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和服賞櫻”風波,何必上綱上線
2019年03月25日16:34

原標題:武大“和服賞櫻”風波,何必上綱上線

▲資料圖。 圖/視覺中國

櫻花盛開,萬物萌動——櫻花是春天的使者。每年三四月份,我的心彷彿也飄回武大,與母校一同見證一年一度的絢爛。武大賞櫻,幾乎年年都要登頭條,本已寵辱不驚。可這次,櫻花樹下的一場意外衝突,卻讓我的心情有些複雜。

3月24日下午,武漢大學教五教學樓旁,校方保衛人員與兩名賞櫻花的青年男子發生肢體衝突。

據當地警方回應,衝突起因系其中一名穿著類似和服的男子入校賞櫻,此事正在調查之中。而當事男子接受採訪時表示,“我喜歡唐朝文化,穿的是唐裝吳服,不是和服。”

這事放到網上,引發軒然大波——有的指責校方粗暴對待遊客,有的批評當事男子硬闖還狡辯;有的說,櫻花是日本人種的,中國人穿和服去本就不合適;有的則表示禁止和服入場是狹隘的民族主義。

反正是自說自話,莫衷一是。如今在輿論場上,有一個有趣的現象:事情沒搞清楚不要緊,不耽誤“抬杠”就行。很多人憑著腦洞,就構思出了這樣一個場景:一個民族精神爆棚的“硬核保安”和一個毫無曆史敬畏感的“和服少年”,在櫻花樹下來了一場價值觀的“強烈碰撞”。

當事男子一再重申“我穿的是唐裝”,但仍不影響腦洞的情節發展。實在不行,可以用“即便”的句式來“硬拗”——

一方說:“即便不是和服,看起來也相似,實在不妥”;另一方則說:“即便是和服又怎樣?誰規定不能穿和服賞櫻花。”

於是,一件連前因後果都沒搞清楚的事情,已然影響到了“公民權利”和“民族大節”。雙方還都是理直氣壯、盛氣淩人。

穿和服去武大賞櫻合不合適——這個問題當然可以討論。但其結果仍然與之前的類似爭議一樣,雙方都難以說服對方,吵過之後,不了了之。

更何況,這次到底為何、如何起了衝突?都還未完全披露。如此抬杠,只能是場口水戰。

正因武大櫻花與日本有淵源,很容易引發類似不必要的“口水戰”,所以學校保安的過分敏感其實也有社會輿論層面的壓力。2009年武大櫻花節期間,曾發生過一對母女因穿和服拍照而遭聲討事件,當時一些遊人和學生圍住穿和服母女高喊“穿和服的日本人滾出去”。

我曾經在櫻花節期間做誌願導遊,也深知每年櫻花節期間,武大上下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既要避免影響學生的日常學習,也盡力為遊客營造舒心的遊覽環境,更要防止未知風險。武大會從避險的心態出發,對身穿和服或類似和服的人進行提醒或一定程度的限製,這也屬無奈之舉。

所以就這事而言,我希望涉事多方各行其道、各盡其責:遊客能遵守既定規則;母校武大的秩序維護者能包容儘量包容,不必因品類難辨的服裝就上綱上線;公眾也不必用民族主義邏輯去評判此事——事實上,從那位遊客的說法看,他自認為穿的是唐裝吳服而非和服(二者“長得”比較像);保安攔人,也更可能是源於避免人群聚集等風險,而非附著在“和服”上的社會寓意。

讓事實先行而不是讓情緒主導,多些克製少點“過度聯想”,理應成為該事件中幾方的處事態度,也應成為輿論評判此事的邏輯基點。

如今武大的上千株櫻花,大多都是中日建交以後日本政府和民間友好團體贈送的。這些絢爛的櫻花所代表的,不是國恥也不是狹隘,而恰恰是和平和包容。也真心希冀,由賞櫻花衍生的話題更多的是關於和平與包容,而不是互撕和內耗。

□孟然(媒體人)

編輯 陳靜 校對 王心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