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呈沉”“飛麻鷹” 你玩過嗎?
2019年02月26日04:09

  廣州文化拾遺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一方水土,也自然有一方流傳的民間兒童遊戲。有人擔心,“呈沉糯米叉燒包”和“氹氹轉菊花圓”這些曾經膾炙人口的遊戲童謠,已漸漸變成塵封在歲月裡的時代回憶。別擔心,有人已身體力行,向自己記憶中的歌謠和遊戲注入生機和活力,傳遞給下一代。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方晴(除署名外)

  策劃、統籌/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嵇沈玲

  廣府“捉迷藏”

  “捉迷藏”可以說是所有人的童年回憶,不需要特別的道具,只要商量好一個區域範圍,就能和幾個朋友玩到媽媽喊“開飯”才願意回家。在廣州,“捉迷藏”有很多的叫法,“摸盲盲”“伏匿匿”……它們是同一種遊戲嗎?玩法有什麼不同呢?

  花式“猜呈沉”

  “呈沉剪,呈沉包,呈沉糯米叉燒包。老鼠唔食香口膠,要食豆沙包。”“猜呈沉”是粵語版的“石頭剪子布”遊戲,也叫“包剪大”。其中,“石頭”手勢在粵語中稱作“大”,五指合拳,狀似鐵錘;“布”的手勢在粵語中喚作“包”,延伸為“叉燒包”“豆沙包”。

  “呈沉”二字有段古 昏君奸臣百姓恨

  關於“呈沉”二字的來曆,曆史記載不多,民間流傳的一個故事認為,“呈沉”的正確寫法應是“澄鋹”,分別指南漢奸臣龔澄樞及後主劉鋹。

  五代十國時期南漢的最後一個皇帝是劉鋹,他從17歲繼位到降宋的14年間,對國事漠不關心,還任由其寵信的宦官操縱朝政,胡作非為。他覺得群臣有自己的家室,不會盡忠,只願相信太監,所以當時大臣要先自宮才會受到重用。因此南漢開國時,太監只有300多名,到劉鋹就位時,太監已猛增至7000多人,劉鋹統治後期,太監竟有2萬人之多。

  劉鋹有個非常寵信的太監,叫龔澄樞。在劉鋹的寵信下,這人一直做到驃騎大將軍,後又改授上將軍和左龍虎軍觀軍容使,掌管南漢國軍權。龔澄樞獲重用時,在廣東一帶橫行霸道,搜刮民脂民膏。最終,南漢被宋太祖趙匡胤所滅。劉鋹投降後,將責任完全推給龔澄樞,宋太祖就將龔澄樞斬首,而赦免劉鋹的罪,封恩赦侯。

  相傳,百姓恨極劉鋹、龔澄樞二人,於是就在二人的名字“澄”“鋹”前,加了一個“搋”字,恨不得把二人當麵粉團那樣搓揉,還發明了“搋澄鋹”的酒令。在漫長的歲月裡,逐漸簡化為“猜呈沉”的廣府遊戲童謠。

  西關版“猜呈沉” 與炸咕嚕肉有關?

  “咕嚕咕嚕一,咕嚕咕嚕二,咕嚕咕嚕三,準備開炮打敵人。”在以“猜呈沉”為基礎的眾多遊戲中,“咕嚕咕嚕”的歌謠最為人熟知。

  玩的時候需要兩人相對,雙臂橫在胸前,雙手手指抱拳,邊唱著“咕嚕咕嚕”邊隨節奏讓雙拳在胸前滾動。唱到“一”時,立刻伸出一隻手指,然後繼續“咕嚕咕嚕”滾動雙拳,唱到“二”便伸出兩根手指,唱到“三”伸出三根手指。在唱完“準備開炮打敵人”後立刻從包、剪、大選擇一式,按照“猜呈沉”定勝負。輸的人要伸出手掌,獲勝的人可以打對方一下。

  根據梁達編著的《西關童謠兒戲》,這個遊戲相傳出自清鹹豐年間。當時,在西關大富商蔡文源“環翠園”的家裡有一個女傭,她善於做炸咕嚕肉,又被叫“咕嫂”。她常常帶著園中的小孩玩耍。在一群小孩當中,有一個特別不聽話,“咕嫂”為了帶他費盡心機,但卻收效甚微。有一次,這個小孩發脾氣,躺在地上哭著不肯起來。“咕嫂”隨口唱出炸咕嚕肉時的唱詞,“咕嚕咕嚕一,咕嚕咕嚕二”。不料這樣一唱,小孩竟然不哭了,“咕嫂”便跟小孩玩起“咕嚕咕嚕”遊戲,逗得他開懷大笑。從此,凡有孩子發脾氣,“咕嫂”就跟他們玩“咕嚕咕嚕”的遊戲,這個遊戲從此流傳開來。

  “蛇仔彪”街頭炫盲拳 被小孩學成“摸盲盲”

  “摸盲盲”是基礎版的“捉迷藏”——用手巾蒙著雙眼,伸出雙手去捉人。一般先用猜呈沉確定一個輸的人做“盲公”,以手帕矇住雙眼,倒數“三、二、一”之後,大家跳開,“盲公”就可以伸手捉人。一旦捉住,“盲公”就可以打開手帕,輪到被捉的人做下一輪“盲公”。

  據《西關童謠兒戲》記載,相傳,這一種玩法出自清宣統初年一個盲人家的孩子。在西關西華路,有一個拳師,年輕時武藝超群,到了年老時,忽然雙目失明。於是他閉門閑坐,將自己平生所學的功夫細細加以琢磨,半年之後,竟創出一種追聲奪人的“盲拳”。後來,他兒子“蛇仔彪”得了真傳,常常矇住雙眼與人打賭。每逢他開賭,總有不少人圍觀。只見個人站在10步開外,三聲之後,“蛇仔彪”疾步而出,聞聲而追,一手將其人擒住,絲毫不差。“蛇仔彪”因此在武林中很有些名氣,“盲公拳”也漸漸得到武林的認可。後來,西華路不少小孩學著玩,漸漸成了一種遊戲。

  “捉迷藏”升級“伏匿匿” 要躲得好還要跑得快

  “伏匿匿”則是升級版的“捉迷藏”。《西關童謠兒戲》詳細記下了“伏匿匿”的玩法,與“摸盲盲”相比,它不需要蒙眼,但遊戲規則更複雜,有“盤口”基地,還有口令和歌謠。記者小時候也只是玩過簡化版,但至今記得放學後夜色漸降,自己躲在暗處還沒有被找到時的洋洋得意和怦怦心跳。

  首先,玩“伏匿匿”最好要有五六個人以上,人越多越好玩。大家先“猜呈沉”,猜到最後一個即是捉人者,捉人者必須獨自取牆的一個部位,叫“盤口”,並把頭埋在牆上,不準偷看左右,口中唱著“伏匿匿”的歌——“一就預備,二就匿埋,三就開盤,四就嚟到,砰到算數”或者數50個數。

  當捉人者唱歌時,其餘小孩要快速找一個隱蔽處躲藏起來——陰暗的牆角、房柱或花叢下都是好去處。捉人者唱完歌后,就會到各個角落搜索,一旦找到人,就要立刻喊“砰”。被“砰”到的小孩,會立刻衝出躲藏處,與捉人者賽跑,看誰先到“盤口”。若被“砰”的小孩能先到盤口,則還不算輸。

  其餘的人,當捉人者一離開“盤口”,即使沒被發現,也會試圖避開捉人者的搜尋跑出來,只要他們跑到“盤口”,伸手一拍牆,喊出“啁”的一聲,就不算輸了。也就是說,捉人者如果要贏,必須“砰”中一個人,還要跑得快,比“砰”中者早跑到“盤口”。被人“砰”中的輸者,要充當下一輪的捉人者。

  案例:

  本地幼兒園“變廢為寶”建立“廣府遊戲俱樂部”

  在採訪了多位廣州本地幼兒園教師後,記者發現,廣府民間兒童遊戲的傳承和推廣,也許要比人們的想像更為樂觀。多個幼兒園的案例表明,“廣府文化進幼兒園”不是口號,而借助了“廣府遊戲街”“迷你行花街”等活動來推進。

  廣州市人民政府機關幼兒園有一個“廣府民間遊戲俱樂部”,牆面上貼滿了民間遊戲的圖片和玩法示意圖,擺放著“挑棍”“打橄欖核”“拍紙皮”“躂木屐”“跳皮筋”“彈彈弓”“踢毽子”“碌鐵圈”“飛麻鷹”等民間遊戲所需材料。

  “民間遊戲往往比較簡單,一根繩子、一塊手絹、一根樹枝、幾塊石頭、幾顆欖核都可以用來玩,與當今教育所提倡的環保低碳理念不謀而合。”幼兒園教師鄧娟紅說道。“孩子們的潛能是無限的,即使廢舊物品製成的玩具,自己也能探索出新的玩法。”

  幼兒園教師因地製宜,創新傳統民間遊戲。如廣府民間遊戲“打橄欖核”原來的玩法是:兩人為一組,各執一顆橄欖核,其他的橄欖核全都放在織布上面的圓圈里,然後兩人通過“猜呈沉”的方式定出先後,輪流用手中的橄欖核砸向圓圈里的橄欖核,橄欖核被誰擊出圈外就歸誰所有,誰拿到的橄欖核多為勝者。

  鄧娟紅把遊戲推廣到幼兒園大班時,增加了遊戲的難度——把橄欖核分成兩份,一份塗上紅點、一份塗上綠點,遊戲時遊戲者各選擇一種顏色,然後輪流用手 中的橄欖核砸向圓圈里對方顏色點的橄欖核。若孩子們已經掌握10以內的加法,教師還可以在橄欖核上點圓點或寫數字,變為數學遊戲。

  面對年齡較小的孩子,鄧娟紅則降低遊戲的難度。如玩“點腳斑斑”的民間遊戲時只要學會念廣府童謠《點腳斑斑》就行。遊戲時,孩子們坐在地上把雙腳伸出來,一名遊戲者負責點腳,玩時邊點著每個人的腳掌邊念唱“點腳斑斑,斑去南山,南山有竹,北山有木,一托竹,二托木,托去西村搭牌樓,托去東村起大屋”。當唸到“屋”字時落到哪個孩子的腳上,哪個孩子就要把腳掌往內一縮。幾輪下來,剩下那個還伸腳的人為勝者。

  建議:

  開展嶺南本土文化遊戲

  需提升系統性與科學性

  在創新與推廣廣府兒童遊戲的過程中,有什麼障礙?一份小範圍的廣府民間體育遊戲在幼兒園中的傳承與運用的調查問卷表明,雖然有86%的幼兒園教師曾組織過幼兒進行廣府民間體育遊戲,但受訪者瞭解廣府民間體育遊戲途徑居第一、二位的是同伴和長輩,82.18%的教師沒有找到組織廣府民間體育遊戲的固定教材資源。

  廣東省委機關幼兒園教務主任程豔認為,當前幼教領域在開展嶺南本土文化、本土遊戲的教育上仍缺乏系統性和科學性。“要將嶺南遊戲融入幼兒的生活,使孩子在幼兒園階段接受本土遊戲、本土文化的教育和熏陶,才能真正播下嶺南優秀文化的種子,使之發揚光大、代代傳承。”

  專家:

  不必機械複製民間遊戲

  留出空間讓其自然生長

  廣州的街頭巷尾,有多久沒有響起“氹氹轉,菊花圓”的童聲歌謠?有多少孩子從來沒有玩過或聽說過“打紙角”“咬蔗須”“趷跛跛”“飛麻鷹”這些傳統遊戲?在嶺南文化研究者饒原生看來,在物質獲得極大豐富的現代生活方式里,廣府兒童遊戲日漸式微,也許是難以逆轉的趨勢。像“打紙角”“咬蔗須”“飛麻鷹”這樣的遊戲,大多流行在物質缺乏的時代,“就地取材做玩具,怎麼順手怎麼來”。現在,光是手機遊戲就包羅萬象,“社會已經翻開了全新的一頁”。

  饒原生認為,推廣優秀的廣府兒童遊戲,仍有重要意義。廣府兒童遊戲有兩部分,一是朗朗上口的童謠,二是不拘泥於場地與人數的遊戲方式。無論是童謠的內容還是遊戲方式,都是世代相傳,且與日常生活密切關聯的,是讓孩子適應社會生活、認識傳統文化“潤物細無聲”的途徑。比如遊戲童謠中“氹氹轉,菊花圓,炒米餅,糯米團,阿媽叫我睇龍船……”就點出了端午這一傳統節慶的文化內容。

  為了推廣廣府兒童遊戲和童謠,政府和民間都做了不少努力,比如提倡創作粵語新童謠。“比較可惜的是,部分作品往往過於注重意義,而缺乏孩子們喜愛的鬼馬、機智的色彩,缺乏傳唱的生命力。”饒原生說。

  在高層立體式的住宅樓房代替平房大院、興趣班培訓班代替街頭玩耍的今天,孩子們要找到玩“捉伊人”“伏匿匿”的空間和時間實屬不易。但饒原生相信,只要留出時間和空間,孩子們愛玩的天性甚至能幫助成年人突破日漸疏離的都市鄰里關係,重構社區來往。他認為,人們不需要機械地複製曆史塵埃中的兒童遊戲,但為當下仍生存著的廣府兒童遊戲注入生機和活力,仍是這一代人的責任。

  參考書籍文獻:

  梁達編著《廣州西關古仔之四:西關童謠兒戲》;

  鄧娟紅《廣府民間遊戲在幼兒園中的創新應用》;

  程豔《嶺南民間遊戲在幼兒園的現狀及對策探討》;

  陳欣《南漢國史》。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