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新娘”嫁給了24歲表叔:離家出走自願嫁人
2019年03月16日09:29

  原標題:上遊調查:16歲甘肅“新娘”嫁給了24歲表叔

來源:上遊新聞

  今年2月24日,位於黃土高原上的甘肅省隴西縣柯寨鎮初級中學新學期開學,鬧鬧嚷嚷中,初三(3)班班主任老師發現,學生芳芳(化名)一直沒來報名,只好給家長打電話。

▲16歲的芳芳瞞著父親,跑到杭州與大她8歲的表叔拍婚紗照。受訪者供圖
▲16歲的芳芳瞞著父親,跑到杭州與大她8歲的表叔拍婚紗照。受訪者供圖

  老實巴交的48歲農民張春銀沒敢告訴老師真相:開學前8天,一直暫住在前妻家的女兒悄悄到了1800公裡外的繁華之都——浙江杭州,與大她8歲的表叔一起拍了婚紗照,當上了未成年的”新娘”。

  這一切,作為女兒法定監護人的他一直被蒙在鼓裡,直到女兒的婚紗照在親戚中傳得沸沸揚揚。擔心未成年的女兒被他人哄騙拐賣,張春銀向當地警方報案。

  近日,上遊新聞記者(報料微信:shangyounews)在甘肅隴西進行調查,試圖還原這起16歲“新娘”事件的真相。

▲48歲的張春銀和身後在政府資助下去年才修好的兩間磚房。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範永鬆
▲48歲的張春銀和身後在政府資助下去年才修好的兩間磚房。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範永鬆

  父親一巴掌,女兒離家出走

  甘肅隴西縣位於隴海鐵路線上,在蘭州和天水之間,這是一個人口50多萬的農業小縣。3月的隴西,雖然已經開春,但空氣中依舊殘留著寒意。

  張春銀的家在隴西縣柯寨鎮張家灣村,這裏位於海拔1900米的黃土高原,溝隴之間,依然可以看到部分殘存未化的積雪。

  張家的房屋建在村里最高處,背靠黃土山坡,四周用黃色土牆圍了一個四合院。靠山坡一側豎立著兩間嶄新的磚房,外牆貼有白色瓷磚,門口有紅色對聯,屋頂是灰色的琉璃瓦。

  張春銀介紹,自己是多年的貧困戶,一家一直靠在23畝黃土上耕種土豆、玉米、黃芪等為生,每年全家年收入不到1萬元,此前一家三口一直住窯洞和土房。去年,鎮里資助了1.5萬元,自己又湊了5000元,才修了這兩間磚房。

▲張春銀一家是貧困戶,室內擺設相當簡陋,還堆放著玉米等雜物。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範永鬆
▲張春銀一家是貧困戶,室內擺設相當簡陋,還堆放著玉米等雜物。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範永鬆

  兩間磚房實際就是兩間臥室,裡面沒有任何裝修,水泥牆壁裸露在外面,房間里還堆放了大量的玉米等雜物。整個家庭最值錢的,就是一台15寸的舊彩電,以及牛圈里的那頭耕牛。

  張春銀告訴上遊新聞記者,兩間臥室一間由女兒芳芳住,一間由他和患有癲癇病的大兒子共住。芳芳房間的土炕上,鋪了一層彩色塑料布當床單,被子也很薄。床尾張貼有一張寫有“愛拚才會贏”的條幅。

  張春銀說,從去年7月22日開始,他打了女兒一巴掌之後,芳芳就再沒有回家住過。

  那天中午,他從地裡勞動回來,發現放暑假在家的女兒一直在院子裡蹦來跳去,既沒做作業也沒做家務,於是就吼了女兒兩句,沒想到遭到女兒頂嘴。一氣之下,張春銀順手在女兒肩膀上拍了一巴掌,“用力也不大。”但沒想到女兒一溜煙就跑出院子,午飯時女兒也沒有回來。

  張春銀和家人在鎮上找了好幾天,才知道芳芳去了媽媽張淑娃家。1998年,張春銀經人介紹與隔壁村的張淑娃成親,並育有兒子小寶和女兒芳芳。但兒子小寶就發現患有癲癇病,家裡帶著四處求醫也未能治癒。

  2006年,芳芳4歲時,張淑娃通過起訴完成離婚。法院判決兒子歸女方撫養,女兒歸男方。隨後,張淑娃改嫁到山腳下的首陽鎮,卻沒有帶上有癲癇病的兒子。張淑娃在新家又生了兩個兒子,與前夫幾乎斷絕了來往。張春銀靠在家耕種23畝土地,獨自撫養兩個孩子慢慢長大。

  在首陽鎮前妻家,張春銀見到了女兒。張春銀勸說女兒回家,結果芳芳堅決不回家。心想孩子可能還在氣頭上,也許過一段時間,氣消了自然就回家了。於是張春銀叮囑了幾句,繼續回家種地。

▲芳芳與大她8歲表叔的婚紗照。受訪者供圖
▲芳芳與大她8歲表叔的婚紗照。受訪者供圖

  半年未回家,女兒突然披上婚紗

  沒想到,芳芳這一氣就氣了半年。

  去年9月秋季開學,芳芳準時回學校報到上課,然後5天住校,週末依然不回距離學校3公里的家,而是回更遠的媽媽家。學校召開家長會,芳芳也讓母親張淑娃去參加。

  張春銀回憶,中途有一次,芳芳曾回到張家灣村的家,來找他要生活費,“當時我正在忙農活,就讓女兒等一會。也就一袋煙的工夫,等我忙完回家時,發現芳芳又跑了。”

  秋去冬來,轉眼就是寒假,女兒依舊沒有回家。張春銀說,因為大兒子有病不能下地勞動,芳芳要學習,家裡所有的農活幾乎都是他和年邁的父母一起完成。家裡也把所有希望寄託在芳芳的身上。

  74歲的爺爺張明告訴上遊新聞記者:“孫女從小就乖巧可愛,全家人喜歡,但沒有想到,隨著年齡增大,特別是上初中以後,孩子脾氣越來越暴躁,很難管。”

  張春銀介紹,女兒學習成績一般,但體育成績特別好,尤其擅長短跑。上遊新聞記者看到,在張家臥室的水泥牆上,張貼著十幾張芳芳的獎狀,上面記錄了芳芳先後在2018年學校春季田徑運動會上獲得女子跳遠第一名、女子短跑60米、200米第一名、800米第二名等成績,她還曾打破800米的學校紀錄,在2017年被評為學校優秀運動員。

▲張家臥室的水泥牆上,張貼著十幾張芳芳獲得的獎狀。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範永鬆
▲張家臥室的水泥牆上,張貼著十幾張芳芳獲得的獎狀。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範永鬆

  讓張春銀沒有想到的是,跑步成績好的女兒卻會越跑越遠,直到自己看不見了。

  去年寒假期間,張春銀曾和芳芳的爺爺奶奶一道,到張淑娃家再次勸說女兒回家,依然被拒。考慮到可能是女生大了,正處於青春叛逆期,與母親親近一些,這事就拖了下來。

  今年2月16日,還沒過完大年,張春銀突然被隔壁鄰居一句話問懵:“你女兒怎麼結婚了?”許久沒有女兒消息的張春銀第一反應是:“娃還在上學,怎麼可能結婚呢?”

  鄰居說,現在全村人都知道這事,已傳得沸沸揚揚。鄰居打開手機,給他看了微信朋友圈的多張圖片,裡面有一對青年男女拍的婚紗照。其中,身穿紅色中式婚禮服笑容燦爛的,正是自己16歲的女兒芳芳。

  張春銀頓時感到五雷轟頂:“女兒還未成年,正是上學年齡,怎麼突然要嫁人了?我作為法定監護人,怎麼一點不知道?”

  一家人打聽後才知道,原來芳芳春節前走親戚,結果被姥爺“嫁給”了柯寨鎮葡萄村,比芳芳大8歲的李某明。

▲圖解16歲“新娘”芳芳和男方親戚關係圖。
▲圖解16歲“新娘”芳芳和男方親戚關係圖。

  張春銀瞭解到的事情大致經過是:芳芳臘月時去舅舅家玩,同一天,芳芳的表叔婆王煥煥也“恰巧”來走親戚,看到芳芳幾年不到就出落成了大女生,便有意讓她和自己24歲的兒子李某明訂親。

  在舅舅家住了一晚後,芳芳被姥爺和表叔婆王煥煥帶去了李某明家。王煥煥此前一直在杭州打工,給芳芳講了許多外面世界的精彩,並承諾帶她去外面看看。

  在李某明家住了一晚後,芳芳、王煥煥等人回到張淑娃家,徵求母親張淑娃的意見。由於都是親戚,張淑娃沒有反對,也沒有將這個消息告訴張春銀。

  僅僅隔了一天,王煥煥一家人就帶著芳芳乘黑車離開隴西去了杭州。芳芳與李某明在杭州見面後,很快到當地照相館拍了一套婚紗照。

  張春銀說,按照兩家的親戚關係和輩分,李某明是芳芳的表叔。

  村民們紛紛傳言,是芳芳的姥爺促成了此事,為此還收了王煥煥家10萬元的彩禮。

▲芳芳的母親張淑娃聲稱孩子是自願去杭州“成親”。對女兒輟學之舉,她表示自己阻攔過沒管用。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範永鬆
▲芳芳的母親張淑娃聲稱孩子是自願去杭州“成親”。對女兒輟學之舉,她表示自己阻攔過沒管用。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範永鬆

  母親聲稱是孩子自行出走

  張春銀找到張淑娃質問情況,要對方交人。張淑娃說,女兒告訴她,張春銀只知道種地,從來不關心她的學習,再加上之前在家裡打罵孩子, 傷了孩子的心,“她已經不認你這個爸爸了。”

  張春銀質問前妻:“孩子還未成年,你怎麼能允許她訂親?並且擅自同意她與陌生男子遠赴杭州,卻不通知我?”

  張淑娃回答,孩子長大了,有自己的主見,是她自己願意和李某明成親,目前人已經在杭州了。張淑娃還堅決否認自己和父親在這個事件中收了彩禮。

  3月8日,張春銀的親屬們再次來到張淑娃家。

  張淑娃向上遊新聞記者介紹,春節前,芳芳到舅舅家走親戚,碰到表叔婆王煥煥。王煥煥就告訴芳芳,自己一家長年在杭州打工,外面的條件比老家強一萬倍。她可以帶芳芳到杭州打工,順便可以和在杭州的兒子李某明見面:“你們如果互相看得上就相處,看不上,我就送你回來。”

  張淑娃表示,自己在整個事件中沒有任何責任,“我也不同意她書未讀完就外出,是孩子自己想離開貧困的老家出門打工,怎麼也勸不住;至於訂親拍婚紗照,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因為都是親戚,我沒有收一分錢彩禮,我也希望她早點回家。”

  但張春銀對前妻的話依舊將信將疑,認為張淑娃要對此事承擔絕大部分責任:“李某明長年在外打工,而且比芳芳大8歲,兩人生活中應該不會經常見面,也談不上感情基礎。芳芳作為未成年人,如果沒有家人的支持和縱容,怎麼會有膽量到離家這麼遠的地方,與陌生男子一起生活?”

▲芳芳的婆婆,手裡拿著孫女芳芳的照片。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範永鬆
▲芳芳的婆婆,手裡拿著孫女芳芳的照片。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範永鬆

  隴西警方還未明確是否立案

  2月20日,張春銀一家到隴西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報案,聲稱女兒被拐賣。隴西警方隨即對當事的芳芳姥爺、母親張淑娃進行調查。警方初步查實,兩人沒有在該事件中收彩禮。

  此後,隴西警方與杭州警方聯動,讓當地警方協助調查。目前,隴西警方還未確定是否立案。

  2月28日,隴西警方交給張春銀一張紙條,紙條上有一個手機號和芳芳在杭州的住址,讓家屬自行前往勸說孩子回家。親屬們按照該號碼撥打過去,接電話的這名女子自稱是李某明的姐姐。對方拒絕讓芳芳接電話,只稱芳芳在杭州過得很好,目前沒有上班,芳芳不願意再回老家繼續上學。雖然芳芳和李某明拍了婚紗照,但會等到芳芳達到法定結婚年齡兩人就結婚,家裡也會舉辦隆重的婚禮。

  上遊新聞記者也撥打了對方電話,自稱李某明姐姐的女子表示,輟學和弟弟耍朋友是芳芳自願的,兩人目前相處得很好。記者希望和芳芳通話,對方表示要徵求芳芳的意見。

  3月9日,張春銀再次來到隴西縣公安局刑警大隊詢問案件進展。工作人員告訴張春銀,接到報案後,隴西警方和杭州警方進行了聯動,負責管轄王煥煥一家暫住地的杭州市餘杭區臨平派出所,將王煥煥母子以及芳芳傳喚到了派出所進行調查。

  據介紹,隴西警方還和芳芳進行了遠程視頻通話。視頻中,芳芳表示,輟學外出和拍婚紗照,一切都是她自願的,沒有受到他人強迫。

  隴西警方介紹,關於案件的定性,以及是否立案,他們還在等待杭州警方的調查結論。

  上遊新聞記者瞭解到,《婚姻法》明確規定,禁止直系血親和三代以內的旁系血親等近親關係的人結婚。但芳芳與表叔李某明,已是三代以外的旁系血親,不在禁止之列。

  尋女兒和春耕,讓張春銀面臨兩難。他說,高原上的春耕已經開始,地裡的黃芪苗冒出來有一寸高了,正是移栽的最佳時節,如果不及時移栽,會影響一年的收成,“等我把地裡的黃芪移栽完了,我就出門去把女兒尋回來。”張春銀用濃濃的隴西話說。

  從背後望去,還不到50歲的張春銀頭髮斑白,背微駝,似乎突然蒼老了許多。

▲芳芳與大她8歲表叔的婚紗照。表情甜蜜的她,不知是否真正懂得婚姻的意義。受訪者供圖
▲芳芳與大她8歲表叔的婚紗照。表情甜蜜的她,不知是否真正懂得婚姻的意義。受訪者供圖

  對話芳芳

  老爸經常打我,我以後不認他了

  3月11日上午,上遊新聞記者和芳芳取得了聯繫,對她進行了電話採訪。在整個對話過程中,可以清楚聽到芳芳旁邊有另外一個人的聲音,不時地在提醒芳芳。

  記者:芳芳,你現在杭州上班沒有?

  芳芳:沒有上班。

  記者:那你現在每天都在幹什麼?

  芳芳:玩。

  記者:現在學校都開學了,為什麼不回家上學呢?

  芳芳:懶得上。

  記者:你和李某明拍婚紗照,準備什麼時候結婚?

  芳芳:不知道。

  記者:你知不知道你是一個未成年人?

  芳芳:知道。

  記者:你從隴西到杭州,家裡人有誰同意了嗎?

  芳芳:他們誰都不同意,是我自願的。

  記者:你爸爸是你的法定監護人,你徵求過他的意見嗎?

  芳芳:我老爸態度就是那樣的。

  記者:他對你不好?經常打你嗎?

  芳芳:不好,經常打。

  記者:他用什麼打?

  芳芳:打的東西很多。

  記者:他為什麼打你呢?

  芳芳:有時是我犯了錯,有時是不去地裡幹活,他就發脾氣。

  記者:你和李某明是多久認識的?

  芳芳:認識大概兩年了,從初二下半學期就開始認識。

  記者:怎麼認識的?

  芳芳:我們是遠房親戚。

  記者:你母親說,按照家裡的輩份,李某明應該是你的親表叔?你知道嗎?

  芳芳:(撲哧——笑出聲來)這些我不懂。

  記者:你們現在拍了婚紗照,是準備結婚嗎?

  芳芳:我們之間有感情,但現在拍婚紗照,是鬧著玩。

  記者:你以後有人生規劃嗎?以後誰養你呢?

  芳芳:我不想唸書了,現在是他們家養我。

  記者:你以後不認你老爸了嗎?

  芳芳:不認。

  律師點評

  法定監護人不能對未成年子女訂婚聽之任之

  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張新年在接受上遊新聞記者採訪時,對16歲的“新娘”事件分析認為,當下,因未成年人早熟、早戀而導致的訂婚年齡低齡化現象時有發生。雖然我國《婚姻法》對訂婚問題沒有作出明確規定,但是《未成年人保護法》中已明確規定,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不得為未成年人訂立婚約。

  本案中,芳芳的母親雖未取得芳芳的撫養權,但依據《婚姻法》的規定,仍然是芳芳的法定監護人。因此,作為芳芳的法定監護人之一,母親張淑娃對未成年芳芳與他人訂婚的行為聽之任之,最終導致本該專心學習的花季少女過早輟學,其行為涉嫌違反《義務教育法》及《未成年人保護法》的規定,應當由有關部門予以處理。

  此外,芳芳雖已滿16週歲,可以決定自己的性權利(我國《刑法》規定,與14歲以下少女發生性關係,即使幼女自願,也以強姦罪論處),但她仍屬於未成年人,從各方面的反饋信息看,她對訂婚、成家等感情問題尚不能完全理解,“自願”也可能是受他人欺騙、脅迫所致。

  若芳芳目前已經和李某明同居,則需考慮到其中是否存在強姦等情節,同時促成芳芳訂婚的相關人等,也可能涉嫌拐賣婦女、兒童等不法行為。由於隴西與杭州警方正在對此案進行調查,是否存在犯罪情節,還要等待警方最終的調查結果。

  上遊新聞記者 範永鬆 發自甘肅隴西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