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將iPhone放進攪拌機,只為告訴你這些秘密
2019年03月25日10:10

  手機拆解你可能已經看過不少,但你看過將 iPhone 放到攪拌機攪成粉末的嗎?

  最近英國普利茅斯大學的幾位地質學家就發佈了這樣一個視頻,他們在實驗室里將一部 iPhone 4S 放入攪拌機攪得粉碎,這是和Apple有什麼仇什麼怨嗎?

  並不是。研究團隊中的 Arjan Dijkstra 博士表示希望通過這種方式來分析智能手機的化學成分,讓更多用戶對手機原材料背後的意義有更多瞭解。

  雖然手機是我們每天使用最多的電子產品,但大概沒多少人有興趣瞭解裡面用了什麼原材料,不妨先看看這些科學家是攪碎 iPhone 後的發現。

  當他們把 iPhone 4S 放到攪拌機攪碎後,又將這些碎片分裝到多個培養皿中,在 500℃ 的高溫下與過氧化鈉混合,最後對得到的酸性溶液進行分析,來確定手機的化學成分。

  最終的分析結果表明,一部 iPhone 4S 含有 33 克鐵、13 克矽、7 克鉻、6 克銅等賤金屬,還有少量貴金屬,包括 90 毫克銀和 36 毫克黃金。

  僅從濃度上來說,一部手機的的含金量是哪些被科學家稱為高等級礦產資源的 100 倍,從手機里淘金的效率要比 19 世紀加利福尼亞州的淘金者要高得多了。

  研究人員指出,要製造一部手機,大概需要 10-15 千克的礦石,其中包括 7 千克高品位金礦石。

  此外手機內還有一些含量微小卻不可或缺的稀有金屬,比如 900 毫克鎢,和 70 毫克的鈷和鉬,這些稀有金屬很多都是來源於衝突礦產(Conflict Minerals),是沾滿血汗的‘不義之礦’。

▲ 圖片來自:thical Consumer
▲ 圖片來自:thical Consumer

  什麼是衝突礦產呢?這主要指來自於剛果民主共和國非政府軍事組織所控製衝突地區的礦區生產的金屬礦物,這些礦產開採背後往往伴隨著壓榨童工、暴力脅迫等侵犯人權的行為。

  《華盛頓郵報》2016 年一篇報導就詳細介紹了剛果鈷礦工惡劣的工作環境,約有 10 萬名礦工在沒有任何保護措施徒的情況下進入礦井,其中包括約 4 萬童工。

▲ 圖片來自:華盛頓郵報
▲ 圖片來自:華盛頓郵報

  除了容易受傷和死亡,長期暴露在粉塵環境和有毒的鈷化合物,不少人都患上了嚴重的呼吸疾病,而且生出的孩子很大幾率會先天畸形,堪稱現實版《血鑽》。

  聯合國 2014 年一份報告指出,這些被非政府組織控製的礦廠,一年的產值最高能達到 2 億多美元,而如今鈷的價格已經比當時漲了兩倍多,這些血汗礦廠的收入只會更多。

  那能不能不使用這些稀有金屬呢?不能。比如鈷就是手機鋰電池的重要原材料,據彭博社統計,全球約 25% 的鈷礦產量都用在了智能手機中。

  除了智能手機,像 iPad、MacBook 和 Apple Watch 這些電子產品電池都需要鈷,甚至Tesla沒了鈷也造不了車,而且鈷屬於不可再生資源,也是鋰電池中最為昂貴的原材料。

  好吧,那能不能不使用來自剛果的稀有金屬呢?還是不能。民主剛果正是世界上最大的鈷生產國,去年全球約 67% 的鈷供應都來自這裏,像AppleSamsung這樣的每年賣兩三億台手機的大型廠商基本繞不開剛果。

▲ 全球鈷礦產分佈圖. 圖片來自:Bloomberg
▲ 全球鈷礦產分佈圖. 圖片來自:Bloomberg

  而鈷礦產是剛果最重要的收入來源,如果簡單粗暴地切斷剛果的供應鏈,那些被壓榨的童工和礦工未必就能過上更好的生活,甚至連基本的生存也無法保障。

  作為手機廠商,既要依賴剛果出產的鈷礦石,又要避免成為侵犯人權的幫兇,畢竟社會對企業責任感的要求越來越高了,這倒逼各家廠商想辦法解決這個兩難問題。

  Apple的做法或許值得參考,在Apple 2014 年發佈的供應商責任報告中講了這樣一件事,Apple在發現剛果礦廠在使用一名 15 歲的童工後,並沒有要求礦廠將其解僱,而是要求礦廠將他送入學校上學,並承擔相關學費。

  2017 年Apple也曾通過暫停採購剛果人工開採的鈷礦石來向供應商施壓,要求他們解決使用童工和工作環境惡劣的問題,但同時也表示不願意傷及剛果礦工,去年Apple還將 3 家涉及‘衝突礦產’的供應商提出供應鏈。

  另外寶馬和Samsung等公司去年還啟動了一項合作試點項目,以支援民主剛果可持續和公平的鈷礦開採計劃,內容包括改善礦工的工作環境、確保礦主沒有僱傭童工等。

▲圖片來自:Whatis5G
▲圖片來自:Whatis5G

  這也是普利茅斯大學像通過攪拌 iPhone 的視頻所傳達給觀眾的,經濟地質學講師 Wilkins 表示(合法)採礦可以有助於解決全球性問題的,讓人們瞭解手機里的金屬來自哪裡能鼓勵到更多人關注這個問題。

  除了手機原材料的來源,研究團隊還希望讓人們認識到手機其實也是貴金屬和稀有金屬的載體,從而更加重視手機報廢后的回收問題。

  根據聯合國國際電信聯盟、聯合國大學和國際固體廢棄物協會發佈的《2017 年全球電子垃圾監測報告》,去年全球共產生 4470 萬噸電子垃圾,其中僅 1/5 獲得回收。專家預測到 2021 年全球電子垃圾將達到 5220 萬噸,這一增長趨勢還可能持續幾十年。

  比起普利茅斯大學粉碎 iPhone,去年一位藝術家 Benjamin Von Wong 的行為藝術則更加成功地引起人們注意。

  Benjamin 利用近 2 噸電子垃圾製作了幾個超現實主義的雕塑,讓這些廢舊電子設備成為一件件酷炫的藝術品。

  這些電子垃圾都是由戴爾提供的,來自戴爾的 Dell Reconnect 電子垃圾回收計劃。Benjamin Von Wong 一共使用了 4100 磅(約 1.86 噸)電子垃圾,這個數字其實也有特殊含義,是美國人均一生所產生的電子垃圾重量。

  由於電子產品採用一體化設計流行後越來越難拆,回收電子產品的責任很大程度落到了電子廠商身上,像Apple在 2016 年就推出了用於拆解 iPhone 的機器人 Liam,只要 11 秒就可以拆解一台 iPhone 6 並進行分類。

  根據Apple發佈的 《2016 年環境責任報告》,Liam 每拆解十萬台 iPhone 6 能回收 :

1.9 噸鋁、0.8 噸銅、0.55 噸鈷、0.3 千克金、0.4 千克鉑系金屬、7 千克銀、55 千克錫、24 千克稀土元素、3.5 千克鎢和 2.5 千克鉭。

  負責任地回收電子垃圾本就是是一個大型企業應該肩負起的責任,不過如果沒有輿論的監督這往往難以實現,這也是一個做科研機構煞費苦心通過攪碎 iPhone 來博眼球的原因。

  普利茅斯大學的研究團隊坦陳其實分析 iPhone 原材料成分的實驗早就完成了,也並非一定要用攪拌機來粉碎 iPhone ,但之所以要請創意機構來協助製作這樣的視頻,就是知道這才有可能讓更多人關注這個略顯枯燥的話題。

  看來這些像牙塔里的科學家已經開始弄懂這個互聯網時代的傳播規律了。

  本文來自愛範兒  

更多新聞