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文娛小報|蘇明玉的困境,以及韓國女性的生存困境
2019年03月25日09:42

原標題:一週文娛小報|蘇明玉的困境,以及韓國女性的生存困境

上週,熱播劇《都挺好》口碑有所下滑,對於“蘇家男團”的生硬洗白,“大團圓”跡象的顯露,不少觀眾表示無法接受,曾經有多麼為該劇的顛覆性叫好,如今就有多麼失望;上週一,女生清華考研複試失敗,發文稱遭“性別歧視”,隨後關於女生維權合理性和“性別歧視”的標準討論引爆了網絡輿論;與此同時,韓國“勝利事件”的持續發酵,暴露了韓國社會長期存在的“數碼性暴力”行為乃至“強姦文化”,而韓國女性的生存困境到底何時才能得到解決?

《都挺好》口碑下滑:曾經多為其顛覆性叫好,如今就有多失望

年初熱劇《都挺好》即將迎來大結局,網友們針對劇中各種家庭矛盾在網絡上展開了熱烈的討論。但隨著劇情的發展,觀眾們發現原本棱角分明的角色被塑造得越來越臉譜化,行為邏輯的合理性也被大幅削弱,偏向大團圓的劇情走向也不盡如人意。觀眾開始審視該劇影視形象背後的時代背景,這樣的家庭不是個案。

《都挺好》海報

《都挺好》的女主角蘇明玉樹立起了以往中國家庭倫理劇中沒有的女性角色,她不再隱忍而是選擇與原生家庭“正面硬杠”。正如澎湃新聞刊登的《:走出隱忍,女性終於可以“硬杠”原生家庭》一文中提到的,蘇明玉是一個異類,她不取悅,不隱忍,反倒表現得尖銳果決;她這樣的女性形象背後標誌著個體意識與傳統孝道的碰撞,這也是社會文化心態轉型的一個必然。隨著社會的個體化和自我意識的增強,中國年輕人早已開始重新思考孝道,不再將“權威型孝道”作為一個絕對的道德標準,而更加崇尚“互惠型孝道”,強調父母為子女的付出與子女的回饋應該對等。

而《都挺好》中的另一個重要角色——父親蘇大強,從“嚴父”到“作父”,這可以被視為一種父權的瓦解。在《並非陌生人|蘇大強的孤獨和宿命》一文中,王愷表示,“改革開放之後,父權還是沒有受到質疑。反而需要重新鞏固,當時湧現出大量宣講和睦、孝道的電影,著名的如《喜盈門》。但是這個權利體系的合理性真是脆弱,揭開來看真相,所謂的父母養育之恩,遵奉孝道之必要,都是不堪一擊。蘇大強,只不過是這個體系的寄生蟲,他和大哥都算是遵奉者,仗著流行的意識形態的餘威,一次次對子女命令,索取,盤剝。”而這種“盤剝”是失去自我式的,蘇大強為了和保姆結婚,不惜用自殺來威脅子女。

雖然劇情一步步在推進,蘇家人的矛盾進一步激化,但每個角色表現出的張力卻讓人有些失望。以主角蘇明玉來說,GQ報導刊文《:只靠一個蘇明玉解決不了問題》中明確表達出了對這個角色後期發展的不滿意——“在某種程度上,明玉這一角色卻不如樊勝美真實”。作者張之琪認為,“更豐富更細膩甚至更曖昧的部分,往往被有意或無意地遮蔽了。尤其是當一部文藝作品帶著‘現實主義’的前綴時,這種二元對立的情形就更加可疑。”可這種二元對立也面臨著陡然瓦解的窘境。

《都挺好》現在豆瓣的評分為8.2分,但眾多網友早就放下狠話,如果《都挺好》結局大團圓就會怒打一星。從蘇家三個男人慢慢被洗白的劇情來看,《都挺好》也逐漸陷入了中國家庭倫理劇的套路中,相擁而泣、冰釋前嫌的大團圓結局似乎就在前方等待著大家。新京報書評週刊《:如何對“大團圓”結局說不?》中分析了觀眾們抵製大團圓這個現象,作者認為“觀眾討厭的不是大團圓,而是厭惡走向大團圓時的‘假大空’,討厭無緣無故的愛和恨、洗白和寬恕”。文章從《都挺好》入手指出中國家庭倫理劇已經走入了死胡同,“許多家庭倫理劇並沒有很好地捕捉到當下生活的新經驗,並將之具象化、影像化,進而變成一個令人感同身受的故事,反倒是淪為一出出聒噪的家庭鬧劇。除了主流價值觀的製約,內容製作者們確實也沒有能力去想像一個更合理的結局”。

女生清華考研失敗發文:是濫用“性別歧視”標籤還是合理質疑?

3月18日,微博網友“Hardwell-is-life”稱,她在報考清華大學工程物理系複試面試招生時遭遇性別歧視,作為女生,她筆試第一,但面試遭遇不公。一經發文,引起了激烈的討論。當晚7時許,女生再次發文道歉,稱為自己的不負責言論感到愧疚。兩極化的觀點主要源於“清華大學是否性別歧視”一問題的鑒定上。

有人認為該女生不是因為性別歧視被刷,而是因為沒有介紹自己的本科學術經曆以及未來的研究方向,反而談了一堆本科經濟學雙學位,在外面開店之類與考研無關內容、英語寫作水平不夠好、自身過於極端自信等,以及為了考研“剃頭”是有心理問題。還有人覺得這位女生是在濫用“反性別歧視”,損耗反對性別歧視的正當性和道義資源,會導致“反對性別歧視”和“女權”的進一步汙名化。“紅辣椒評論”在《失敗了,別用“性別歧視” 博眼球》一文中寫到,“這種用‘性別歧視’博眼球的做法會給對方造成隱性的傷害。被指責的一方無法擺脫‘性別歧視’的嫌疑,終日忍受他人狐疑的目光,長此以往,各種壓力之大可想而知。‘城門失火,殃及池魚’,與這位女生一同面試的其他十幾位男生更是被莫名其妙地拖進紛爭,自己的努力成果卻要蒙受‘暗箱操作’的名聲。”

支持女生質疑的觀點則認為個體有權利對掌握公權力的機構進行質疑。弦子發文稱,“這個問題本質上就是一個女生懷疑高校在考研招生中存在程序問題,通過正常途徑無法得到解決,於是在公眾平台尋求輿論支持的一件事。”面對確實存在的高校性別歧視問題,弦子認為唯有從高校的程序公開、考慮學校與學生的雙向選擇、第三方機構監督高校及時回應質疑等方式入手,才能真正解決問題。對於認為北郵女生“汙名化”清華大學的言論,作家王樂平認為,“公權力不是擁有獨立人格的個體,質疑和監督是僅存的唯一可以保障他們不做壞事的手段。”

勝利事件:數碼性暴力背後的韓國女性困境

今年1月,韓媒爆出明星李勝利經營的夜店涉嫌不法經營,之後該事件不斷髮酵,不僅牽扯出韓國人氣藝人鄭俊英等人的偷拍、性侵事件,還有警商勾結的黑幕,引發了社會高度關注。3月18日,韓國總統文在寅要求警方和檢方徹查“李勝利事件”涉及的警商勾結疑點和已故藝人張紫妍案件。

勝利曾在Kakao Talk(一韓國當地的社交軟件)聊天群中稱,有一個被叫做“警察總長”的人物可以保護自己。據《韓民族日報》3月20日報導,19日,首爾警察廳廣域搜查隊首先對一尹姓總警展開了調查。而涉及韓國政商界名人黑幕的已故藝人張紫妍案件,其調查時限本將於3月到期。文在寅發出聲明後,3月19日,韓國法務部長官樸相基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張紫妍案”的調查期限將延長2個月。

浙江大學韓國籍留學生申在原在澎湃新聞發文指出,文在寅政府正面臨著最嚴峻的考驗。上任到現在,“對朝政策”陷入僵局、經濟方面毫無複蘇跡象,這些情況非常不利於他所在黨派競選下一任總統。而自“勝利門”事件爆發以後,韓國多家頂級娛樂公司市價直線下降,十分慘淡。截至3月17日,韓國五大頂級娛樂公司市值下降5870億韓元,其中,韓國百姓國民年金則直接蒸發332億韓元。如果不能夠徹底調查清楚相關事件、給平民百姓一個合理說法,文在寅政府很有可能面臨史上第二次彈劾。申在原還在文章中指出,文政府此時此刻掀開這篇舊賬,無疑就是想傳達一個信息:他們是關心民意、敢於向腐敗出拳的政府。在貪汙腐敗、政商勾結面前,張紫妍事件不過是偶然漂上水面的浮萍。

薑景潤記者(강경윤기자)成為韓國網絡的熱搜詞,她對於李勝利事件報導的採訪已被製作成一幅幅長圖

此次事件在中國互聯網上也引起了廣泛的討論,其中報導此次事件的韓國記者得到中國網友的一致好評。韓國SBS記者薑景潤為最初報導此次事件的記者之一,正是她的努力和堅持讓更多人知道了這件事。通過她和其他韓國記者的不斷深挖,越來越多隱藏的事實逐漸浮出水面。薑景潤記者曾獨家報導過前國會議員康容碩出軌事件、韓國老牌男星曹在顯的性侵醜聞、具荷拉前男友事件等新聞,這幾次轟動全國的事件讓薑景潤記者成了韓國民眾心目中的“勇者”和“鬥士”。

關於堅持揭發“李勝利事件”的原因,薑景潤記者說這些擁有過大權力的人氣男明星們將女性當作玩物,並且不僅是他們,從事其他行業的很多韓國男性也都在物化女性,她希望通過自己的報導去減少韓國社會對女性的壓迫。三聯生活週刊刊文《李勝利事件背後的女性生存困境:現實比韓劇更殘酷》中提到一個調查數據,韓國的女藝人中,45.3%的人曾被要求陪酒,超過62%的人曾被節目相關的人員或者社會有勢力者要求進行性接待。不僅是韓國演藝圈,韓國普通職場的性騷擾事件也是屢禁不絕。這些還只是看得見的性騷擾,像鄭俊英這樣偷拍女性的“數碼性犯罪”在韓國數不勝數。英國《衛報》一篇報導中稱,韓國警方逮捕了近期震動韓國的偷拍醜聞的兩名主使者,他們秘密拍攝了1600名旅館顧客,並且在線直播了這些視頻。讓這些惡行長期發生在韓國的原因之一是,韓國的社會環境讓受害女性不敢站出來。針對這個現象,《現實比韓劇更殘酷》文章結尾處指出了一個方向,“何時法律能夠確保違法者受到的懲罰比他們造成的傷害更大,何時社會與輿論環境不再苛責受害的女性,何時女性能被公平地對待,那才是真正改善女性生存狀況的曙光”。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