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南,新的互聯網審核之都
2019年03月25日18:56

  來源:記者站

  文:磊子

  從地理位置上看,頭條在東,一點鳳凰在西,人民網在中,多家審核平台與在濟南的傳統媒體一樣,已形成了東、西、中的格局。

  審核團隊的大舉入駐,一方面吸引了不少傳統媒體人的加入,另一方面也吸引了很多山東的高校畢業生——如果畢業就能加入國內知名的互聯網公司,即使不是核心部門,對自己來說也是很好的提升和鍛鍊,何況幾百上千個審核崗位,還是很值得一試的機會。

  1

  3月中旬,《濟南日報》以頭版標題的形式刊載了一條新聞: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到訪人民網,雙方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同時宣佈落戶濟南的人民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成立。人民網總裁葉蓁蓁表示,將於濟南開展戰略合作,“建設共商、共建、共享、共贏的內容審核平台”。

  這個協議的核心是:人民網將在濟南建立新的內容審核平台。

  在人民網的業務構成中,審核是極為核心的板塊,人民網公告顯示,其第三方內容審核業務收入2018年同比增長達166%,成為公司所有增長單元中增長幅度最高的業務板塊。

  把這麼重要的業務放入濟南,人民網下了大決心。公開信息顯示,人民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位於濟南市市中區綠地中心,法人是潘健。人民網網站的“高管團隊”介紹中顯示,潘健現任人民網黨委委員、副總編輯,曾兼任人民日報媒體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據知情人士透露,濟南市中區也提供了包括提供辦公場地在內的多項優惠政策。

  人民網不是第一家在濟南設立審核平台的互聯網公司。在此之前,已經有一點資訊、鳳凰網、最右等多家互聯網公司的審核隊伍落戶濟南,濟南地區審核編輯崗的總人數已經接近5000人。我們看到的新聞、文章、視頻、圖片、段子等內容,有很大一部分會先經過濟南,再呈現到我們面前。

  可以這麼說——濟南,正在成為新的互聯網審核之都。

  2

  2015年投入使用的濟南報業大廈位於槐蔭區西客站附近,是濟南西部的地標建築。每天早晚,不少行色匆忙、懸掛胸牌的年輕人在這裏進出,他們中的大部分並不是報社的編輯記者,而是互聯網公司的審核編輯。

  鳳凰網新聞監控中心和一點資訊審核部門都坐落在這裏,且人員不少,其中鳳凰網占一個樓層,一點資訊占兩個樓層。

  早在2016年7月,鳳凰網新聞監控中心就正式宣佈落戶濟南,與濟南日報報業集團簽約,入駐濟南報業大廈。這應該是最早把審核平台放在濟南的知名互聯網公司。

  同樣位於濟南東部的東環國際廣場還有“最右APP”的審核團隊,這是一個針對年輕人的搞笑段子社區,總部在北京,在業內也算較有名氣。

  人民網審核平台位於濟南市市中區的綠地中心。這裏位於市中心黃金地段,是目前的濟南第一高樓,高層可遠眺千佛山,俯瞰大明湖、五龍潭、趵突泉,山、泉、湖環繞。從這裏乘車15分鍾,是山東電視台。

  從地理位置上看,頭條在東,一點鳳凰在西,人民網在中,多家審核平台與在濟南的傳統媒體一樣,已形成了東、西、中的格局。

  審核團隊的大舉入駐,一方面吸引了不少傳統媒體人的加入,另一方面也吸引了很多山東的高校畢業生——如果畢業就能加入國內知名的互聯網公司,即使不是核心部門,對自己來說也是很好的提升和鍛鍊,何況幾百上千個審核崗位,還是很值得一試的機會。

  濟南某高校新聞專業的老師透露,很多新聞系畢業生可能不會把審核崗位當做首選,但是在找到更心儀的工作前,或是考研備考前去實習,還能拿到不錯的報酬,也是大家樂意的選擇。在頭條實習過的一個畢業生表示,這裏的團隊氛圍還是非常好的,年輕人的確是很受鍛鍊,“不過這個工作的確流動性非常快,我們班畢業之後大概有6名同學去做審核工作,目前還在職的只有一名了。”

  3

  一位山東的資深媒體人表示:“把審核團隊放在濟南,其實是相當划算的安排。”

  首先,濟南市大學林立,這裏有山東大學、山東師範大學、濟南大學、山東財經大學、山東政法學院等50多所高校,應屆畢業生生源極為充足。其次,山東人踏實認真,崗位匹配度高,從房租和薪資水平來看,濟南相比北京可以說是相當實惠。此外,濟南和北京高鐵不到2小時,往返總部也比較方便。如果再算上當地給的一些優惠條件,對於非核心業務,把團隊放在這裏就非常合算。

  還有一點是,山東人有踏實肯幹的傳統,據業內人士透露,即便是在人員流動比較快的審核領域,這裏的流動也是相對慢一些的。

  然而為什麼是內容審核業務,而不是別的配搭?還是要說說山東人的傳統。

  齊魯大地,雖然有世界知名的德州(不是德克薩斯)、濱州(不是賓夕法尼亞)、東營(不是東瀛)三地,但是受儒家文化影響深遠,山東人對政治、官員、體製之熱衷,全國都名列前茅。

  山東人多、官多,這已經是全國都認可的“刻板印象”。當公務員、進體製內、進國企,這是老一輩山東人的標準人生。所以在多個版本的《山東人返鄉指南》里都會寫到,如果誰家孩子在北京工作卻沒有當上公務員,那在長輩看來,基本上就是混瞎包了。連帶在山東吃飯的賓主座次圖,都成了自媒體寫作的好素材,很少有人意識到,主陪主賓嚴格的座次,正是山東人注重規矩的社交表達。

  有媒體調查表明,在最關心時政新聞的省份里,山東、北京、廣東高居前三。鳳凰網的一項調查也顯示,相對其他省份,山東用戶對國家大事最為關注。2016年山東省新聞出版廣電局發佈公眾閱讀狀況調查結果是,山東居民最喜歡閱讀的內容是時政類新聞。

  關心新聞的另一個證明是,這裏有最密集的新聞媒體。

  外地媒體人不可想像的是,濟南一地現存的報紙數量遠遠超過大多數省會,山東手機報的訂閱量高居全國前列,其他如閃電新聞、齊魯壹點、新時報、愛濟南、海報新聞、速豹新聞、山東24小時等新聞app呈現多強競爭的局面,相比某些只有一個新聞客戶端的城市,很難想像這裏能容下這麼多客戶端,並且,還不算各家媒體下屬的新聞網站。

  這樣的媒體氛圍,可遇不可求。

  和山東人在一起吃飯,如果你對一方政局一無所知,那將就會是個尷尬的局面。因為在場的山東人聊天,都會圍繞官員的陞遷和大政展開。一般的對話都是這樣:

  “xxx在x市幹的不錯啊聽說。”

  “是不錯,不過二把手好像跟他不對付,倆人有點矛盾。”

  “那個二把xxx,之前不是調走了嗎?”

  “還沒有,據說還沒正式批”……

  你最次也得知道公務員考試注意事項,或者省里事業單位最新發了多少精神文明獎金,才能勉強跟上大家的話題。你要是想聊聊藝術或者其他,對不起,大家會很奇怪地看著你。

  畢竟在山東,連小孩子都知道“新舊動能轉換”這個詞兒。

  4

  接納互聯網公司,還因為山東著急。

  2019己亥年春節剛過,正月初七第一個工作日,山東就召開了主題為“擔當作為、狠抓落實”的動員大會,省委書記劉家義發表講話,提出要大膽使用電視劇《亮劍》中“李雲龍式的幹部”。

  就在一年前,山東也曾召開動員大會,省委書記劉家義坦言:“如果山東的發展方式濤聲依舊,產業結構還是那張舊船票,就永遠登不上高質量發展的巨輪”。

  在這篇信息量極大的講話中,劉家義明確敲響了“山東落後了”的警鍾。

  彼時,很多媒體都用“山東終於承認落後了”的標題,報導來自山東的焦慮。而今年,媒體的措辭已經變成“山東著急了”。

  還有一個重要的細節是,2018年的這次會議上,劉家義還感慨過山東原創互聯網公司的數量,他的原話是:“全國互聯網企業百強我省只有2家,排名都在60名以後,滴滴打車、支付寶、微信紅包等具有超前引領作用的創新模式,都沒原創在山東。”

  不光是大的互聯網公司,山東作為全國經濟體量第三的省份,即使是二三線的原創互聯網公司也都很少見,這和其在全國的經濟地位是很不匹配。

  對濟南來說,同樣著急。

  衡量一個省會城市的“首位度”,一般通過計算“省會城市GDP”除以“非省會城市中GDP最大的城市GDP”來觀察。副省級的濟南作為省會,也有同樣面臨首位度不高的問題:GDP長期排名省內第三,居於青島、煙台之後。2017年,濟南的省會首位度為0.65,在全國27個省會城市首位度中僅次於南京,排名倒數第一。

  2017年2月,時任山東省委常委、濟南市委書記王文濤就直言:“作為省會,濟南也面臨著尷尬的境地。

  2018年,濟南市的GDP終於超越了煙台,躍居省內第二位。2019年,萊蕪併入濟南,被很多媒體認為是山東打造強省會的標誌動作,新濟南的省會城市首位度終於超過了南京。打造強省會地位的濟南,自然要對互聯網公司伸出橄欖枝,吸引大批互聯網公司入駐,無疑是提升城市軟實力的名片。對於互聯網公司來說,人力資源充裕,地方條件優惠,把隊伍拉到這裏,何樂不為?

  互相吸引,互相借力,一切都是時勢使然。對於濟南來說,一個媒體大格局固然已經到來,這座城市的互聯網故事,卻是剛剛開始。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