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圈醜聞驚動總統 勝利門背後勢力角逐多複雜?
2019年03月21日12:28

  近日,韓國著名男團組合“Bigbang”成員勝利參與性交易、其名下酒吧存在嚴重性騷擾甚至涉毒的新聞在全世界掀起了軒然大波。3月20日,韓國總統文在寅下令徹底調查“勝利門”和已故韓國女藝人張紫妍事件。為何原本只是娛樂圈的醜聞,此次卻引起了一國元首的注意?為何韓國警署、檢查院均被牽涉其中?其背後又有著怎樣錯複雜的聯繫?

  當地時間2019年3月19日,韓國首爾,“勝利事件”持續發酵牽連整個娛樂圈,首爾中央地方法院對涉嫌吸毒和毒品流通的Burning Sun夜店代表人李文浩進行逮捕審查。視覺中國 圖

  文在寅與腐敗之戰

  目前,文在寅政府面臨著最嚴峻的考驗:1)對朝政策陷入僵局,美朝關係難以進一步改善,甚至出現一些退步徵兆;2)經濟方面毫無複蘇跡象,百姓對其經濟政策失去信心和耐心;3)韓國政治家已經開始準備總統大選,攻擊文在寅的失誤是他們競選的好方法。

  韓國百姓對文在寅的支持率直接反映了問題的嚴重性,根據最新支持率調查,文在寅政府的支持率僅為44.9%,再一次創下最低紀錄。分析機構稱,此次文政府支持率再創新低主要與朝美首腦第二次會晤未獲成功有關,這使得原本因改善南北關係站穩腳跟的文在寅的支持率持續下跌。而韓國大選已然漸行漸近,文在寅支持率下跌顯然不利於其所在黨派競選下一任總統。

  在此情況下,文在寅政府下令徹底調查“勝利門”和韓國女藝人張紫妍自殺事件,則有以下的考量因素:

  1。經濟問題。自“勝利門”事件爆發以後,韓國多家頂級娛樂公司市價直線下降,十分慘淡。截止3月17日,韓國五大頂級娛樂公司市值下降5870億韓元,其中,韓國百姓國民年金則直接蒸發332億韓元。如果不能夠徹底調查清楚相關事件、給平民百姓一個合理說法,文在寅政府很有可能面臨史上第二次彈劾。同時,此次事件在全球範圍內都引起了巨大反響,如此放任,勢必會對韓流文化一直以來塑造的形象造成衝擊。這樣一來,辛辛苦苦經營的文化產業必定也會受到牽連。於情於理,文政府都逃不脫干係,自然也必須出手。

  2。對保守派支持者的回應。文在寅與保守派的關係很差,尤其是在將樸槿惠和李明博送入監獄後,更是低到穀底。保守黨派支持者多次要求文政府釋放樸槿惠,並大肆批評文政府無能。2019年2月2日,樸槿惠迎來第六十八次生日,超過3000多名樸槿惠粉絲在看守所外為其慶生。當第二次美朝峰會並未取得理想成績後,保守派對於文在寅的批評更甚一步。在這一刻重啟對張紫妍事件的調查,無疑是要與此前的保守黨政府做對比,彰顯文在寅政府對民意的關心和對改革的追求。

  2009年,正處在事業黃金期的女藝人張紫妍被發現於家中自殺身亡,當時的媒體統一口徑說是“重度抑鬱症導致的自殺”。兩年後,韓國SBS電視台通過其共50餘件、長達230頁的遺書,揭露她曾多次被迫與政商界、娛樂圈財閥發生性關係。該報導短時間內曾引起巨大的民憤。但時任李明博總統因利益相關,最終放任其草草結案。樸槿惠上台後,也並未對該案件作出更多的處理。文政府此時此刻掀開這篇舊賬,無疑就是想傳達一個信息:他們是是關心民意、敢於向腐敗出拳的政府。無論結局如何,這一步棋確實是下得光鮮亮麗。

  3。打壓財閥勢力。在文在寅剛上台之初,就直接拿韓國的三星集團開刀,一度引發政商大戰。由於三星集團和樸槿惠確實存在貪汙腐敗問題,著實理虧,最終以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鎔被關進首爾看守所收局。李在鎔也成為了韓國曆史上第一個被韓國政府關押的三星高層。在貪汙腐敗、政商勾結面前,張紫妍事件不過是偶然漂上水面的浮萍。所以,文在寅此次重啟調查,也並不僅僅是為了幫一個女星伸冤;透過浮萍,向水面下的怪物進軍,才是其目的所在。

  檢察院與警署之爭

  根據“勝利門”事件中媒體爆出的聊天記錄,勝利曾在聊天軟件Kakao群中說到:“旁邊的營業所舉報了我們,還拍了照片留下證據。但不要擔心,警察總長會幫我們處理這件事情的。”文中“警察總長”一詞值得進一步調查。根據韓國官製,警界最高負責人稱為“警察廳長”,檢察院最高負責人為“檢察總長”。而聊天記錄中所說的“警察總長”一詞非常明顯的將其職位混淆,難以確定其所指的是哪位。然而,值得確定的一點是,有一位掌握實權的大佬在背後撐腰。總言之,此次事件牽扯到警方或是檢方勢力參與——這意味著另外一個政治鬥爭,即檢察和警察搜查權之爭。

  按照韓國的《刑事訴訟法》195條,當有明確的證據表明涉嫌違法時,檢察院應該調查犯罪嫌疑人、犯罪事實。同時,按照《刑事訴訟法》第196條,明確規定“警察的管理應當遵守檢察院的指揮。”即,警察的義務是輔佐檢方,只有檢察院擁有搜查權,警察應該在檢方的指揮下工作。然而,警方對此十分不滿,希望通過修改憲法,將搜查權予以警方。2018年6月21日,警方和檢方達成一致,共同簽署了《檢·警搜查權調整協議》。但是韓國百姓就警察擁有搜查權表示十分不滿,此外,政治圈內也尚未達成共識。最終,依然是回歸到了起點,就雙方誰應該擁有搜查權展開爭議。

  在這背景下,由於“警察總長”一職在勝利所在的聊天群中被提及兩次,時任韓國警察廳長出席國會接受調查,並稱“不認識勝利”。然而,檢方則針對這一點一直展開攻擊,向韓國百姓展現警方的腐敗和無能。對此,警方發誓“將會查清江南區的警方和勝利勾結一事”。

  在檢方處於優勢的時候,事情突然發生了轉機。文在寅政府不僅是調查“勝利門”,同樣也調查張紫妍事件。警方發言稱,“在搜索張紫妍案件的時候,受到了檢方的阻礙。”這一言論直接將檢方前期所積攢下的優勢消滅,檢方也被韓國百姓質疑。總言之,雙方都失去了百姓的信心,都發言表態將會徹底查清“勝利門”與張紫妍事件。由此,不難發現,該事件的背後包含著檢方和警方的搜查權爭鬥。

  平民階級與權貴階級之鬥

  “勝利門”的事發地點為韓國首都首爾的江南區,即韓國最富裕的地帶。該地區的夜店文化盛行,是屬於權貴階級、上流社會人士消費的主要場合。在如此具有上流氣息的氛圍發生了如此公然藐視法律、物化女性的事件,直接點燃了一般民眾對於特權階級的不滿,加速了民怨聚集。

  市民團體“庶民民生對策委員會”已將YG娛樂公司的負責人梁瑉錫和Makeus娛樂公司的負責人李東形(音譯)告至首爾中央機構,罪名為“管理疏忽”。該團體稱“勝利和鄭俊英作為公眾人物,應該在道德倫理方面起表率作用,但是他們的言行舉止令韓國百姓失望。他們的娛樂公司僅僅是以‘個人疏忽’迴避責任,我們認為娛樂公司也應該承擔起相應的責任。”

  市民團體“軍人權委會”則向韓國政府諫言“應該延遲勝利入伍”。該團體負責人表示,“若勝利去服兵役,那麼關於對勝利的管轄權將會轉移至其所屬部隊,搜查將會由軍方檢察·憲兵負責,裁判將會在軍事法院進行。由於憲兵和警察的管轄權不同,憲兵沒有權力搜查平民百姓,警察也同樣沒有權力搜查軍方人員。”對於軍方所說的將會和檢方協商,該團體依然表示擔憂“此次事件牽扯到的勢力比較多,同一件事情由兩個部門進行搜查,很難給出一個合理結果。同時,由於勝利將會在軍隊法庭判刑,難以和其他犯罪嫌疑人一起服役,接受懲罰。因此,勝利通過服兵役來逃脫法律的懲罰是對韓國法律的藐視。”韓國兵務廳3月20日表示,已經批準以“性賄賂嫌疑”等接受警方調查的李勝利提交的延期入伍申請。

  除去上述兩個例子以外,各地方市民團體也紛紛進京上訴,要求政府嚴查。

  釜底抽薪還是揚湯止沸

  如前文所述,文在寅政府目前面臨嚴峻的形勢,因此準備借“勝利門”和張紫妍事件奮力一搏。不過,很難說此次重啟調查,究竟是釜底抽薪,還是揚湯止沸。一方面是因為事發年代久遠,相關罪證或早已處理乾淨;另一方面是涉及的利益方太多,盤根錯節,很難順藤摸瓜。

  有韓國媒體曾在“勝利事件”後曝出,勝利名下夜店涉嫌偷稅漏稅的金額高達600億韓元(約合人民幣3億3000萬元)。能夠在當今韓國社會神不知鬼不覺地藏富600億韓元,可見其靠山神通之廣大。筆者認為,這個案件真正要摸的瓜是政商界高層,而非只是淺顯地調查涉案藝人。否則,便是因小失大。保護傘仍在,事件仍可再次發生,甚至可能因經過此次事件而做得更隱蔽。只是下一次,就不知道會拿誰殺雞儆猴了。

  (作者係浙江大學韓國籍留學生)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