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脫毒工程 吳業坤
2019年03月25日13:11
吳業坤
吳業坤
吳業坤

坤哥吳業坤說,當下是他的轉變期。

「我都入?行八年,呢八年?,我由一個宅男,變做一個大男孩,再去到一個『偽毒(男)』呢件事係咪應該要完結呢?

「我&#134513家就話仲可以同人講,我係『二字頭』、九十後?;但當我拍?時遇到?○○後,我就會諗:我係咪仲可以嬉皮笑臉,仲好似個小朋友咁吊兒郎當,要人去可憐我、俾同情分我,或者係要人?話:『佢仲係新人??……』咁樣過骨呢?我係咪應該要實在?呢?『擔當』呢兩個字,呢幾年?我個腦度不斷出現,我好希望我可以承擔到一??。」

那是因為厭倦了「偽毒男」這個稱號?「我又唔會對呢個朵反感,只係當呢樣?變?人?用?攻擊我?point,而呢個point又唔係實際?話,係咪需要去除咗佢呢?而且都冇理由第日我三十幾歲,成個熟佬咁?款,仲要俾個小朋友指住話『偽毒呀!』好奇怪囉!如果第日要娶人個女、要做人爸爸,我仲係咁樣一個『偽毒(男)』,人?放唔放心交個女俾你呢?我又會唔會教到自己?兒女呢?」

然後,他身體力行,把這些想法付諸於大碟《Keep Going》的音樂風格上。「『Keep』係想保留住過往?情歌歌路;『Going』就係我要outing,唱一?未試過?歌。」

同時,他又努力做gym和學日文。「做gym,只係我想令自己健康?,而且身形好睇?,視覺上、?衫上都會好睇?。學日文呢,係因為我真係好想自己學?新??,&#134513家去日本餐廳,同?人講到兩句,我好開心?!」

現年才廿八歲,離三十而立尚有一年多,要完全脫甩「偽毒」,坤哥照計應該仲趕得切。

撰文☆周彩霞 攝影☆何國豪 服裝☆COS 場地☆The AIR(The ONE) 設計☆美術組

食好西

坤哥一○年參加《超級巨聲2》奪第五名後,便簽約無?,主力在幕前演出,當節目主持外,又在劇集和電影裏,演一些不大起眼的角色。直至一四年的台慶中,他跟何遠東一起扮「棋」,才引起網民關注。「一四年(台慶)之前,我出去活動,冇記者會走?訪問我?。?五年,我可以話一邊train一邊實戰。期間我冇乜淚水,只係有少少不自量力?不甘。譬如?陣我諗住排隊就有歌出,但見到《巨聲3》?Jay Fung(馮允謙)(出歌),『做乜巨聲3都有歌出先過我??』我唔係妒忌Jay Fung,而係諗,點解唔係我,但我又冇諗過,自己做唔做到呢?當時我以為自己做到?;但&#134513家睇番,好彩我?陣冇出歌咋,如果唔係,&#134513家已經見我唔到!」

引頸以待,一五年,他終於憑?第一首派台歌〈原來她不夠愛我〉,正式上位,加上他在社交平台獲網民力捧,人氣大增,就連錯手在post寫下一句「#要吃好西」(後變成「食好西」),亦成為了潮語和網民熱話。

「呢件事好好笑,?段時候做乜都唔會死!緣份??,?個post咁?俾人睇到又cap?圖,咁?又有?網上媒體玩埋一份,然後大家就好開心!我有時都會用呢句?笑番自己。

「呢三個字我唔知係咪我獨有?代名詞,如果係,都幾好呀,呢個世界有樣?,係因為自己而產生,係值得驕傲?,係開心?。」

冇得怯

樹大招風,踏入一六年後,不知何故有指他經常裝傻扮懵博周圍媾女,形象下滑,就是宣布同年舉行處男紅館個唱,亦被大肆抨擊。「最深刻印象係,?陣我?個騷?opening需要一班義工扮我出場,我原意淨係想要男仔,但唔知點解有?好心?朋友,打?message話:『淨係要女生,可能有飯盒,但冇車馬費,睇完自己走……』擺?上討論區,?人就話:『嘩!淨係請女義工點點點』大家有冇考究過呢件事?真偽呢?

「?段時間,我拍緊《迷》,開完通宵又要去做gym,然後就要去練歌……但每日就係?咁?message send?,做乜事呀?好彩我?接受能力比較強,同埋身邊好多人support我,如果唔係,我當時可能會有好多情緒問題。」

負面新聞連連,但個唱總要如期舉行。「大家睇死我?時候,我就諗:如果我出到去,唱完首歌仲係好驚青咁問大家:『好冇聽呀?』咁就死得啦!我上?去大家夢寐以求?舞台度,仲懷疑自己?歌藝會唔會得到掌聲?咁會對唔住買飛入??觀眾,或者係踏過呢個舞台演出?前輩囉!所以我出場前,就對住塊鏡同自己講:『你唔可以再係(戇居居)咁,如果再係咁,你就冇?啦!』之後上到台,我真係完全冇?種怯同緊張,好多人睇完,都話我唔似第一次開演唱會。」

至於招募義工的事,應該亦在完騷後,還了個清白吧!「最無奈係,大家睇完個騷,又唔會?番呢件事出?講?喎!」

麻木?

個唱後最大得?,是內心不知不覺間強壯了。「Bobby哥(歐陽震華)同我講過:『?噓聲中長大,先至最有力量、最令人企得穩。』以前見到?負面?,我會勁諗點應對,第時會點;但&#134513家見到,我只會諗:??又有呀?個心態係調整?,亦都唔會影響到工作,同自己?情緒,但咁係咪叫做適應?呢?我諗係麻木?囉。

「&#134513家好多(網絡)熱門話題,都係睇人點死,或者係踩人一腳,藝人有少少事,就會突然有一千個平時唔出??人留comment插佢,咁得意??呢個現象好有趣囉!點解?人會咁?呢?我呢世都唔會明,亦都冇可能說服到佢??。」

亦因此,從前活躍於社交網絡的坤哥,亦多了自我審查個人的post。「&#134513家post完出?,有時會覺得冇乜特別,都係算啦,唔post啦;以前我會成日?人??post度留言,覺得好funny,但&#134513家會覺得好funny咩?就係咁,我慢慢就少上?社交網,個人calm?好多,寧願少?發表咁多冇用??,精準?會好?。」

點醒他有這樣想法的啟蒙者有兩位,一位是他跟了兩年的唱歌老師。「佢話唱歌,係學一個技巧,去減少阻礙到唱歌??。」另一位,是合演新劇《荷里活有個大老千》的Ken哥鄭則士。「有時我會諗:呢個位托?眼鏡好冇呢?做多幾個眼神好冇呢?但Ken哥就好直接咁同我講:『你要表達?樣?,點解要諗咁多呢?托副眼鏡、眨多?眼,有乜用??呢?垃圾?,要?晒佢!』

「我諗,做人其實都係咁。」

不公開徵婚

日子和網絡資訊有功,坤哥的緋聞女友多如繁星,「呢個我冇乜所謂,亦都冇辦法——唔係冇辦法有咁多(緋聞)女朋友,而係冇辦法制止呢?緋聞。」

會因此害怕拍拖嗎?「絕對會啦!我&#134513家唔post(和女生的單獨合照),都係唔想俾位人?入咋嘛。」所以,就算有拖拍,他也不會公開。「我諗九成公開??情侶,當結唔到婚,是但一邊都會俾人寫到……」隨即擺出一副很藐的表情。「既然係咁,有都唔敢公開啦!香港呢個環境咁狹窄,仲有邊個地方比較自由,可以唔會俾人見到(拍拖)呢?咁驚住?拍,拍?做乜呢?冇意思?!」

他聲言自己現時是單身。「&#134513家係!所以我要徵婚。條件係養得起我、養得起我阿媽,有樓?。」在他的緋聞女友中,大概只有家燕姐最符合了。「??佢公開?(有拖拍)嘛,唔好搞佢,唔好破壞佢?幸福啦!」

可見他其實亦是個暖男。

▲一五年,他人氣急升,在社交網上留下一句「#要吃好西」,至今仍是潮語。「?段時間,我做乜?都唔會死。」

▲參加《超級巨聲2》簽約無?後,坤哥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演出,是一四年在台慶夜與何遠東扮棋。

▲一六年,他舉行首個紅館個唱,曾惹來不少閒言閒語。「我同自己講,上得呢個大家夢寐以求?舞台,就唔可以怯!」

▲新劇《荷里活有個大老千》,坤哥(左)跟Ken哥鄭則士有頗多對手戲。「可以同佢做戲,我覺得好好彩,佢教曉?我好多嘢!」

▲坤哥的專輯《Keep Going》,前後兩個封套兩面睇,展示他正處於轉變時期。「?人好surprise我仲出碟,難聽?講,係有?送死?,但我又覺得好好彩,仲有呢個機會。」

▲跟家燕姐的緋聞傳得甚囂塵上,坤哥說:「呢件事我自己都解釋唔到,或者係話,解釋都無謂,係開心、好玩?!」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