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見義勇為被毀容獲老人救助,與妻辦養老院
2019年03月21日10:16

原標題:男子見義勇為被毀容獲老人救助,與妻辦養老院

暖聞|男子見義勇為被毀容獲老人救助,與妻辦養老院回報社會

趙強國夫婦合影。 本文圖片 受訪人提供

“那86塊錢我現在還放著呢!” 跟妻子念叨還不夠,面對澎湃新聞(www.thapaper.cn)採訪,51歲的趙強國又說起20多年前他見義勇為燒傷住院時,八九位老人前來看望並捐款的事。

在他記憶中,老人們當時八九十歲左右,互相攙扶著來到病房,像爺爺奶奶般親切地關心他、心疼他。其中一位老人告訴他:“孩子,你是見義勇為,會有好報的,趁著我們還能走動來看看你。”

老人口中的見義勇為,對曾經當兵三年的趙強國來說“完全是本能反應”。

1996年,29歲的趙強國在駕駛長途客車途中,遇見一名潑灑汽油、以點火威脅乘客實施搶劫的歹徒。與歹徒搏鬥時,趙強國被點燃的汽油重度燒傷致毀容。他做了37次手術,一度欠下二十多萬元,獲得一萬元左右的捐款。

住院期間老人互攙看望的那一幕,趙強國記掛了很多年。他坦言,想要做一些事回報老人,母親身體不好,他深知照顧老人的難度,想照顧社會上許多老無所依的老人。

“一路走過來,受到很多人的幫助,這樣做對得起自己的良心”。趙強國說。

夫婦二人開辦的益善養老院。

愛情陪他挨過艱難的日子

毀容的趙強國2014年跟“最美”兩字沾上了邊——他和妻子陳圓圓的家庭成為黑龍江省最美家庭代表,參加全國最美家庭揭曉暨全國五好文明家庭表彰大會,在人民大會堂接受表彰。

兩人相識於趙強國受傷住院期間,當時的趙強國面臨著面部毀容、前妻出走以及欠外債的狀況。

陳圓圓告訴澎湃新聞,當時她剛大學畢業來到哈爾濱,臨時在一個公司做銷售。到醫院推銷時,她在病房偶然見到了正在恢復期的趙強國。

“我當時愣了好久。”跟大多數人一樣,陳圓圓被趙強國毀容的面部嚇到,但在後來的交談當中,她瞭解到了一個“內心美麗、有擔當”的趙強國。

“她經常下班過來跟我談談心、洗洗腳、洗洗衣服。”經陳圓圓一次次的鼓勵和幫助,趙強國慢慢不再自卑,並對這個善良的女生萌生好感。

在一次次的交談,兩人感情逐漸加深。但因自己離過婚還帶著兩個孩子,趙強國一直不敢捅破那層窗戶紙。直到聽說陳圓圓將因工作調動離開哈爾濱,他才表白,最終收穫了愛情。

“她老說‘要有人生目標,人要往前看,你還有孩子和父母’。” 趙強國回憶,他曾有過不想活的念頭,是陳圓圓陪他一點點建立自信,燃起對生活的希望。

妻子提及往事兩人動念開養老院

趙強國見義勇為的事蹟在當地甚至全國為人知曉,許多好心人在他住院期間伸出援手。

他回憶,除了老人們互相攙扶著來看望,還有很多人會來醫院陪他嘮嗑、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例如有位老大媽,每天早晨為他包包子送到病房,連續送了好幾個月。

出院後,趙強國和妻子陳圓圓做起了生意。在工廠不景氣時,夫妻倆準備轉行,陳圓圓想起丈夫經常向自己提及當年老人來看望他的事,和他商量貸款開一家養老院。

“把老人當自己的父母照顧。” 趙強國說,當時妻子說的這句話最打動他。因為當兵經曆,他希望這家養老院可以讓一些退伍紅軍以及抗美援朝的老兵在這安享晚年。

2016年,哈爾濱雙城益善養老院成立,陳圓圓主事,趙強國幫襯著,養老院還聘請了管理及服務人員照顧老人。

陳圓圓介紹,該養老院有7棟小樓,每棟2至3層,目前總共住了100多名老人,有30多名管理和服務人員。老人們在養老院可以打牌、打麻將、跳廣場舞、扭秧歌,互相陪伴。

在營收方面,陳圓圓稱,一個老人每月包吃包住收費800元,會根據老人的具體情況調低價格,目前有幾名免費居住的孤寡老人,每年夏天還有幾名老兵會來養老院住一段時間。目前養老院還在虧損狀態,每年她和趙強國需要靠別的生意補貼養老院七八十萬。

“人這一輩子掙了錢,就應該面向社會,給家人積福。” 陳圓圓說。

希望孩子能繼承養老院,將它一直辦下去

偶爾看見老人在社交賬號“曬”養老院里的小視頻,陳圓圓感到既開心又欣慰。趙強國也認為生活在養老院的老人很幸福,還驕傲地告訴澎湃新聞“有老人到我這還胖了十斤呢!”

陳圓圓計劃,今後在一幢樓內配備醫生、護士以及醫療設備,實現醫養結合,讓身體不好的老人能夠及時送醫。

思及更遙遠的未來,陳圓圓稱“老年公寓開了就不會停下,也不會把它當成生意來做”。

趙強國表示,他每天都會過去和老人聊天、談心,有些時候一起鍛鍊,嶽父嶽母住在養老院,他們夫婦倆不時也會去那住上一個月。等老了之後,兩人打算讓孩子接手養老院。

陳圓圓稱,孩子們目前讀高中,暑假時會在養老院幫忙掃院子、除草、也會去老人房間陪著聊聊天。一些兒孫不在身邊的老人犯起迷糊來也會將其當成自己的孩子。孩子們很有耐心,等他們長大了,夫妻二人會讓有意願的孩子繼承養老院,繼續照顧老人。

最近,陳圓圓在籌劃一次出遊,“等天暖了,領著還能走動的老人出去旅旅遊,那些腿腳不便的,就在附近轉轉。”

澎湃新聞記者 鍾笑玫 實習生 徐雨婷

澎湃新聞記者 鍾笑玫 實習生 徐雨婷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