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躍亭的“白衣騎士”們
2019年03月25日18:16
圖註:朱駿(左)與賈躍亭(右)
圖註:朱駿(左)與賈躍亭(右)

  新浪科技 張澤宇

  賈躍亭的又一個“白衣騎士”出現了。

  接連出售洛杉磯總部及內華達州土地後,身處美國的賈躍亭終於迎來了一個好消息,近況同樣不佳的第九城市攜手兩家投行共同出資設立合資公司,擬將會聯手打造全新車型V9,進入中國市場。

  分三期等額支付,最高注資6億美元,率先支付500萬美元簽約金,很難想像這樣的資金能否幫助至今投入200億都沒實現量產的FF走出困境,更別說用這筆錢再造一款新車了。

  朱駿賈躍亭各有各的算盤

  從流出朱駿到FF總部的照片視頻還不到一個星期,雙方就宣佈了合作的落地。九城與法拉第未來各占合資公司50%股份,九城將具有對合資公司業務經營控製權。甚至還計劃好新車將於2020年年內實現預量產車下線及預訂銷售。

  一家遊戲公司和一家造車公司,兩個毫無關聯的公司走到一起,看似十分突兀,實際上雙方各有各的需求。

  從FF來說,資金的緊張已經讓公司來到了生死的邊緣。2018年10月,FF曾發佈內部信宣佈被迫降薪20%,創始人兼CEO賈躍亭只領取一美元年薪,與此同時公司也進行了大規模優化,僅留下約500多位員工核心團隊成員,其中主要為完成FF 91量產和交付的工程研發、生產製造及供應鏈團隊。

  但即便是剩下的這些人,FF也無法給出任何資金方面的保障。核心團隊公司減少工資,而對於5月起入職的員工更是進一步採取停薪留職措施。

  內部連員工工資都已無法保障,外部則接連遭到曾經的合作夥伴起訴。據外媒報導,FF的供應商和承包商已提起了11起新的訴訟,總計要求FF支付近8000萬美元的欠款、賠償金和其他費用。

  FF首席財務官邁克爾•阿古斯塔去年在法庭文件中曾承認,截至2018年10月FF已欠供應商“超過5900萬美元”。眾多的債主們中除了包括工廠建設方、汽車承包商等和造車直接相關的公司,甚至還包括自動販賣機公司。

  為了緩解資金上的壓力,3月以來,FF既要賣內華達州的土地,同時將公司在洛杉磯的總部也賣了。

圖註:FF內華達州土地
圖註:FF內華達州土地

  在這個時間點,九城攜手兩家投行的進入無疑是給身處黑暗的FF帶來了一縷陽光,但如此量級的資金,或許對FF來說也是杯水車薪。

  另一方面,投資FF對於第九城市來說或許也是一個權宜之計。在經曆了多次退市警告後,第九城市最終還是遭到了“降級”。

  2018年10月,第九城市發佈公告退出納斯達克全球市場,保留代碼轉板至納斯達克資本市場,被移出的原因是不能達到納斯達克全球市場5000萬美元最小市值的條件,只能無奈“降級”至上市門檻更低的納斯達克資本市場。

  九城並非沒有嚐試過“自救”的方法。當2017年接到第一次退市警告的時候,第九城市選擇進軍當時最熱的區塊鏈領域,表示要提供基於區塊鏈技術的產品開發、海外發行和投融資等服務。最終效果也不錯,當天股價大漲18%,也使得九城躲過了第一次“降級”危機。

  追風口的行為顯然不能產生持久效應,自身業務不佳再加上大環境的影響,九城還是難逃命運。這不禁令人唏噓,2004年憑藉代理魔獸世界如日中天,並赴美IPO的九城,已經落到如此地步。

  這種情況下,公司急需尋找新的爆點刺激投資者,而投資賈躍亭的FF註定掀起話題,試圖造車也將一定程度上提升九城股價。事實證明,效果立竿見影。25日美股盤前,第九城市一度大漲超60%。

  但與賈躍亭合作真的是一門靠譜的生意麼?兩位資金更為強悍的大佬相繼折戟,或許能給出部分答案。

  孫宏斌投資全軍覆沒

  樂視被曝出危機兩個月後,賈躍亭老鄉孫宏斌第一個伸出了援手。

  2017年1月,融創宣佈戰略入股樂視,以60.41億元收購樂視網8.61%股權,以79.5億元獲得增發後樂視致新33.5%股權,以10.5億元收購樂視影業15%股權。共計支出150.41億元拉了一把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的樂視。

  在孫宏斌眼中,所投的電視、影業等業務都是優質資產,做的是長期投資。他曾認為,樂視企業戰略方向都挺對的。“每一點都挺對,加起來就不對了。就是因為他們手上資源不夠、管理能力不夠——調整之後,該賣的賣,該合作的合作,幹好一件兩件事就行了。”

圖註:賈躍亭(左)與孫宏斌(右)
圖註:賈躍亭(左)與孫宏斌(右)

  在賈躍亭辭去樂視網所有職務後,孫宏斌接手成為樂視網董事長,並開始專心整理樂視股權。2017年11月時,孫宏斌表示,“非上市部分股權結構整理得差不多了,樂視的業務馬上開始啟動。”

  一邊在管理上親自上陣,另一方面也不斷填補資金漏洞。11月,融創通過下屬公司向樂視網和樂視智家提供17.9億元的借款,並提供30億元的擔保。之後在賈躍亭已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的情況下,融創旗下天津嘉睿又以3億元現金增資樂視智家。

  可是,樂視的“窟窿”遠比孫宏斌想像的要大得多。儘管融創已經投入超過170億元,但是仍然還是沒有“救活”樂視。

  2018年3月,孫宏斌卸任樂視網職務,他也第一次在公眾面前承認投資樂視失敗,表示目前擺在樂視網面前雖然有三條路可以走,但條條路都十分困難,且其結果都將是自己的投資血本無歸。“樂視網已經是一個妖股了,股價暴漲暴跌,我背不起這個鍋。”

  投資樂視也為融創的財報蒙上陰影。截至2017年12月,融創計提應收樂視相關公司及其關聯方的款項的壞賬損失撥備等共計165.5億元,投資幾乎全軍覆沒。

  許家印入股 雙方最終反目

  作為常年位居中國富豪榜前列的許家印同樣也在賈躍亭身上栽了跟頭。

  2018年6月,恒大健康發佈公告稱,以67.47億港元收購香港時穎公司100%股份,間接獲得FF公司45%的股權,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

  在恒大眼中,這是一筆穩賺不賠的買賣,當時表示FF漢福德工廠已全面開展大型生產線設備調試工作,計劃2018年年底完成整體量產準備。

  與此同時,恒大還與FF原股東簽訂了對賭協議,如果FF91不能按時量產,那麼FF的控製權將全面轉移到恒大手中。

  許家印為了這筆投資還專程到美國參觀FF總部,並體驗了FF91,與賈躍亭談笑風生,並和管理層探討了未來發展。當時FF發佈的消息稱,許家印表示,投資FF絕對是正確的決定,恒大將會在資金、生產基地建設、產品銷售等方面給予FF全方位的支援。

圖註:恒大投資後FF股權架構,並非目前股權狀況
圖註:恒大投資後FF股權架構,並非目前股權狀況

  然而雙方的“蜜月期”很快就過去了。投資僅僅過去4個月,賈躍亭就向香港法庭申請仲裁,欲把恒大踢出局。

  FF指責恒大拒絕支付承諾資金,並阻撓FF繼續融資,而恒大希望改變賈躍亭對FF中國的控製權,對賈躍亭股權轉讓的條款是否完成表示質疑,拒絕支付資金。

  雙方不斷交鋒,終於在2018年的最後一天達成和解。恒大健康表示,將不會繼續對FF進行投資,將持有32% FF的優先股權,以及獲得FF在中國境內的資產。而FF表示,將會回收除南沙土地及設備之外的FF中國全部資產,包括莫干山項目、技術、專利、原有團隊、管理權以及相關權益。

  半年紛爭過後,無疑是兩敗俱傷。財報顯示,2018年恒大健康淨虧損約14億元,其中主要原因就是與FF簽訂的重組協議。

圖註:許家印參觀FF總部
圖註:許家印參觀FF總部

  如今,許家印繼續追尋造車夢,9.3億美元投資了擁有新能源汽車牌照的NEVS,恒大首款電動汽車也將於3個月內全面投產。

  與此同時,在大洋彼岸的賈躍亭也迎來了新“金主”,不過面對4個月就曾燒完8億美元的FF,這分期支付的6億是能換來它的量產甚至上市,還是新一場兩敗俱傷的戰役,目前還不能定論。但至少,九城股價暴漲,賈躍亭再成話題中心,朱駿這個“白衣騎士”也算不虧了。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