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躍亭和朱駿聯手細節:樂視汽車園區注入合資公司
2019年03月25日11:44
浙江德清,樂視生態汽車產業園的指示牌。東方IC 資料
浙江德清,樂視生態汽車產業園的指示牌。東方IC 資料

  相關新聞:直擊|九城與法拉第未來簽約建合資公司 出資6億美元

  澎湃新聞記者 陳宇曦

  孫宏斌、許家印之後,賈躍亭最新的合作夥伴是朱駿。

  3月25日,賈躍亭創辦的電動汽車公司法拉第未來(Faraday & Future Inc.,簡稱:“FF”)和朱駿旗下第九城市 (Nasdaq: NCTY,簡稱“九城”)聯合宣佈設立合資公司,在中國投產銷售智能互聯網電動汽車。

  雙方將各占合資公司50%的股權,九城擁有對合資公司的戰略管理經營權,將向合資公司注資最高達6億美元,資本將基於合同的約定分期注入。

  而FF將向合資公司注入中國相關生產基地資產,並將對合資公司授予指定車型的獨家生產、營銷及銷售權。澎湃新聞記者注意到,FF在中國生產基地資產,主要指的是位於浙江德清的莫干山樂視汽車小鎮。

  合資公司將在中國生產、銷售及運營Faraday Future旗下車型V9(FF首款量產車型FF91按照中國市場需求設計的新款車型),期望未來達到年產30萬台的產能,計劃於2020年年內實現預量產車下線及預訂銷售。對於FF來說,2020年的目標還有實現IPO。

  浙江德清樂視汽車小鎮注入合資公司

  依照九城和FF方面的公告,FF將向合資公司提供相關產權及資源,包括在中國的土地使用權作為生產基地。

  澎湃新聞記者瞭解到,此處所指的生產基地,主要指的是樂視汽車曾斥資超過4億元分兩次在浙江德清拿下工業用地,這塊土地將注入FF與九城設立的合資公司。

  澎湃新聞此前報導,樂視原計劃在浙江德清建設樂視汽車園區,一期投資額擬達到110億元。

  據浙江省發改委網站2016年9月1日的一則消息顯示,樂視投資200億元年產40萬輛超級汽車項目落戶浙江德清,在工廠項目啟動儀式上,賈躍亭、銀泰董事長沈國軍、樂視網副董事長劉弘等均出席。那時樂視資金鏈危機尚未引爆。

  2016年9月8日,樂視生態汽車(浙江)有限公司成立,註冊資本25億元,樂視汽車(北京)有限公司持股80%,湖州莫干山高新區管委會旗下公司德清啟航建設發展有限公司持股20%。此後,樂視在德清還成立了樂視生態汽車股權投資基金(德清)有限公司、樂視生態汽車投資管理(德清)有限公司,以及樂視新能源汽車科技(德清)有限公司3家公司。

  2016年12月9日下午,樂視生態汽車(浙江)有限公司以2.79億元的價格,拿下德清經濟開發區北部砂村區塊創業大道北側“2013-006-1”地塊。2017年4月26日,樂視又在該地一次性拿下6塊總共約679畝工業用地,成交總額約1.4億元。

  不過,隨著樂視體系資金危機愈演愈烈,浙江德清樂視汽車園區的建設停滯。

  2018年初,FF在廣州南沙再次拿下工廠建設用地,因此當時對於浙江德清樂視汽車園區地塊的未來也有諸多猜測。

  在2018年12月底恒大與FF正式分手後,廣州南沙工廠所有權歸於恒大,而FF仍保留了浙江德清項目、技術、專利、原有團隊、管理權以及相關權益,浙江德清樂視汽車園區又重新走向台前,這裏,或將成為FF與九城設立的合資公司生產場地。

  設立合資公司:兩家投行在背後提供資金

  九城是中國最早的網絡遊戲公司之一,2004年,九城與暴雪娛樂達成合作,取得《魔獸世界》在中國大陸地區獨家代理運營權,九城的營收也因此扶搖直上,順利在納斯達克掛牌。

  不過,隨著2009年暴雪攜《魔獸世界》轉向網易,九城的發展也進入調整期。澎湃新聞記者從九城2017年年報看到,從2013年至2017年,九城持續處於虧損狀態。在2018年10月,九城宣佈從納斯達克全球市場(Nasdaq Global Market)轉至納斯達克資本市場(Nasdaq Capital Market)掛牌,而主要的原因是九城無法滿足納斯達克全球市場的5000萬美元最低市值標準。

  此次與FF合作,設立合資公司轉向電動汽車生產和銷售領域,可以視作九城轉型的探索。

  另據知情人士透露,九城將進行資金募資,用以對合資公司進行投入。FF的公告即顯示,除九城自有資金之外,香港最大的投資銀行AMTD(尚乘集團)和美國精品投行Maxim(馬克西姆集團)才是本次交易的幕後最大金主,將為合資公司的成立和運營提供資金支援。

  知情人士透露,兩家投行的高層協同朱駿赴洛杉磯Faraday Future總部進行投前盡調,兩大投行的背書對於九城和FF的合資項目至關重要,這為合資公司的資金募集打開了通道。

  與恒大和FF的合作有著相似配方

  依照FF和九城雙方的公告,此次注資主要是投給九城與FF的合資公司,並非是直接投給FF。

  打款方式上,並非一次性完成投資,而是將基於合同約定分期注入。

  合作方式上,也是九城主導主打中國市場的合資公司,根據授權協議,FF將授予合資公司在中國製造、營銷、分銷和銷售FF新品牌車型V9的獨家許可,包括約定車型的後續授權。

  這與法拉第未來和恒大此前的合作有所相似。

  恒大在於2018年6月通過收購時穎公司成為了法拉第未來的第一大股東。時穎在2017年11月30日與FF原股東(FF Top Holding Ltd.,實際控製人為賈躍亭)簽訂合併與認購協議,設立合資公司Smart King,恒大承諾在3年內投資20億美元,占合資公司Smart King45%股份,資金將分階段進行投入。

  此後,恒大也宣佈獲得法拉第未來在中國的相關授權,在中國設立恒大法拉第未來智能汽車(中國)集團,全面負責法拉第未來在中國的技術研發及所有生產經營管理。恒大也並非直接將FF首款量產車型FF91引入中國,而是敦促FF同時研發另一款定位更經濟的車型FF81。

  不過,FF和恒大的甜蜜期沒有持續多久,2018年10月因付款問題而公開翻臉。賈躍亭公開指責恒大違約導致FF資金鏈吃緊,而恒大的行為是在要求獲得FF全球的控製權。

  此次賈躍亭與朱駿達成合作,也將面臨如何與合作夥伴相處的考驗。

  法拉第未來“續命”造車

  自從2018年10月與前合作方恒大翻臉後,FF一直深陷資金危機。削減成本讓大部分員工停薪留職,創始團隊四散,核心高管產品和戰略高級副總裁Nick Sampson、全球研發高級副總裁Peter Savagian離職,賈躍亭被指成為“光杆司令”。

  FF方面介紹,自從去年11月,FF美國公司部分員工開始停薪留職以來,FF已經陸續邀請了近百名員工回歸,目前,FF美國的員工數為超過400位,全球為近800位。

  可作為對比的是,此前恒大健康的公告披露,截至2018年6月,FF全球僱員接近1400人,此外,FF過去披露的信息稱, FF在漢福德工廠僱傭工人規模原計劃達到1300人。

  進入2019年,FF先後決議出售位於美國內華達州拉斯維加斯北部的土地資產,以及位於美國洛杉磯的總部大樓,用以“賣地續命”。

  FF急需資金注入,讓賈躍亭的造車夢想得以延續。此次獲得九城及投行的注資,無疑對於賈躍亭至關重要。

  值得注意的是,賈躍亭曾在2018年11月12日FF的一場戰略會上說, FF累計投入近20億美元,淨資產近5億美元,供應商欠款為8000多萬美元。“新的投資人只需要再提供5億到6億美元左右的資金,就可以順利實現FF 91的量產。”賈躍亭表示。

  賈躍亭還給出了FF的融資計劃:2019年一季度前完成第一階段5億美元左右的A+輪融資,用於完成FF 91的量產交付與支撐FF 81的研發;2019年年底前完成7億美元的Pre-IPO輪融資,用於完成FF 81的量產交付及後續車型、市場佈局,初步計劃在2020年正式在美國獨立IPO。

  FF方面稱,本次成立合資公司,將對FF Global(指FF美國方面)的股權融資起到重要的推動作用;這次的合作FF得到華爾街和以香港為主的亞洲金融市場的高度認可和支援,為其預期於2020年前後實現IPO目標做好前期的市場鋪墊。

  FF稱,目前FF的旗艦款車型FF 91的研發已完成,距離量產僅剩“臨門一腳”,多台預量產車正在進行密集道路和IAI驗證測試,進而按時實現美國加州漢福德的量產下線目標。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