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傳媒全面扭虧為盈 《知音》雜誌卻無力回天
2019年02月12日17:58

  來源 媒通社 媒通編輯部

  作者 丁鰻

  沉寂多時的知音傳來利好消息,過去3年,湖北知音傳媒集團有限公司成績斐然,“數據顯示,相比2015年年底,該集團2018年收入增長了52.25%,淨利潤增長了115%,現金流增長了94%。”

  此內容最先於1月31日發佈在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昨天經知音傳媒集團官網推送後,引起不少業內人士關注。

  在傳媒市場上,知音是名副其實的老品牌,但前幾年卻曆經波折,如高層動盪、虧損傳聞等。這次公佈經營狀況和轉型進展,釋放出集團改革的積極信號,也讓久違的《知音》雜誌再次回到許多人的視野中。

  全面發展的知音傳媒

  湖北知音傳媒集團的前身是《知音》雜誌社,目前已發展為一家擁有9刊3報、5個網站、10個子公司、1所高等職業教育學院的國有大型文化傳媒企業。

  知音旗下子刊子報可謂伴隨了幾代中國人的成長,主要包括《知音》、《知音漫客》、《漫客·小說繪》、《知音·海外版》、《好日子》、《長江商報》、《新週報》、《知音女孩》、《良友文摘》等。90後非常熟悉的《鬥破蒼穹》《鬥羅大陸》等知名漫畫作品均由知音旗下子刊首推。

  關於知音傳媒的轉型,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的報導闡述得非常詳實。記者將知音的宏觀佈局歸為四部分:公司化改革、資本化運作、全媒體轉型、教育產業體系化。

  2016年,知音對旗下13家經營單位賦予經營自主權和財務開支權,並建立了一套更符合市場要求、更具激勵性和公平性的薪酬製度。

  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劉學明稱,“目的是改變集團原來管得太多、統得過死的問題,簡化流程、提高效率,激發員工積極性和創造性。”一個細節是,2016年初新的領導班子到任的第二天,就把原來員工辦公室內安裝的所有監控撤銷了。

  業務方面,知音集團13家子公司全面扭虧為盈。

  知音動漫通過股權評估、掛牌交易的方式,引資5.67億元。近兩年來,該公司開展版權交易,推動全版權開發。

  知音全媒體公司大力推進新媒體轉型,一系列微信公眾號項目初具規模,並推出了網絡授課項目。

  《長江商報》由區域類綜合都市報向全國“大財經”轉型,扭轉創刊以來連虧10年的頹勢,於2017年首次實現盈利;2018年實現淨利潤975萬元。

  《新週報》圍繞中老年讀者探索出媒體與產業融合、內容與服務融合的發展之路,知音老年大學招生火爆。武漢信息傳播職業技術學院2018年新生總數2854人,創辦學歷史新高。同時知音的業務還涉足了幼教產業,作為一家傳媒集團,的確取得了全面發展。

  影響力沒落的《知音》雜誌

  相較於知音傳媒集團,外界更熟悉也更關心的是《知音》這本雜誌。創刊於1985年的《知音》雜誌,曾多年穩居國內期刊發行量第一、世界第五的位置。儘管飽受低俗、煽情和編造等爭議,但市場前景可觀,最高月發行量一度突破百萬份,風行數十年。

  連鳳姐都說:我經常看的都是人文社會的書,例如《知音》、《故事會》。

  巔峰期的《知音》,不僅發行量巨大,廣告客戶也要先打全款排隊,往往數月後才有版面,每年的淨利潤過億。同時,《知音》也曾以高稿費著稱。一位前知音編輯透露,十年前雜誌上的稿件稿費過千是很正常的。

  然而,進入2013年以後,互聯網“殺死”傳統媒體的故事陸續上演。即便是在近三年知音集團開展多種經營的背景下,《知音》雜誌本身的內容生產依然逐漸走向沒落。

  對於傳媒而言,沒有內容,就沒有影響力。因此,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用戶對《知音》更深的印像是,“那本曾風靡一時的雜誌”。如今,知音體已經是上個網絡時代的用語,目標用戶的注意力被新物種分散殆盡,就連經常看《知音》的鳳姐也過時了,甚至有觀點認為,咪蒙就是新時代的《知音》。

  在與抖音、快手和批量化生產的情感類營銷號的競爭中,《知音》在內容生產和內容傳播上均占劣勢,影響力的削弱實乃趨勢使然。

  我們也能看到,知音傳媒集團的一系列改革中,機製化的、產業化的動作頻繁,取得了相應成果,涉及具體內容創新的舉措卻只是零星分佈,增長的利潤多半並不來自於媒體發行和廣告業務。

  傳統媒體轉型並不意味著內容升級

  傳統媒體在中國的轉型,有一個鮮明的特徵:調整幅度最大的往往是經營模式和傳播方式,內容上的步伐總是邁得不大。知音如此,國內其他很多媒體同樣如此。

  諸如第一財經週刊改月刊後聚焦更深度和南方都市報打造大智庫這種明確提出內容轉型的案例少之又少。

  因此,傳統媒體轉型也並不意味著內容升級。除少部分頭部媒體外,多數中小型媒體的轉型過程中,對內容的投入主要是以更新傳播平台、提升傳播形態的方式實現的。例如從紙媒變成網媒,從文字變成圖文或短視頻,從由人操作變成由機器操作等。

  站在傳播角度,這些當然都是進步乃至顛覆,但站在新聞角度,內容本身並未發生質變。包括《知音》在內的許多媒體都面臨著這樣一個尷尬的局面:一方面生存危機倒逼推陳出新;另一方面由於種種原因,內容優化的空間不僅沒有擴大,反而愈發逼仄。造成的結果是,一部分傳媒集團活得還不錯,但核心品牌卻無法曆久彌新。

  參考資料來源:

  1. 湯廣花:《守正出新行穩致遠 開創知音集團新輝煌》;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2019/1/31

  2. 知音傳媒集團官網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