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的世界末日:昆蟲可能將在“一個世紀內”滅絕
2019年03月13日08:30
澳州雪梨大學的科學家指出,昆蟲總生物量正在以每年2.5%的速率下降,並可能在一個世紀內滅絕。
澳州雪梨大學的科學家指出,昆蟲總生物量正在以每年2.5%的速率下降,並可能在一個世紀內滅絕。
葉蟬是歐洲昆蟲的一大組成部分,但是到1950年時,它們的數量已經下降了66%。
葉蟬是歐洲昆蟲的一大組成部分,但是到1950年時,它們的數量已經下降了66%。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3月13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一篇全球性的科學綜述指出,如果昆蟲的快速衰退趨勢持續下去,它們有可能在一個世紀內滅絕。這項驚人的研究發現,全世界41%的昆蟲物種正在衰退,而失去這些動物將會引發地球生態系統的“災難性崩潰”。澳州雪梨大學的科學家指出,昆蟲總生物量正在以每年2.5%的速率下降,並可能在一個世紀內滅絕。

  這些令人吃驚的觀點是基於保護昆蟲的努力都宣告失敗,而且那些以頑強和適應性著稱的昆蟲門類最終無法適應持續的自然變化。

  在動物界中,昆蟲長期以來都被視為“偉大的倖存者”。想要永久消滅昆蟲,需要自然環境達到相當驚人的破壞程度。研究人員堅稱,他們的觀點並非危言聳聽,而且他們希望以此提高人們對昆蟲保護問題的關注。

  事實上,這些發現建立在地球已經進入第六次大規模滅絕的觀點基礎上。上一次大規模滅絕事件是在6600萬年前,一顆巨大的小行星撞擊了今天墨西哥的希克蘇魯伯地區,最終導致了絕大多數恐龍的滅絕。

  研究指出,昆蟲滅絕的速率要比哺乳動物、鳥類和爬行動物快8倍。在發現昆蟲數量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減少之後,研究人員決定向公眾發出嚴肅的警告,作為其科學結論的一部分。在這篇突破性的論文中,研究人員使用了異常強有力的措辭,希望更充分地表達他們的觀點。

  儘管這樣的表達方式與科學論文通常的規範不符,但無論是論文作者還是期刊編輯,都認為有必要這麼做,以促使更多的人思考昆蟲數量的全球性危機。

過去十年來,全世界41%的昆蟲物種處於衰退之中。自1990年以來,英國農田環境中的蝴蝶數量下降了27%,在林地環境中則下降了58%。
過去十年來,全世界41%的昆蟲物種處於衰退之中。自1990年以來,英國農田環境中的蝴蝶數量下降了27%,在林地環境中則下降了58%。

  數據顯示,53%的蝴蝶物種在過去十年中有所下降,而46%的蜂類物種也呈現衰退趨勢。情況最糟糕的類群是石蛾,即毛翅目昆蟲,其68%的物種都在減少。蜻蜓和甲蟲(鞘翅目)物種分別有37%和49%的物種出現大幅衰退。

  研究發現,集約化農業是“問題的根本原因”,但研究人員還發現了導致昆蟲物種滅絕的許多問題,包括氣候變化、城市化、棲息地喪失、疾病和入侵物種的引入等,劍橋大學的博士後研究者安德魯·布拉登(Andrew Bladon)表示,所有昆蟲都滅絕的可能性很小,但它們的數量會大幅度減少,它們的生態功能也將降到最低。

  “失去每一種昆蟲的可能性是很小的,但極有可能的是,如果我們不改變農業作業的方式,我們將失去絕大多數昆蟲物種和個體,”安德魯·布拉登說,“重要的一點是,在某個物種最後一隻昆蟲個體死亡之前很長時間里,該物種在生態學意義上已經滅絕,無法發揮生態功能。它們將不能提供授粉或害蟲控製服務,也會使許多動物出現食物不足的問題。如果發生這種情況,人類將處於非常不利的境地。”

  研究人員表示,昆蟲對幾乎所有生態系統來說都是“必不可少的”,因為它們在植物授粉中發揮著重要作用,也是許多其他生物的食物來源。昆蟲物種數量的任何大幅度下降最終都會對人類產生巨大影響。

  近年來有報導稱,波多黎各和德國等地的昆蟲數量出現了嚴重下降,而新研究進一步指出,這其實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在論文中,研究人員提出了他們的驚人結論,“(昆蟲的)趨勢證實,第六次大滅絕事件正在嚴重影響我們這個星球上的各種生命,”研究人員寫道,“除非我們改變生產食物的方式,否則昆蟲作為一個整體將在短短幾十年來走上滅絕的道路。至少可以說,這對地球生態系統的影響是災難性的。”

  弗朗西斯科·桑切斯-巴約(Francisco Sánchez-Bayo)是這項研究的作者之一,他為論文中強硬的措辭辯護,簡稱自己並不是在危言聳聽。相反,他希望這篇綜述所描寫的可怕前景能“真正地喚醒人們”。

過去十年中,蝴蝶和飛蛾的數量受到了嚴重打擊,例如在2000年至2009年間,英格蘭農田中主要蝴蝶物種的數量減少了58%。
過去十年中,蝴蝶和飛蛾的數量受到了嚴重打擊,例如在2000年至2009年間,英格蘭農田中主要蝴蝶物種的數量減少了58%。

  弗朗西斯科·桑切斯-巴約來自澳州的雪梨大學,他和中國農業科學院的Kris Wyckhuys合作撰寫了這篇綜述。他說:“如果昆蟲物種消失的趨勢無法阻止,那無論是對地球的生態系統,還是人類的生存,都將造成災難性的後果。”該綜述發表在近期的《生物保育》(Biological Conservation)期刊上。

  弗朗西斯科·桑切斯-巴約形容過去25至30年來每年2.5%的物種消失速率是“令人震驚的”。他說:“這是很快的速率。在十年內會有四分之一的物種消失,50年內將只剩下一半,而100年內,一切將蕩然無存。”

  昆蟲是地球生態系統的必要組成部分,而且比其他任何動物門類的數量更多,更豐富多樣。單就重量來計算,昆蟲是人類的17倍以上,工業化的農業生產和相關化學農藥的使用已經被確定為昆蟲衰退的主要原因,但城市化、氣候變化也被認為是昆蟲數量恢復的主要障礙。

  “這個問題不止關係到夏天里沒有蟋蟀的叫聲,更是關係到地球上生命基礎的消失,”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科學主管馬克·萊特(Mark Wright)說,“昆蟲數量的崩潰再一次預示了我們的星球處於危機之中,我們需要在全球範圍內採取緊急行動來保護自然。我們的未來取決於此。”

過去十年中,蝴蝶和飛蛾的數量受到了嚴重打擊,而另一個備受矚目的昆蟲類群是蜂類。農藥特別是新煙堿類藥物的使用,已經導致歐盟和美國的蜜蜂數量急劇減少。
過去十年中,蝴蝶和飛蛾的數量受到了嚴重打擊,而另一個備受矚目的昆蟲類群是蜂類。農藥特別是新煙堿類藥物的使用,已經導致歐盟和美國的蜜蜂數量急劇減少。

  波多黎各被認為是昆蟲消失對更廣泛生態系統造成災難性影響的一個長期例子。過去35年中,波多黎各的昆蟲數量下降了98%,而依賴昆蟲作為食物來源的各種魚類、爬行動物、兩棲動物和哺乳動物也一直在減少。

  為了準確瞭解世界各地動物數量下降的情況,研究人員整理了近年來完成的73項前沿研究。大多數研究都是在西歐和美國進行的,一些研究則關注澳州、中國、巴西和南非等國的情況。

  布拉登博士表示,該研究的方法對世界各地的生態系統進行了詳細的評估。“數據評估不可避免會存在缺口,例如歐洲和美國的信息就比非洲某些地區詳細得多,”他說,“儘管如此,我認為任何閱讀這篇論文的科學家應該都不會收集到任何與這些結果衝突的數據,並獲得不同的結論,收集更多的數據非常重要,但我不認為任何閱讀該報告的科學家能夠改變其結論,而且無論未來收集多少數據,預計的趨勢都是相同的。”

  換句話說,該研究的結論經得起時間的考驗。“現在的問題在於普通民眾和政界人士要做的事情,”布拉登博士補充道,“科學家已經確定了這些問題,環境保護主義者找到了一些解決問題的方案,但這些解決方案未能得到實施。科學認識絕對是政府決策的基礎。”

新發現建立在地球已經進入第六次大規模滅絕的觀點基礎上。上一次大規模滅絕事件是在6600萬年前,一顆巨大的小行星撞擊了今天墨西哥的希克蘇魯伯地區,最終導致了絕大多數恐龍的滅絕。
新發現建立在地球已經進入第六次大規模滅絕的觀點基礎上。上一次大規模滅絕事件是在6600萬年前,一顆巨大的小行星撞擊了今天墨西哥的希克蘇魯伯地區,最終導致了絕大多數恐龍的滅絕。

  這篇綜述中包括了對2018年6月發佈的一項研究的重新思考。該研究發現,自1990年以來,英國農田環境中的蝴蝶數量下降了27%,在林地環境中則下降了58%。發佈該報告的英國環境、食品和鄉村事務部(DEFRA)表示,這意味著一場“生態的世界末日”。

  過去十年中,蝴蝶和飛蛾的數量受到了嚴重打擊,而另一個備受矚目的昆蟲類群是蜂類。農藥特別是新煙堿類藥物的使用,已經導致歐盟和美國的蜜蜂數量急劇減少,2018年,歐盟法院宣佈全面禁止新煙堿的使用。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美國的蜂群數量已經減少了250萬。環保主義者將禁用新煙堿類藥物宣傳為一項“重大勝利”,但是在蜜蜂數量壓倒性下降的情況下,這隻是很小的一步。

  研究人員表示,雖然在農業活動區域中,昆蟲的消失可能是使用化學藥物的結果,但是在熱帶地區,昆蟲數量受氣候變化的影響更大。這些地區的環境條件長期保持相對穩定且可預測,那裡的動物很難適應突然變化的環境。

  一些種群數量下降的物種找到了克服困境並重新發展壯大的方法,但少數物種的成功無法抵消更大範圍的物種衰退。野生動物慈善機構Buglife的首席執行官馬特·沙爾德洛(Matt Shardlow)說:“看到這些整理出來的證據,表明世界昆蟲種群所面臨的糟糕處境,這是非常令人警醒的。”

  他表示,昆蟲占地球動物物種的一半以上,但研究顯示它們的消失速度遠遠超過鳥類和哺乳動物。“趨勢已經越來越明顯,我們這個星球的生態正在破碎,需要採取緊急且全球性的努力來製止並扭轉這些可怕的趨勢——讓昆蟲慢慢消失並不是一個合理的選項,”沙爾德洛說,“原因不止一個,但證據是清晰的。想要製止這場危機,我們必須迅速扭轉棲息地的碎片化,阻止並緩解氣候變化,清理受汙染的水域,採用更加可持續的、對生態敏感的農業手段來取代對農藥的依賴。”(任天)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