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楊真的能把當錫擠下最佳新秀?
2019年03月25日07:32

  鷹隊這個新秀,最近有點秀啊。

  對陣76人,怎麼看都是幾乎全員健康出戰且需要爭取更好排位的76人更具有優勢,事實也是,76人在第一節就拿下了41分,但是比賽真的沒有這麼簡單就結束。第二節,特雷楊單節拿到了12分帶領鷹隊反超76人,第四節,又是特雷楊,在剩下一分鐘的時候投進了一記關鍵三分,隨後艾比迪追平比分,特雷楊再次站了出來,這個年僅20歲的新秀面對聯盟最好的外線防守者畢拿,右側正面突破,完成了0.1秒的拋投絕殺。

  過去的6場比賽,特雷楊全部拿到了20+,放大到全明星之後,他場均可以拿到25.3分4.6籃板8.8助攻,其中得分比居里、杜蘭特還要高,助攻更是高居聯盟第三。不僅如此,特雷楊的效率也非常不錯,他的三項命中率分別達到了45.0%、40.7%和87.1%——要知道,特雷楊在進入聯盟之初的三分命中率一度只有20%出頭,用超鬼形容毫不為過,當時的他也被認為會是一個水貨高順位新秀,鷹隊也因為將當錫送到獨行俠而被嘲諷了很長一段時間。

  所以劇情也就是這麼奇妙,特雷楊在賽季下半程的表現真的很驚豔。

  拿數據來說,全明星之後,特雷楊一度在面對公牛的三加時比賽當中拿到49分8籃板16助攻這樣的超級數據,而在面對76人拿到32分11助攻之後,本賽季至今特雷楊已經拿下了5次“30+10”,追平了2009-10賽季的居里,並列現役榜首;他的三分相當不錯,如我們所說,全明星後命中率高達40%;不過特雷楊擁有的技巧可不只是三分,據統計,賽季至今特雷楊的拋投得分達到了186分,這個數字能夠排在聯盟第二——很好地解釋了這個絕殺並不是偶然。

  不能被忽視的還有特雷楊的傳球能力,一個事實是,因為他的射程和出手選擇,特雷楊的模板曾經被認為是居里,但是特雷楊的傳球能力實際上更趨近於拿殊。非要說的話,我們更願意將他當作居里和拿殊的結合,數據上同樣能夠支持這一點,賽季至今,特雷楊的場均助攻是聯盟第四的7.9次,助攻率則高達聯盟第六的38.4%,這個數字比保羅、約基治、西蒙斯還要高。

  所以鷹隊確實是找到了一個不錯的新秀,特雷楊也正在慢慢適應屬於NBA的節奏和對抗,他的表現是越來越好,於是開始有了特雷楊可以拿下最佳新秀的聲音——在最新兩期的新秀榜上,特雷楊全部力壓當錫排在第一位,在今天的絕殺之後,米曹更是在推特上公開支持特雷楊拿下最佳新秀。

  那麼,特雷楊真的有可能擠下當錫嗎?

  我們肯定特雷楊在全明星之後的表現,但是如果非要選出一個最佳新秀的話,也許我們還是會更加傾向於當錫。僅拿今天的比賽來說,確實特雷楊發揮出色,用一記絕殺幫助鷹隊帶走了勝利,但是隔壁的當錫絲毫不遜於特雷楊,在面對勇士的比賽當中,當錫全場拿到了23分11籃板10助攻,幫助獨行俠大勝了衛冕冠軍35分,創下勇士卡爾時代的最大輸分紀錄。

  現實很殘酷,從整個賽季來看,當錫真的優秀了不少。

  場均21.0分7.6籃板5.8助攻,真實命中率54.4%,這幾個衡量最佳新秀的數據里,除了助攻之外當錫每一項都比特雷楊來的出色。不出意外的話,當錫將成為奧斯卡羅伯特森、佐敦、占士和伊雲斯之後第一個場均拿下“20+5+5”的新秀。以及在今天的三雙過後,當錫本賽季已經取得了6次三雙,歷史上21歲以下的球員當中,只有魔術師的單賽季7次三雙比當錫來得多——當錫還有可能追平這一紀錄,他的全能在第一年就已經得到了證明,上一個有著如此表現的,還真的是占士。

  高階數據上,當錫同樣比特雷楊優秀許多。賽季至今,當錫的PER值是19.4,WinShare是4.6,他的真實在場正負值RPM是1.26——新秀們的這個數據一般情況下都不會很高,能夠達到正數已經是謝天謝地。反觀特雷楊,他的PER、Winshare、RPM則分別是16.3、2.5和-2.86,每一項都不如當錫出色。尤其需要說的是真實正負值RPM,在更為擅長的進攻上,特雷楊的ORPM也不及當錫,防守真實正負值DRPM更是只有-4.71——很慚愧,吹楊的這個數字排在聯盟所有控衛的倒數第一。

  說到這裏,其實懸念真的已經不大了,拉斯維加斯的賠率同樣證明了這一點,目前當錫的最佳新秀賠率是1.01,幾乎是鎖定,特雷楊排在第二,為15.0。所以並非是偏心,而是從整個賽季來看當錫真的是一個比特雷楊更好的新秀——當然這也不代表著特雷楊弱,放在2017年、2015年或者2014年,特雷楊甚至可能全票拿下最佳新秀,但是無奈的是,他遇上的是一個歷史級別的當錫。

  唯一一個有懸念的地方在於,特雷楊是美國本土球員——大概也是米曹和古斯馬等人更支持他的原因。這一個問題也會同樣適用於MVP的爭奪當中,目前夏登除了數據上的優勢之外,本土球星的身份極有可能在媒體投票環節給他加分,耿直的字母哥在此前接受採訪時直接表示,不會因為國際球員的身份而變得美國化。

  回到特雷楊,最後一個問題,鷹隊應該感到後悔嗎?

  並不然,這隻是新秀賽季的表現,回到2009-10賽季,居里同樣是後半程爆發,伊雲斯則保持了場均“20+5+5”,當時的觀點普遍認為伊雲斯上限更高,居里玻璃人屬性根本支持不了他成為巨星。但是誰又能夠想到,居里在之後的爆發會是如此迅猛。而且不要忘了,獨行俠為了得到當錫還送出了一個前五保護的順位,考慮到雙方的戰績,鷹隊甚至有可能在今年的選秀大會上同時得到錫安和八村塁,加上隊內同樣進步的科林斯,如此一來,說不定鷹隊的複興會比獨行俠更快更成功。

  當然,他強任他強,吹楊依然是楊不悔。所謂新秀看三年,我們期待著吹楊能夠和當錫成為新一代的“一生之敵”,特別是考慮到兩人還是在被選中後互換球隊的情況之下,也許過個十年,有關他們的比較依然不會停止,甚至兩人還有可能在總決賽上一比高下。這,也是屬於NBA的魅力所在了。

來源:籃球實錄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