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前總理普羅迪:希望在“一帶一路”倡議中,意大利能演個主角
2019年03月22日22:56

原標題:意大利前總理普羅迪:希望在“一帶一路”倡議中,意大利能演個主角

意大利可能成為第一個加入“一帶一路”倡議的G7國家。這是一個重要的信號。

因為,意大利與中國在商業、生產和金融領域都有著重要的聯繫,且這種聯繫在不斷增進。

2018年,兩國雙邊貿易額達到439億歐元(497億美元),兩年內增長超過14%。目前,中國是意大利第三大出口國,在歐盟國家中,意大利是中國第四大出口和進口商業夥伴。

意大利經濟和財政部長喬瓦尼·特里亞日前表示,中國發起的“一帶一路”倡議為振興和擴大全球經濟一體化進程提供了機會,也為許多落後的地區提供了機遇。古絲綢之路決定了古代文明的繁榮,奠定了現代世界的基礎,而“一帶一路”可以對全球經濟格局演變產生重大影響。

中新社 彭大偉 攝

來到意大利北部城市博洛尼亞,穿行在羅馬柱廊構成的大街小巷和古雅的中世紀廣場,再走進世界上最古老的大學、歐洲大學之母博洛尼亞大學,談笑有鴻儒,左右皆古蹟,彷彿穿越回拉斐爾油畫《雅典學院》所描繪的那個時代。

中新社國是直通車記者來到博洛尼亞,與居住在此的歐盟委員會前主席、意大利前總理普羅迪(Romano Prodi)進行了一場對話,詳談意大利將如何通過參與“一帶一路”獲得新的發展機遇以及中意經貿關係的走向。

中新社國是直通車:意大利是古絲綢之路的終點,中意友誼源遠流長,你如何評價目前的中意經貿關係?

普羅迪:意大利和中國擁有傳統友好關係。法國是西方大國中首個承認新中國的國家,意大利則緊隨其後同中國建交。從那之後,兩國關係一直髮展良好。我個人是這一過程的親曆者。在1980年代,我當時是意大利最大的國有企業意大利工業複興公司主席,那個時期我為了與中國合作建設一家無縫鋼管廠經常前往天津。因此我的經曆可以為這一友好關係作為佐證。

如果說這麼友好的關係里有什麼遺憾的話,我個人最大的遺憾就是,當年鄧小平先生希望我能邀請當時在意大利聯賽踢球的足球巨星馬拉多納前往中國,但很遺憾由於酬勞等方面的原因,最終沒能實現——這可以說是我個人的對華友好史里的遺珠之憾。

儘管兩國關係一直保持良好,但近年來,我們的經貿關係發展不盡如人意,如果你看到德國的情況的話,德國的對華貿易已經遠遠把意大利甩在了後面。我們在(歐盟國家中)一些領域的排名已經跌到後面了。同時,在意大利對華貿易中也存在進口和出口之間的不平衡。

隨著中國工資收入水平的上升,以及技術的進步,我衷心希望上述問題能夠得到解決。

意大利前總理 普羅迪

中新社國是直通車:我們知道,意大利品牌,無論是古馳、法拉利、阿瑪尼,還是橄欖油、意麵這樣的農產品,在中國都享有盛譽,備受歡迎。但正如你提到那樣,與德國或者荷蘭相比,意大利對華貿易還有不小的差距。意大利目前正在考慮參與“一帶一路”倡議,這將如何提升兩國經貿投資合作水平?

普羅迪:意大利對華貿易發展不充分(insufficient)。貿易不是意大利一家的事,這是一個歐盟管轄下的機製。因此全面提升中國和歐盟的關係很重要。

中國如今已不是當年的中國了,它擁有大量的高科技產業,並且正在向創新和消費驅動的國家轉型。這表示我們也要轉變看待中國的方式。

中新社國是直通車:馬可·波羅曾經多次到達中國,他不只是走陸上的絲綢之路,也通過海路抵達中國。你如何看待中國和意大利圍繞港口等基礎設施和互聯互通的合作?

普羅迪:如果我們來看一看地理,首先,目前真正被中國廣泛使用的“一帶一路”歐洲段港口是荷蘭鹿特丹,但這是完全不理智(irrational)的。中國同時也收購了希臘比雷埃夫斯港的股份,這是非常明智的策略,因為比雷埃夫斯離中國距離足夠近。

但是!但是!真正毗鄰歐洲心臟地帶的兩個港口卻在意大利,一個是的里雅斯特,一個是熱那亞。的里雅斯特距離中國更近一些,熱那亞也不太遠,兩地都緊鄰中歐地區,航程比到鹿特丹足足少了4-5天。因此,對於中意兩國而言,共同開發上述港口是符合雙方的共同利益的。

如果說這些港口之間存在“競爭”的話,我希望意大利能夠勝出。因為當人類發現美洲新大陸後,意大利所扼守的地中海的重要性便逐漸旁落了。如今,亞洲正在不斷髮展,戰略意義愈發上升,越來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

我希望,在“一帶一路”這一朝向東方的合作倡議中,意大利能夠扮演主角(protagonist)。

當前,對於意大利而言,參與“一帶一路”首要的是和中國合作,但隨著時間推移,這種合作也會擴展到同巴基斯坦、同印度,同所有的沿線國家。

中新社國是直通車:你曾經擔任歐盟委員會主席,如今關於中國在歐洲的投資,在布魯塞爾和歐洲許多國家首都都有討論,你如何看待中國對歐洲的投資?

普羅迪:總體上中國對歐投資是非常積極的。但我們需要解決的是“對等待遇”問題。如果存在一些不平衡的現象,並且長期得不到解決,那就會產生問題。對等待遇包括規則方面的一些議題,但是對待這一問題必須在歐盟層面達成共識。我感到不夠滿意的是,歐方目前還沒有和中方建立起足夠嚴肅深入的談判,只有通過這樣的談判才能儘早達成歐中之間的雙邊投資協議。但這不容易實現,尤其是如今的歐洲大家各懷心事。但談判總是要推進的,否則偶然性事件越堆越多,最終會變成大的事件。因此雙方的投資協定必須要通過一輪又一輪的對話、談判去達成,也只有達成一份協定才能最終解決當前存在的問題。

從意大利的角度講,擴大同中國的貿易和投資往來也是有利可圖的。舉例來說,意大利同中國的貿易或者投資或許不及意大利同西班牙之間的總額,那麼如果假以時日,擴大我們同中國的經貿投資規模,這樣我們在同中國交往時就能發揮更大的影響力——當然,這種影響是要和我們的歐盟夥伴採取一致的。

中新社國是直通車:當前歐洲和全球範圍內多邊主義和自由貿易愈發受到挑戰,你認為意大利和歐盟能夠同中國攜手維護自由貿易、氣候治理等多邊機製嗎?

普羅迪:我始終支持多邊主義,這一理念從未動搖。不過的確,我們需要對多邊主義加以監管,這也是為什麼我提倡的是一種“受監管的多邊主義”(regulated multilateralism)。從短期來看,我們必須對多邊主義實施監管。從長期來看,唯有受監管的、有序的多邊主義,才能確保全球化惠及包括非洲人民在內的全球七、八十億人口。

中新社國是直通車: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你如何看待這七十年代的發展,中國正走在一條正確的、好的發展道路上嗎?

普羅迪:中國正在進行的無疑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一場社會和政治實驗。中國讓幾億人擺脫了貧困,過上了豐衣足食的生活,這在世界曆史上是絕無僅有、無與倫比的。

為了實現這一切,中國走了一條和西方不同的路徑。我完全尊重中國選擇的道路。唯一的問題是,我們必須找到一種規則,令中國和西方不同的兩條路徑能夠並行不悖地共同發展。不同的體製必須坐下來對話協商,以確定如何在全球化的時代同舟共濟。雙方都應當逐漸作出改變,最終“快樂地生活在一起”。

中新社國是直通車:你去年曾給一本題為《文明的醒獅》的書作序。你如何看待中國的和平發展?

普羅迪:事實上我個人支持歐洲發展更加強有力的防務體系,因此我對中國軍費增長並不感到驚詫。不過,也許我們可以用一種新的視角來看待這一問題,隨著技術的進步,今後一方面戰爭不會輕易爆發,因為各方都掌握了太多過去難以想像的技術;另一方面,技術也成為爭端的重要誘因,未來的戰爭也許就是關於技術的。

中新社國是直通車:“一帶一路”合作將開啟雙方在非洲等第三方市場的更廣闊機遇嗎?你如何看待中國和意大利的旅遊合作?

普羅迪:我多次表示,如果我們希望真正幫助非洲發展,那麼歐洲和中國一定要合作。歐洲有地理的近便,中國則在非洲深耕多年。我的學生曾經問我,為什麼中國對於投資非洲興趣如此濃厚。我的回答很簡單——中國只有全球7%的耕地,卻要養活20%的人口。如今作為一個已經具備工業實力的國家,中國有購買農產品和原材料、能源等產品的需求,非洲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從長期來看,如果歐洲和中國各行其是,這樣是不對的。

歐洲由於我們曾經的殖民曆史,與非洲有非常深厚的聯繫,這在今天仍扮演重要角色。我想歐洲和中國在非洲的存在應該走向融合,共同實施巨大的投資項目。

其次,在旅遊領域,西西里是一個尚未被發掘的旅遊天堂。這裏有絕佳的自然風光,也有從羅馬帝國到巴洛克時期的繁多的建築和藝術。

中新社國是直通車:因此,你認為意大利能夠在“一帶一路”非洲第三方合作中開展良好合作?

普羅迪:不是能夠,而是應該。這兩個詞是不同的。我願意重複這一點,這同時符合中國,符合歐洲,也符合非洲的利益。畢竟非洲是我們的鄰居,這裏有10億人口,在一代人後會增長到20億。(彭大偉)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