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生涯軌跡最慘的球員 大傷流浪他從未放棄
2019年03月12日15:50

禮特從未放棄
禮特從未放棄

  克利夫蘭騎士與多倫多速龍,強弱懸殊的兩支球隊卻聯手上演了這個比賽日中最令人驚歎的奇妙劇情。

  126-101,東岸倒數的騎士在自己的主場狂勝東岸第二的速龍25分。以下克上的情節振奮人心,而更加鼓舞騎士眾將的是他們悄然間達成的一項新高——25分的分差,創造了他們本賽季常規賽迄今為止的最大淨勝分。

  速貸球館今夜無眠,同樣難以入睡的還有布蘭登-禮特。面對強敵多倫多速龍,布蘭登-禮特全場出戰24分鐘,9投4中命中兩記三分,得到了12分5次助攻3次偷球以及全場最高的正負值。

  這並不是太過驚豔的數據,可結合賽場上的一些鏡頭,布蘭登-禮特的發揮足以讓人眼眶發熱:

  大幅度變向晃得OG-阿奴諾比立在原地呆若木雞,面對塞爾吉-伊巴卡淡定的拋投命中;

  隨後布蘭登-禮特如法炮製,他先是變向晃開諾曼-鮑維爾,依舊是面對伊巴卡的防守從容地命中拋投。

  兩次輕巧靈動的得分,全然沒有了幾個月前他身披火箭戰袍時在場上的無力之感。那時的他他運球沉重、腳步虛浮,根本無法擺脫對位球員的防守,似乎每多觸一次球他徹底被聯盟放棄的概率就加大了一些。而此時肉眼可見的,布蘭登-禮特正在逐漸找回對比賽的感覺。

  三天前,克利夫蘭騎士作客挑戰邁阿密熱火。儘管比賽最後的結局以失利收場,布蘭登-禮特卻貢獻了賽季最佳表現。他出戰26分鐘,11投6中扔中3記三分,拿下15分2個籃板6次助攻。

  連續兩場比賽得分上雙併非什麼值得大書特書的成就,但對於此時的布蘭登-禮特而言卻殊為不易。或許連他自己也記不清,上一次完成如此簡單的任務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適當的調低期望值才更易於收穫滿足感。沒有人可以否認,現在正是布蘭登-禮特幾年來最幸福的時刻。

  2月7日,在一筆牽涉休斯頓火箭、克利夫蘭騎士和薩克拉門托帝王的三方交易中,布蘭登-禮特作為其中的一個籌碼奔向了他生涯的第五座城市——克利夫蘭。得知交易達成後,布蘭登禮特面對鏡頭吐露心聲:

  “我肯定對這個繼續提升恢復和繼續找回自我的機會感到激動,我對換個地方感到激動,我對上場幫助一支朝著正確方向前進的球隊感到激動。”

  布蘭登-禮特搬出了排比句突強調自己的情緒。匆匆結束的火箭生涯多少有些不甘,但在如今缺乏關注度的克利夫蘭,禮特倒也落得輕鬆自在。沒有成績的壓力,沒有環伺的關注,沒有審視他的目光,這顯然是比休斯頓適合恢復與提升的地方。

  “我之前一整個賽季沒有出戰,但是我仍然是之前那個球員。”布蘭登-禮特帶著這樣的口號開始了騎士的征程。抓住有限的機會,釋放全部的能量,布蘭登-禮特用行動展現了一個小人物不甘於命運擺佈的倔強。

  布蘭登-禮特職業生涯的經歷每個人都不陌生。背景帝,漂泊聯盟,傷病不斷的玻璃人,這些標籤大概是人們記憶中這個悲催男孩兒的全部。但或許是多年的坎坷遭遇,讓人們忘記了布蘭登-禮特曾經擁有風光的過往。

  不同於許多黑人球員過去糟糕的生活環境和悲慘的童年經歷。禮特擁有令人豔羨的童年,生活幸福、家庭溫馨。父母在他成長的道路上給予了他最正確的價值觀的樹立與引導,讓布蘭登-禮特清楚籃球並不是他生活的全部。在父母的督促下,禮特學習優異,以優秀的成績從高中畢業,此外他熟讀諸多經典,博覽群書,能詩會畫,真正意義上做到了多才多藝。

  當然,全面的才能無法掩蓋住他出色的籃球天賦,在派斯特高中佈蘭登-禮特貢獻了出色的數據,兩次帶隊問鼎州冠軍,他婉拒了眾多名校的邀請函他選擇了肯塔基大學,隨後以打破多項大一新生紀錄的姿態,吸引了NBA各隊對他的青睞。

  一路順風順水,十足的人生贏家,然而布蘭登-禮特的好運也自那之後戛然而止。

  2011年NBA選秀大會上,布蘭登-禮特在首輪第8順位被底特律活塞選中正式開啟了他的職業生涯,更揭開了一段悲催的人生之路。

  在底特律活塞的兩年,禮特作為球隊的前二得分手發揮整體可圈可點。他數據穩定,併入選了最佳新秀陣容第一陣容。但活塞無意長期培養他,2013年7月的最後一天,布蘭登-禮特被交易至了密爾沃基公鹿。

  2013-2014賽季,布蘭登-禮特迎來了生涯的騰飛,他場均可以得到17.9分3.5個籃板4.9次助攻,儘管還有著巨大的提升空間,但人們感覺到的是禮特即將迎來屬於他的春天。然而很快的,這份美好的幻想還沒來得及兌現便倉促結束,半個賽季後公鹿放棄禮特將其交易至鳳凰城太陽。

  時光溜走的那幾年里,人們會為禮特的人生感到不幸,但更多的是把他的經歷當作取樂的素材。媒體將他與當屆狀元凱里-艾榮塑造成一生之敵,他卻被艾榮尷尬的晃倒在地;他“不自量力”的試圖去封阻小佐敦的入樽,卻最終淪為他人高光時刻的背景板。

  然而,外界的諷刺不過是禮特生活中最小的挫折,他真正的噩夢在奔赴太陽後悄然而至。

  2014-2015賽季後半段,初加盟太陽的禮特腳踝受傷,缺席賽季餘下所有比賽;2015年休賽期,一紙5年7000萬美元的合同鳳凰城太陽續約了布蘭登-禮特。2015-2016賽季,布蘭登-禮特在出戰52場比賽後,賽季再度報銷……

  2016-2017賽季,布蘭登-禮特失去了正選的位置,出場時間從36分鐘跌至21分鐘,徹底淪為了艾力-比立素和德文-布卡的後備。

  人生中遭逢重大變故往往容易令一個人萬念俱灰,從而輕鬆奪走他的信念,何況對於屢次遭遇命運嚴酷拷問的布蘭登-禮特。他大概有無數種理由屈服於無情的安排,然而不允許低頭認輸的布蘭登-禮特無法說服自己放縱沉淪,他的生活中沒有借酒消愁,沒有醉駕超速,沒有毒品大麻,沒有夜店美女,甚至沒有花邊緋聞。

  自律,是布蘭登-禮特始終堅持的人生信條。球隊陣容結構的重組讓布蘭登-禮特默默積攢著證明自己的決心,他紮進訓練館努力訓練,提升自己。可無數次的悲愴故事也讓我們不得不承認:

  很多時候,上帝從未公平對待每一個付出努力的人。

  2017年休賽期,布蘭登-禮特在一場業餘聯賽中韌帶撕裂,無奈缺席整個2017-2018賽季。在重傷之前的兩天,他還上傳了他在球館里揮汗如雨訓練的影片。一個夏天的努力化為泡影,布蘭登-禮特還努力保持著樂觀的心態:“如果當你遭受嚴重的傷病連正常行走都是奢求的時候,只要想到未來還能在球場奔跑,就應該感到幸運。”

  可禮特的樂觀無法掩飾一個尷尬的事實:三個半賽季的太陽生涯,傷病不斷布蘭登-禮特合計只為太陽出戰了117場比賽。一年又一年的缺席消磨掉了太陽管理層對禮特的信心,去年夏天,布蘭登-禮特被鳳凰城太陽交易至了休斯頓火箭。

  事實上當2018年12月布蘭登-禮特真正重新站在場上時,他已經闊別賽場兩年之久。在擺脫傷病之後,禮特對未來充滿期待:“我感覺不錯,我很開心自己可以恢復健康,可以在場上自由移動,從膝蓋傷病中恢復總是需要一個過程,這需要時間。但是我很開心自己可以慢慢找回自己,努力重新找回之前那個自己。”

  只是丟掉的時光又怎能輕易地找回?布蘭登-禮特的正名之路坎坷艱辛,複健、下放、受傷、再復出,在經歷這樣的循環後,布蘭登-禮特代表休斯頓火箭僅僅出戰了12場比賽,場均登場時間不足10分鐘,交出的數據也只有場均3分0.8個籃板0.8次助攻,命中率和三分命中率分別跌至23%和16%。

  那個曾被寄予厚望的少年在距離頂峰觸手可及的距離被推下深穀,他彷彿踩在戴歷-路斯灑落一地的破敗的玫瑰花瓣上,經歷著相近程度的折磨與煎熬。被球隊拋棄、輾轉流浪、遭遇重傷,這就是布蘭登-禮特令人唏噓的生涯軌跡。

  然而,這一切都已成為過去。

  在為克利夫蘭騎士效力的12場比賽里,布蘭登-禮特正選了其中的11場。他場均出戰19.1分鐘,能夠得到7.8分1.3個籃板2.7次助攻,命中率回升到了43%,他每場可以命中1.5記三分,並且投出了生涯最佳的42%的三分命中率。結合此時連續兩場比賽得分上雙的出色發揮,呈現在每個人眼中的是不懈努力的布蘭登-禮特正在一點點的找回他的競技狀態。

  在被人遺忘的克利夫蘭,27歲的布蘭登-禮特還在勇敢的奔跑著。無數次被命運捉弄的他從未放棄追逐夢想。無法想像命運的惡意會再一次吞噬布蘭登-禮特,我更願意看到這個飽經生活蹂躪的男孩兒克服重重困難,重新找回自己。

  就在那或遠或近的未來。

  (薑子昂)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