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抗腫瘤藥頻出 不做外國“藥販子”的日子還遠嗎
2019年02月12日16:15

原標題:國產抗腫瘤藥頻出 不做外國“藥販子”的日子還遠嗎

對於90歲的中國工程院院士、腫瘤專家孫燕而言,剛剛過去的2018年是懷著驚喜與希望度過的。2018年12月,我國首個PD-1抗體藥物特瑞普利單抗注射液批準上市,這是我國企業獨立研發、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腫瘤免疫治療藥品。與藥品打了大半輩子交道的孫燕對此倍感振奮。

國產腫瘤免疫治療藥品的上市,預示著我國抗腫瘤藥品研發向世界前沿靠攏,國內患者有了更多、更便利的用藥選擇。這隻是2018年的諸多驚喜之一。2018年,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批準了9個自主創新的國產新藥上市,涉及肺癌、乳腺癌、結直腸癌、黑色素瘤、淋巴瘤、愛滋病、乙肝、丙肝、病毒性肝炎等適應症。

新加入《國家基本藥物目錄(2018年版)》的抗癌藥品培門冬酶。新華社發

“以前總感覺很遺憾,因為很多藥都得靠進口,我們醫生彷彿成了幫助國外大公司賣藥的‘藥販子’。”孫燕告訴記者。近年來,國產藥物創新的進步讓他看到了希望。如今,越來越多的國產新藥進入臨床試驗,甚至已上市提供服務。作為一名臨床醫生,孫燕認為,這些國產新藥的突破,“圓了我們臨床醫生的夢”。不止於此,它們也圓了更多普通人與患者的健康夢。

1、癌症和愛滋病治療有了國產新藥  2018年是我國新藥研發取得豐收的一年。9個獲批的自主創新新藥,都是全球首次批準的新分子藥物,超過了歐洲藥品管理局(EMA)和日本藥品和醫療器械局(PMDA)2018年批準的新藥數量。從適應症來看,這些國產新藥主要以抗癌藥和抗病毒藥為主。

2018年5月,國產新藥鹽酸安羅替尼膠囊獲批上市,用於治療晚期或轉移性非小細胞肺癌;2018年8月,國產新藥馬來酸吡咯替尼片獲批上市,用於治療複發或轉移性HER2陽性乳腺癌;2018年9月,國產新藥呋喹替尼膠囊獲批上市,用於治療轉移性結直腸癌。“這3個新藥都是在我國獲批的疾病領域沒有同類產品的藥品,填補了治療領域的空白。”國家藥監局藥品審評中心化藥臨床一部部長楊誌敏向媒體介紹。

在癌症治療方面,免疫治療方興未艾。作為目前免疫療法主力軍的PD-1抗體藥物,我國也未落後。就在首個國產PD-1抗體藥物特瑞普利單抗注射液批準上市後不久,首個治療經典型霍奇金淋巴瘤的PD-1單抗藥物信迪利單抗注射液也在當月獲批上市。經典型霍奇金淋巴瘤是青年人中常見的惡性腫瘤,該國產新藥提供了新的藥物選擇。

中科院合肥物質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劉青鬆(中)與同事們在實驗室研發藥品。新華社發

癌症之外,愛滋病、乙肝、丙肝等患者也有了新的藥物選擇。

2018年7月,我國首個原創的抗愛滋病新藥注射用艾博韋泰獲批上市,打破了長期以來我國愛滋病患者依賴進口藥或仿製藥的現狀。

2018年4月,國產新藥重組細胞因子基因衍生蛋白注射液獲批上市,這是30多年來我國研發成功的第一個全新種類乙肝治療藥物。2018年6月,國產新藥達諾瑞韋獲批上市,用於治療丙肝。2018年6月,國產新藥培集成干擾素α-2注射液獲批上市,用於治療病毒性肝炎。

記者梳理這些國產新藥時發現,“國內企業獨立研發”“國內首個”“自主知識產權”“全球知識產權”等關鍵詞頻頻出現。在它們上市前,國內患者的很多適應症實際上無藥可治,或者嚴重依賴進口藥物,國產新藥為他們提供了更多選擇。

2、由仿製向創製加速轉變  近年來,創新熱潮在藥物研發領域湧現,國產新藥頻頻獲批上市。藥審中心介紹,除了上述已上市的國產新藥,還有多個同樣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抗癌藥等國產新藥正在審評審批,目前正在進行臨床研究的國產新藥則更多。

創新使我們有了趕超國外的可能。以當下癌症免疫治療領域備受關注的PD-1藥物為例,黑色素瘤是近年來發病率增長最快的惡性腫瘤之一,2014年美國批準了兩個PD-1藥物用於治療黑色素瘤。而作為我國獲批上市的首個PD-1藥物,特瑞普利單抗注射液只比美國晚4年。“這在過去是不可想像的。”北京大學腫瘤醫院副院長郭軍說。

雲南省普洱市瀾滄拉祜族自治縣酒井鄉岩因村衛生室,村醫張惠仙正在準備藥品。新華社發

根據國家藥監局發佈的公告,特瑞普利單抗注射液的臨床試驗結果顯示,該藥治療既往接受全身繫統治療失敗的不可切除或轉移性黑色素瘤患者的客觀緩解率達17.3%,疾病控製率達57.5%。郭軍說,以前,國內黑色素瘤患者都要去國外買藥。“但今天我們終於有自己原研、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價格是老百姓更能夠接受的,且質量不遜於國外的藥。”

再比如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國產丙肝新藥達諾瑞韋,在國內外開展了多個臨床試驗。根據科技部“國家科技重大專項”官方網站發佈的信息,臨床研究結果表明,達諾瑞韋三聯方案12周治療非肝硬化中國基因1型丙肝患者的治癒率達到97%,超過部分國外同類產品91%的治癒率,且安全性和耐受性良好,並縮短一半療程。

孫燕院士認為,國產新藥的進步,“不單是所謂的‘你有我也有’,我們還可能比他們做得更好一些”。在藥物研發領域,我們已有了化學結構改變小、療效類似的創新藥,同時還有了化學結構改變大、療效和安全性更有優勢的創新藥。

據瞭解,這些國產新藥很多曾獲得“重大新藥創製”科技重大專項的支持。2008年,我國啟動實施“重大新藥創製”科技重大專項,針對惡性腫瘤等10類(種)重大疾病,自主研製和技術改造一批藥物。2018年12月,國家衛健委藥物政策與基本藥物製度司司長於競進表示,我國藥物自主創新進程顯著加快,在“重大新藥創製”科技重大專項支持下,累計117個品種獲得新藥證書,新藥研發正快速由仿製向創製轉變。

藥物創新能力的進步,使中國企業有了更多自信參與國際競爭與合作,比如在美國同時提交藥物註冊申請。於競進介紹,獲得“重大新藥創製”專項支持的企業有170個品種在美國註冊上市,近百個新藥正在開展國際多中心臨床試驗。

3、藥審改革助力新藥研發  新藥研發的成績,離不開近年來我國藥品審評審批製度的改革。過去,一個新藥從提交上市申請到獲批,兩三年是常有的事,現在比以前快多了。比如特瑞普利單抗注射液,“得益於優先審評審批政策,我們從提交新藥申請到獲批只用了9個月,與既往的上市申請相比至少節約了一半時間。”特瑞普利單抗注射液研發企業君實生物相關負責人介紹,以前沒有優先審評時,各個過程都是序貫的,現在註冊樣品的檢驗、臨床試驗數據核查、生產現場檢查和GMP檢查都是同步進行,審評時間大大縮短。

2017年10月,中辦、國辦印發《關於深化審評審批製度改革鼓勵藥品醫療器械創新的意見》,鼓勵新藥和創新醫療器械研發,並給予優先審評審批。國家藥監局出台了一系列配套政策,優化審評審批程序,建立溝通機製,鼓勵新藥研發,加快臨床急需藥品上市。比如,將臨床試驗申請由批準製改為到期預設製。長期關注國內外藥物研發情況的“藥事縱橫”發起人魏利軍認為,到期預設製縮減了準入週期,對新藥研發十分有利。

楊誌敏強調,藥審改革的目的不僅僅是為了審評提速,更重要的是通過優化審評程序,提高審評質量,助力申請人科學研發,最終實現讓患者盡快用上好藥。

據瞭解,藥審中心通過面對面溝通、電話會議、書面回覆等多種形式與研發企業加強交流,解決藥物研發過程中的關鍵技術問題,避免新藥研發進展緩慢,降低失敗風險,提高研發及後續審評的效率。比如抗愛滋病新藥注射用艾博韋泰申報後,為提升審評質量和速度,藥審中心先後召開了近20次會議,涉及臨床試驗、藥學和藥理毒理專業、配伍穩定性、臨床安全性風險等方方面面的內容。

藥品審評等環境的改善,使國際藥企將新藥的首發地放在了中國。2018年12月,創新藥物羅沙司他膠囊在我國獲批上市,這個治療腎性貧血的新藥此前沒在任何國家或地區上市。以往,國外藥企都習慣將新藥放在歐美等發達國家或地區首先上市,然後以進口藥物身份申請進入中國,羅沙司他膠囊卻將首發地選在了中國。“這意味著我國首次成為全球首批首創作用機製藥物的國家,我國藥品審評審批能力已具備國際水準。”國家藥監局藥品註冊司相關負責人說。

魏利軍認為,藥審改革後,我國新藥研發活躍,藥物臨床試驗質量提高,再加上審評人員和專家隊伍的擴充,藥審中心有能力批準“全球新”藥物,以後這類藥會越來越多。在中國化學製藥工業協會執行會長潘廣成看來,我國藥監政策加速和國際接軌、創新人才踴躍投入新藥研發,積蓄了巨大的創新能量,這些能量正在爆發。專家們希望,中國藥企積極創新,走上世界舞台的中央。

內容來源:《光明日報》2月11日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