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轟炸機頻頻飛臨俄意欲何為?俄軍事專家:美空軍“冬眠初醒”
2019年03月23日15:04

原標題:美轟炸機頻頻飛臨俄意欲何為?俄軍事專家:美空軍“冬眠初醒”

參考消息網3月23日報導 俄媒稱,近日美國B-52轟炸機頻頻飛臨俄羅斯邊界,軍事專家認為,此舉具有挑釁性,但不會對俄羅斯安全構成嚴重威脅。

據“今日俄羅斯”電視台網站3月21日報導,美國國防部發佈消息稱,美國一架B-52H“同溫層堡壘”戰略轟炸機在波羅的海上空遭遇兩架俄羅斯蘇-27戰機的伴飛。早些時候有報導稱,6架B-52從美國調遣到英國。

俄國防部稱:“在B-52H戰略轟炸機改變航向、飛離俄羅斯聯邦邊界之後,俄羅斯戰機返回駐地機場。”

報導稱,3月15日也發生了一起類似事件。俄羅斯防空系統在波羅的海國際水域發現了一架美國戰略轟炸機。俄國防部表示,這架B-52開著應答機“飛近俄羅斯聯邦領海”。

報導稱,這架B-52與俄羅斯邊境距離一度只有150公里。根據飛機雷達平台網站的數據,該美國轟炸機的航線經過了在波蘭和加里寧格勒州的邊界附近。

B-52是美國核三位一體空中部分的主力轟炸機之一。最新版本能夠攜帶製導核彈和帶有核彈頭的巡航導彈。

退役少將弗拉基米爾·波波夫在接受“今日俄羅斯”電視台採訪時說:“B-52轟炸機不是新機型,但它能夠搭載幾乎所有類型的航空彈藥。任何美國戰略轟炸機出現在距離我國邊界數百公里之內,都不可能不引起擔憂。”

俄國防部稱,外國飛機和無人機在俄羅斯邊境附近的偵察活動相當活躍。3月8日至14日,19架外國飛機和無人機飛至俄羅斯邊界附近。為了保護邊界安全,兩架俄戰機升空伴飛。

報導稱,3月18日,數架轟炸機飛越挪威、波羅的海和地中海,以及“堪察加半島以東地區”的上空。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導稱,“很多人認為這是向慶祝軍事吞併克里米亞5週年的俄羅斯發出的強烈信號”。3月20日,數架B-52參加了在立陶宛航空訓練場舉行的演習。

但波波夫認為,美國戰機動作頻頻與俄接納克里米亞5週年無關。在他看來,美國空軍“冬眠初醒”,著手在“歐洲戰區”進行春季和夏季的積極訓練。

波波夫解釋說:“有觀點認為,美國轟炸機對俄羅斯海軍基地、機場和導彈系統的部署地點實施了模擬攻擊。我覺得,它們確實以我們的一些軍事設施為假想目標試射導彈。毫無疑問,俄羅斯仍然是美國和北約的最危險的潛在敵人。在歐洲和俄羅斯邊境附近的春季飛行是美國和北約飛行員戰鬥訓練的一部分。”

波波夫強調,包括轟炸機在內的美國飛機的定期飛行,有助於俄羅斯軍人演練追蹤和伴飛空中目標的技能。俄羅斯的西部和東部地區受到包括遠程防空系統和戰機在內的多梯次防空系統的可靠保護。

波波夫說:“美國飛機不會對俄羅斯造成嚴重威脅。但是,無論如何,必須追蹤監測它們的飛行情況,並且對所有空中目標進行伴飛。雷達無法說明它們的身份,只有我方戰機才能識別飛機類型並確定其歸屬。”

報導稱,3月5日,美軍歐洲司令部司令柯蒂斯·斯卡帕羅蒂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會議上抱怨說,“威懾”俄羅斯的陸軍和海軍力量偵察和檢測手段不足。他認為,莫斯科正擴大在該地區的軍事存在,這迫使美國採取類似措施。

俄羅斯軍事科學院教授瓦季姆·科久林表示,駐歐洲美軍的指揮官暗示了北約東部成員的弱點。科久林回顧說,立陶宛、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的空軍幾乎沒有戰機。自2014年以來,三國領空由北約其他成員國的戰機進行巡邏。

科久林說:“烏克蘭是增加對俄軍事和政治壓力的理由。美國戰略轟炸機近期的飛行與克里米亞事件的週年紀念日未必有關。但這對北約盟友來說,無疑是美國展現自身實力的舉措。”

【延伸閱讀】軍情銳評:俄擬研發無人版T-90坦克 較美歐同類武器“技高一籌”

參考消息網3月23日報導 據俄羅斯《俄羅斯商業諮詢日報》網站3月16日報導稱,俄羅斯烏拉爾機車設備廠總經理亞曆山大·波塔波夫表示:“自動駕駛或成為T-90MS坦克發展的下一階段目標。我們已擁有如此水平的數字保障能力,T-90MS坦克轉向無人版可謂水到渠成。”無人坦克的概念實際上由來已久,除俄羅斯外,美、英等多個大國都開展過相關研究,那麼“無人坦克技術哪家強”?本文就此簡析。

俄羅斯堪稱“無人坦克”鼻祖 “旋風”無人戰車技術鋪路

據《俄羅斯商業諮詢日報》網站3月16日報導稱,俄羅斯烏拉爾機車設備廠總設計師安德烈·捷爾利科夫表示,T-90MS坦克的推出是全面更新俄軍坦克的必經階段之一,也是“俄坦克製造者對眼前挑戰所作出的回應”。總經理波塔波夫則表示:“T-90MS坦克的內部已實現整體數字化,下一步或將實現作戰裝備的操作自動化”。這位總經理之所以如此有底氣稱“T-90坦克實現無人化水到渠成”,是因為俄羅斯在相關領域已積累了一定的技術儲備。

圖為蘇軍於20世紀20年代研發的第一代無人坦克——由T-18輕型坦克改進而來的TT-18。

值得一提的是,俄羅斯在曆史上還是無人坦克(又稱“遙控坦克”)技術的“鼻祖”。蘇聯早在20世紀20年代後期就已開展對無人坦克的預研工作。1927年,蘇聯軍事電子技術學院對使用俄版雷諾坦克進行遙控操縱的方案進行了預研。同時,蘇聯中央有線通訊實驗室則對如何遙控操縱T-18輕型坦克開展研究。最初的遙控方式只有線控,且範圍僅數百米,並不具備實戰能力。

到了1931至1932年間,蘇軍開始以無線電遙控方式操控改進後的T-18無人坦克(後改稱TT-18)。測試中,受控的TT-18坦克能以4公里時速行進,經過改進後的遙控系統可以對TT-18坦克發出24種指令(左右轉向、前進、後退、開啟/關閉發動機、車載機槍開火等),遙控距離也達到了1500至2000米。蘇軍後來將相關技術用於T-26坦克的“無人版”TT-26爆破坦克(加裝有50毫米裝甲,可攜帶700千克炸藥),並將TT-26坦克於蘇芬戰爭中首次投入實戰。

1940年2月28日,裝備TT-26坦克的試驗部隊抵達卡累利阿地峽前線。3月12日,試驗部隊參戰並取得一定戰果。其中一次,TT-26無人坦克搭載300千克炸彈對由5列障礙物組成的反坦克路障實施爆破,打開了一條8米寬的通道。在另一次TT-26搭載700千克炸彈對芬蘭軍隊據點的爆破中,將整個據點夷為平地。但僅有的幾次戰果並不足以證明TT-26無人坦克是一種技術成熟的武器,後來這些TT-26坦克甚至被拆除遙控裝備,轉為普通坦克使用,不過其還是為蘇軍二戰後繼續開展無人坦克研究奠定了技術基礎。

圖為蘇芬戰爭期間,被蘇軍217營遺棄的TT-26遙控坦克。

時間轉回現代,研發無人版T-90坦克之前,俄軍已在BMP-3步兵戰車“無人化”方面取得一定進展,俄國防部機器人技術科研測試總中心稱已將BMP-3步戰車改造為“旋風”UDAR機器人戰車(以下簡稱“旋風”)。“旋風”是目前俄軍現役無人戰車中尺寸最大的型號,車長6.7米、寬3.3米、高2.45米,戰鬥全重14.7噸。其配備的火力也最強,可搭載圖拉儀器設計局研發的“時代”無人炮塔系統,配備一門30毫米速射炮,一挺7.62毫米同軸機槍及4枚反坦克導彈(可壓製從坦克到步兵的各類地面目標),也可根據作戰需要換裝防空導彈或火焰噴射器。

除火力強大外,“旋風”的最大行程可達600公里,最高越野時速60公里,其需要一名測算指揮員和一名遙控操作員通過便攜式平板電腦或筆記本電腦同時操控,最遠遙控距離為10公里。除了最關鍵的“開火”指令需要遙控人員下達外,“旋風”可自主規避障礙物,並推進至指定作戰區域。儘管紙面性能優秀,但從俄軍“天王星-9”無人戰車在敘利亞的實戰表現欠佳(武器無法正常開火、遙控信號因建築物遮擋頻繁中斷、遙控距離大幅縮水等)來看,俄軍完善無人坦克技術仍需時日。

俄軍“旋風”無人戰車基於BMP-3步戰車改進而來,尺寸是俄軍現役無人戰車中最大的,火力也十分可觀。

英國“黑騎士”、美國“粗齒鋸” 無人坦克各有所長

儘管起步沒有俄羅斯早,但英國和美國也各自在無人坦克領域有相當的技術積累,其中較具代表性的有英國BAE系統公司的“黑騎士”以及美國的“粗齒鋸”無人坦克。巧合的是,兩者實際上均為美國陸軍的無人戰車項目。相比之下,“黑騎士”無人坦克的技術性能更成熟。“黑騎士”起源於2006年的“武裝機器人展示”(ARD)項目,外形酷似一輛微縮版M2“布萊德利”步兵戰車,由於設計時要考慮到能夠借助C-130運輸機空運,其作戰全重僅為12噸,履帶式底盤上搭載有無人炮塔,配備一門30毫米“大毒蛇”鏈式機關炮以及一挺7.62毫米同軸機槍。

“黑騎士”無人坦克,底盤是基於M2步戰車改進的“微縮版”,既可由有人坦克或戰車遙控,也可交由步兵遙控作戰。

“黑騎士”配備有目前先進的傳感器陣列,包括激光雷達、高靈敏度光電探頭、熱像瞄準具、GPS全球定位系統等,該無人坦克可選擇遙控操作或無人自主操作,能夠自主規劃路線,靈活規避障礙物等。選擇遙控操作時,既可通過M2步戰車的車長遙控,也可由步兵通過便攜式控製器遙控,作戰靈活度較高。但越野時速僅有77公里是“黑騎士”的缺點之一,另外由於配備多種先進傳感器,也致使該無人坦克的生產成本較高,這或許是美國陸軍在評估後,仍未決定對其正式採購的原因之一。

如果說“黑騎士”走的是“高端”路線,那麼“粗齒鋸”無人坦克就是屬於“平價”風格了。看過電影《特種部隊:複仇》和《速度與激情8》的軍迷們可能會對片中“巨石強森”駕駛的全地形裝甲車印象深刻,實際上這種被稱為MS2的有人型裝甲車與“粗齒鋸”(編號MS1)屬於同一車族。“粗齒鋸”無人戰車的項目開發時間要早於“黑騎士”,在2000年就已啟動。2001年,美國陸軍對其原型車表現出濃厚的興趣。“粗齒鋸”MS1的尺寸遠小於“黑騎士”,全重僅4噸,可搭載包括7.62毫米M240通用機槍、12.7毫米M2重機槍以及“標槍”反坦克導彈在內的多種武器,而且越野時速能飆到105公里的高速。

與“黑騎士”相比,“粗齒鋸”的最大優勢是造價僅為25萬美元,屬於美陸軍能夠接受的成本範圍。2017年3月,美陸軍宣佈在“粗齒鋸”無人坦克上試用新型遙控武器站,但截至目前其仍處於技術評估階段,或許也和美陸軍參考到俄軍無人戰車在實戰表現有關,相關技術還需進一步完善。

對比俄英美三國的無人坦克項目,可謂各有所長,但從俄羅斯作為無人坦克技術研發“鼻祖”的角度,外加俄軍近年積累下較豐富的無人戰車實戰經驗來看,在相關領域,俄軍無人坦克的技術成熟度上可能較歐美“略高一籌”。當然,作為一種方興未艾的新式武器,各國的相關競爭仍將繼續下去,最終鹿死誰手?人們可拭目以待。(文/黃晉一)

和“黑騎士”走高端路線不同,美國“粗齒鋸”無人坦克走的是平價風格,而且最高越野時速還能飆到每小時105千米。

(2019-03-23 00:07:01)

【延伸閱讀】美軍新型裝甲車即將投入使用:未來預計裝備2897輛

參考消息網3月22日報導 外媒稱,據最近公佈的美國陸軍預算文件顯示,一款最新型履帶式裝甲車將取代服役半個世紀之久的老式裝甲運兵車,明年會在美國本土和歐洲投入使用。

美國《陸軍時報》週刊網站3月21日報導稱,這種多用途裝甲車(AMPV)近年來一直在穩步開展測試和初步生產。陸軍2年前購買了131輛,2018年又增購197輛。

在即將到來的新財年,陸軍高級將領們希望2020年再撥款購買131輛(大約一半部署在美國本土基地,另一半運往歐洲)AMPV,以增強裝甲能力來對抗俄羅斯的地面和導彈部隊。

正在建造中的AMPV在2020年投入使用前還需要加以改進。

美陸軍已經簽訂了一份建造這種新車輛的合同,未來2年將有2個旅裝備這款裝甲車。

他們還計劃在2021年和2022年每年新增143輛AMPV,2024年再增加192輛。美陸軍領導人希望最終耗資約140億美元,總共裝備2897輛。

報導認為,這是一件好事,因為陸軍自2007年起決定不再升級老式裝甲運兵車,只提供維護保養資金。

美陸軍的文件顯示,AMPV將占到裝甲車輛的三分之一,而替換成AMPV可為地面指揮官提供更多選擇。

報導稱,AMPV的其他改型包括充當作戰中心的指揮車、用於火力支援的迫擊炮車,以及能提供一個移動的、受保護的戰場手術平台的醫療車。

其中,迫擊炮車搭載有2名車組成員、2名迫擊炮手和120毫米迫擊炮,可為編隊提供“立即響應火力支援”。

醫療後送AMPV則可容納3名士兵和5至6名傷員,當然這取決於他們受傷的嚴重程度,這種履帶式輕型裝甲救護車能執行補給、維修和傷員後送任務。

在2018年的評估中,五角大樓作戰測試和評估部門的觀察員發現該車存在一些缺陷,需要加以糾正。其中包括:駕駛員和車長顯示器會在長時間重啟過程中鎖死、無線通信設備沒法從固定位置取出、車內空間較小不符合作戰需求、艙口漏水令人擔心電子設備受損,等等。

報導指出,美國軍方正在做的另一件事就是讓AMPV更有效地在戰場上出擊。

為了增強“斯特賴克”裝甲車、M113裝甲運兵車和AMPV的火力,美陸軍最近向軍工企業發出一份建造一種配有30毫米機炮、7.62毫米機槍的遙控武器站的信息邀請書。

美國陸軍新型多用途裝甲車(AMPV)。

(2019-03-22 11:23:33)

【延伸閱讀】毆打承包商、偷盜設備!阿富汗軍人被曝多起不法行為

參考消息網3月22日報導 美媒稱,監察部門一份最新報告說,隨著最近幾年美軍陸續撤出阿富汗,阿富汗軍人扣押承包商,對有的承包商大打出手,還強迫一些承包商從事超出使用美國納稅人資金合同範圍的工作。

美國《海軍時報》週刊網站3月20日報導稱,阿富汗重建特別監察長的報告指出,一些阿富汗承包商在試圖把設備從一處設施中搬走時,遭到“強行扣押,並長時間鎖在集裝箱里”。

根據這份報告,在另外的案例中,阿富汗軍人“因為一些承包人員沒有服從(其所要求的)修理超出合同範圍設備的命令,就把他們剃了光頭”。

這類問題的一部分發生在最近幾年。截至今年1月,阿富汗部隊從全國17處設施偷盜了承包商設備。這些物資包括電池、排氣扇、燃料、空氣和燃料過濾器、窗式空調、洗衣機、墊圈、密封物、照明設備以及集裝箱等。

報導稱,阿富汗軍隊偷盜的承包商設備價值78萬美元,這對於合同總價值來說九牛一毛。阿富汗重建特別監察長的報告說,截至去年,五角大樓在阿富汗軍警基礎設施合同上支出了大約90億美元。

報告指出,美國國會已經撥出逾780億美元,用於支持阿富汗軍隊和警察。

但是,偷盜承包商財產這一新情況,卻讓外界對於美國干預阿富汗局勢18年的成效產生了疑問。

資料圖:一名隸屬於阿富汗國民軍(ANA)的坦克兵特寫。

(2019-03-22 11:12:43)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