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話兩任證監會主席的“犀利姐” 財政部“怕”她
2019年03月10日19:22

  原標題:喊話兩任證監會主席的“犀利姐

  今年3月7日,在上海代表團的全體會議上,全國人大代表、上海富申評估諮詢集團董事長樊芸,在證監會主席易會滿面前的連發多個犀利追問。

  根據現場視頻顯示,樊芸在發言中說,“現在證券法頂格處罰只有60萬,解決不了問題。像趙薇割韭菜,賺了幾十個億,不止一項罪名,加起來才罰70萬!不少代表商議要抓緊修改證券法,現在開始等,等到猴年馬月?但是,可以先出台法規、部門規章,靈活及時指導股市。”

  除此之外,樊芸還表示,目前資本市場常因某些媒體、某些所謂“專家”發表不負責任的言論而受到影響,甚至產生劇烈波動。

  “今天來的媒體都是很好的”,樊芸先“表揚”了一下現場的媒體,接著話鋒一轉,“但是有的媒體呢,不懂,瞎說,瞎起鬨,新媒體也有很多亂說。你不懂就不要亂說,歪嘴和尚不要念歪經,現在股評家被管起來了,有些專家,也要管一管。有的所謂經濟學人,拿著上市公司幾百萬的收入,擔任一個研究所所長,搞搞科研,出點理論成果,其實都是為東家站台,瞎說、胡說、忽悠,就是為了‘出貨’。”

  “有的人一年收入能有1500萬,簡直是在搶錢!”樊芸怒斥。

  13分鍾的發言後,易會滿沒有當場回應。當天晚上7點多,證監會的工作人員通過上海代表團聯繫到了樊芸代表,希望獲得她發言的書面文本,並表示將會對這些建議認真研究。

  “政事兒”注意到,作為十一屆、十二屆、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樊芸履職十多年中,多次在全國兩會上指出金融、財經領域的問題,被稱為兩會“犀利姐”。

  去年的全國兩會上,樊芸就在審議時當面“喊話”時任證監會主席劉士餘,連發數個“犀利追問”,審議結束後,也接到了劉士餘的電話和短信。

  去年3月5日全國兩會上海代表團全體會議時,時任證監會主席劉士餘到場聽取意見建議。

  現場,樊芸直指證券市場上的4大“痛點”,並對劉士餘犀利發問:“正好劉主席在這裏,是不是可以回應一下?”

  對於上市公司業績“變臉”較快,她說:“有企業在創業板上市後拋棄掉股民,逃到國外不回來,我們感覺有點像一場鬧劇,我想,證監會難道沒有辦法對它有所製約嗎?”

  在談到退市機製時,她說:“中國股市叫了那麼多年的退市機製,但沒有進展。中國的股市只有進沒有退,只有生沒有死,也會影響證券市場的質量。”

  “聽說證監會正在製定退市的若干意見。”說到這兒,樊芸直接向劉士餘發問:“劉主席在,是否方便透露一下,上市公司退市有沒有實質性的舉措?”

  同時她建議,對長時間盈利不分紅的企業,尤其是惡意不分紅的企業,證監會要加大檢查力度,加強信用評價的製度和名單公示;對獨角獸企業要加強把關,建立科學民主的評價機製,廣開言路,“而不是隨意地拍腦袋。”

  據媒體報導,劉士餘聽後笑而未語。在被記者追問“如何看代表提出的建議”時,他答道:“我們在很多方面的認識是一致的。”

  回到駐地之後,樊芸就接到了劉士餘的短信。

  “回到駐地的時候,劉士餘主席還專門給我發了短信說,‘我們會認真研究’。”她回憶,3月8日,劉士餘又兩次打電話,邀請她去證監會,並對她提出的問題一一給予回覆。

  在劉士餘給樊芸打電話次日,滬深交易所分別發佈了《上市公司重大違法強製退市實施辦法(徵求意見稿)》,其中提出了對證券市場6種違法行為的退市辦法。

  2017年全國兩會前,財政部到上海專門聽取代表委員的意見,特別向樊芸發來邀請。“你可是財政部點名一定要參加的。”據工作人員說,財政部看到樊芸代表最“怕”了。

  2013年,樊芸在參加審議時,批評預算報告里的一些數字與代表“捉迷藏”;2015年,她發現預算報告草案上,1.5萬億元數據不明,便攔住財政部的工作人員,詢問1.5萬億元轉移支付落實情況。

  “我跟財政部工作人員說,預算報告過幾天就要表決了,這1.5萬億元沒說明去向,我們怎麼表決?這是說不過去的。”事後樊芸評價,“我的再三追問,確實也有了一些效果。這幾年的專項轉移支付增長率,減少了百分之十幾。”

  對於財政部對她的“怕”,樊芸曾對媒體坦言她和財政部是“不打不成交”:“如果代表的審議、履職沒給政府部門壓力,怎麼推動改變呢?”

  而對於“犀利姐”這一稱呼,昨日樊芸在接受採訪時說:“什麼稱呼無所謂,其實我很溫柔,總有人要為老百姓說話,人大代表就是做這個的。”

  “政事兒”(微信ID:xjbzse)撰稿/許騰飛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