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他們來說,今年夏天是夢迴15年前的最大契機
2019年02月26日16:47

太陽何時能重回巔峰?
太陽何時能重回巔峰?

  11勝49負,在常規賽還有22場比賽才結束的時候,鳳凰城太陽成為了全聯盟第一支宣告無緣季後賽的球隊,在得到這個“噩耗”的次日,他們再輸一場,將自己的連敗場次擴大到“17”。在今天,他們才剛剛贏下了一場,讓這個尷尬的數字停止在了17的位置上。

  作為狂野西岸的一股清流,太陽18%的勝率甚至不足倒數第二的孟菲斯灰熊的一半。幾乎可以肯定的是,他們也將連續第三年鎖定分區墊底位置,當然上一次擺脫倒一的時候,也只不過是比下去了湖人而已。原本,薩克拉門托帝王可能是西岸和太陽最友好的難兄難弟了,自打2006-2007賽季以來,帝王就沒有品嚐過季後賽的滋味,這比太陽還要憋屈得多。然而,隨著達龍-費斯和畢地-曉特的成長,帝王59戰31勝,有望在13年後首次完成勝率五成的“壯舉”,這比太陽“王小二過年”的慘狀要讓球迷感到欣慰。

  連年的擺爛——當然也是確實“爛”,無論是對於隊內的年輕人,還是對於支持鳳凰城的球迷來說,都是一種充滿未知的煎熬。被烏雲遮蔽的太陽,猶如遭遇近期江浙滬地區的連綿雨天,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夠“種”出來?

  球員‖選秀淘金,成色幾何?

  嚴格來說,鳳凰城太陽的擺爛期要從三年前算起,不過略顯諷刺的是,現在隊中進攻最好的兩名球員:德文-布卡和TJ-沃倫,“入手”的時候太陽並沒有徹底擺爛,前者是2015年選秀大會的13號新秀,後者是2014年所謂“選秀大年”的14順位。和太陽其他年輕人相比,布卡和沃倫在得分能力上顯然高出一截。

  身為最年輕的70分先生,布卡在出道時被普遍視作一名三分射手,號稱“下一個湯臣”。但令管理層欣喜的是,布卡在混沌的太陽隊陣中逐漸展示出可靠的主攻能力,二年級的時候就已經越過了場均20+的門檻。自打那場震驚世人的單場70分後,布卡的名氣水漲船高,“13順位分衛”的傳說似乎要在他身上延續——現在的版本換成了多諾萬-米曹。

  2018年夏天,還處在新秀合同的布卡被太陽提前續約,一紙5年1.58億的頂薪合情合理。一方面,布卡在進攻端才華橫溢,不僅開發出了主攻能力,還慢慢擺脫“純得分手”的頭銜,他在傳球組織上的進步是有目共睹的,本賽季,他扛著聯盟第3的30.8%的回合占有率,以57%的真實命中率交出24.7分,還能送出6.7次助攻,排名聯盟第11位。另一方面,剛滿22週歲不久的布卡尚處於上升期,前途無可限量,論即戰力已經完爆陣中其他小將。

  TJ-沃倫則是本賽季蛻變最大的太陽球員,算是擺爛途中收穫的驚喜。生涯前四年,沃倫一直都以亂戰高手的形象示人,快攻和中投兇猛,上賽季場均已經逼近20分。然而,這名球員也被詬病缺乏外線投射能力,三分出手次數少,場均僅出手1.5次,命中率還低,有三個賽季不足三成。怎料經過一個休賽期的調整後,沃倫搖身一變成為投突一把抓的小前鋒,他每36分鐘要出手4.8次三分,命中率竟然是42.8%,手感從開賽第一場起維持了好幾個月。這是歷史上都非常罕見的“基因突變”,為此有分析稱沃倫此前不在外線做文章是戰術問題。

  布卡沃倫入隊之後,太陽步入擺爛期,但管理層的選秀智慧不盡如人意。16年四號秀迪拉維杜華甘-本德爾和八號秀馬基斯-基斯、17年的四號秀祖殊-積遜,都沒有在球隊展現出可以大力培養的價值。心氣頗高的積遜上賽季後半段有過發揮,但球場影響力十分尷尬,今年再度平庸;模板樸辛基斯的21歲小將本德爾向來碌碌無為,基斯則已經是匆匆過客。

  去年夏天,太陽好不容易抽到狀元簽,這次沒有留給管理層胡亂決策的餘地,他們把保險選項德安德烈-艾頓納入賬下。艾頓下限有保證、上限深不可測,自然值得一個狀元的頭銜,本賽季風頭儘管被當錫完全蓋過,但一看數據統計卻還有16.4+10.5的雙雙,身體素質傲人的同時還有細膩的手感。另一張樂透簽,管理層選擇了3D前鋒米卡爾-布里奇斯,客觀來說,“大橋”的表現也對得起球隊的期待。

  球隊‖體系難立,操作平平

  太陽在新賽季開始前更換教練,曾率領斯洛文尼亞拿下歐洲盃冠軍的教頭科科什科夫走馬上任,不過從目前看來,他的工作並沒有太多的亮點。太陽可能是攻防最“均衡”的球隊之一:進攻效率倒數第三,防守效率倒數第二,每場淨負多達12.1分,其中20分差距的慘敗高達17場。唯一值得慶賀的是他們在2018年11月24日主場116比114力克公鹿。

  前文提到,太陽陣中不缺乏布卡和艾頓、沃倫這樣的火力點,對於進攻他們並非無可救藥。比起進攻,防守才是最讓太陽頭疼的地方,因為陣中的年輕球員除了大橋外幾乎沒有擅長防守的,以布卡為例,其進攻甚至彌補不了防守的虧空,從進攻真實正負值看,+2.40的布卡可以高居同位置第四,這是精英級別的水平,然而算上防守,布卡的真實正負值僅僅排到同位置第33位,全聯盟204名。

  賽季初,管理層曾做過兩筆買賣,分別是送給艾列沙1500萬美元的合同,以及用老將底薪撿走哥羅福特。結果,來到太陽的艾列沙表現平平,也沒有原先在火箭時期的鬥志,數據下滑明顯,賽季中途即被交易,換來帥哥烏佈雷。烏佈雷近幾年一直被貼上3D的標籤,可是並沒有兌現期待,防守和投射都缺乏強勢表現,來到太陽後的他擋拆頻率上升,試圖往持球進攻手的角色靠近,這種角色對太陽來說,並不是十分需要。

  至於哥羅福特,已經步入生涯末期的老妖已經很難對球隊做出更多貢獻,不只是防守吃虧,進攻也早不如當年。作為一支擺爛的球隊,一個穩定軍心的老將未免顯得有些雞肋。

  球場上的接連受挫,潛在的影響便是會給剛進聯盟時雄心壯誌的年強人造成“身心打擊”。無論是布卡還是艾頓,都反復在言語上給自己和隊友打氣。去年曾放豪言說“這是最後一年沒進季後賽”的布卡,在確定出局後仍表示要認真對待每一場球;而初出茅廬的狀元艾頓更是直言“輸球不是我要走的路”,大學時期就被詬病為防守漏勺的艾頓本賽季不斷打磨自己的防守,他的上進心值得被鼓勵。

  現在,太陽球迷期待看到的,無疑是下賽季能有所起色。從理論上看,他們很可能會在今年夏天完成初步重建。無論是錫安-威廉森、RJ-巴雷特還是祖-莫蘭特,都被視為足矣為東家帶來巨大幫助的新秀。就太陽的現實情況看,即便抽不到狀元簽,他們也不會在今年的選秀吃太多虧,莫蘭特作為一名傳球能力出色的控衛,他身上有著太陽缺乏的特質,巴雷特名聲在外更無需贅言。

  寧欺白鬚公,莫欺少年窮,終須有日龍穿鳳,唔信一世褲穿窿。當陰雨散去,鳳凰城終會光芒萬丈,就像15年前一樣。

  (籃癌)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