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煙何去何從?產業鏈保持"鎮定"但監管或在不遠處
2019年03月19日17:04

  央視3·15晚會顯示,經檢測證實電子煙使用的尼古丁煙液中通常含有香料、丙二醇和甘油,而煙液霧化後的氣體中含有甲醛,屬有害氣體。央視主持人稱,電子煙含有不少有害物質,危害一點兒不比香菸來得少。

  在被3·15晚會點名後,電子煙這個悶聲賺大錢的行業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輿論危機。一些電子煙相關企業紛紛回應,稱只生產零部件,不涉及煙油生產,或者稱產品主要銷往海外。不少電子煙行業創業者認為,3·15對其影響不大。不過實際情況如何呢?電子煙行業何去何從?

  產業鏈紛紛回應 有電商平台重新上架

  3.15晚會當晚,京東曾屏蔽“電子煙”關鍵詞。不過新京報記者發現,目前京東已解除對該關鍵詞的限製。京東方面回覆記者稱,“我們不售賣菸草型煙彈,以及含有菸草型煙彈的加熱不燃燒型電子煙具”。阿里巴巴旗下的天貓和淘寶則未屏蔽電子煙。騰訊方面回覆稱,含有菸草的電子煙在其平台上禁止銷售。蘇寧則一直屏蔽了“電子煙”關鍵詞。

  3月17日晚間開始,電子煙行業相關公司陸續發佈公告回應和說明。電池製造商億緯鋰能回覆深交所問詢函稱:參股公司麥克韋爾專門為客戶生產的含有煙液的電子霧化器產品,其煙液由客戶提供或向客戶指定的供應商採購;經核查,2018年,麥克韋爾近九成的電子霧化器產品直接出口歐美等海外市場。

  電子煙部件製造商盈趣科技公告表示,公司僅為PMI客戶提供IQOS品牌電子煙精密塑膠部件產品的研發及生產,未開展該品牌電子煙產品整機設備的生產,且未開展煙液式電子煙相關設備或零件之業務,亦未生產電子煙煙液或煙彈等菸草產品。

  順灝股份在公告中稱,控股子公司上海綠馨及其下屬子公司主要開展低溫加熱不燃燒煙具的研發和銷售,主要銷售市場為日本等國際地區;上海綠馨控股子公司綠新豐科技(香港) 2018年在柬埔寨投資的項目主要生產低溫加熱不燃燒煙彈,未來將在海外地區合法銷售。

  東風股份則表態稱,將以參股股東的身份持續加強對綠馨電子生產經營的監督,要求其嚴格按照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

  3月18日,3.15過後首個交易日開盤後,電子煙板塊整體下跌。創業板公司億緯鋰能股價隨即下跌3.56%,A股公司盈趣科技也應聲下跌2.66%,此外,煙標印刷公司勁嘉股份小幅升高後,跌2.53%。不過盤中,上述多家公司開始回漲。收盤時,億緯鋰能漲幅為0.41%,盈趣科技漲幅為1.02%,勁嘉股份漲幅為1.75%。

  3月19日開盤後,億緯鋰能再度下跌超過2.65%,盈趣科技則開始回漲至3.88%,勁嘉股份股價衝高至10.65元後回落。

  電子煙產業鏈中尼古丁未缺席

  2003年《世界衛生組織菸草控製公約》正式簽訂以來,各國政府都致力於控製菸草在本國的擴散。菸草行業發展受到限製,所以各巨頭都在嚐試開發新的技術和產品扭轉市場,各種新型菸草應運而生,電子煙和加熱不燃燒菸草就是其中兩種類型。

  與傳統捲菸不同,加熱不燃燒是對捲菸再度深加工,中國政府目前對這類產品的監管態度是全面禁止進口和銷售。

  電子煙則是將尼古丁等煙油霧化,通過吸食的方法攝入。這類產品在中國的監管幾乎處於空白,既不屬於菸草、醫療器械,也未正式歸入菸草。《菸草專賣法》規定,菸草專賣品指捲菸、雪茄煙、煙絲、複烤煙葉、煙葉、捲菸紙、濾嘴棒、煙用絲束和菸草專用機械。

  從結構來看,電子煙有三個核心部件,霧化器、電池盒和煙油。其發展經曆了三代產品,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添加煙油式,被稱為“大煙”,另一類是更換煙彈式,後者因為體積小,也被稱為“小煙”。隨著產業鏈成熟,2018年末湧入的創業公司大多發佈和銷售產品為“小煙”。

  精鹽科技CEO劉濟輝告訴記者,“大煙”的霧化器和煙油由不同廠商生產,品質不可控,而且加熱功率高,存在不安全的因素,而“小煙”的溫度可控,預先注入煙油,品牌方可以對整個產品有更好的控製,也可以提供監測合規報告。

  事實上,目前代工產業鏈十分成熟,整個生產流程就是,煙油工廠負責合成特定的煙油送到代工廠的灌裝車間灌裝,代工廠負責硬件製造和組裝。

  多個受訪行業人士表示,電子煙工廠有較高的利潤,毛利達到50%-80%,雖然也在嚐試獨立品牌,但遠不如做代工踏實賺錢,這為創業公司留下了市場空間。天風證券研報顯示,中國已經是世界上最大的蒸汽電子煙生產國及出口國,全球90%左右的產品及配件產自中國。

  對創業者來說,入行門檻較低,電子煙品牌“靈犀LINX”創始人章晉源告訴記者,電子煙中電池盒和咪嘴(霧化器中一個感知系統)在整個行業中是通用的配件,由少數供應商提供,彼此之間差異不大,而真正的競爭則在於整體的工業設計、霧化芯和煙油的調配。

  目前煙油工廠的龍頭主要為華加生物、德康生物科技和恒信科技。這些廠商主要將佔比90%的丙二醇、丙三醇等溶劑和不到5%的尼古丁以及不同的香精口味混合,製造出獨特的煙油。其中,尼古丁主要包括化學和植物提取。

  不可否認的是,尼古丁在電子煙產業鏈中一直未缺席。中國控煙協會副會長在央視採訪時也表示,尼古丁是一種誘導成癮物質,長時間吸食電子煙的青少年,也同樣可以產生對尼古丁的依賴,他們成為捲菸消費者的幾率就非常之大。

  天風證券一份研報顯示,這一行業集中度不斷提升,菸草巨頭依靠併購入場。國內電子煙及其配件企業達到上千家,其中大部分小廠商以代工為主,而大廠商通常既做代工,也做自有品牌。麥克韋爾就是其中佼佼者,億緯鋰能披露,2018年(未經審計)淨利潤為2.98億元。

  法律法規相對滯後

  對於央視的報導,電子煙品牌“靈犀LINX”創始人章晉源告訴記者,“我們也期待監管,希望共同促進行業健康發展”。此外,另有多個創業者表示未受到影響。

  博派資本合夥人李歐成回覆稱,由於國家標準尚未出台,對產業目前影響不大。他認為目前的分析都是從化學成分進行,“現在沒有一個完整的大規模的醫學研究關於電子煙的人體的危害”。博派資本早在2016年就已經開始投資電子煙行業公司精鹽科技。

  江蘇鍾鳴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王長春告訴記者,由於暫時沒有監管依據和具體法律規定,因此這些公司暫時不會面臨訴訟或被追究法律責任,因為《菸草專賣法》是對菸草生產、銷售的特別法,其效力及法律位階都很高。

  四川開山律師事務所律師杜然告訴記者,由於目前法律法規的滯後性,並沒有明確電子煙的定義,電子煙是否屬於菸草專賣法的規范范圍尚不明確。關於企業為海外公司代工生產電子煙,需要明確很多細節的問題,如果該企業利用原材料煙葉進行加工的是電子煙的煙彈或者煙油,則應當取得《菸草專賣法》關於生產煙葉用品的生產許可證。

  此外,有保險行業人士告訴記者,目前電子煙尚未納入核保範圍。事實上,對於是否吸煙,也只是對投保人慣例性詢問,如果超過五年,保險公司會選擇加費、延期或者拒保,但在實施中卻對驗證十分困難。

  律師:相信尼古丁產品必將會納入監管

  杜然告訴記者,根據目前社會的關注度及相關部門的重視,政府可能在不久出台相關的法律修正案、行政法規等相關規定,用於規範電子煙市場的規範,並且會加強電子煙市場的監管力度。

  2019年1月,深圳市發佈了《深圳經濟特區控製吸煙條例(修訂徵求意見稿)》,正式提出將電子煙納入禁菸的範圍。2月,香港特區政府食物及衛生局向特區立法會提交《2019年吸煙(公眾衛生)(修訂)條例草案》,建議禁止進口、製造、銷售、分發、宣傳電子煙等另類吸煙產品,違例者最高可判罰款5萬港元和監禁6個月。

  不過,也有電子煙行業人士表示,這個行業已經發展了十多年,產業規模已經很大,這幾年被關注也只是因為互聯網和資本的進入。一刀切的政策顯然會影響企業在中國的發展,不過隨著規管明確也有利於市場規範,並且廠商也願意海外市場發力。

  2018年11月,美國食品藥品監管局宣佈將修改電子煙合規政策,電商賣家在線銷售電子煙需實施年齡認證。

  英國政府為了說服吸煙者戒菸,認為電子煙低於傳統菸草的危害。英國衛生防護局披露使用電子煙和尼古丁替代療法的人群中,65%-68%成功戒菸。與之相對的是,新加坡政府則頒布了目前最嚴格的禁令。此外,泰國、阿根廷等國也已禁止銷售電子煙。

  有菸草行業人士告訴記者,從已有的法律上並沒有禁止不含菸草作物成分的電子煙生產和銷售,但多個地方政府對電子煙正在納入監管,國家層面則對向未成年人出售電子煙發出警告。接下來,政府或將電子煙等定義為新型菸草,並納入專賣範圍。這對現有的電子煙行業將會有洗牌的風險。

  目前,中國市場有兩項電子煙國家標準已獲國家標準委立項,分別是,2017年4月,阿里巴巴天貓與多家電子煙企業共同發起的《電子煙行業品質自律公約》;2017年12月,中國電子商會電子煙行業委員會出台的《電子霧化煙類器具產品通用規範》和《電子霧化液規範》。

  對此,王長春告訴記者,”行業協會的規範並不具備司法效力,它僅僅是一種規範性參考,因此並不具有法律意義上強製執行力,但是中國目前已經將那些含有菸草的加熱不燃燒類新型菸草產品納入了監管,相信今後含有尼古丁成分的煙液及其相關產品也必將會納入監管範圍”。

  新京報記者 梁辰 編輯 徐超 校對 柳寶慶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