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震動NBA的悲劇!光鮮背後他們也有苦楚
2019年03月22日15:28

又一樁悲劇
又一樁悲劇

  今天淩晨,一條悲傷的消息傳遍了NBA。杜蘭特的“養兄”克里夫-迪克森在自己的32歲生日派對外遭遇槍擊,身中數槍的迪克森在送往醫院的途中不治身亡。第一時間比爾-羅素,德維恩-韋迪等NBA名宿均在社交媒體上對杜蘭特表示慰問,為他的遭遇表示惋惜。

  迪克森16歲的時候被杜蘭特的媽媽旺達-普拉特所收養,也是杜蘭特從小到大的親密好友。在2013-14賽季杜蘭特成為常規賽MVP的時候,迪克森也是為數不多的他所提到的名字。

  “你們讓我每天元氣滿滿。有時我從一場糟糕的比賽或者訓練中回來,垂頭喪氣,你們讓我重新鼓起勇氣……謝謝你們,如果不是你們,我也不會達成今天的成就。這也是屬於你們的獎盃。”然而就是這樣一個足以與杜蘭特分享榮耀的親密夥伴,卻在自己的生日宴會後結束了年輕的生命。

  實際上除了迪克森的遭遇之外,NBA賽場之外的暴力事件可謂屢見不鮮。

  1993年,米高佐敦的父親在參加完一場葬禮返家的途中遭遇歹徒,兩人持槍襲擊了正在休息的老佐敦,殺害並搶走了他的車子。在麥基迪的職業生涯初期,幾乎每個賽季都有他的親人死於各種非正常的死亡,槍擊、車禍等等(連續7個賽季),這樣的遭遇也一度令他身心俱疲。

  其實不只是他們的家人,NBA球員也會深陷其中,比如2018年前火箭球員霍尼卡達在與i警察的交火中身亡;2016年前塘鵝球員,布萊斯-鍾斯誤闖他人住宅遭槍擊身亡。

  2010年,在96黃金一代首輪第7位被選中的洛倫佐-懷特突然失蹤,10天后人們在路邊的樹叢中發現了他的屍體。911調度員曾經接到了他的報警電話並聽到了槍聲,但是卻知情瞞報,直到8天后他的上司才知道遇害者曾經撥打過求救電話,也因此耽誤了案情。經過多年的偵破,最終萊特的前妻以及園藝師比利-端納分別在2017年和2018年以一級謀殺被捕歸案,他們的作案動機為騙取萊特高昂的保費。

  這些糟糕的經歷聽上去就像是黑幫故事里的橋段,但是卻又真實的發生在我們的世界里。要說為什麼這種事情總會層出不窮,卻也與NBA球員的身世密切相關。許多NBA球員來自於美國最底層的家庭,單親,流離失所,在他們的生活里毒品和犯罪更是司空見慣。阿倫-艾佛森,卡隆-畢拿等人都是最典型的例子。

  他們從小過著朝不保夕的生活,艱難的環境給他們塑造了堅毅的性格,也給他們帶來了說不清道不明的麻煩。有人說戴歷-路斯能夠從芝加哥南部最危險的街區里脫穎而出是因為有著幫會的背景,而畢拿在進入NBA之前也不過是個有前科的小混混(因為販毒曾15次入獄)。

  不管是老天爺賞飯吃也好,天道酬勤也罷,他們最終通過不斷的努力,逐漸改變了自己的人生軌跡,改變了家人的生活狀態,但是也有很多人沒能從這種環境中脫身而出。最底層的生活圈子依舊圍繞在他們的周圍,他們在比賽之餘吸毒,酗酒,並用金錢去滿足周圍人的一切奢侈願望。這也是為什麼很多球員在結束自己的職業生涯後很快就變得一貧如洗,甚至負債纍纍。

  艱苦的環境可以毀掉一個人,也可以塑造一個人。雖然我們所熟知的NBA球星大多數屬於後者,但是他們卻沒法選擇自己周圍的環境。在健身房裡揮汗如雨是一回事,但在各種糜爛的派對里醉生夢死又是另一回事。

  著名的塞爾特人對球星安托萬-獲加,96黃金一代的傑出代表,是同齡人中最早進入全明星的球員。作為一名全明星前鋒,他在職業生涯中掙到的薪金總額價值超過1億美金。但是在宣佈退役後3年,也就是2010年的時候,他就宣告破產,令人大跌眼鏡。後來他不得不再次復出打球(發展聯盟)才總算還清了債務。

  作為聯盟中當時吸金能力最強的球員之一,獲加的職業生涯可謂非常成功,但是在他取得成功之後卻不得不承擔著自己家族以及周圍好友的巨額生活開支(家中有5個兄弟姐妹,2個子女以及8-9個和他一起長大的朋友)。重義氣的獲加常常會帶這龐大的“家族”外出旅行,並滿足他們任何過分的要求。豪車,珠寶,以及奢靡的生活開支本就是一筆不小的負擔,再加上獲加沉迷於賭博,很快就讓他敗光了自己的萬貫家財。無獨有偶,艾佛森在退役後也遇到了與獲加相似的處境。

  但這種事情並非絕對,勒邦-占士就是一個很好的反例。占士從小就被單親媽媽撫養長大,為了獲得穩定的工作,她也不得不時常搬家。好在占士非常爭氣,他不僅成為了近十年里NBA最成功的籃球運動員,而且在籃球商業圈子裡也混得風生水起,而這一切也跟他的親密小夥伴們不無關係。

  2012年,占士離開了原來的經紀人公司,加盟了由他和自己兒時的密友里奇-保羅,馬弗里克-卡達和蘭迪-米姆斯共同創辦的營銷公司(LRMR)。此後他不僅成為了籃球世界里是薪酬最高,代言費最昂貴的球星,而且還將自己的商業版圖拓展到了音樂、影視、足球、教育等多個領域。

  雖然用“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來形容占士和他的夥伴們並不特別合適,但是這種帶動整個生活圈子朝著更為健康的方向發展的方式似乎才是那些出身低微的籃球運動員更值得借鑒的。只不過這種方式成功的個案仍然十分稀少,畢竟從底層社會通過籃球改變命運已然夠難的了,更何況還要幫助周邊的人一同完成這樣的跨越呢。

  (專籃)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