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克拉上梅西“改革網球”,戴維斯杯的鬧劇該如何終結
2019年03月04日10:45

原標題:皮克拉上梅西“改革網球”,戴維斯杯的鬧劇該如何終結

皮克為網壇改革做主題演講。

“18個國家、1個城市、1個星期、世界錦標賽。”打開戴維斯杯官網,你會發現這是這項創立於1900年的百年賽事在2019年的新定位。

自從2018年8月ITF(國際網聯)在奧蘭多以71.43%的高票通過“戴維斯杯改革計劃”之後,圍繞著這項古老杯賽的討論就從來沒有停止過。

日前,作為改革計劃的最大推動者、戴維斯杯合作夥伴Kosmos集團的老闆皮克拉上了自己在巴薩的隊友梅西“入夥”,同時再次澄清自己並不是以“網球外行”的身份去網球界賺錢,更不想把自己的名字印在戴維斯杯的獎盃底座上。

但是,面對當下的多方面阻力,皮克會將戴維斯杯引向何方呢?

2019年2月14日,皮克在戴維斯杯抽籤儀式現場。本文圖片 視覺中國

皮克和網球的情緣

作為前巴塞羅那足球俱樂部副主席阿馬多·伯納烏的外孫,皮克就是傳說中“含著金鑰匙出生”的人。

皮克的童年並不只有足球,網球也佔據了非常重要的部分。“小時候我踢足球也打網球,之所以選擇足球是因為我覺得我會在這個項目里做到更好。”

長大後,皮克依然會在巴塞羅那的The Real Club de Polo俱樂部打球,那是一家創建於1897年的體育俱樂部,他和父親一樣都是會員。

自從2013年和拉丁歌后Shakira結婚之後,這對夫妻也經常會被拍到去打網球或者觀看網球比賽。他們經常會出現在巴塞羅那公開賽的現場,為西班牙天王納達爾加油助威,也會現身羅蘭加洛斯或者溫布爾登,感受大滿貫賽事的魅力。

即使是在足球場上,關鍵時候他的腦海里也還是會偶爾跳出網球。

2007-2008賽季的歐冠決賽中,曼聯和切爾西在莫斯科的盧日尼基體育場通過點球決勝。4比4後,只要接下來出場的特里打入點球,藍軍就將獲得球隊曆史上的第一座歐冠獎盃。

“我想到了網球比賽的賽點,勝利和失敗之間只有一個球的差距。”坐在“紅魔”後備席上的皮克在自傳《回歸之旅》里寫道,“命運讓特裡踢丟了那個球,隨後安德森和吉格斯都順利進球,我們的門將在最後時刻擋出了阿內爾卡的射門。”

2017年,已經在足球領域集西甲、國王杯、歐冠、歐洲盃、世界盃冠軍於一身的皮克拓寬了自己的商業領域。他拉上樂天創辦人、主席兼首席執行員三木穀浩史、盛力世家董事總經理屈永恩等成立Kosmos國際控股有限公司,甲骨文公司老闆 Larry Ellison也是他們的合作夥伴。

皮克為戴維斯杯改革費盡心思。

新戴杯的運營模式

在創立之初Kosmos就關注網球,他們是ATP日本網球公開賽的讚助商,而2018年的工作重心則是ITF旗下的戴維斯杯。

西班牙隊世界盃奪冠的經曆給了皮克靈感,他希望能夠將“世界盃”的概念帶入網球,以賽會和盛會的形勢來吸引更多的觀眾、媒體、轉播商和讚助商。

為了實現這一點,他從2018年初開始和ITF接觸。在成功地將自己的“戴維斯杯改革計劃”提交ITF奧蘭多年度大會審議之後,他在甘伯杯上只踢了半場球,就於去年8月15日從巴塞羅那飛往奧蘭多,參加8月16日的投票。

在得知計劃以超過71%的高票得到通過後,他和Kosmos公司的商業夥伴們一瞬間全部跳了起來。“這個夏天我度過了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他這樣形容自己的感受。

新計劃被通過後,他和Kosmos公司的商業夥伴們一瞬間全部跳了起來。

他的新計劃被通過,意味著Kosmos將在未來25年之內獨家運營ITF旗下的戴維斯杯和戴維斯杯相關賽事,總投資額高達30億美元。其中,戴維斯杯每年的總獎金增加至2000萬美元,國際網聯的會員國協會也將得到更多資金以推動青少年網球發展。

在賽制方面,“新”的戴維斯杯將取消原來貫穿全年的賽事,把世界組的18支球隊集中起來,每年11月待巡迴賽結束後選擇一個城市舉行為期一週的杯賽。

在賽制方面,以前的五盤三勝製將被三盤兩勝製代替,兩支球隊之間將要進行兩場單打和一場雙打的較量。

2019年的戴維斯杯世界組決賽將會於11月18日至24日在西班牙首都馬德里舉行,2月14日進行了抽籤。18支球隊分成6組,小組第一直接晉級8強,成績最好的兩個小組第二名將同樣獲得晉級的機會。

其中,法國、塞爾維亞、日本被分在A組, B組有克羅地亞、西班牙、俄羅斯, C組有阿根廷、德國、智利, D組有比利時、澳州、哥倫比亞, E組有英國、哈薩克斯坦、荷蘭;,F組有美國、意大利、加拿大。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分組結束的第二天,ITF還和Kosmos聯手宣佈他們迎來了戴維斯杯改革後的新讚助商雷克薩斯。

皮克出席戴維斯杯網球賽發佈會。

來自網球界的阻力

“通過改革戴維斯杯將變成真正的網球盛宴,對球員、球迷和讚助商都將更具吸引力。”對於新的讚助商的加入以及和皮克聯手推動改革,ITF主席大衛·哈格蒂充滿信心。

皮克還把西甲聯賽納入到戴維斯杯的讚助商行列,同時拉來梅西加入Kosoms。他向阿根廷人描繪了“網球世界盃”的前景和“錢景”,同時也替加入合夥人行列的隊友背書:

“從他加盟巴塞羅那以來,我們已經認識了18年。他希望瞭解Kosmos,並且想要成為我們的一部分。”

然而不管皮克如何強調自己對網球運動的熱愛,不管他和梅西在足球領域取得多少了不起的成績,讓來外行人來對一項百年網球賽事“指手畫腳”,很多球員和名宿都在各種場合表達了不滿。

整個2018年,皮克都在為戴維斯杯改革而奔忙,2001年美網冠軍和2002年溫網冠軍休伊特則一直站在他的反面。

“又是一個戴維斯杯的網球週末,所有網球界的精英都出現在這裏。”去年4月初,澳州人在自己的社交網站上呼籲人們反對西班牙人引領的改革,並且加上了“傳統勝過金錢”和“投票反對”的話題標籤。

儘管投票最終獲得通過,他身為澳州隊隊長不得不帶隊參加2019年2月初的預選賽,在賽前發佈會上他依然繼續炮轟皮克。

“現在,我們正在被一位來自西班牙的足球運動員所左右,這就像我站出來要求對歐洲冠軍聯賽進行改革一樣。實際上,他對網球一無所知。”

同樣的聲音也來自休伊特的同胞、澳州雙打名將伍德布里奇。“一個足球運動員在ITF的年度大會上登台,告訴我們為什麼戴維斯杯需要改變,然而那麼多網球名宿卻沒有資格(站上演講台)去表達不同的意見。”

2018年戴維斯杯亞軍法國隊更是全隊集體表達了反對意見。馬胡說自己曾經第一時間向ITF主席哈格蒂表達了自己的不滿,“我覺得他應該清楚我的看法。”

2017年幫助法國隊第10次奪冠的普伊則以“退賽”明誌,“我不會再參加戴維斯杯了,這是我的最後一屆。”

皮克拉來隊友梅西加入Kosoms。

對空頭支票的擔心

來自退役球員和“普通”球員的反對是一方面,頂級球員態度模糊是皮克急需解決的另一方面。

作為當下國際網壇最具號召力的球員,費德勒對於改革計劃看上去並不怎麼感興趣。

“我必須承認,看到足球選手涉足網球領域,這是非常奇怪的感覺。我讚成創新,這項運動也需要一些與眾不同的東西,但這就像是搭積木,你必須要小心,不要破壞整個高塔。”

對於包括費德勒在內的“提醒”和反對意見,皮克在2019年2月再次做出回覆:

“從來都沒有‘皮克杯’,我痛恨這種說法。戴維斯杯是一項曆史悠久的賽事,我只是希望它能夠在未來有更多的選擇和可能。或許幾年之後,人們會回來說:‘我們錯了,現在的戴維斯杯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活力’。”

然而現實的問題是,Kosmos董事會里只有甲骨文公司首席執行官億萬富豪Larry Ellison有運營網球賽事的經驗——他是ATP印第安維爾斯大師賽的擁有者,也是納達爾的好朋友。

《每日郵報》記者麥克·迪克森的分析文章則表示,網球界普遍擔心的是皮克“30億美元”的投入會不會是一張空頭支票。

考慮到網球的受眾以及戴維斯杯的影響力,人們想要知道改革之後這項賽事到底能夠從讚助商、電視版權、門票銷售以及周邊收入中獲得多少收益,能不能確保賽事正常的進行?

要知道,2019賽季Kosmos承諾的戴維斯杯總獎金額為2000萬美元;此外,他們還要給予參賽國相應的費用,並且負擔在馬德里舉辦總決賽的費用。

“有人看到了希望,但也有人從長遠的角度感受到了焦慮。”《每日郵報》寫道。

戴維斯杯到“網球世界盃”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戴維斯杯麵臨的競爭

經濟利益是一切賽事得以運行的基礎,皮克之所以對網球和戴維斯杯感興趣也是出於這一點。然而他的“網球世界盃”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可能會觸動別人的利益,例如即將舉行第三屆的“拉沃爾杯”和即將於2020年推出的“ATP杯”。

前者是由費德勒和他的經濟公司Team8所發起,旨在向名宿羅德·拉沃爾致敬的團體表演賽,2017年9月和2018年9月分別在布拉格和芝加哥成功舉辦。

因為是瑞士天王主辦,又有網球名宿加持,每一屆拉沃爾杯都星光熠熠,參賽球員包括費德勒、納達爾、德約科維奇、小茲維列夫、克耶高斯、沙波瓦洛夫等等。

除了出場費,2017年獲勝的歐洲盃6位球員都得到25萬美元的獎金。要知道,小茲維列夫在當年的四大滿貫加起來也只收穫了42萬美元獎金。

連續舉辦的拉沃爾杯以大牌球員和更多的娛樂性已經搶占了高地,這使得皮克和Kosmos公司不得不做出讓步和調整,將原本希望在9月份舉辦的戴維斯杯挪到11月。

“我們曾經在前期諮詢過一些球員關於比賽時間的看法,大家普遍青睞9到11月。”西班牙人在接受法國《費加羅報》採訪時表示。

“我知道對於職業網球選手來說,每一個賽季都非常漫長,所以Kosmos會選擇一個合理的時機來辦賽。”結果,在拉沃爾杯確定於2019年9月20至22日在日內瓦舉行之後,留給皮克的檔期只剩下了11月。

每年11月,ATP都將以年終總決賽來結束一整個職業賽季。在去年的ATP年終總決賽期間,ATP在倫敦的O2球場宣佈將會聯手澳州網協舉辦“ATP杯”,首屆賽事於2020年1月在澳洲的3個城市舉辦。

德約科維奇作為球員代表出席了發佈會,相對於沒有ATP積分的戴維斯杯,顯然塞爾維亞人的態度已經很明確了……

所以,在獎金方面比不過拉沃爾杯,在積分方面又比不過“ATP杯”,比賽時間又處於人困馬乏的賽季末,就算拉上了梅西,戴維斯杯的未來還是一團迷霧。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