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海軍陸戰隊開始男女混訓 這群女兵正在經曆什麼
2019年03月25日19:28

  原標題:美國海軍陸戰隊今年起男女兵混訓,這群女兵正在經曆什麼?

  今年開始,美國海軍陸戰隊的部分女兵加入到男兵營中共同訓練,這是70年來首次。

  據《紐約時報》,在美國所有軍隊中,海軍陸戰隊中的女兵比例最低,僅有8%。她們在成為正式隊員之前必須前往美國南卡羅來納州的帕里斯島(Parris Island)魔鬼訓練11周。

  這些女兵抵達帕里斯島後,要做的第一個改變就是忘記自己的名字,她們只能自稱“新兵”(this recruit),不能說“我”(I)這個字。

  接下來等待她們的,更加殘酷。

  帕里斯島的11周

  在美國多個軍種,混訓製度已經實行多年。但是,對於要求極高的海軍陸戰隊來說,混訓可能會分散新兵注意力,另外還可能進一步減少女兵數量。

  今年起,海軍陸戰隊的女新兵們和男兵同訓,主要是想要提高訓練效率。雖然在訓練項目上仍然會有區別,但是對女生們來說是個極大的挑戰。

  《紐約時報》記者近日去往帕里斯島,記錄了她們從青春美少女成長為海軍陸戰隊正式隊員的過程。

  女生們集體乘車數小時到達帕里斯島之後,被要求給家裡打一個電話,通話內容是有嚴格規定的,必須在電話中依次大聲喊出以下5條內容:

我是新兵XX(只能報出姓氏)。

我已安全抵達帕里斯島。

請不要給我郵寄任何食物或者大型包裹。

我會每隔7-9天以信件的方式聯繫你。

謝謝你的支持,再見。

  在打完這個電話之後,女兵們不能再和家人通話,直到在帕里斯島順利完成訓練畢業。如果遇到緊急情況,會有一個與外界通話的機會。

  正式訓練的第一天,所有新兵需要進行基礎體能測試,不及格的人員將被編入一個特別訓練隊。

  測試要求

  男兵

  34個俯臥撐或3個引體向上

  44個仰臥起坐

  13分半時間內跑1.5英里(2.4公里)

  女兵

  15個俯臥撐或1個引體向上

  44個仰臥起坐

  15分鍾內跑1.5英里

  除了體測之外,在訓練中不論是跑步的距離還是負重的重量,以及飲食,男兵與女兵的要求都是一致的。

  每天早晨4點,新兵起床開始體能訓練,然後進行學術課程,中午集體就餐,下午的安排依然如此。日複一日的訓練主要為了一個嚴酷考驗——54小時野外馬拉松,考察士兵的身體素質和心理承受力。

  這場馬拉松包括長距離的晝夜野外徒步、攀爬繩索、泥漿中爬行推動彈藥箱等項目,過程中她們還要幫助救治傷員,團隊協作前進。

  另一個更加殘酷的測試項目叫做“努南的撤離”(Noonan’s evacuation),她們將在越南進行實戰,會有狙擊槍襲擊,期間進行救援行動演習。行動中,她們每晚可在小木屋睡4個小時。

  來自亞特蘭大的26歲女生迪克遜,已獲得音樂劇專業學士學位,她誌願成為海軍陸戰隊一員,她說:“所有人來自全國各地,年齡不一,個性不同,但是在訓練中必須團結協作。”

  在經曆了11周的饑餓、無眠、傷痛、精疲力盡之後,這群女新兵被授予海軍陸戰隊徽章,就此成為正式的軍人。

作戰前線的海軍陸戰隊女兵
作戰前線的海軍陸戰隊女兵

  1994年以來,美國軍方施行命令,雖然允許女性前往戰區,但是不允許女性直接參與一線作戰任務。像海軍陸戰隊等作戰部隊,女性大多隻是醫務兵、後勤兵。

  直到2015年,該規定被打破,美國所有的軍種,包括作戰部隊,都向女性開放。奧巴馬錶示,這一改變就像廢除種族隔離一樣,能夠讓美國軍事實力更強。

  據美國海軍時報網站,限製女兵的規定被破除後,陸續有92名女兵參與海軍陸戰隊的前線作戰,有步兵、裝甲偵察兵、戰鬥工兵。

  其中還出了一個“巾幗英雄”。2017年9月,一位女兵成功完成美國海軍陸戰隊步兵軍官的訓練課程,成為海軍陸戰隊成立242年來的首名女性步兵軍官。

  海軍陸戰隊的步兵軍官訓練課程以嚴苛聞名,課程一開始就是持續14個小時的戰鬥耐力測試。士兵們需要背負重達40公斤的背包長途拉練。在障礙測試中,士兵們需要反複攀爬一條6米高的繩索。

  這名未透露姓名的女兵已被派往加利福尼亞州彭德爾頓營的海軍陸戰隊第一師任職,指揮一個步兵排。

  美國海軍發言人說,“對於海軍陸戰隊的女性數量,我們沒有設定目標和限製,我們只關注作戰效率。在招募系統方面,已經在施行男女兵結合計劃。”他強調,讓女兵加入為的是將軍隊的作戰能力最大化。

  美國海軍陸戰隊司令今年1月表示,想要增加海軍陸戰隊中女性的比例至10%。帕里斯島上的訓練營地也將為女兵擴大住宿。

  海軍陸戰隊曝“豔照門”

  女兵驕傲地加入海軍陸戰隊,不但沒有被男兵眾星捧月,反而發生了被侮辱事件。

  據美國《新聞週刊》,2年前,海軍陸戰隊曝出“豔照門”,數百名男兵在臉書(Facebook)群組中傳閱女兵裸照,海軍犯罪調查處介入調查。

  2017年3月,一位名為托馬斯·詹姆斯·布倫南的退役軍人在自己創辦的非營利性雜誌《戰馬》上撰文稱,自當年1月以來,20多名現役和退役女兵的私人照片被發到臉書,還被標註了完整的姓名、級別及所屬部隊信息,照片下還有很多低俗評論。

  一位名為凱特的海軍陸戰隊女兵接受《戰馬》採訪時表示,她每次洗澡都會帶上刀或其他武器,每天生活在怕被性侵的恐懼中,無法入眠。雖然她沒有成為“豔照門”受害者,但曾有兩個男兵威脅將她的私照上傳網絡,並進行羞辱。

海軍陸戰隊“豔照門”受害者展示涉案士兵照片
海軍陸戰隊“豔照門”受害者展示涉案士兵照片

  在國防部下令徹查後,2名軍官被開除,還有一名海軍陸戰隊預備隊員被判33月監禁,期間被禁止使用任何電子設備。

  海軍陸戰隊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月,已有198名海軍陸戰隊員涉嫌網絡不端行為,其中20人已接受軍事法庭審判,57人接受非司法處罰。

  因為軍隊“豔照門”事件,2017年美國眾議院以壓倒性的優勢通過了一項軍事法案,規定軍人發佈別人的裸照,即使當事人同意,也屬於違法行為。

  女性在軍隊中承受著生理和心理上的更大壓力,她們在突破自我的時候需要得到更多尊重。

  文/沁涵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