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愛城養老項目爆雷 1940位老人5.2億元資金蒸發
2019年03月25日22:10

  這是龐式騙局 上海大愛城養老項目爆雷董事長被逮捕

  來源:中國房地產報

  3月19日,上海市公安局鬆江分局一位警官向老人們解釋立案與逮捕過程。

  中房報記者 李葉丨北京報導

  焦急的老人們在等待最終結果。

  他們目前得到兩個確切消息:一是上海大愛城數據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大愛城”)董事長陳威洋因涉嫌非法集資已於2019年1月被正式逮捕;二是上海大愛城部分公司已由其兄陳威州接管。

  “我們的錢就再也拿不到了?”購買了上海大愛城養老項目的王女士說。

  這一切要從2015年說起。這年3月,王女士關注到了上海大愛城養老項目,幾番考察後,終於被它良好的環境、項目返租模式吸引,以20萬元拿到了上述公司養老項目的床位所有權,因暫時不去居住其又將床位返租於上海大愛城,每年獲得利率為15%的收入。

  但這樣的模式沒能持續,從2018年7月份開始,王女士再沒有收到從上海大愛城打來的資金。

  這家公司出事了:因資金周轉不利、 P2P平台爆雷,以及涉嫌非法集資,掌舵者陳威洋被逮捕,也使這場轟轟烈烈的養老佈局走向黯然。

  北京允安律師事務所律師齊正表示,上海大愛城這種模式是典型的“龐氏騙局”,不斷的“引新還舊”,模式破裂後資不抵債。

  據王女士介紹,她並不是唯一的受害者,約有1940人被騙。據他們估算,金額約在5.2億元。

  據上海市公安局鬆江分局一位警官對老人們表示,2017年6月,鬆江分局開始立案偵察上海大愛城;2018年3月23日,害怕陳威洋出逃境外,被取保後審;2018年12月,因其在青浦區出事,併發現從2018年3月到12月一直在做非法集資,12月13日被拘押,並於2019年1月17日被上海鬆江區人民檢察院正式逮捕,罪名為“非法集資公眾存款”,“最終將有可能被定性為‘詐騙’”。

  ━━━━

  1940位老人5.2億元資金蒸發

  上海市公安局信訪室,受害老人冒雨上訪

  “有的老人一生的積蓄都在裡面,現在也不敢告訴家人、子女。”購買了該公司養老項目的安先生在接受中國房地產報記者採訪時候表示,“參與的老人大都六七十歲,其中不乏年過八九旬和殘疾老人。”

  2015年3月,王女士和幾位朋友在上海大愛城業務人員的勸說下參加了他們安排的旅遊活動。

  在上海大愛城的安排下,這幾位老人遊覽了大愛城青浦養老院等,以及見到了相關領導與陳威洋合影的照片。實力雄厚。

  “業務員宣稱‘上海大愛城在全國有30多家養老機構,在上海青浦、鬆江、浦東等地都設有養老院,到2018年底,全球將增加100個服務中心和運營分中心,並有國企參與。”王女士表示。

  吸引她的還有另外一個方面:只要購買床位,不論走到哪裡,有大愛城的地方就可以隨時入住;如果暫時不住,可交給公司代為管理,出租他人使用,每月將租金返還購買人。

  一切都那麼美好。

  王女士於是繳納了20萬元床位費並與上海大愛城簽訂了轉租合同。開始時,每年都會收到利率為15%的轉租床位費,“每個月2500元。”

  2018年7月份情況開始發生變化。“7月開始收不到錢了,我們打電話給業務員,業務員說銀行現在有規定,一天只能打200萬元,讓我們不要急;到8月份又沒有收到相關費用,再問對方說公司要上市重組,在審批,資金不能動;再後來我們報案,陳威洋於12月份被捕。”

  據王女士瞭解,他們並不是唯一的受害者,約有1940人被騙;上海大愛城擁有的養老院、景區等項目都是租賃的,公司不擁有產權。

  “這都是我們的養老錢。”王女士說。

  ━━━━

  走下神壇

  2015年,陳威洋(左一)被推選為“天台上海商會總會副會長,天台新生代企業聯合會理”。

  上海大愛城數據服務有限公司於2013年8月22日在浦東新區市場監管局登記成立。法定代表人陳威洋,公司經營範圍包括計算機數據處理,商務信息諮詢,企業管理諮詢等。

  在公司官網上,對於它自身的介紹是:計劃五年內在全國各地建立可以容納500個老人的大型養生藥老基地300個以上;目前正在建設或籌建的項目有海南的東方海口、廣西的北海、安徽的萬佛湖、浙江的台州、杭州、臨安、安吉、瀋陽、河北、河南鄭州等。它被描述成了一家成長潛力無限的企業。

  2013年以後的這幾年,幾乎是陳威洋的高光時刻。在2013年的上海現代服務業年會上,陳威洋見到了時任上海市市長楊雄,並與其合影;同日,上海現代服務業聯合會會長周禹鵬對大愛城進行表彰。

  到2015年,陳威洋被推選為“天台上海商會總會副會長,天台新生代企業聯合會理“。在名人效應的加持下,同年,中國保護消費者基金會3·15系統工程建設辦公室向大愛城頒發了“3.15誠信服務會員單位”牌匾。

  從各大單位組織為其背書站台,被評選為“3.15誠信服務會員單位”,到董事長涉嫌集資詐騙被逮捕,上海大愛城倉惶跌下神壇的過程中經曆了什麼?

  “實際上,上海大愛城並沒有實際資產,它是以‘產品營銷’的模式在空手套利。”一位業內人士表示。

  據記者瞭解,那個6年前在全國要落地上百個養老項目的計劃並沒有實施,大部分都停留在紙面上。旗下上海大愛城商貿也是訴訟不斷,其2016年8月曾推出消費返利產品,可獲得每天返利,但相關用戶購買產品後,不到兩個月時間,上海大愛城商貿竟然停止返利。從2017年7月到12月為止,有20餘起以上海大愛城商貿作為被告的合同糾紛。

  另外,這幾年除運作養老項目等外,他們還推出了互聯網金融產品——“羊寶寶”,其間涉自融自擔保。外界發現大量借款標的為上海大愛城旗下的海安項目、渡假酒店項目和歡樂穀項目,相關借款企業及擔保公司都與陳威洋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如天台縣輝騰旅遊開發有限公司也是羊寶寶平台股東就在陳威洋名下;擔保公司上海大羊數據技術有限公司前法人股東也是陳威洋。因涉嫌自融,再加上P2P公司大量倒閉,這一平台也是問題不斷。

  齊正告訴中國房地產報(微信ID:china-crb)記者,這起案件跟當年新元盛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詐騙方法有諸多相似之處。

  當年,新元盛業以投資返利、代償本息等為誘餌,誘使老人進行房產抵押借款,辦理賦予強製執行效力公證、房屋買賣全權委託公證。最終高息不見蹤影,老人的房子也過戶給了他人。

  在老人們的舉報下,新元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淑芳最終被逮捕。

  ━━━━

  “這種事情今後還會發生”

  “這種事情今後還會發生。”一位資深養老行業從業者告訴記者,目前在國內,養老機構都面臨資金流動性問題,不論新建還是改造項目,一次性投資後都要依靠後面的服務利潤收回。但消費者消費能力並不強,支付意願也有問題,一次性大的投資在相當長的時間內都無法收回。

  據他介紹,現階段自己拿地做養老項目的公司越來越少,有時候免費給地都未必賺錢。

  “於是,從業人員這時就會想出各種方式提前部分收回投資,不論賣會員卡還是簽返利合同,都是解決資本流動性的模式。不過上海大愛城模式最大的問題就在於返還的利率,養老行業本身就盈利比較難,怎麼承受得住15%的資金利率成本呢?”

  對於目前是否有比較成功的可借鑒的經驗模式,他說,不論怎麼鼓勵民間資本來投資養老項目,現在看來除了一次性產權銷售,真正做養老服務設施的成功的模式很少,尤其是做普惠型養老的盈利很難。

  對於上海大愛城養老項目的爆雷,他表示,“不願意相信這個項目從一開始就是為了詐騙老人而誕生,因為也有許多真正想做養老行業的人也在探索嚐試的過程中崩盤了,這是一種經營風險,是否為詐騙要看資金的流向和法院最後的裁決。”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