來,這根本不是“鬧洞房”,而是對新婚夫婦赤裸裸的人格侮辱!

  有媒體做過一項調查,79.2%的受訪者都曾經曆過“鬧洞房”,60.9%的受訪者直言並不喜歡“鬧洞房”婚俗。(來源 | 新浪新聞)

  有網友就表示,

  “開玩笑要當事人覺得好笑才叫開玩笑,當事人不願意還硬說開玩笑就是耍流氓”。

  但相比於下面這種所謂“習俗”,上述例子都還算輕的。

  有一種名為“扒灰”的婚鬧(所謂“扒灰”,有種說法是指古人在燒紙錢時,留下的灰里會有一些燒不掉的大塊的錫,有些人專門偷去賣,被稱為“偷錫“,諧音做“偷媳”):

  親友把兒媳的衣服穿在公公身上,還讓兒媳喊公公“孩子他爸”。

  更離譜的,還有起鬨讓公公抱著兒媳在身上前後搖晃。

噁心至極!
噁心至極!

  整個畫面充斥著亂倫氣息,讓人噁心至極!

  不少人說得倒冠冕堂皇,說這是傳統。

  實際上,這不過是一群流氓借婚鬧之名,行齷齪之事!

  婚鬧,是你生活層次的試金石

  有人可能說,婚鬧再惡俗,也是環境的產物,身邊的人都預設婚鬧,我又從何抵抗呢?

  事實上,不是你抵抗不了婚鬧,而是你生活層次,決定了婚禮的惡俗程度。

  雖然,婚鬧陋習各個省份都有,但守得住底線的家庭也不少。

  並不是人人都愛惡趣味,也不是人人都會在起鬨中喪失行為準則,文明婚禮還是占大多數。

  所以,想要脫離陋習,得先從遠離拉低你生活層次的群體開始。

  你需要具備以下三個條件:

  ◎ 有一定的經濟基礎,在物質條件上能擺脫對環境的依賴;

  ◎ 有足夠的思想覺悟,能自己掌握命運,不盲目迷信;

  ◎ 家庭關係和諧,有情感驅動力來對抗習俗。

  個人或家庭有沒有能力對抗封建陋習,靠的是經濟條件與認知水平的綜合實力。

  只有有能力抵抗環境、創造環境的人,才能不在意任何人的看法,有尊嚴地活著。

  在婚禮上,正常的禮節和流程是需要的,這代表了儀式感和對新人的祝福,但過分的婚鬧陋習則是多餘的。

  打破陋習,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沒有能力打破陋習,就只能被陋習吞噬。

  所以,假如你不要被陋習打倒,要對婚禮的陋習說不,就加入彬彬幫和彬彬姐一起變得更加堅強吧!

  這樣,才能拒絕做你不想做的事,讓生命、讓婚禮回歸本來的樣子。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