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北京裁員 第一批名單將在3.28之前完成解約
2019年03月23日16:53

  來源:微信公眾號“幾何小姐姐” 

  宣稱不裁員的互聯網巨頭公司阿里巴巴,3月底將出清第一批裁員員工。

  根據阿里官方及媒體公開新聞:一個月前(2019年2月21日),阿里巴巴集團CEO張勇(逍遙子)在內部管理會上明確表示,阿里巴巴不會裁員,相反將繼續開放招聘,加大對人才的培養培訓計劃。

  北京地區人力資源市場及動態更新中的互聯網獵頭簡曆庫顯示,今年2月以來,大量阿里大文娛事業群員工批量出來求職。離職的原因是公司因業務調整,部門調整及HC壓縮而帶來的一系列減員動作。

  裁員補償N+1

  數名阿里離職及準離職員工證實,3月28日是阿里大文娛優酷團隊第一批裁撤員工的LAST DAY。根據公司要求,第一批裁員員工將在3月底走完所有離職流程,解除和阿里巴巴的勞務合同。這也意味著,他們將無緣每年4月(阿里財年)的員工年度年終服務獎。

  但也有另外一種說法,作為阿里大文娛裁員戰略中第一隻落地的靴子,此次變動中的優酷業務線員工,多屬於在過去的年度考核中,評分為3.25或3.5的員工。其中3.25為“低於預期”,3.5為“符合預期”。在績效考核中,這兩個分數意味著“沒有年終獎”和“年終獎不多”。

  裁員中給予的補償標準是“N+1”,大部分離職且拿到補償的員工表示接受。另外針對有股票的員工,提前一個月解鎖股票。允許他們在3月28 日last day之前,拿走屬於他們的可能要到4月以後才到期的股票。

  作為楊偉東貪腐事件之後,阿里大文娛再次換帥的後續動作之一,2018年12月6日,阿里巴巴合夥人、阿里大文娛輪值總裁、優酷總裁樊路遠(木華黎)發表內部信稱,優酷將進行全面的內部整頓。

  此次優酷批量裁員,被內部員工稱為“只是個開始”,是阿里大文娛優酷內部整頓的一部分。被裁撤的員工涵蓋了前台中台後台幾個端,包括產品、技術、運營、市場、影視劇集等多個業務線,涉及到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多個城市的base員工。

  從規模上看,雖然北京地區的裁撤總人數最多,但具體到每個團隊,是按比例優化。但是落地到上海深圳等其他地區的裁撤,更傾向於對整個業務的放棄,有些小組型團隊100%被裁撤。有產品團隊的阿里員工認為,針對技術團隊的調整在10%以內,但是針對於產品和運營的調整,將遠超這個比例。

  3周前,優酷技術側就接到通知,不再接部分產品團隊的需求。有較強連續性和一定工作週期的技術和產品工作全部放緩,等待靴子落地。

  變化正在發生

  阿里大文娛優酷內部,正在發生巨大的變化。

  去年12月優酷新總裁樊路遠(木華黎)上任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開始查考勤。無論晚上加班到幾點,第二天早晨9:30前必須到公司。遲到的員工會被保安攔住並上報公司。

  在內部的有些團隊,有遲到1分鍾罰款100元的說法。在微博和脈脈上,能看到不少相關的吐槽。除了員工本人,員工的高層領導也會連帶被罰。有些業務線老大即便自己沒遲到,每個月也會因下屬的遲到罰上幾千塊錢。

  這次這麼多人離開大文娛優酷,除了部分司齡10年以上的老優酷,也有一些是加入不到1年但有多年行業經驗的社招員工,業務架構的調整讓這些人失去了位置。

  一名剛從另一家大廠跳槽到大文娛優酷的員工稱,去年入職之前曾反複確認,聽說你們那邊變動挺多,我選你們的OFFER合適麼。對方回覆說我們這邊已經變動好了。這位候選人剛入職沒多久,優酷原總裁楊偉東事件就爆發了,內部整頓工作同步開始。有些醞釀中的新業務連同新招來的人同時被砍掉。

  這場悄無聲息的人事調整沒有官方公告或聲明,HR拿著合同一個一個單獨談。在優酷內部,幾乎所有變動員工都知道3.28這個last day。對於部分在職員工來說,因為業務的停頓,向上彙報的述職材料和PPT工作量增多。有時候,甚至要集合一個團隊之力,幫助主管彙總和撰寫彙報材料。

  在社交網絡,會偶爾有隻言片語,隨之又消失了。在人力資源市場,來自優酷的簡曆越來越多了。有獵頭公司甚至收到了整個團隊的簡曆,其中不乏職級較高的專家級候選人。

  “和另外幾家競品比,優酷投入的也不算少。但團隊執行下來,效率就差多了。”一名在職員工對此評價道。來自艾瑞的數據分析師說,“其實優酷去年的爆品節目也不少,比如《鎮魂》、《白夜追兇》,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數據就是沒有做起來”。

  調整架構,裁撤團隊。看起來是一個優化和提升效率的正確路徑。

  大優酷:已經掉隊的昔日王者

  古永鏘時代,優酷曾經是毫無爭議的視頻的王者。在2014年之前甚至更早,在視頻網站中以大比分甩開愛奇藝和騰訊視頻,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名。

  2014年前後,優酷收購土豆之後,有傳言說,優酷將會一舉收購當時的騰訊視頻,緊接著雙方闢謠。後來騰訊不但沒有賣掉騰訊視頻,反而戰略投入,持續深耕。不到2年時間,在大盤DAU和影視劇綜等介質儲備上超過優酷,成為愛奇藝眼中最具威脅的競爭對手。

  2019年2月,綜合艾瑞和QuestMobile等多方數據,優酷主客戶端在用戶規模、用戶日活躍,用戶月總使用時長等核心指標的表現,均落後於愛奇藝和騰訊視頻。

  資料來源:艾瑞MUT 2019年2月數據

  資料來源:QuestMobile 2019年2月數據

  優酷在愈發重要的付費會員數量比拚上也不敵愛奇藝、騰訊視頻。

  2018年3月17日,愛奇藝在招股書中公佈,截至2018年2月底,愛奇藝付費會員規模達6010萬。次日,騰訊視頻宣佈,截至2018年2月28日,其付費會員數已達6259萬。三家在線視頻平台中,只有優酷會員規模成迷,僅以“日付費用戶同比增長”這一婉轉的表達方式出現在阿里財報中。

  2017年9月底,騰訊視頻曾公佈付費會員數量突破4300萬。一位時任優酷會員小組負責人的員工表達了自己的吃驚。並坦言出於工作需要,多方摸底過騰訊數據,結論是騰訊4300萬會員竟然是真的。當時在優酷內部,他們正在衝刺2000萬。

  這一數據,跟優酷官方2016年公佈的3000萬付費用戶是對不上的。按照這個數據,2016-2017期間,優酷視頻付費會員在精細運營了一年之後,數據沒有任何上升反而暴跌了1000萬。

  除了用戶數據層面的全面碾壓,在內容介質的分發效率上,優酷也頹勢明顯。根據中信證券研究部2018年底的行研報告,2018年1月至2018年12月,三大在線視頻平台劇集和綜藝的播放量方面,優酷劇綜的有些播放數據不及愛奇藝、騰訊視頻的50%;綜藝方面,優酷的播放量僅相當於騰訊視頻的21%。

  2017年9月19日,時任阿里大文娛一把手的俞永福曾放下豪言 “優酷怎麼從第一的位置上被拉下來的,也要用同樣的方式回到第一。”在他立下flag兩個月後,便被調離了阿里大文娛。

  在他之後的輪值班長楊偉東,開啟了大膽激進的內容策略和不設上限的內容投入,並在“這就是街舞”等系列綜藝中取得了不錯的成績。2018年4月20日在優酷春集上,時任優酷總裁的楊偉東身著幹練的白襯衣亮相,重點發佈了“這!就是年輕態”以及“燃燒吧!2018“兩大綜藝矩陣。

  150天后的9月20日,優酷秋集,沒有看到楊偉東的身影。

  優酷內容側派了優酷內容中心的高級總監宋秉華登台講演。2個月後,2018年12月4日上午10點,阿里大文娛發通知表示,優酷總裁楊偉東因經濟問題正在配合警方調查,阿里影業董事長樊路遠將兼任優酷總裁。

  優酷新總裁樊路遠其人

  新任阿里大文娛事業群輪值總裁樊路遠(木華黎)是一個戰功赫赫的職業經理人。他是阿里巴巴30個合夥人之一,也是2014年阿里上市,和馬雲一起赴美敲鍾的人。加入阿里巴巴12年,其中有10年的時間在支付寶。2018年12月,接替楊偉東,成為新任優酷總裁。

  掌管優酷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強調工作紀律:不管頭一天幾點下班,早上9:30分,必須到達公司。這不是樊路遠第一次做類似的整頓。早在2017年他調任阿里影業CEO的時候,就曾對影業同事因為加班而調整上班時間而不滿,他下令禁止了加班晚到的行為。“每個人必須要具備阿里的那種味道。如果沒有,你就慢慢在環境當中去磨合、去成長。”

  2018年12月,連軸轉忙完世界盃、歐冠賽、雙11,雙12的優酷團隊,遵照新規,在每天早上9:30,準時來到阿里望京綠地中心的辦公樓。因為所有人都卡著點兒到,導致樓下人滿為患,堆滿了一樓大廳,個把小時上不去電梯。9:30之後還沒刷卡進入辦公區的員工,被保安攔著一個一個登記遲到信息再放行,導致一樓的擁堵情況更甚了。

  可能樊路遠本人也沒想到,自己在阿里影業驗證過的政策,換到人數龐大的優酷團隊落地下來,是這麼個盛況。

  有一天早上9:30左右進入阿里大樓的樊路遠本人,也被過多的員工擠在門外進不去。看著保安檢票員一樣,一個一個登記遲到員工姓名,後面的隊伍排成了龍擺尾。他走上前讓保安把大門打開放行。

  保安隸屬於第三方安保公司,根本不認識樊路遠,看了他一眼直接拒絕了,說我們領導有規定,遲到必須登記。

  一系列整頓舉措,徹底打破了員工的舒適區。當然,也有員工毫不隱瞞自己的不滿:認為老闆抓不住大局才會跑來抓細節,一年虧48億的優酷業務,短時間內根本拉不回來。

  但事實上,在業務層面,尤其是移動支付領域,樊路遠備受稱讚。

  2010年,樊路遠帶領團隊首創了快捷支付,不僅提高了線上交易成功率,也極大提高了消費者的用戶體驗。並於2013年推出中國最大規模的互聯網金融產品餘額寶,他也因此有了“餘額寶之父”的稱號。

  當時正處於PC互聯網到移動互聯網的過渡階段,支付寶的用戶使用習慣都在PC端。樊路遠通過一系列強硬有效的營銷手段,將用戶從PC端遷移到了移動端,這也最終奠定了後來支付寶在手機移動支付領域中的江湖地位。

  有媒體在報導中說樊路遠是一個低調的人。

  樊路遠這樣的人,做事高調,但是做人卻是異常低調。2013年淘寶十週年慶典結束後,他和彭蕾、井賢棟、胡曉明一起,拿著超大垃圾袋默默手機觀眾留在座位上的一次性雨衣。

  來源:電商報

  作者:唧唧

  當然他也曾在一個高調的社交產品中敗北。

  在2014-2016兩年時間里,支付寶相繼在9.0版本中推出社交圈內容。被稱作“抄微信,訪點評”。乾脆做個“附近的有錢人”功能吧。而支付寶圈子功能“校園日記”“白領日記”更慘。由於大量刺激荷爾蒙的照片,引來圍觀和爭議。最後,只能以關閉業務和更高層出面道歉而草草收場。

  那一次,阿里再一次被評價:阿里沒有社交基因。

  阿里到底能不能做社交?

  一直以來,但凡提到社交、社區、社群這些關鍵詞,大家會先想到騰訊。但是在阿里大文娛優酷主客戶端裡,依然可以看到社區的影子。

  優酷的星球社區前身是天天動聽。

  2015年7月,阿里巴巴宣佈成立阿里音樂集團,高曉鬆出任董事長,宋柯出任CEO,湖南衛視知名主持人何炅以兼職的身份出任首席內容官。

  高曉鬆宋柯上任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擁有3億用戶的音樂播放器天天動聽上面做社區。當用戶升級天天動聽APP時,阿里星球就可以在短時間內擁有億級用戶,成為當時名副其實的最大音樂社區。

  但這款囊括了包括音樂播放器、粉絲社交、直播等眾多功能的APP,遭到了幾億天天動聽用戶的排斥和卸載。數據暴跌之後,2016年12月12日,短暫存在了半年多的阿里星球宣佈關閉並更名為優酷星球。此後這個“球”就作為一個tab,被拋到優酷,成為優酷主客戶端的一部分。

  此時距離阿里巴巴收購優酷已經過去一年有餘。優酷當時的領導團隊是總裁楊偉東、coo戴瑋(元寶)、CTO莊卓然(南天)。其中元寶和南天都是深耕淘系多年的老阿里,在電商領域的產品和運營方面,有著多年積累。

  除了接管星球的產品,優酷也接管了星球的團隊。至此,一個由阿里空降團隊,老優酷團隊,阿里音樂轉崗團隊,外部招聘團隊組成的新團隊,開啟了針對星球社區運營的新探索。

  過去兩年,他們針對星球做了全面的改版和各種產品創新嚐試,但是結果並不盡如人意。被星球社區的競品的愛奇藝泡泡和騰訊視頻doki,數據和活躍度上升很快。

  愛奇藝為了泡泡曾舉全站之力為社區輸送明星等kol,而騰訊視頻則在自家最熱播的綜藝如《創造101》等流量節目中,將粉絲打榜的邏輯深深的植入到doki之中。這些舉措極大的提升了社區的黏性和活躍度。

  “優酷星球社區的數據可能不及泡泡及doki的十分之一” 一位從事行研的BI專家評價到。事實上,幾乎不需要看數據。只要隨手打開星球頁面,不管推薦邏輯怎麼千人千面,都能很明顯的看出,首頁推送的內容日期滯後,評論互動寥寥無幾。社區人氣可見一斑。參照優酷主客戶端幾千萬的DAU,社區當下的人氣,會直接帶來蒸髮式降溫。產品的設計者和運營者以流量思維把流量引來了,用戶一看沒什麼人氣,還是會很快離開。

  阿里這一波兒的裁員,似乎也驗證了優酷星球在社區嚐試方面的受挫。在優酷內部,多個業務線的在職員工證實,星球整個業務線正在面臨裁撤。

  但也有消息說,針對社區的探索,也一直在尋找新的跨界合作的可能。一切還在推進中。但是,愛奇藝的《青春有你》、騰訊的下一季《創造101》還在持續給泡泡和doki社區賦能,留給星球團隊的時間不多了。

  在這些背景下,阿里系的管理團隊如何定義社區和粉絲經濟,以及優酷星球業務的何去何從,備受關注。

  接不住流量的大優酷

  流量是移動互聯網產品的生命線。尤其是在渠道成本越來越貴的情況下,一個移動互聯網產品的流量和留存,就變得至關重要。如果接不住流量,資源砸的越多,漏出去越多。

  過去半年,優酷經曆了兩次數據暴跌。

  第一次是砸重金沒留住,數據先升後跌。2018年世界盃,阿里花了16個億,購買了世界盃網絡獨播版權。世界盃期間,優酷的日活躍用戶數(DAU)被拉高了千萬。只是世界盃結束後沒多久,這個數據又降了下來。

  有人說世界盃的運營接不住,是由於時任總裁楊偉東的激進和一意孤行策略,導致運營團隊來不及準備。事實上,在阿里大中台小前台的組織架構體系里,職級再高的職業經理人,也沒有辦法一言堂。楊偉東的職業身份屬於業務前台。最終這筆16億的巨款,出自阿里中台。一定有一套詳盡的ROI測算方法,和一系列高職級負責人的簽字,才批了這筆預算。

  世界盃屬於獨家稀缺內容,世界盃期間吸引了大量球迷前往,優酷客戶端數據急速攀升;但是世界盃之後,那些為了看球而來的男性用戶,很難全部留存下來。再加上優酷主客戶端本來的運營策略,也是對女性用戶更為友好。

  優酷平台58%的用戶,都是女性用戶。這也是為什麼在早先砸過重金的《軍師聯盟》之後,選用了《春風十里不如你》接檔,數據效果還不錯。更早一些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雖不是獨播,數據依然強勢碾壓獨家的《軍師聯盟》。

  第二次數據暴跌來自於一次重大改版。

  在這次改版中,優酷把自己的所有的內容呈現,都改成了信息流的形式。即便是長視頻,也在封面嵌套一個短視頻。想以此達到更好的滲透數據。這對一個在線視頻網站來說,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改版。在優酷這次改版中,看到了類頭條系的影子。

  此舉遭到了用戶的激烈反對,用戶停留時長迅速下跌,跳出率攀升。意識到數據和口碑都不行的產品和運營團隊,不得不切換版本,把產品改回了原來的樣子。這麼折騰一次。數據暴跌千萬。

  於是,一切都到了不得不優化的時候。

  即便是阿里巴巴公司公開宣佈今年不裁員,還計劃招聘更多。但是,作為阿里大文娛一份子的優酷,已經走到了十字路口。

  他們在阿里北京公司率先推出了裁員計劃。幾乎所有的被HR談話的員工,都選擇了接受賠償主動離職。這一切正在有條不紊的進行,有些出差和派駐外地的員工甚至沒有察覺。直到上週來找自己談跨部門合作的同事,在這個周忽然整個團隊都在釘釘里消失不見了。這才意識到有什麼變化已經在發生了。

  有人猜測,優酷本次的裁員規模大概在三分之一。也有員工說,3.28這一批裁員之後,4月還將繼續。此時此刻,阿里北京團隊的氣壓很低,他們在9:30準時上班,遵守考勤,埋頭做事。一切安安靜靜,等待另一隻靴子落地。

  當架構調整和裁撤人力都做完以後,阿里北京團隊能變成集團公司期待中的“大文娛”和“大優酷”嗎?

  也許只有時間和用戶能夠回答這個問題。

  註:本文有刪減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