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親家到仇人:重慶兩位億萬富翁“掐架”案疑雲
2019年03月25日10:49

  原標題:從親家到仇人:重慶兩位億萬富翁“掐架”案背後疑雲

  封面新聞記者陳彥霏 忻曉鬆

  3月21日下午3點,重慶“億萬富翁毆打億萬富翁”案在涪陵區人民法院開庭。經過長達4個小時的庭審後,主審法官宣佈休庭擇期宣判。這本是一起普通的輕傷刑事案件,但涉案雙方的身份和關係,卻讓此案格外意味深長。

  受害者何昌秋,重慶萬事成公司董事長;被告聶章田,重慶廣田房地產公司董事長。他們是億萬富翁,生意合作夥伴,還曾結為親家,最後卻互相舉報,反目成仇,乃至相見時大打出手。

  案件背後,是兩名億萬富翁的恩怨情仇。當事一方,挨打受傷的何昌秋稱,他遭遇了昔日生意夥伴的背叛和奪妻之恨,才不得不踏上舉報之路後被打。

  當事另一方,被告席上的聶章田稱,他出於好心收留被“家暴”的好友妻子,卻不料被報復般各種舉報,也不曾想會因一次衝動,在被羈押9個月後才站上法庭。

 何昌秋被打後
 何昌秋被打後

  一次打架

  兩位富翁多年的矛盾爆發於一次偶遇。

  2018年5月27日,剛下過一點小雨的重慶依舊有些悶熱。晚上近9點,何昌秋去朋友家祝生,因朋友暫時未回,他把車停在朋友家附近等待,期間因為無聊,何昌秋坐在車上開始看手機。突然,車窗外出現一個人敲打玻璃。據何昌秋回憶,他當時覺得對方罵得很凶,就打開車窗想弄清楚情況,卻沒想到被打了兩拳。因為6年沒見面,何昌秋稱他當時並沒認出那是聶章田,直到對方說出:“老子找你很久了,你舉報老子,老子要像(整)小雞一樣整死你。”,他才反應過來這是聶章田。

  聶章田則在法庭上辯稱,自己當時並沒有敲開車窗,“我當時在小區認出了何昌秋的車,以為他又來幹什麼壞事,就拿出手機拍照。”聶章田回憶,當時何昌秋躲在車里,他拍完照後只能走開,何昌秋見友人出現後才從車里出來堵他,還說“要開車撞死你”,他生氣後才動手打了何昌秋,並且沒有打鼻子,只打了胳膊一下。女兒聶肖萌也不認為父親是報復, “我父親是個急性子,因為兩家有一些經濟上糾紛,我爸肯定是被惹急了才動手的,而且當時派出所出過警,看到兩邊沒明顯受傷,沒做筆錄就走了。”聶肖萌說。

  根據重慶市涪陵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1月7日出具的起訴書,經依法審理查明:2018年5月27日21時許,被告人聶章田在重慶市兩江新區藍湖郡7組團區域散步時,看到了駕車在此等候朋友的被害人何昌秋,因兩人間有矛盾,聶章田遂開始辱罵何昌秋並敲開何昌秋駕駛室玻璃窗,在辱罵何昌秋的過程中,聶章田揮拳從窗外打向坐在車內駕駛位置的何昌秋的頭部及面部,何昌秋遂將車窗玻璃關閉。之後,何昌秋見朋友的家人乘車回來,便下車。聶章田繼續辱罵何昌秋,雙方發生口角,聶章田在何昌秋的車旁再次揮拳毆打何昌秋,後被人拉開。經司法鑒定,何昌秋鼻骨粉碎性骨折,損傷程度屬輕傷二級。聶章田因涉嫌故意傷害罪,於2018年6月27日被重慶市公安局兩江新區分局刑事拘留,羈押在重慶市涪陵區看守所。

  在21日的庭審中,聶章田多次否認曾擊打何昌秋面部,並指出何昌秋鼻骨粉碎性骨折屬於舊傷,公訴方則拿出相關檢測報告試圖證明為新傷,但雙方未就這一關鍵細節達成一致。張庭源律師發表辯護意見指出,本案證據不確鑿充分,不能證明何昌秋的損傷系聶章田行為所致,案件另有眾多疑點,不能排除損傷是其他意外、自傷所致的合理懷疑。

  除此之外,事發時視頻證據的缺失也是本案錯綜複雜的一大原因,張庭源律師出具的一份重慶兩江新區金山派出所的情況說明顯示,當晚21時,該派出所兩位民警接警後立即趕到現場處置,並全程使用執法記錄儀,但在上傳視頻時,因電腦中毒致使執法記錄儀被格式化,因此無法提供處警視頻。

  金山派出所出具的情況說明
  金山派出所出具的情況說明

  一塊土地

  九龍園區A區E5-3/03地塊,位於重慶九龍坡區,現已建成巴國綠雲小區,上千戶居民入住。聶、何兩家人自這塊地開始相識、合作、結為親家,同樣也因為這塊地引出近10年的恩怨糾葛。

  聶、何兩家是同一個小區居民。何昌秋回憶,2009年,他們相識於開發商舉辦的一個座談會,何昌秋對聶章田第一印象就是很精明,會做事,但沒多少文化。互留通信方式後,聶章田打聽到何家的中渝燃氣公司拿到了一塊地,因為該公司當時沒有房地產開發資質,便想聯合起來做開發。期間,聶為了密切與何昌秋的關係,還將自己的一對雙胞胎兒女拜何昌秋為乾爹,雙方結為干親家。

  為瞭解決房地產開發資質問題,2009年10月底,重慶中渝燃氣公司股東何吉貴、許長碧、何昌鳳、何曉華與聶章田的妻子肖以琴、女兒聶肖萌簽訂《股份轉讓協議》,將持有土地的中渝燃氣公司全部股權轉讓給上述二人,而聶家則在2010年1月付清了1.3億股份轉讓款。交易至此還一切順利。

  糾紛發生在聶家接手中渝公司後,在稅務清算上遇到問題,價值1.3億的地,其中中渝燃氣公司能提供的發票僅470萬,這意味著聶家需要承擔這1.3億土地的增值稅款。“如果這1.3億做不了土地成本的話,我們就算所有利潤都不要,也不夠土地稅金。這期間我們一直在問何昌秋要發票無果,直到2017年底稅務部門必須來清算,我們才不得已把買地前後向稅務部門舉報,從那開始何昌秋就開始報復性舉報我爸。”聶肖萌說。

 廣田巴國綠雲小區
 廣田巴國綠雲小區

  對此何昌秋回應稱,當時在直接轉讓公司時,合同里並沒有寫明需要提供多少發票,而且也明確了土地轉讓後產生的稅款由聶家承擔,所以此次交易在合同層面是沒有問題的。

  聶肖萌也承認交易在合同層面沒有問題。但她堅持認為,中渝燃氣公司能提供的發票那麼少,是因為何家在當初取得這塊地的方式上有問題。根據2005年的一份《土地置換協議書》,中渝燃氣公司是因舊土地被九龍園區政府佔用為變電站,從而才得到新地。2018年8月19日,看看新聞以《投資704萬狂賺1.3億 解碼重慶土地置換案灰幕》為題報導了這背後的故事。

  何昌秋並不認同報導內容,並起訴了該記者。此外,何昌秋認為聶章田才是在獲取土地上存在問題的人,他發現聶章田的重慶廣田房地產開發公司在2011年10月競拍九龍坡區九龍園區E5-6/03R2G1地塊時,串通其他公司圍標操控競拍,致使國有資產流失。對此問題,何昌秋從2014年11月到2017年年初,分別向九龍坡區公安分局、重慶市國土局、重慶市九龍坡區國土資源管理分局反映情況,但未獲得正面回覆。2018年8月19日,澎湃新聞以《男子舉報合作夥伴土地競拍存“貓膩”遭報復暴打》為題報導了這一事件,其中提到“九龍坡區國土局建議何昌秋反映問題的單位實際已不存在,重慶市國土局工作人員表示,該局正對此事進行瞭解核實,有結論後將及時反饋。”

  何昌秋稱,從2014年底開始,他就開始向相關部門舉報聶章田違法犯罪情況,2018年在全部開展的掃黑除惡中繼續舉報聶章田涉黑涉惡問題,根據何昌秋提供的舉報材料,除了舉報土地競拍問題,他還在2018年2月23日向公安部舉報聶章田串通投標、敲詐勒索、涉嫌賭博等罪;在2018年10月7日,向最高人民檢察院舉報聶章田涉黑涉惡;在同一天,向最高人民檢察院舉報聶章田採取非法手段獲取渝北區寶石星暉項目用地;在2019年1月17日向重慶市公安局再次舉報聶章田、聶肖萌、張庭源等人涉黑涉惡。

  截至記者發稿,這些舉報均未得到正面回覆。

  一個女人

  除土地糾紛和互相舉報,兩人矛盾激化還源於一個女人——李靜,她是何昌秋的妻子,2013年她向何昌秋提出離婚,在經曆5年半離婚官司未果後,於2018年9月生下聶章田的孩子。

  2019年1月14日,李靜微博發表長文《留美女博士後自述:我和丈夫何昌秋的故事》,根據該自述,李靜2001年與何昌秋相識,在看了媒體對何昌秋的報導後,“就是這些宣傳,讓24歲、從未談過戀愛的我認為何昌秋是英雄,對他充滿了崇拜!”,在交往了9個月後,李靜和何昌秋於2002年2月2日登記結婚。對於婚後認識的轉變,李靜稱結婚後,她逐漸發現何昌秋在 “成功事業”和諸多頭銜光環下掩藏著很多問題,“在2011年底何昌秋因涉黑被抓之前,我對何昌秋的問題認識還僅僅停留在他脾氣暴躁、花心這一簡單層面上,為了讓兒子有個完整的家庭,我始終隱忍,維繫著家庭。”李靜說。在文中,李靜列舉了何昌秋性格暴躁、長期婚外情等案例,並稱何昌秋出獄後變本加厲,自己再也無法忍受何昌秋糜爛的婚外情和家庭暴力,2013年5月,她向重慶市渝北區人民法院提出了起訴離婚。在微博上,李靜還呈現了家暴的視頻、圖片和報警記錄。

  聶肖萌稱,因為聶、何兩家的合作,自己和父親2009年就認識了李靜。“2013年李靜提出離婚後,何昌秋就一直在鬧,導致2016年李靜丟掉工作後,也沒法找到新的工作,我們很同情她,就借了錢讓她和何昌秋繼續打官司,還委屈她在我們家做了管家。”聶肖萌說。對於這段經曆,李靜在自述中稱“我於2016年12月底開始了管家工作,有一天聶章田對我表示關心,我一不小心犯了錯誤,與單身的他發生了一次親密關係,導致了意外懷孕。但我和他並沒有進一步發展的想法和打算,更沒有以夫妻名義居住生活。手足無措的我於2018年4月底辭去了管家工作回到了老家休養,不知該怎麼辦,肚子拖大了只好在9月生下了孩子。”

  在何昌秋那裡,故事則是另外一個版本。2013年,何昌秋重獲自由後,他才知道他的妻子李靜和聶章田睡在了一起,還發現自己家裡有2000多萬的貴重物品杳無音信。壞消息一個接一個,“我在回家開啟保險櫃的時候,請了鴛鴦派出所的民警、社區幹部、物業經理等共計十餘人作證。”何昌秋說。何昌秋還稱,李靜和嶽父李成林長期不讓他見兒子,並長期在兒子面前敗壞自己的形象;聶章田則多次主動出面或者讓他的手下對他進行敲詐勒索和打擊威脅,“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當著我的面,向我要當時借給我老婆李靜的10萬元錢,還對我說:‘我玩兒了你老婆,還要拿你的錢,這就是你老婆的賣身錢,真好。’”何昌秋回憶。在何昌秋的印象中,他稱聶章田是一條“毒蛇”,而李靜是被他誘騙回不了頭才一起設局害自己。“她在拍的那些家暴視頻和圖片,明顯是有預謀的擺拍。夫妻間鬧矛盾誰還會去拍視頻呢?”根據何昌秋說法,他出獄後被李靜引入“家暴”局,由李靜和她父親聯手激怒何昌秋,製造“家暴”局。

  離婚官司長達5年半之久的原因,兩人說法也有出入,李靜認為何昌秋是報復她因而製造虛假訴訟,讓她承擔夫妻共同債務,而何昌秋則認為李靜想侵吞他們何家財產。

  在與之相關的民間委託理財合同糾紛中,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2013年的一份民事調解書顯示,何昌秋欠許長碧(何昌秋母親)、何曉華(何昌秋妹妹)、何昌鳳(何昌秋姐姐)近8000萬元,李靜稱這意味著她也需要承擔夫妻共同債務。2015年,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再審撤銷之前的民事調解書,並駁回了許長碧、何昌鳳、何曉華的訴訟請求。2017年,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撤銷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2015年的民事再審判決,維持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2013年的民事調解。李靜不服高院終審判決,以該案涉虛假訴訟為由向重慶市人民檢察院提出監督申請書,市檢察院受理後於2018年6月8日重慶市檢察院作出了《不支持監督決定書》,理由之一是無證據證明該案涉虛假訴訟。2018年12月29日,根據重慶市公安局大渡口分局出示給張庭源律師的立案情況告知書,李靜報何曉華等人虛假訴訟一案,該局認為有犯罪事實,需要追究刑事責任,已立案偵查。

  採訪最後,57歲的何昌秋感歎:“我這個年齡也沒什麼雄心壯誌了,只想把兒子要回來,能陪我一起安度餘下的時光。同時也希望相關部門徹查聶章田。”

  在參加完庭審後,聶肖萌目送穿著看守所服裝的父親被押著,緩緩走向警車;最後一刻,望著頭髮已花白的父親,聶肖萌在身後喊道:“爸,我們都來看你了,你要好好的。”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