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武談兵|“梟龍”戰機成“明星”,外銷與性能亮點頻出
2019年03月25日17:55

原標題:講武談兵|“梟龍”戰機成“明星”,外銷與性能亮點頻出

近期,中巴兩國聯合研製的JF-17“雷電”戰機(中方稱“梟龍”)可以說是戰鬥機中的“明星”。在3月23日舉行的巴基斯坦國慶日閱兵式上,JF-17“雷電”戰機再次亮相,並且來訪的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還參觀了該戰機。美國防務新聞網站報導稱,目前印度的LCA“光輝”戰機和巴基斯坦JF-17“雷電”正為馬來西亞新戰機招標展開競爭,“雷電”可能再次取得新的外貿成績。

其實,自2007年首批交付巴基斯坦空軍以來,JF-17“雷電”戰機一直在進行改進升級,以目前服役的Block2批次性能而言,足以對抗印度空軍的“幻影”-2000戰機。此外,JF-17“雷電”戰機在國際軍貿市場上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績。

參加珠海航展的巴空軍“梟龍”戰機。本文圖均為 房大川 圖

從JF-17 Block1到Block3

按照巴基斯坦空軍目前的採購計劃,JF-17“雷電”戰機共分3個批次交付,分別是Block1、Block2和Block3。每一批次為50架,並且作戰性能和機載設備逐步升級。

JF-17 Block1是具備基本對空/對陸/對海作戰能力的型號,主要掛載PL-5E II近距紅外製導空空導彈、SD-10中距主動雷達製導空空導彈以及C-802A空艦導彈等中國產製導武器,裝備1台KLJ-7多普勒火控雷達,發動機是俄製RD-93中等推力渦扇發動機。

JF-17 Block1戰機的實際表現雖然超出了巴基斯坦空軍的預期,而且也讓巴基斯坦航空工業實現了自主生產先進戰機的目標,但是並沒有達到最初的全部要求,特別是不具備空中受油能力。因此,在Block1批次戰機生產交付之時,作為主要研發承包商和合作方,中航工業便開始了Block2批次戰機的研製工作。除了增加可拆卸空中受油管,JF-17 Block2戰機還進一步提升了空對空作戰能力、先進數據鏈通信能力和電子戰能力,同時外掛承載能力也得到了加強。不過,這一批次還是留有一定的遺憾,比如現代先進戰機普遍配備的紅外跟蹤和搜索系統(IRST)並沒有包括在改進項目之中,只能留待Block3批次。

相比之前的Block1和Block2批次,JF-17 Block3批次戰機將迎來一次脫胎換骨般的重大改進升級。按照目前公開資料顯示,JF-17 Block3將採用的先進技術和機載設備包括:頭盔瞄準與顯示系統(HMD/S)、類似於F-35那樣的整體式大尺寸多功能顯示器、KLJ-7A主動相控陣火控雷達、紅外跟蹤和搜索系統(IRST)等。同時,巴基斯坦空軍還計劃為JF-17 Block3批次戰機換裝一台新型渦扇發動機,其推力要比現有的RD-93有大幅提升,以實現最大平飛速度超過2馬赫的目標。如果上述這些改進計劃能夠一一落實,那麼JF-17 Block3批次戰機甚至已經有能力與印度空軍的蘇-30MKI以及尚未交付的法製“陣風”戰機相抗衡。

除了Block1、Block2和Block3,中航工業還應巴基斯坦空軍的要求,研製了JF-17B雙座型多用途戰鬥機。該機除了作為JF-17單座戰機的訓練配套機型以外,也具備作戰能力。由於增加了后座武器操作員,JF-17B雙座型多用途戰鬥機的對陸/對海攻擊能力會比JF-17單座戰機更出色。

“梟龍”可以攜帶空空和空面多種精確製導彈藥。

可兼容東西方武器

JF-17戰機從Block2改進到Block3,既是作戰性能上的一次重大跨越,同時也面臨著巨大的發展瓶頸。畢竟巴基斯坦空軍最初提出JF-17戰機的研發計劃(其早期計劃被稱為“佩刀”2和超7),主要還是作為一種性價比高且能夠承受得起的低端戰機,主要代替殲-6、殲-7和強-5。而巴基斯坦空軍最為核心的主戰裝備,毫無疑問是美製F-16戰機。因此,當初美國同意繼續向巴基斯坦空軍出售F-16戰機後,JF-17戰機的訂購數量一下子從250架削減到了150架。孰輕孰重,一目瞭然。

除了所處地位的因素,JF-17戰機本身在設計上的限製因素也很多:機體尺寸相對較小,使得機身內部空間十分有限,即便想繼續改進升級,可以挖掘的潛力也不足。尤其是從Block2到Block3,火控雷達、航電系統以及動力裝置等主要機載設備都要進行全面更新,繼續維持原有的機體設計已經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因此,中航工業通過JF-17B雙座型多用途戰鬥機的研製,相對加大了機身尺寸,等於為JF-17 Block3的研發進行了一定的技術探索。而對於巴基斯坦空軍及其航空工業來說,JF-17 Block3從某種意義上講,不啻為一種全新的戰機。

此外,JF-17戰機的造價因素也不可忽視。其Block1批次造價已經達到1500萬美元,而Block2批次造價提升至2500萬美元。按照目前Block3批次的改進內容來說,筆者預測至少要4000萬美元起。可以說,隨著JF-17戰機作戰性能的不斷提升,其造價也節節攀高,這對軍費有限的巴空軍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負擔。也正因為如此,巴基斯坦空軍才遲遲沒有下達Block3批次的50架訂單。顯然,巴基斯坦空軍希望能夠通過Block2批次的外銷來收回一部分之前的採購費用,降低後續批次的生產成本。按照中巴之間達成的協議,雙方平分JF-17戰機的外銷收入,這也是巴基斯坦空軍利用其自身關係積極推銷該型戰機的原因,甚至想從中東軍購大戶——沙特的軍購計劃中也分一杯羹。

還有一個因素,我們也應當注意到,那就是巴基斯坦空軍希望JF-17戰機能夠掛載和發射更多國家的機載武器,而不是僅僅依賴於中國的彈藥供應。JF-17戰機的Block1批次可以掛載和發射美製AIM-9L/M近距紅外製導空空導彈、Mk82/83/84航空炸彈以及GBU-12/16/10激光製導炸彈等武器。Block2批次則開始集成了巴西MAR-1反輻射導彈、南非H-2/4滑翔製導炸彈以及本國研製的拉阿德空地巡航導彈等。而到了Block3批次,巴基斯坦空軍還計劃能夠掛載和發射德國IRIS-T和南非A-Darter兩款先進的空空導彈。因此,巴基斯坦空軍才會在Block3批次的火控雷達競標中引入歐美型號,其看中的就是對於西方機載武器的兼容能力。

在JF-17 Block3批次戰機研發之外,很多中國軍迷還暢想該機能夠進一步發展出隱身型號,甚至成為真正意義上的第四代隱身戰鬥機。不過,理想越豐滿,現實就越骨感。JF-17原本小尺寸輕型戰鬥機的初始設計,決定了其不具備繼續發展為四代機的可能性,而僅僅是將單垂尾改為傾斜雙垂尾、機身加折線等這些貌似隱身的設計,甚至都不能算作是入門級的隱身技術。此外,隱身戰機必須將所有機載武器和外掛設備納入到彈艙以及機身內部,就目前的JF-17戰機而言,根本沒有額外的容納空間。當然,我們可以進一步設想,將JF-17戰機尺寸放大,採用兩台中等推力渦扇發動機,氣動外形完全按照隱身原則來設計。而這樣一架戰機不是早已經出現在我們眼前——中航工業沈飛的主打產品FC-31“鶻鷹”。

事實上,巴基斯坦空軍對於四代機確實有需求,但是他們對於FC-31“鶻鷹”的態度還是比較複雜的。因為這架完全意義上的隱身四代機是中航工業根據世界航空技術發展和軍貿市場需求而自主研製的,其最初的性能要求和戰技指標製定並沒有巴基斯坦空軍的參與,這是該機與JF-17戰機最大的不同點之一。所以,在巴基斯坦空軍內部對於FC-31“鶻鷹”會出現不同的聲音,既有讚譽,也有反對。筆者認為,巴基斯坦空軍最為理想的四代機是採用單台大推力渦扇發動機設計,以便降低採購和維護保障成本,同時可以為內部彈艙預留空間。簡單來講,就是一架技術相對成熟、價格能夠負擔得起的單發中型四代機。

外銷成績厚積薄發

談到JF-17戰機的外銷之路,完全可以用“厚積薄發”來形容。之前,中航技與巴基斯坦空軍在世界各大防務展上積極推銷JF-17戰機,但是外銷成績並不好,甚至外界一再提出了該型戰機為何賣不出去的疑問。不過,從2014年開始,JF-17戰機首次得到了尼日利亞空軍的3架訂單。之後,在2015年,緬甸訂購了16架JF-17戰機,並且已經於去年12月接收了首架戰機。與巴基斯坦一樣,緬甸也希望能夠在本國組裝生產JF-17戰機。

除了上述兩國,還有多個國家對JF-17戰機表示出了興趣,包括安哥拉、阿根廷、卡塔爾、埃及、伊朗、馬來西亞、摩洛哥、沙特、阿塞拜疆、蘇丹、津巴布韋、斯里蘭卡以及烏拉圭等國。其中有些國家提出了意向訂單,不過目前還沒有確定的消息。

JF-17戰機外貿訂單之所以接踵而至,一方面在於該機的Block2批次確實已經達到了目前世界戰機市場上最佳的性價比,即便是與歐美傾銷的二手三代機相比,也有很大的成本優勢。特別是JF-17 Block3批次戰機的改進計劃,能夠讓更多國家以更少的成本獲得裝備有源相控陣雷達的先進戰機,極具誘惑力。另一方面,中航技和巴基斯坦空軍兩方發揮各自的優勢,在不同的市場上為JF-17戰機宣傳造勢。特別是巴基斯坦空軍,憑藉相同的宗教信仰,積極拓展伊斯蘭國家市場,甚至把生意做到了沙特、卡塔爾、埃及等中東以及北非國家門上,付出獲得了一些回報。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